即时新闻

  • 《天路》代表北京逐鹿“文华大奖”

        本报记者 王广燕

        巍巍雄山,茫茫雪域,在青藏高原之上,被誉为“人类铁路建设史上最大奇迹”的青藏铁路,改变了千百年来汉藏人民艰难跋涉的苦旅。国家大剧院原创舞剧《天路》以此为创作背景,经过三年沉淀打磨,六轮40余场演出几乎场场爆满,深深打动了观众。5月24日至25日,舞剧《天路》作为北京市唯一一部选送作品,将赴上海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角逐第十六届“文华大奖”。

        中国艺术节是我国规格最高、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文化艺术盛会,“文华大奖”是文化和旅游部设立的国家舞台艺术政府奖。原创舞剧《天路》赴上海参赛,无疑代表着全国文化中心艺术创作的高品质、高质量、高水准。

        舞剧《天路》围绕汉藏民族团结、军民鱼水情深的主题,讲述了三代人“不忘初心”坚守筑路的动人故事。2018年“七一”期间,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青藏铁路建成通车12周年,国家大剧院推出这部现实题材舞剧,由著名艺术家王舸、罗斌、印青、杨帆等联袂打造,由优秀青年演员黎星、潘永超等共同演绎。

        国家大剧院剧目制作部部长韦兰芬介绍,舞剧《天路》的创作缘起于歌曲《天路》的感染,“可以说这是一首歌带来的舞剧,这首歌曲非常有分量,我们希望这部舞剧能够同样打动观众。从一首歌到一出舞剧,我们走了很长的路,单是剧本文本的打磨就长达八个月。”

        在六轮演出过程中,主创人员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改”,持续调整、精益求精。本轮演出中,为让全剧故事更加完整,让观众有充分的临场感,排演组数次对舞剧的编舞、音乐、灯光、舞美做出更新与调整。例如上半场末尾,众志成城的筑路段落,将舞蹈编排与舞美实景相结合,近4米高的木架实景,掉落的玛尼石,配合演员的舞蹈动作营造出逼真的隧道筑路效果,让观众切身体会到筑路隧道下的重重艰险,感受到筑路人的不易与艰辛。

        对于《天路》的打磨精修,总编导王舸说道:“我们从年初就启动对《天路》的修改打磨,所有主创演员都很累很辛苦,但过程却很享受。这次,我们对《天路》的舞段做出了很大的修改,增加了几个大的段落,打磨了接口、细节之处,让舞剧整体更流畅。”

        “新版《天路》的戏剧结构比上一版更加完整,段落之间的衔接也更加自然;舞蹈更加丰满立体,加强了对‘心路’线索的描述,而‘天路’这样的宏大主题,正是要通过‘心路’历程来体现,两条路构成一个扭结的结构,从而形成整部剧的力量。” 编剧罗斌说。

        据了解,直至赴上海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参评“文华大奖”之前,《天路》团队将根据各界专家、观众反馈的宝贵意见,对舞剧持续作出调整精修,争取以最饱满的姿态、最流畅的舞蹈语汇,为上海观众讲述最动人的中国故事。

  • BTV明起将开冬奥纪实频道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北京广播电视台冬奥纪实频道将于2019年5月10日零时起上星播出。作为全新体育卫视,冬奥纪实频道在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落地,覆盖近3亿电视观众,北京广播电视台现体育频道同步停止播出。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在北京地区歌华传输序号为020和620,实行24小时播出。在节目内容上,日播冬奥新闻节目《2022》,第一时间报道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筹办进程;高端人物访谈节目《我与奥运》,采访有影响力的奥运人,讲述有感染力的奥运事;评论节目《冬奥大家谈》,权威解读冬奥组委信息发布的深刻内涵,分享冬奥带给百姓的生活新体验;《奥运故事会》栏目独家披露奥运故事,弘扬体育精神;《双奥之城》系列纪录片,记录北京城市与奥运梦想的交汇融合,揭秘冬奥建设中的科技创新;《冰雪微课堂》科普服务节目,讲解冬奥项目规则,传授冰雪运动技能。

        频道还将大篇幅展示全民健身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多方面呈现百姓喜闻乐见的各种精彩体育比赛。原体育频道深受观众喜爱的《天天体育》《足球100分》《欢乐二打一》《健身圈》等节目,将调整到冬奥纪实频道播出。由于版权限制不能播出的部分职业体育赛事,北京广播电视台将安排在其他电视地面频道播出。

        北京冬奥纪实频道是北京冬奥组委官方发布平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推动者和记录者,冬奥文化及冰雪产业的传播者和助推者,双奥之城建设的见证者和宣传者。

  • “艰苦的生活让我学会用心感受”

        本报记者 袁云儿

        青年说

        我觉得人要守得住清贫,艰苦的生活不一定是坏事,痛苦能促进思考,反而更用心感受。

        正如《过昭关》里的那句台词“人生啊,就像过昭关,过了昭关过潼关,过了潼关,还有嘉峪关山海关,关关难过关关过”。霍猛的电影之路也是这样一路闯关走过来的。从第一部长片的惨败,到第二部花40万元用12个人拍成《过昭关》,并在第二届平遥国际影展上获得多项大奖,他用多年的执著,践行着自己对电影的热爱。

