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五一档,给国产片上了一课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复联4》在垄断市场的同时不断刷新各种纪录,黎巴嫩艺术片《何以为家》凭借好口碑票房即将破亿,国产片《雪暴》等票房不佳……被《复联4》承包的2019年五一档,带给中国电影市场哪些启示?

        《复联4》过后,大盘或将下跌

        中国影史上最快破亿电影、映前总预售最高票房、零点场最高票房、首周最高票房……根据猫眼的统计,《复联4》自4月24日上映以来,已打破了至少20项票房纪录。截至5月4日下午4点,38亿元的总票房已经让该片跻身中国影史总票房榜前三甲,仅次于《战狼2》和《流浪地球》。

        说《复联4》拯救了五一档,一点也不为过。5月1日当天,电影大盘达到5.94亿元,打破历年来非春节档单日票房纪录,大盘环比上涨109%,其中《复联4》贡献的票房就超过八成。“五一假期,《复联4》在我们家的票房占到85%以上。”百老汇电影中心万国城店市场经理富伟建坦言,由于《复联4》的票价和上座率都普遍提高,五一档影院的收入较去年相比增长了约30%。对全国影院而言,《复联4》的爆发为今年上半年偏冷清的市场“补了不少血”。

        不过五一档已过,随着《复联4》的逐渐退出,大盘很有可能因为缺乏有卖相的影片而呈现下跌之势。“五月中旬前都是小片子,比如《过昭关》《柔情史》《妈阁是座城》,下旬就是《阿拉丁》和《哥斯拉2:怪兽之王》,六月就是《X战警:黑凤凰》,现在都不好说。”富伟建说。

        他建议,影院可以利用自己的特色开展各种活动,让淡季不淡。“百老汇电影中心已经培育出了一批文艺片观众,五月我们有亚洲影展、两岸影展。纯商业影院可以加大宣传,还可以做观影会等活动。总之要走出去,增加观众的参与感。”

        《何以为家》突围,启示回归创作

        “我希望养不起孩子的大人,不要生孩子。关于童年,我日后能记住的只有暴力,辱骂、殴打,链子、水管、皮带打在身上的感觉……生活根本就全是虱子,破鞋都比它华美。”电影《何以为家》里12岁小男孩在法庭上控诉父母生而不养的这番话,让不少观众泪流满面。在口口相传的“安利”中,这部既无明星、又无大场面的黎巴嫩影片居然成为五一档黑马,目前总票房已突破1.4亿元。

        电影产业专家蒋勇分析,高口碑和奖项提名的加持,是该片能从《复联4》分得一杯羹的主要原因。“儿童片这一类型如果口碑好,很容易卖得好,因为适合放假带孩子看。该片还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和戛纳评审团大奖,导演前不久亲自来华宣传,这些对于口碑扩散也有较大帮助。”从内容看,影片以儿童视角向社会呐喊,具有一定批判性,对现在很多80后、90后父母也有一定警示作用。

        “我们在讨论国产片怎么被《复联4》打败的同时,其实更应该思考的是,我们是如何被《何以为家》打败的?”蒋勇直言,《何以为家》的突围证明中国观众的观影水平并不低,他们完全能够静下心来欣赏一部语言和文化都较陌生的文艺片,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提给国内电影创作者的,如何能够拍出品质过硬的影片,在创作上有所突破。

        国产片“集体休假”,注重档期博弈

        相比《复联4》的高歌猛进,《何以为家》的异军突起,五一档的国产片则被网友调侃为“集体休假”。不论是用片名蹭热度的《下一任:前任》,还是全明星坐阵的悬疑片《雪暴》,抑或是王家卫监制的文艺片口碑佳作《撞死了一只羊》,票房之惨淡,让业内一片哀嚎。

        “《复联4》碾压的不仅仅是一部《撞死了一只羊》,而是所有国产片。”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说,2006年国内银幕数量大约只有3300块,而今天已经达到63000多块,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按理说,63000多块银幕可以为多类型、多品种、多样化的电影提供足够的差异化发展空间,然而市场却并未遂人愿。在他看来,偏小众化的文艺片应该寻找到适合自身特质的宣传、放映方式,“至少在现阶段,一味与商业片尤其是商业大片正面对抗,结果一定是除了悲壮还是悲壮。”

        影评人曾念群则认为,任何一个档期都存在博弈,片方在定档时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做好差异化竞争。“《复联4》哪怕排片占九成,也还有10%的空间,它虽然一定程度上垄断了市场,但‘吃不光’,而且能带动观众前往影院。”他认为任何题材、任何类型的影片都有机会,但影片得有一定的卖点和相当的品质。

  • 传承国粹是我们杨家四代人的接力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开栏的话:

        从今天起,本报文化新闻部策划推出“五四青年说”专栏,聚焦文化领域里有代表性的青年文艺创作人才,通过他们奋斗成长的故事,展现当代文艺青年奋发有为的精神风貌,反映他们以实际行动传承五四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青年说

