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阿富汗“国家宝藏”里的中国印记

        本报记者 任敏 关一文

        “器服物佩好无疆”,一场阿富汗国家宝藏的展览,主题却引自中国古老典籍《穆天子传》。这是一场体现文化融合交汇的展览。

        从4月中旬起,作为亚洲文明联展的分展,充满异域风情的“器服物佩好无疆——东西文明交汇的阿富汗国家宝藏”正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至今已吸引约1.4万人次参观。

        本次展览展出阿富汗珍宝共230余件(套),按四个出土地点,即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古城遗址、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古城遗址来划分单元,分别展示了青铜时代、希腊化时期、月氏人入侵至贵霜王朝建立之前、贵霜王朝4个历史时期的珍贵文化遗产,是古代多文明互融交汇的见证。它们均出土于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前,战争期间因藏于喀布尔中央银行大楼下的秘密金库中而得以幸存,并于2003年重现天日。

        “器服物佩好无疆”,取自中国的古老典籍《穆天子传》。据记载,周穆王曾到西方巡游,除了拜谒西王母,还见到许多西方的奇珍异宝,并用“器服物佩好无疆”来形容它们。展览总策划、清华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杜鹏飞介绍,古老的中亚历史和悠久的中华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本次展品提供了多处文明交汇融合的证据,其中中国元素是本次展览的一大亮点。

        例如,在阿伊哈努姆单元,二神驾车图像饰板中展示了这样一幅图景,有“母亲女神”之称的西布莉女神头戴王冠,乘坐狮车驶过鲜花散落的石头地,有学者推测,中国西汉晚期开始流行的西王母崇拜可能源自西布莉女神;白色的棕榈叶形瓦檐饰,蕴含与神沟通的隐喻表达,学者认为这或与中国建筑中的瓦当之象征意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在蒂拉丘地单元,一顶金光灿灿的华丽王冠尤为耀眼,其上对称的拱极形和反旋的涡纹,是早期中国常见的造型纹饰,这表明王冠的设计结构可能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影响;一对有着圆形外框,并镶嵌有水滴形绿松石的靴扣,造型别致,背后还可以看到凸起的织物印痕,有学者认为,这是采用中国的“失蜡-失织”的工艺制作而成,该工艺最初可能始于战国时代的燕国,一直延续到西汉;另外,在部落的墓地里,考古学家还发现了三枚中国汉代晚期的中国铜镜。杜鹏飞介绍说,“唐代以前古代铜镜非一般人所用,它不仅是身份的象征,也充满了文化的含义,反映了贵霜时期阿富汗地域东西方繁荣的贸易,也体现了中国发达的贸易。”遗憾的是,这三枚铜镜已经在战火中销毁,目前仅保留了资料图。

        阿富汗宝藏展策展人谈晟广也表示,“展览中的很多文物都有着文化融合交汇的印记,呈现了独特的跨文化特征。比如文物中展出的2000年前的靴扣,背面的布纹来自始于中国战国时期的工艺;靴扣上的图案,通过发髻可以看出是典型的中国人形象;而狮子拉战车的形象又体现了中亚文化元素。”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在四个单元之外,还专门增设单元“阿富汗考古与艺术文献”,多位专家从多个角度撰写论文,大大增强展览的学术性,谈晟广满怀期待地表示,“我们相信,经过重新整理和研究的这批承担了向世界介绍阿富汗作为东西方文明交汇中心之重任的珍宝,会再次散发出全新的迷人光辉。”

  • 缤纷“天津日” 漫游五大道

        本报讯(记者 李瑶)搏土于手、不动声色,一个面目径寸、形神毕肖的泥人瞬息而成。在前天早上的世园会妫汭剧场,创始于清代道光年间的“泥人张”彩塑博得中外游人声声赞叹。5月5日至7日,为期三天的“天津日”活动将为游人带来非遗展示、舞蹈、武术等“津津有味”的活动,以及天津市文化旅游推介会、园林园艺、都市休闲农业项目推介会、世园主题少儿绘画展览、文艺演出、非遗展演等多场特色活动。

        “‘天津日’系列活动,以天津生态和文化因子为基调,展现天津特色,将为国内外嘉宾呈现一系列充满浓郁地方特色的文化盛宴。”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天津市分会副会长段益民说。非遗表演是“天津日”的重头戏。静态非遗表演彰显天津传统文化艺术内涵,包括中国明代崇祯年间的天津杨柳青年画、创始于清代道光年间的“泥人张”彩塑、同治年间出现的“风筝魏”风筝以及天津传统剪纸剪布等艺术品展示与创作。动态非遗表演侧重展现津门非遗美食制作过程,包括十八街传统麻花、果仁张等特色食品,生动、立体地向国内外参会嘉宾展示天津饮食文化特色。

