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干这一行,吃啥苦都无怨无悔

        本报记者 王广燕

        青年说

        从小我就向往做杂技演员,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吃什么苦我都无怨无悔。当站在舞台上听到观众的呐喊和掌声,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值得的。

        7节拐连接、高达13米的空中,杂技演员邢运伟用双脚灵巧地钩住高拐,稳稳下压的一字马如履平地……今年年初,第43届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上,惊险的杂技《高拐》让马戏场沸腾了,许多观众在节目结束后自发起立鼓掌。在这一届马戏节上,中国杂技团演员邢运伟连获两座“银小丑”奖杯,另一座奖杯来自《爬杆-九级浪》。

        这一刻对邢运伟来说意义非凡。加上2015年摘得“金小丑”的《协奏·黑白狂想》,这位90后小伙儿已三次摘取杂技界“奥斯卡奖”。更重要的是,每个作品中他都展示了不同角色的力量:《协奏·黑白狂想》中他在最底部托举队友,《爬杆-九级浪》里他处在第二节杆上表演,《高拐》中他独自上演了“尖峰之舞”。“几乎没有杂技演员一生中能够三次以不同角色在这个舞台上展示自己,获得评委认可。”邢运伟说,他为代表中国杂技出征技惊四座而骄傲、自豪。

        12岁那年,邢运伟来到北京报考中国杂技团学员班,自此开始了每天十余小时的学习和训练。从小就对杂技感兴趣的他期待有一天走上最好的舞台,但父母起初舍不得让他走这条艺术道路,“爸妈看不了我训练,一看就心疼得掉眼泪。虽然他们不赞同,但我性子倔,他们也只好答应让我继续学。”

        邢运伟有一双健壮的手臂,少有人知的是,他的两只胳膊肘里都做手术取出过碎骨。16岁时,邢运伟开始尝试练习“元宝顶”动作,这一全新动作是由团里的老师设计的,但没有人见过做成的样子。按照设想,邢运伟以双手支撑地面,有两名演员分别在其大腿根处和脚踝处倒立,邢运伟不仅要支撑三人的重量,关键还要像一杆秤一样保持两端的平衡。

        在练习这一动作的头两年,邢运伟“恨不得一天练一百把”,但因为很难把控平衡,队友经常掉下来。由于用力点不对,他手肘部的鹰嘴骨出现了粉碎性骨折,胳膊伸直了以后常常因碎骨渣卡住关节而无法弯曲。“那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去做手术时很担心以后还能不能工作。”邢运伟回忆,那段时间自己甚至想过放弃上肢杂技动作,转攻下肢杂技动作,但在手术后一个月,他还是重新开始尝试练习“元宝顶”动作,终于依靠顽强的毅力将成功率提升至70%。

        邢运伟终于等来了在国际舞台上验证实力的一天。2014年,在第35届法国明日国际杂技艺术节上,他在杂技《协奏·黑白狂想》中展示了“元宝顶”。刚来到赛场上,邢运伟发现两千多人黑压压地坐满了观众席,舞台被半圆形的观众席包起来,任何技术瑕疵都会尽收眼底。“一开始上舞台特别紧张,感觉动作发飘,当动作圆满完成时一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当评委宣布《协奏·黑白狂想》赢得金奖时,邢运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没有白费。”

        随后的第39届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上,邢运伟与队友势如破竹,不仅摘下最高奖“金小丑”,更同时获得3个荣誉金奖。“就像做梦一样,不敢想这一天能够实现。多少杂技演员都坚持不到这一天,我很幸运地实现了梦想,这辈子值了。”邢运伟说道。

        在“金小丑”之后,邢运伟很快又投入新作《爬杆-九级浪》的训练中,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时间。为了实现更佳的效果,杂技道具进行了多次改版,每一次改版都需要演员重新适应。在邢运伟手臂内侧,至今还有茧印,那是用手臂和杆之间的摩擦力支撑两人形成的茧子。