        学京剧就是痛并快乐着,吃多大苦就能有多大成就。我们赶上了好的时代,更应该用一生去坚守它。

        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杨少彭和父亲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乃彭节日无歇,他们正在备战纪念杨宝森诞辰110周年演唱会的节目。“一轮明月”是一段脍炙人口的经典唱段,而对于杨家四代人来说,京剧就是他们心中的“一轮明月”。

        杨少彭说,杨家与京剧结缘是他爷爷辈的事了。他的爷爷和大爷爷是天津有名的票友,他家开设的“杨家票房”在天津颇为知名。因为“杨家票房”,带动着他们那条胡同里的人都爱上了京剧,好几个孩子因此进了京剧行。

        学京剧是一门苦差事。杨乃彭说,他当年吃过的苦,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倒仓”六年,他每天早晨四点起来喊嗓子,风雨无阻。后来成为职业演员后,又在上世纪后期经历了京剧最低谷的时期,所以,他压根儿不想让儿子杨少彭再干这一行。

        可是,从小在京剧院泡大的杨少彭,耳濡目染之下对京剧别有一份感情。十二岁的时候,看身边的小伙伴们都去考天津戏校了,他也要去。不管父亲怎么说,但懵懂少年光想着翻跟头、练把式有趣好玩,说什么都要试试。无奈之下,杨乃彭就教了他一段戏,并事先声明,不会找人说情,能考上就上,考不上还得回来好好学习。没想到,这一试还真就考上了。不过,父亲是杨派老生,他却学了武生去翻跟头。

        父亲对他说,既然考上了就得认真,要吃苦,别人练一遍,你至少要练三遍,不刻苦不练功不能成为好角儿。从小要强的杨少彭,在学习期间,真的是按照父亲的叮嘱,别人练一遍他练三遍。特别苦、特别累的时候,也后悔过当初为什么不听爸妈的话,非得干这一行。

        有天赋又有父亲的培养,杨少彭的从艺之路比许多人都顺遂。在中国戏曲学院学习期间,父亲还亲自担任老师教他老生戏,慢慢向老生行当发展。他1997年毕业后直接进入北京京剧院,2001年就获得央视青年京剧演员大奖赛金奖,在年轻京剧演员中颇为出挑。

        一颗明日之星正在冉冉升起的时候,一场意料之外的波折却给他按了“暂停键”。

        2003年,杨少彭查出了丙型肝炎。治疗期间常常高烧不退,两年时间瘦了三十斤,京剧演员最珍视的嗓子也没了,“那时候觉得要是唱不了戏,自己的人生也就完了”,杨少彭现在回忆起当时的状况还心有余悸。看着心灰意冷的他,父母不放心,干脆搬来北京陪他。病治好了,父亲每天给他吊嗓子,高调门的唱不了,就先唱低调门的。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他像是一个学生,重新学习了一遍京剧。

        大病初愈后,杨少彭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是在石家庄。虽然主办方只要求唱一折《四郎探母》的“回令”,但他站在台上两条腿直打哆嗦,气力也不够使。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他当时心里的那种绝望。既然急不得,那就慢下来,接着每天吊嗓子。等他再回到剧院时,老师们惊奇地发现,他这一病,怎么嗓子倒比以前好了!

        重新回到舞台上的杨少彭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对这门艺术的热爱,这大概就是“因祸得福”吧!2014年,他参加新创剧目《屈原》的演出,他塑造的屈原形象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他的事业迎来更大的发展。

        虽然来自外界的赞许不少,可是一向对杨少彭严格要求的父亲却从没夸过他。教别的学生时,父亲还有所顾忌,可到了他这儿,怎么重怎么说。杨少彭说,他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最大的肯定就是:“我现在看你像个唱戏的了。”

        作为京剧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杨乃彭,最大的心愿是能够把杨派老生一代代传承下去。当他看到杨少彭的儿子、自己的小孙子佑佑两岁多就能哼唱“一轮明月”时,老爷子心里开始痒痒了,原本不想让儿孙们吃苦的他,下决心再培养一个“杨少彭”出来!杨少彭说,佑佑确实比我有天赋,给他说戏超不过三遍,他就能掌握得差不多了。学京剧就是痛并快乐着,吃多大苦就能有多大成就。我们赶上了好的时代,更应该用一生去坚守它。

  • 青年京剧人唱出青春的风采

        本报记者 徐颢哲

        《珠帘寨》《凤还巢》《四郎探母》……昨晚,在长安大戏院唱响的京剧经典传统唱段,让不少北京戏迷过足了戏瘾。从2010年开始举办的“五四青年节”京剧演唱会,转眼已经走到了第十个年头。对于不少戏迷来说,这场演唱会的含金量并不低,不仅有《白蛇传》《二进宫》《西施》等观众耳熟能详的唱段,还有《母女会》《芦花河》《白蟒台》等甚是少见的精彩选段,更难得的是,参加演出的全部是35岁以下的优秀青年京剧演员。

