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钢派出两名制冰师参与冰壶世界杯总决赛赛道铺设和维护工作

从钢铁工人到服务世界大赛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09日        版次: 11     作者:

    本报记者 王笑笑

    昨天清晨6时,白滨就来到首钢冰球馆开始工作。当日下午,首届冰壶世界杯总决赛在这里揭幕。第一个比赛日,白滨忙到后半夜才回家。

    本届比赛,中国冰壶协会共派出16位本土制冰师,辅助世界壶联制冰师进行赛道铺设和维护工作。38岁的白滨是其中之一,他和同样入选的刘博强都是首钢厂转型职工。“一接触冰雪运动,我就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份工作。”昨天,白滨忙碌之余对本报记者说,“我想一直干下去。”

    “冰壶制冰要求高,我想挑战”

    1999年,18岁的白滨高中毕业,进入首钢厂成为一名焊工。2007年,他又来到顺义的首钢冷轧厂,干了8年冷轧工。2015年,白滨回到北京首钢园区综合服务有限公司,成为一名物业员工。

    2017年夏天,白滨再次随工厂转型。熟悉的老厂房改造成冰上训练馆,他也响应号召,成了一名制冰师。“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后,大家都开始关注冰雪运动。单位组织去首都体育馆培训,我积极报名。”白滨在首体培训了3个月,学习开冰车等技能,了解制冰机组的基础知识。

    去年底,白滨又开始“专攻”对冰质要求最高的冰壶项目,师从国家队特聘制冰师吉米。后者是世界壶联五级制冰师,也是北京冬奥会制冰团队成员,受聘为驻扎在首钢园集训的国家队服务。“开冰车属于熟练工种,冰壶制冰的技术含量更高,我想挑战一下。”白滨说。

    学制冰,最基础的就是像洒水一样“打点”,水珠在冰面凝成冰珠,会影响壶的走向。白滨每天揣摩吉米的手法,通过网络和书籍学习,还利用工作之余在短道馆练习。“天天练,也烦,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突然有一天,吉米问白滨,要不要上赛道试一下。白滨兴奋不已,而且一上手,就得到了吉米的初步肯定。后来,他为国家队训练赛道打点的机会越来越多,技术也越来越纯熟了。

    “跟‘老外’合作,以前不敢想”

    “从业”以来,除了辅助吉米维护国家队训练赛道,白滨还参与了两项全国大赛。一个月前的全国冠军赛,他负责打点,工作完成得十分出色。

    当得知能够参与世界杯总决赛制冰工作时,白滨喜出望外。自从知道比赛要在首钢举办,白滨就希望参与其中,“没想到真能入选,太荣幸了。”

    本次赛事的主制冰师汉斯同样是五级制冰师,他和副制冰师马克都是北京冬奥会制冰团队成员。“这种学习、观摩的机会可不多。”尽管没有“打点”的资格,只能扫扫冰、摆摆壶,给汉斯和马克打下手,但白滨还是觉得受益匪浅,“‘打点’看似简单,讲究可多着呢,水温多少、位置多高、走的速度多快……学了不少。”

    站在世界顶级赛事的赛道上,白滨有点恍惚。“我这钢铁行业出身的,参加工作20年了,现在居然天天跟‘老外’一块工作,以前真是不敢想。”他不好意思地笑说,自己现在有时间也学学英语,“希望跟‘老外’交流得更顺畅,能学得更多、更深入。”

    “希望展现制冰师的风采”

    转型成为制冰师前,白滨对冰雪运动十分陌生。如今,他不仅密切关注中国冰雪的发展、各支国家队动态,对冰壶更是格外有感情。“如果有机会,当然希望能参与北京冬奥会的制冰工作。”白滨向往地说,“哪怕只是扫扫冰也行啊。”

    作为世界壶联为数不多的五级制冰师,汉斯非常看好“白滨们”的未来。“中国冰壶的历史不长,但他们制作底冰的水平已经不错了。只不过,赛道制作的要求比较高,还需要国际团队来操作。”汉斯认为,中国若想借举办冬奥会大力发展冰壶运动,拥有本土高水平制冰团队至关重要,“我认为,中国的制冰师水平会越来越高。我有信心,中国人能做到这一点。”

    而白滨的目光,也并非仅仅停留在2022年。“我父母都是首钢厂退休职工,我也已经在首钢干了20年,从未想过离开。”白滨希望继续努力学习、提高技艺,“冬奥会之后,这些场馆会继续运行。我希望能服务更多运动员和冰壶爱好者,通过这个平台,展现我们首钢制冰师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