        邢运伟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演到35岁。“过去十几岁时练三把能够达到的效果,现在需要练五把才能保持住状态。但我有耐性、能吃苦,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就要努力做到最好,吃什么苦我都无怨无悔。”

  • 杨亚洲翻拍张爱玲经典《半生缘》

        本报记者 李夏至

        由《空镜子》《嘿,老头》导演杨亚洲执导,刘嘉玲、蒋欣、郑元畅、郭晓东主演的电视剧《半生缘》,自去年开拍以来就吸引了不少关注。6日,该剧在京举行媒体见面会,这个由张爱玲执笔的爱恨故事,也由此再度通过影视改编来到观众面前。

        《半生缘》的翻拍由曾经制作过《婉君》《情深深雨蒙蒙》《又见一帘幽梦》等多部琼瑶剧的资深制片人何琇琼等人主导,她本人此前也曾先后参与过两版《半生缘》的制作,不管是1997年的许鞍华版,还是2002年的林心如版,在何琇琼看来都诠释了当时的创作者对张爱玲故事的理解。她也表示,几十年前拍摄《半生缘》,因为制作能力和水平的限制,有很多东西无法实现,这些遗憾在这一版的《半生缘》中将得到改变。

        曾经拍摄过《空镜子》《嘿,老头》等现实剧的导演杨亚洲也表示新版加入了当下时代的理解,“即便是民国题材,我们也是拍给现在的观众看的。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张爱玲的故事,会发现她笔下的世界和人物都给人很压抑的感觉,人物最终没有爱情也没有亲情,那种凄凄惨惨并不是当代观众所能接受的。”在杨亚洲看来,新版《半生缘》会注入当下时代对顾曼桢姐妹悲剧的理解,并从新时代女性自立的角度重新解读这个故事,整体拍摄也会集中展示两个烙印,“一个是时代的烙印,一个是人物形象的烙印。”

        在他看来,民国题材相较于现实题材剧的最大特色,就是要回到历史情境中去,从当时的时代背景去理解人物和人物的命运,而贯穿其中的情感则是共通的体验。杨亚洲透露,拍《半生缘》时常让他想起自己当年拍过的《空镜子》,“讲的也是姐妹情,姐妹之间也有相濡以沫的亲情,也有互相坑的人性,不过《半生缘》有更多情节冲突,更戏剧化,也更容易去发掘人性。”

        杨亚洲直言,塑造人物和展示情感向来是他拿手的,因此即便此前没有接过翻拍剧,这次拍起来也很顺手。《半生缘》采用了大多数电视剧不太采用的同期声收声方式,对演员的表演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杨亚洲的电视剧作品中,常常会给演员很大的表演空间,剧集中都会出现一两段表演“名场面”,这次也不例外。饰演祝鸿才的演员郭晓东就透露,有一场戏是祝鸿才虐待顾曼桢,“对手蒋欣给了很好的配合,导演也给了很大的空间允许自由创作,从调度到拍摄一气呵成,演下来酣畅淋漓、很过瘾。”

        新版《半生缘》的演员班底从公开之时就备受关注。饰演顾曼璐的刘嘉玲透露,制片方三顾茅庐才请动了她来小荧屏。一开始接到剧本的时候,她也曾担心自己能否适应电视剧的拍摄过程,毕竟电视剧无论拍摄时长和台词体量都与电影创作不同,但她最终还是被剧本的魅力和制片方的诚意打动。为此刘嘉玲也倾注了颇多心力,如果剧组早上七八点开工,凌晨四五点就能在片场看到她的身影。对于刘嘉玲出演顾曼璐,有不少人认为年龄并不相符,刘嘉玲也大方回应,“我没有演20多岁的小姑娘,不要为这个角色定一个形象。”在她看来,自己目前这个阶段反而更适合演绎顾曼璐,褪去青涩稚嫩的情感,留下人生起伏带来的丰厚积淀,这正是这个角色所需要的状态。

