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李玉刚:在风雨中继续走下去

        本报记者 韩轩

        “李玉刚六年都不‘放过’王昭君。”近日,李玉刚的全新升级版诗意歌舞剧《昭君出塞》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演出之后,一位粉丝这样给他留言。

        “他说中了我心里想的。”李玉刚看到这句话深以为然,“昭君确实是我放不下的一个人物,我对《昭君出塞》执念很深。”

        从萌生为昭君做舞台剧的念头起,到把《昭君出塞》捧到台前,李玉刚足足用了六年时间。六年中,他卖房子筹钱,做出一版后不满意又沉淀四年,期间拒绝了很多演出商的邀约,还遭遇了父亲去世等打击……如今,他终于如愿了。

        为“昭君”,卖房筹集资金

        最近上演的《昭君出塞》,并不是李玉刚首次把昭君送上艺术舞台。

        2015年,他曾和叶锦添一起制作过一个版本的《昭君出塞》。同时看过这两次演出的观众会发现,两个版本差别极大,从内容到人物塑造,到舞美风格,都不一样。今年的版本可以说是一个故事更加集中、审美更加简约的版本。两个版本在李玉刚心中的地位都非比寻常。

        众所周知,李玉刚是通过央视《星光大道》走入观众视线的。他一直以反串女声的形式表演,他的表演受到称赞,也遭受了不少质疑和异样的眼光。怎么面对别人的眼光?自己的艺术方向到底在哪里?李玉刚并非没有挣扎过。而当接触到昭君这个人物时,除了被她身上的家国情怀感召,李玉刚突然强烈地感觉到,“我可以懂她!”

        “她一个弱小女子,一生颠沛流离背井离乡,那种心路历程可想而知。我17岁离开家,辗转各个地方,那几年中,没在一个地方呆过超过三个月。”昭君这种辗转他乡、永远探寻的经历一下触动了他。六年前李玉刚决定,要为昭君做一部舞台剧。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做舞台剧不是小打小闹,最先需要的就是钱。“你不先组建团队,垫付很多费用,别人怎么会相信你是认真的。”当时李玉刚也没有拉到赞助,无奈之下他卖了自己的房子,这才拿到了几百万元的启动资金。在筹备的几年中,李玉刚也不止一次拿自己商演赚回来的钱贴补《昭君出塞》,“《昭君出塞》就像我的孩子,我太珍惜它了。”

        为沉淀,拒绝不少商演

        第一版《昭君出塞》在2015年推出之后,很多人为李玉刚高兴,可他总觉得不够满意。大概太钟爱昭君这个艺术形象,他总觉得还可以挖掘更多。

        “因为第一版中我同时兼任导演和主演,在编剧上也花了很多心思,做导演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导致在表演上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钻研,留下了一些遗憾。”李玉刚这样反思。其实在这几年中,不少演出商找到他,希望可以将2015年的演出重新巡演,李玉刚都拒绝了,“我跟自己说停一停,别着急,我需要沉淀。”

        “我当时的心情和昭君一样,就像昭君在汉宫里等待。”李玉刚做了这样的对比。在今年上演的《昭君出塞》中,有一场戏叫“如素”,极简的舞台上垂下纱幕,不少后宫佳丽穿得花枝招展,在画师毛延寿面前招摇而过。唯独昭君,穿着一身纯白的服饰,迈着典雅的步伐款款走出,更不愿贿赂画师。等待她的,当然就只有清冷的后宫。

        其实在这几年中,李玉刚心里一直很纠结。他对昭君那么喜爱,当然希望自己可以自导自演,做导演也是他的艺术追求,“我知道我的艺术方向,以后如果我不能在台前表演了,我是要转做幕后的。”但再面对昭君这个角色,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把精力放在表演上。他一边纠结一边准备,直到去年夏天,他遇到了来自台湾的导演李小平,“他是京剧演员出身,对中外戏剧很懂,我想他会很懂我,认同我的艺术身份。”

        此番专心做演员,李玉刚加入了不少全新的理解。他特意不做明显的兰花指,少做浮夸的女性化动作,“我希望通过内在的提升表达情绪,而不是过分雕饰。我希望回归更真实的表演,这也是这几年中我经常琢磨的事。”

        为父亲,送上“昭君”作礼物

        在准备《昭君出塞》的过程中,李玉刚遭受了一次很大的打击。2019年春节前,他的父亲在老家病逝了。

        “那时候我还在北京准备《昭君出塞》,父亲是元月六日去世的,我到家他已经离开了。”说起这个话题,李玉刚用双手扶住了眼睛和额头,向后一仰头,把额前的头发扫了过去——这是整个专访过程中,他做出的最大幅度的动作。“我内心很难受,觉得自己是个不孝子。”他喃喃自语。