        “天津日”活动还为游客设计了妫汭剧场-天津展园-中国馆-1号门的巡馆巡游线路。步入天津展园,仿若博览万国建筑。天津展园以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建成的具有不同国家建筑风格的花园式房屋——五大道为设计元素,呈现出浓郁的天津地域特征。天津,码头文化、老城文化、市井文化、租界文化和工业文化汇集,天津园设计师陈良介绍,展园共设入口空间、城市客厅空间、听水空间、寻水空间、读水咖啡厅空间、民俗集市空间、智能花园空间以及悟水禅庭空间八大空间,展现不同的文化形态。

        绿色林荫下、熟褐砖墙掩映着牙白木,游人既可以在“城市客厅”休憩,也可在“寻水空间”赏玩、在水边的“读水咖啡厅”品尝一杯浓郁的咖啡,还可以在北部体味天津乡土、中西混杂气质的“民俗集市”,在“智能花园”通过EDYN智能种植检测系统、智能浇灌系统以及可模拟日光的飞利浦光照系统,体验智能浇灌。

        “天津园通过建构开放、半封闭、封闭的三个空间层次体现了‘开放包容’的奋斗目标,既有满足游人停驻集散的通透开放空间,又有游赏、活动、会饮、科普等功能的半开放空间。场地中央极具禅意的水庭设计为封闭空间,在经历了城市的喧嚣后步入其间,带来别样的观览体验。”天津市城市管理委员会总工程师许朝说。

  •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通报4月1日-15日乡镇(街道)大气粗颗粒物浓度排名

        为进一步压实乡镇(街道)扬尘治理责任,2018年,北京市建成了覆盖全市各街道、乡镇的大气粗颗粒物监测网络。北京市生态环境局今日通报2019年4月1日-15日全市范围内大气粗颗粒物浓度排名后三十位的乡镇(街道),并通报各区排名前三位与后三位的乡镇(街道)。4月上半月全市大气粗颗粒物浓度最高的30个乡镇(街道)主要分布在我市西北部、城区及南部地区,涉及昌平、东城、石景山、大兴、朝阳、海淀6个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

        大气粗颗粒物,一般以总悬浮颗粒物(TSP)表征,即粒径小于100微米的颗粒物。TSP的浓度水平受地区、季节、局地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北方城市风沙相对较大,TSP中粒径较大的颗粒物占比较多。不同粒径的颗粒物在空气中停留的时间及传输距离有很大差异,颗粒物粒径越大,在空气中的停留时间越短,传输距离也越近,因此北京市TSP浓度水平更能体现局地环境的污染。

  • 首钢园区的奥运奇缘

        本报记者 潘福达

        从来没有一个企业像首钢这样,与奥运结下如此深厚的不解之缘。

        十多年前,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了还首都一片蓝天,首钢毅然实施了史无前例的大搬迁;十年之后,奥林匹克再一次选择了北京,冬奥组委选择了首钢,率先进驻首钢园区,首钢和奥运的情缘被浓墨重彩地续写。

        从夏奥到冬奥,时光变迁,首钢期盼奥运、参与奥运的热忱从未消退,服务奥运的努力从未间断。从火到冰,首钢正肩负起全新的历史使命,助力北京冬奥会办成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奥运盛会。

        从服务夏奥到冬奥主场:

        奥运推动首钢园复兴

        2010年12月19日,位于石景山的首钢老厂区最后一座高炉三号炉停产。首钢在那一刻突然静下来了,钢花四溅、钢水奔流的场景留在了记忆中。

        时间轴再向前拨动5年。越来越近的奥运会,为首钢转换轨道扳下了道岔。2005年2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首钢搬迁方案,同意首钢逐步关停石景山厂区钢铁产能。就在两天后,第一炼钢厂熊熊燃烧了近半个世纪的炉火缓缓熄灭。

        “为了北京奥运会的蓝天,为了企业的未来,我们支持!”面对搬迁的决定,老首钢人虽有不舍,但都表示理解。

        奥运的种子,那时起种在了首钢员工的心田。“一切为了奥运,首钢与奥运同行”,员工们喊出这句口号,内心百感交集,但信念坚定。

        一边忙着为搬迁做准备,一边还要高质量完成奥运项目。“鸟巢”、奥运主火炬塔等令世人惊艳的奥运奇观,都少不了首钢的参与。

        停产后,首钢这位共和国“钢铁巨人”逐渐淡出北京市民的视野。老厂区告别了往日的喧嚣,高耸的烟囱和高炉诉说着这片土地过往的辉煌。

        2016年,位于老厂区的北京冬奥组委办公地首次向媒体开放,沉寂多年的园区悄然苏醒,以“双奥”身份再次让世界瞩目!

        曾经火花四溅的钢铁园,为何成了冰雪冬奥的新地标? 