        首次出演反派的郭晓东,也是这次新版中最大的惊喜。从已经公布的片花中能够看到,郭晓东蓄起了八字胡,梳着上世纪老上海的油头,一脸坏笑,和他本人此前正面阳光的形象有很大反差。杨亚洲透露,其实是他力主郭晓东来演祝鸿才,外貌并不是决定因素,重要的是演员自身能否把握人物的性格和内心,创作过程中应当注重去脸谱化。

        郭晓东也直言,有不少观众对于之前李立群饰演的祝鸿才印象深刻,甚至称之为“童年阴影”,但他在这次的剧本里却看到了祝鸿才整个的人生轨迹和行事逻辑。相对于过去脸谱化的戏剧创作,新版祝鸿才的人设更加丰富,也给郭晓东带来了创作空间。“张爱玲笔下的祝鸿才不笑像老鼠,笑起来像猫,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披着猫皮的老鼠。”郭晓东透露,老版中祝鸿才更多是作为一个反派符号人物出现,而新版中他会直接参与到各个人物的故事中去,其他人物的悲剧也都是由他触发,尽管可能播出后会是一个招人烦的角色,但他希望观众能够从这个人物看到人性的悲哀和时代的悲剧,“如果观众很讨厌我演的祝鸿才,那至少证明这个人物我立住了。”

  • 听龚琳娜上课,毕业设计不难了

        本报记者 韩轩

        “啊呀呦,啊呀呦……”5月6日上午,中央美术学院5号教学楼里传出《忐忑》的歌声,演唱者不是别人,正是歌唱家龚琳娜和央美实验艺术学院的十几位学生。5月4日至6日,龚琳娜在这里举办“实验艺术”工作坊,给美术生们上了三天特殊的音乐体验课。

        美术生也需要上音乐课?当龚琳娜收到当代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授邬建安的授课邀请时,她也有点儿纳闷。“邬建安老师希望我给他的学生们讲讲课,帮助他们开阔眼界。”龚琳娜以前从来没给非音乐专业的学生上过体验课,但她被邬建安的诚意打动,便问他搞实验艺术的学生们在做什么,后者开玩笑地回复她:“就是拥抱失败。”龚琳娜哈哈一笑,答应了下来,“艺术都是互通的,我听说这个专业的学生都注重创新,还喜欢思考生命观这种形而上的内容,那我就从这个角度和他们分享。”

        这三天的工作坊以“生”“死”“上下”为主题,听上去很玄,但龚琳娜从音乐和身体的感知入手。在教室中,她和十几位学生围坐成一个圈,从呼吸、发声开始,带学生们感受发出不同的声音时身体是什么状态,唱《忐忑》时如何用肢体动作辅助表达不同的声音。她还让学生们平躺下来,一边呼气一边唱歌,让身体感受松弛的状态。

        在龚琳娜看来,不光唱歌需要控制身体的收与放,任何艺术都需要凝聚自己的精气神,注重身体的体验。“大家在完成自己作品的时候,不要想‘我怎么才能和别人不一样’,而是要关注自己,把自己做到极致,才能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就像她演唱《小河淌水》时,用极弱的气息演唱极高的高音,而不是用学院派的美声唱法,“因为那就是我想念我先生老锣的时候的感觉,声音一定是弱的,但是情感是极致的。”

        在最后一天的课程中,龚琳娜特意教学生们学唱根据屈原作品创作的歌曲《上下求索》。对她来说,这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心境是艺术工作者最需要的。唱歌之余,龚琳娜跟学生们分享她和老锣的创作经验,“我们搞创作的人最喜欢说‘感觉来了再创作’,但感觉从来不是等来的。”龚琳娜说,老锣每次作曲时,即便再没有感觉,也逼着自己去写,“第一天没有感觉,第二天没有感觉,但第三天、第四天说不定就有了,感觉就是在坚持做的过程中到来的。”