        1984年出生的霍猛赶上了录像厅时代的尾巴。中学时代,他经常去录像厅看电影,留下了他对电影最初的兴趣。在河南老家的县城,艺考生很少,本来报考中国传媒大学传媒相关专业的他,被稀里糊涂地调剂到了法律系。直到大四时,他才获得了报考电影学研究生的机会。在备考的两个月里,他每天晚上看书到深夜,累了就出门坐在大杨树下的条椅上,看看月亮想想心事,第二天睡醒了再接着看书。

        和大多数电影专业的学生一样,研究生毕业后,霍猛也过了好几年无片可拍的日子。当时面向新导演的创投项目较少,霍猛曾拿着自己写的剧本到处投,但无人问津。那几年,他靠着亲友的接济勉强维持生活。“那段时间非常痛苦,好像看不到出路。我经常发呆,想到底要不要写剧本,要不要坚持?”霍猛说,好在自己对物质没啥概念,并不觉得苦,“我觉得人要守得住清贫,艰苦的生活不一定是坏事,痛苦能促进思考,反而更用心感受。”

        他的第一个剧本《我的“狐朋狗友”》问世,好不容易有个公司愿意投钱,结果临到开机,那家公司却撤资了。霍猛不想就此放弃,于是他白天拍戏,晚上到处打电话借钱,五千、一万不嫌少,有就赶紧拿过来。最后,片子勉强拍完,票房却一败涂地。

        “当时欠了很多钱,整宿整宿睡不着,我一直在想,到底是接着干电影,还是转行做别的?”霍猛说,思考了一圈后,他觉得自己还是放不下电影。“内心有很多要倾诉的东西一直在生长,拍电影就是把这些东西从脑海里逐渐移植到银幕上跟观众见面。”

        他一边总结经验教训,一边跟组在实践中提高技艺,一边写《过昭关》剧本。2016年,他在导演张杨大理的剧组当执行导演,那个剧组不到20人,全是真实环境真实人物出演,拍得非常慢。这样的拍片方式一下子启发了霍猛,“拍电影有时候跟钱关系不大。”

        2017年8月,《过昭关》在霍猛老家河南周口开拍,剧组常驻人员只有12人。这部讲述一对爷孙骑三轮车去三门峡的公路电影平实、真挚、可爱,既有对当下社会人文的关怀,又包含了对时代的追问和生命的哲思。饰演爷爷的演员杨太义,就是当地一个村子的农民,农闲时在业余剧团唱唱戏。片中的村子就是霍猛出生的村子,邻居乡亲都是熟人,霍猛一说要约哪家房子拍戏,那家主人便说“表哥,随便用,钥匙给你”。拍摄中,有十几天阴雨绵绵,霍猛也不着急,等雨停了再拍,片尾的那场大雪,也是特意等来的。《过昭关》成本不到40万元,最终的效果却远超预期。影片曾在第二届平遥国际影展上一举斩获费穆荣誉最佳导演、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和华语新生代青年评审荣誉三项大奖。如今,这部影片将于5月20日在全国公映。

        霍猛说,一路走来,也曾懵懂,也曾迷茫,弯弯绕绕,最终还是只有电影,能够让他在绝望中看到希望,让他找到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 “我导戏的黄金时代刚刚到来”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我写戏的黄金时代过去了,导戏的黄金时代刚刚到来。”

        26年前,由过士行编剧、林兆华导演的话剧《鸟人》在首都剧场演出,轰动北京;26年后,过士行亲自导演的《鸟人》即将上演。5月8日,过士行在排练场上接受了采访,率性表达了自己对执导戏剧的热情与信心。

        话剧《鸟人》描写了一群城市生活中与鸟有关的“闲人”的故事,是过士行“闲人三部曲”中的一部,更是很多话剧迷心中的经典。谈起重排《鸟人》的原因,过士行笑言,排不同版本的戏剧有利于创作繁荣,而且自己更了解戏中反映的人群。被问及是否与老友林兆华有过交流时,过士行幽默地表示:“他不赞成我当导演,让我专心写戏。但我觉得,我在导戏方面的贡献会比写戏更大。”

        在过士行眼中,如果林兆华版《鸟人》是“宋徽宗的工笔画”,那么过士行版《鸟人》就是“八大山人的写意画”。“人艺版《鸟人》无论是服化道还是表演都走写实风,我们这一版没有那么写实,对于舞台时空的使用从现实时空转向了心理的时空。”专业戏曲演员的加入,令这一版《鸟人》戏曲味儿更足。

