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不为繁华易匠心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05日        版次: 04     作者:

    本报记者 王天淇

    钟连盛

    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总工艺师

    全国劳动模范

    顺着地铁14号线景泰站D口电梯一上来,四根带有景泰蓝环形装饰的立柱映入眼帘,繁复的缠枝莲纹饰配上蓝、绿、粉、白相间的花色,寓意“福泽连绵,长长久久”,与对面墙壁上一幅巨大的明代景泰蓝制作过程壁画相得益彰。

    出地铁不远,一处不起眼的大院是被称为“中国景泰蓝第一家”的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景泰站的立柱环形装饰就是由公司总经理兼总工艺师钟连盛主导设计的。

    景泰蓝,又名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在铜、金、银等金属胎型上用铜丝掐出花型,再以珐琅质釉料填充,后经高温烧制而成的精美工艺品,因在明朝景泰年间盛行,珐琅质釉料又多为蓝色,故而得名景泰蓝。

    1978年,钟连盛考入北京市珐琅厂技校当学徒。制胎、掐丝、点蓝、烧蓝、磨光、镀金……15岁的钟连盛废寝忘食地学习着景泰蓝技艺的每一道工序,“光是一个掐丝就练好长时间,手指甲都挤出血了。”钟连盛回忆道。那时正是景泰蓝行业的鼎盛时期,珐琅厂制作的景泰蓝几乎全部出口,是北京工美行业外销创汇的“大户”。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外贸出口体制改变,景泰蓝加工制作的小作坊不重视产品质量,景泰蓝成了“景泰滥”。

    “紧跟时代,贴近生活。”关键时刻,这八个字为珐琅厂指明了方向。

    钟连盛开始专攻景泰蓝设计。“产品的种类多了,不再只有过去出口创汇时的瓶瓶罐罐;造型上也不一味地使用观音瓶、小口瓶,线条更加简洁、流畅;花色上除了传统的梅花、菊花、牡丹花还增加了现代感元素;台灯、壁灯等实用性强的小家具也多了……”景泰蓝重新焕发出活力,旧时的宫廷御用贡品,飞入寻常百姓家。

    钟连盛是珐琅厂景泰蓝制作的第三代传承者。恩师钱美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代景泰蓝制作技艺传承人,曾跟随导师林徽因参与抢救处于濒危中的景泰蓝技艺。钱美华偏爱传统吉祥纹饰,但钟连盛却偏爱花鸟,从小生活到大的四合院也成了他创作的源泉。

    2000年时,钟连盛带着女儿在龙潭湖荷塘边散步,偶一回头,傍晚金色的余晖洒在荷叶上,两只野鸭戏水,闲适自在……这之后,一套五件的景泰蓝系列作品《荷梦》诞生了,不同于传统荷花样式的红绿风格,这套作品呈现出暖暖的金色调,纹饰疏密有致,还出现了大面积的留白。再后来,钟连盛的设计越发与现代生活连接紧密,小到笔筒、茶叶罐,大到室外景观喷泉,均有所涉猎。

    近几年,除了设计、开发新花样,钟连盛的精力几乎全部放在了带徒弟和国礼制作上。2014年北京APEC会议雁栖湖主会场集贤厅内的18根大型景泰蓝斗拱和324根景泰蓝壁饰、赠送给首脑们的“四海升平”赏瓶以及2017年赠送给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盛世欢歌”大瓶等等,都出自钟连盛和珐琅厂的工艺师们之手。北京世园会接待服务中心方厅里四面柱子上柱头、柱脚的景泰蓝装饰,也是珐琅厂制作完成的。一米多高的尺寸,深浅不一的蓝色,代表四季的牡丹、荷花、菊花、梅花纹饰让钟连盛和设计师们费了不少心思。

    钟连盛说,林徽因先生去世前曾殷切嘱托钱美华:“景泰蓝是国宝,不要在新中国失传。”这句话,钱美华传给了钟连盛,钟连盛又传给了自己的徒弟们。40余年来,景泰蓝已变成了钟连盛生命的一部分。

    采访手记

    钟连盛说的最多的就是恩师钱美华。老人家六七十岁还到厂里指导创作、直到去世的前一年还带领徒弟们完成了两米多高“和平尊”的设计和监制,这为景泰蓝奉献一生的精神让钟连盛钦佩不已。

    择一事终一生,不为繁华易匠心。非遗的生命在于传承,而真正要传承的是其背后的匠人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