        听了龚琳娜的话,教室中的学生们若有所思。一位大四的女同学感叹:“我最近在做毕业设计,非常不顺利,上了三天的课之后,现在感觉很微妙,虽然很难用语言表达,但感觉有了信心。”“龚琳娜老师教我们的不只是唱歌,而是一个用声音通向艺术更高阶段的道路。”邬建安也跟着上了三天的体验课,课程结束之后,他这样跟学生们总结,“我们专业的学生常用手、眼睛和大脑处理艺术,龚老师给我们另一种启发,用不同于我们习惯的方式上下求索,希望大家可以达到更高的艺术高度。”

  • 《破冰行动》致敬一线缉毒英雄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国产电影有《湄公河行动》这种缉毒大片,具备同样质感的缉毒大剧近期也要上线了。

        公安部重点电视剧《破冰行动》历经5年打磨,由知名导演傅东育执导,黄景瑜、吴刚、任达华、王劲松主演,电视剧《湄公河大案》编剧陈育新担任编剧。剧集以2013年广东省公安机关开展的声势浩大、成果显著的雷霆扫毒行动真实案例为创作素材,生动展现了公安机关重拳出击、铲除毒品犯罪,全力维护社会安全稳定的坚强决心和非凡能力,成功塑造了以李飞、李维民为代表的禁毒民警群像,热情讴歌公安民警忠于职守、敢于担当、勇于牺牲的职业情怀。

        该剧取材自雷霆扫毒“12·29专项行动”,对“第一制毒村”背后复杂的毒品形势进行深描,创作尺度也在缉毒类题材作品中达到了新的高度。无论是剧本的打磨、主演的筛选还是现场拍摄、幕后班底都秉持超高标准。为了更完整地呈现出整个缉毒案件的始末,编剧团队历经四年精心打磨该剧本,飞往中山、佛山等地100多次,实地到各村落采访创作,采访参与专项行动的公安民警数十人。导演组历时两年考察取景,从珠海、中山、佛山、广州,到香港、澳门、日本、法国,希望能最大限度还原整个真实大案。剧中最后的 “千人大抓捕”场景,不仅有真实警力协助拍摄,还采用警用无人机、巡逻艇等真实武警装备,海陆空全方位立体布控,场面恢宏至极。

        导演傅东育希望该剧带给观众对人性的探讨:每个人物在复杂黑暗的环境之中会如何抉择?更希望该剧带观众切身思考,体会到缉毒警对禁毒事业的信仰,只有带着信仰工作,才能抵抗来自各方的诱惑。该剧今日起在爱奇艺,5月10日起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CCTV-8)黄金时间播出。

  • 《诗经·采薇》升级亮相“相约北京”

        本报讯(记者 韩轩)作为第十九届“相约北京”艺术节的演出之一,5月18日、19日,原创音乐剧《诗经·采薇》将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与去年的首演版相比,本版在剧本、音乐、台词等细节上均有改动,重新呈现发生在《诗经》时代的唯美故事。目前,本剧已进入剧场合成阶段。

        原创音乐剧《诗经·采薇》脱胎于《诗经》中的诗歌《采薇》,讲述了弃文从医的书生子谦、将军南仲与将军的妹妹若兰三人面对家国离乱的故事。该剧首演版于去年10月上演,并入选年度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项目。

        据作曲邹航介绍,本版《诗经·采薇》改动较大,全剧时长较上一版压缩到140分钟以内,但歌曲唱段依旧较多,保持在20多首。作为出身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的科班作曲家,邹航在每首歌的创作中加入了转调,给演员的演唱增加了难度,但邹航觉得,“如果旋律美,并且符合情节和塑造性格的需要,不管用什么形式呈现,大家都能够接受。就目前的效果看,完成度不错。”

        此外在视觉上,本版音乐剧增加了多媒体,提升观众的视觉效果。台词上也进行修改,出品方还邀请了诗经研究的专家,对剧本涉及的年代和语言的表述进行打磨。演出班底上则延续了上一轮的阵容,李炜鹏、蒋倩如、蒋帅、袁岱四位青年艺术家将再度出演子谦、若兰、南仲和大王四个主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