        此次《鸟人》全部启用青年演员,他们平均年龄只有27岁,大多数人都没有演过重要的戏剧角色。此前过士行曾表示,一批80后90后的孩子有才能却总无机会,自己愿意为他们加油铺路。“他们都非常阳光、单纯、好学,没有沾染圈里的不好习气,我更愿意用一张白纸式的演员。”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挑战是适应话剧舞台,尤其是高难度的台词。此外,这些演员基本没有见过玩鸟成痴的老北京人,过去的鸟市也已难觅踪迹。过士行带领他们去当年鸟市的遗迹采风,训练演员学习遛鸟、添食、加水。“这些年轻演员们的潜力出乎我的意料,适应性极强”,过士行说道。据悉,《鸟人》将于5月22日至6月9日在北京隆福剧场上演。

  • 胡玫新片《进京城》讲述京剧起源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首部揭秘京剧起源的电影《进京城》将于5月10日在全国上映,其中首艺联旗下影院将进行近两百场排映。该片是第五代女导演胡玫的最新作品,由富大龙、马伊琍、王子文、马敬涵、焦晃等主演。

        《进京城》以“徽班进京”为背景,讲述了清朝乾隆年间两大戏曲天才的跌宕人生,同时还包含着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电影聚焦四大徽班中的春台班。主角汪润生(马敬涵饰)是春台班的明日之星,乾隆皇帝派凤格格下江南选戏班入京,凤格格对汪润生情有独钟,但是汪润生已有婚约,为了不辜负心上人,汪润生决定与方春荣私奔。这一举动让春台班陷入了巨大危机之中……

        影片采用双主角叙事结构,汪润生与方春荣的故事让人牵肠挂肚,另一主角岳九(富大龙饰)却经历了一场阴谋背叛。他本是京城名角,却因同行的设计陷害而被赶出京城,逃亡扬州。两位戏曲天才相遇,他们重振春台班,为乾隆进京祝寿,演绎出一段传奇佳话。

        片中,以千人千面演技著称的富大龙首次反串旦角。胡玫透露,自己本来不想“虐待”他,但富大龙为了保证人物的信服力,拒用替身演员,最终与角色融为一体。相对而言,另一位主演马敬涵则要幸福很多。他在片中先后与王子文和马伊琍饰演的角色产生爱慕之情。谈及于此,马敬涵总结:“与王子文的感情戏是热烈奔放的初恋,我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她。而马伊琍在片中饰演身份地位远高于我的格格,和她之间的情感更具法式的低调浪漫,彼此心有灵犀,却难越半步雷池。”

        该片以戏曲舞台折射现实人生与历史命运。片中服装道具极为讲究,在银幕上重现了乾隆年间的人文风貌。

        对该片进行近两百场排映,首艺联再次彰显了其作为北京地区艺术电影放映平台的重要性。“2019年,首艺联将在推广优秀国产影片方面着重发力,帮助更多具有较高艺术水准、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弘扬主流价值观的优秀影片与观众见面,不断满足首都观众日益多元化的观影需要。”首艺联承办方北京新影联影业董事长张海峰说。

  • 儿童艺术节汇集12国名团佳作

        本报讯(记者 关一文)昨天,北京演出公司宣布,其主办的“2019首届北京国际儿童艺术节”将于5月30日至8月18日在京举行。艺术节以“爱与陪伴”为主题,分为中外精品儿童舞台艺术展演、国际儿童舞台艺术主旨论坛、国际儿童舞台艺术交流活动三大核心板块,邀请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四大洲的12个国家的精品舞台艺术作品赴京演出。

        “近些年来儿童剧市场表面很繁荣,但实际上鱼龙混杂,适合家庭观看的优质舞台剧不多”,北演公司董事长张海君说。参加本次艺术节的作品,都是中国原创优质作品、中国首演的国际作品。

        本次艺术节包括戏剧、音乐、舞蹈三大门类。

        戏剧单元秉持国际性、多元性、互动性等标准,11部作品包括IP剧、经典文学改编、亲子互动剧、光影魔术秀、肢体默剧等多种类型。改编自原创童书IP《故宫里的大怪兽》的家庭音乐剧《故宫里的大怪兽之吻兽使命》,将作为本次艺术节的开幕大戏。该剧着眼于世界文化遗产故宫古建上的“吻兽”,带领孩子们去探秘中国传统文化意象的深厚意蕴。该剧自首演以来,多次应邀参加各地艺术节演出,被誉为“中国版博物馆奇妙夜”。此外,英国舞台剧《小羊肖恩2之外星来客》、美国原版引进舞台剧《汪汪队立大功》,以及《爱丽丝梦游仙境》和《匹诺曹》的故事也将登陆北京舞台。

        音乐单元包括5场国际化音乐会,包括童声合唱、乐团演奏和亲子音乐会。

        舞蹈单元聚焦芭蕾舞,演出世界经典芭蕾舞剧作《胡桃夹子》《天鹅湖》和《睡美人》。

        据悉,加拿大瞬间剧团、巴西羁风剧团、乌克兰基辅儿童芭蕾舞团、丹麦皇家童声合唱团等国际知名院团都将亮相本次艺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