        昨晚,第一个上场的坤生王若丁年仅23岁,是所有演员中年龄最小的。顶着压力第一个开嗓,王若丁却毫不怯场,《珠帘寨》选段唱得有板有眼,台下的观众不时爆发出叫好声。随后,流派纷呈、行当齐全的选段可谓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梅派的窦晓璇、郭霄、郑潇、路洁、白金等,尚派的周美慧,程派的吕耀瑶、张茜、李林晓,荀派的王梦婷,张派的王茜轮番亮相,再现梅尚程荀张五大旦角流派的经典之作。

        台上异彩纷呈的表演,离不开台下一丝不苟的准备。昨晚7时的长安大戏院后台井然有序,演员们各自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北京京剧院一团优秀青年花脸演员方旭显得很松弛,但提到他将演唱的《锁五龙》选段,他的措辞很严谨:“这一段节奏快,唱腔高,对演员的体力和状态要求很高,但观众买票来看戏,我们没有状态不好的权利。”尽管并不是彩唱,但昨晚方旭一登台,迅速进入状态,整个唱段高亢激昂又不失流畅。

        昨晚,优秀青衣演员窦晓璇的出彩表现,堪称整场演出青年京剧演员们实力的缩影。窦晓璇带来的《谢瑶环》选段,激越中不失柔美,豪爽中蕴涵细腻,甜润的唱腔,传神的表演,把谢瑶环这个角色演绎得血肉丰满,既柔美大方,又可亲可感。由于女扮男装的特色,舞台上的窦晓璇时而是情意绵绵的婀娜少女,时而是惩奸除恶的朝廷重臣,颇吃功夫的念白和数个大段唱腔更是博得满堂彩。

        最后,全体演员以一曲慷慨激昂的《智取威虎山》选段结束了演出。

        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  

  • 名家讲经典带领读者阅读鲁迅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十月文学院“名家讲经典”第十六场讲座昨天举行,著名学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为广大文学爱好者讲解鲁迅及其文学作品。

        在当天的讲座中,阎晶明以真诚的学者态度和翔实的史料分析深深感染了在场听众。阎晶明把鲁迅放在当代文化背景下,放在当代文学格局中进行阅读和研究,证明了鲁迅思想的巨大魅力就在于其强大的现实性,在于他对民族性格的根性剖析具有长久的“当代性”。近代以来中国文学的追求,最后就体现在鲁迅的经典性上。阎晶明从不同的侧面解读鲁迅,从中看到他亲切自然的一面,又同时透视出他从不平庸的思想家风采,看到他是现实生存的拼争者,又是一个为了国家民族革新进步而斗争的革命家;看到他有多方面的才华,却又从来都是以文学笔触作为表达的根基;看到他一生中有过无数的笔墨争论,但其实包括论敌在内的同时代人早已认识到他对整个中国的意义和价值。这本身就是鲁迅思想、精神、创作魅力无穷的体现,是他留给后世的丰富遗产。

        作为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学院的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名家讲经典”系列讲座自2017年4月开办以来,以“名家讲堂,雅俗共赏”的形式,每期从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精选出一部名作,邀请著名专家学者、作家与文艺家,以浅显易懂、贴近大众的语言,细腻解读作家和作品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

  • 亚马逊中国发布2019全民阅读报告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亚马逊中国日前发布“亚马逊中国2019全民阅读报告”。该报告基于亚马逊中国和新华网联合发起的“2019全民阅读大调查”收到的近1.4万份有效问卷,解读了大众的阅读行为和偏好。

        过去一年大众阅读氛围浓厚,近五成受访者一年阅读总量超过10本。97%受访者表示,深度阅读和碎片化阅读均会涉及,但以深度阅读为主的受访者占比达到38%,高于以碎片化阅读为主的33%。九成受访者认为读书非常重要,其中有21%的受访者认为读书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69%的受访者表示将读书列入了2019年非常重要的年度计划。

        个人内在需求成为大众阅读和购书的核心驱动力。“了解别人以及探索外面的世界”“学习新东西新技能”和“试图解决自身遇到的关于人生、情感等的问题”三大不同层次的个人内在需求分别位居阅读目的前三位。超过三成受访者希望通过阅读“远离手机、游戏、电视等的打扰,给自己带来片刻的宁静”。

        近九成受访者主要基于个人内在需求购书,媒体或他人推荐、社会热点等也是促使受访者购书的因素。

        随着数字阅读的持续普及,以阅读电子书为主的受众越来越多。23%的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主要阅读电子书,比2018年占比增加了4%。调查还显示,电子阅读对阅读总量起到了很好的拉动作用,有71%的受访者表示在开始阅读电子书后其阅读总量有所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