        “既是冬奥选择了首钢,也是首钢选择了冬奥!”北京首钢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付晓明说。北京奥运会后,首钢厂区日渐冷清,由昔日人声鼎沸到门可罗雀,十里钢城一片沉寂。冬奥组委的进驻,带动了园区的复苏,冬奥的到来唤回了久违的热闹人气儿,老厂区正式启动了激动人心的城市复兴。

        付晓明用一句话形容首钢和奥运的缘分——“夏奥休眠了一座城,冬奥又唤醒了这座城”。北京2022冬奥会,已成为首钢老厂区涅槃重生的历史机遇。

        从钢铁工人到服务人员:

        工业遗存中谱写人生新篇章

        “这儿以前真的是炼铁厂原料基地?”首钢园西北侧,最先改造建成的西十冬奥广场总能让来参观的观众眼前一亮。

        “没错,这里曾是存放炼铁原料的西十筒仓,现在变身现代化创意办公空间,是冬奥组委的办公地。”讲解员姜金玉微笑回应,字正腔圆。

        工业遗存和现代元素,在这里完美融合:钢筋混凝土圆筒被镂空雕刻出圆孔等图案,便于建筑物取光;周围转运站、料仓等建筑物外墙保留了原始风貌;架设在空中的皮带通廊在空中勾勒出硬朗的线条……光纤照明、光伏发电、雨水收集等绿色科技工艺,全都用在了这处先行试点改造的区域。 

        首钢停产前,姜金玉曾是一名天车司机,每天窝在30米高的驾驶室内,操控着手柄作业,“就像抓娃娃机一样”。再次择业时,她舍不得离开首钢,选择了留守,偶然的机会成为3号高炉的讲解员。之前每天都冲着机器,一天说不上几句话,现在得随时和观众交流,这样的转变让她很不适应。

        真正改变她的还是冬奥会。2016年4月,姜金玉正式成为园区服务公司冬奥物业事业部讲解员。所有的解说词都由自己来写,为了保证每字每句都有根据,她一有空就泡在首钢档案馆里查资料,还学会了上网,恶补冬奥知识;在家洗碗时她也亮开嗓子背词儿,拉来家人当第一拨听众。练得多了,最开始解说时的紧张情绪慢慢有了好转。

        作为亲身经历首钢转型的职工,姜金玉解说时带着真情实感,观众提的各种问题都能流利解答,成了“问不倒的讲解员”。“能亲眼看见首钢园每天的变化,还能亲身参与服务冬奥,多幸福啊!”对于首钢和冬奥,她的内心充满感恩。

        在园区服务公司,共有百余名首钢职工现如今成功转型冬奥保障服务人员,在制冰扫冰、场地维护、安保物业等新岗位上再出发。奥运圣火的到来,改变了这批首钢工人原本的人生轨迹,新一页的人生篇章多了些许不一样的憧憬。

        从老旧厂房到一流场馆:

        成就世界冠军的冰上“福地”

        初春的午后,北京的天气已经燥热起来了,但走进首钢冬训中心冰壶训练馆,立刻置身于一个清凉世界,国家队的队员们正在冰场上分组对抗。

        这里曾是储存煤的精煤车间,是运煤列车可以轻松开进的一座300米长的偌大厂房。首建投公司冬训中心项目经理曹雷介绍,与冬奥结缘后,首钢将工业遗存改造成了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壶、冰球四个冬季运动训练场馆,人们亲切地称之为“四块冰”。

        镜面一样的冰场上,花样滑冰运动员轻盈地掠过。“这里是条件最好服务也最好的场馆!”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的这句评语,是对首钢冬训中心花滑馆的最高评价。去年6月起,中国花样滑冰队、短道速滑和冰壶队先后搬进了“新家”。中国短道速滑队运动员武大靖更是称这里为“福地”——他在这里训练后三夺世界冠军。

        一街之隔的冰球馆,近日顺利通过了“国际大考”,举办了建成后的首场国际大赛——2019女子冰球世锦赛。高规格的场馆设施很难让人想象,一年前这里还是原首钢运煤车站的调度室厂房。

        “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座专业级、赛事级、国际级、奥运级的冰球馆。”首钢园运动中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晓民介绍,这块冰场能快速切换为篮球场或其他冰上项目场地,还可承接大型文化演出活动。

        石景山脚下,四个冷却塔前,滑雪大跳台工地是一片火热建设的场景,大跳台将在年底建成,成为北京冬奥会唯一位于市区的雪上项目举办地,也是世界首例永久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场地。工业风的“幕布”前,很快将上演“雪上飞”的动人景象。

        “如果你对城市更新感兴趣,请看看这个堪称典范的首钢园区。”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眼中,首钢园成为了一个“令人惊艳”的城市规划和更新的范例。

        去年6月,首钢正式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合作伙伴。工业风貌与奥运元素完美结合的首钢园区,正书写着奥运推动城市发展、世界工业遗产再利用以及老工业区可持续发展的生动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