        父亲的去世让李玉刚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父亲去世的第44天,他才通过网络发出了这个消息。“有一段时间我改掉了微信名称,我叫自己‘李玉刚·父亲的梦’,《昭君出塞》就是送给我父亲的礼物。”李玉刚又一停顿,“我想他一定在天上保佑我,《昭君出塞》才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李玉刚说,这版《昭君出塞》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开始,《昭君出塞》会巡演下去,他的艺术之路也会像昭君一样走下去,“我知道大家对我有质疑,觉得一个男人怎么来演昭君,其实这才是偏见。我不是冠冕堂皇说大话,我很想让大家知道,我一个七尺男儿是真的想把昭君演出来,真想用民族的艺术形式,把她的精神传承下去。”

        《昭君出塞》刚刚启动时,李玉刚曾去西安昭君出塞的遗址采风。说是遗址,现在已经毫无痕迹,就在西安郊区。他想,那就在史书上说的遗址鞠个躬吧,没想到当他鞠躬起身时,天空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他抬眼望了望远处的天空,“或许昭君出塞时候就是这样的天气吧,我也会在风雨中,继续走下去。”

  • “IP终结论”言过其实,“IP剧”仍在线

        本报记者 李夏至

        “IP将死?”这两年,自从国产影视剧从高速发展进入沉淀期以来,一度被捧为香饽饽的“IP”,在业内的口碑每况愈下。IP改编不成功惹粉丝怒骂,怪IP;IP剧播出收视率低,也怪IP;就连IP改编剧采用一线演员、投入大成本制作后收不回成本,似乎也怪IP。

        然而,近期业内一则统计却对“IP终结论”说了“不”。根据调查,自2018年开始,热门IP剧的豆瓣平均分超过6分,《延禧攻略》《如懿传》《香蜜沉沉烬如霜》超过7分。2019年一季度,热门IP剧平均分更是提高到7分以上,《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等IP剧的口碑热度俱佳,《大江大河》更是以8.8分刷新了IP剧的评分纪录。

        “近三年间,IP影视剧在数量和评分两个维度上都呈现增长趋势。从2015年‘IP元年’之后,电影票房和剧集热度榜上IP改编占据了八成左右。更重要的是,热门IP改编作品的平均评分从4分快速提高到7分以上。”这一结论进一步验证了所谓的“IP失灵论”可能只是暂时失灵。而经过进一步调查,目前业内的一线影视剧制作公司仍在大量囤积网文IP,“IP终结论”其实也同样站不住脚。

        以《花千骨》《老九门》《暗黑者》为公众所知的制作公司慈文传媒,早在2015年就收购了大约40个网络小说IP,其中不乏《爵迹》《亵渎》《华音流韶》《紫川》等尚未改编成影视剧的热门作品,而目前待播的IP改编剧中也有陈伟霆、古力娜扎主演的《风暴舞》。同样作为囤积IP的第一梯队,《千山暮雪》《寂寞空庭春欲晚》等剧的制作公司梦幻星生园,有知名网络小说作家桐华作为股东和创作主力,桐华的两部经典小说《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和《长相思》都已经提上改编日程,此外还有《我知道你的秘密》《弥留间》《少年秘探》等多部小说改编版权在手。最近两年被称为“国剧良心”的制作公司正午阳光,目前的待播剧《尉官正年轻》《孤城闭》,同样也改编自知名网络小说。

        除了一线制作公司,这两年作为IP改编剧主力播出平台的腾讯、爱奇艺、优酷等网站同样也已经开始布局IP。腾讯将文学网站阅文收入旗下,爱奇艺也启动了“云腾计划”打通文学、网剧和网大的IP生态,优酷所属的阿里通过阿里文学IP影视顾问团,扶持作家打造“超级IP生态圈”,斥资上亿元签约网络作家,并投入超过2000万元奖励原创作品。

        “前几年大家都说IP被买空了,确实我们之前都在关注的是头部IP(指小说作品中最知名的),但头部IP被买完后,大家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去做好IP的开发。”慈文传媒创意开发中心执行总监张晓佼透露,这两年业内诟病IP剧模式失灵,主要还是因为针对IP的开发陷入了一种套路。东方卫视总监王磊卿就直言,这种套路是认为只要“网文大IP+流量年轻演员”,就必然能带来收视率和播放量的爆炸式增长。这种制剧模式下的电视剧从业者,罔顾艺术与质量的坚持,出现了一种可怕的自毁模式,“为了对赌数字,压缩创作周期的数字老板;三五个分摊剧本,拼拼凑凑就成章的拼盘编剧;不做前期不做后期,无缝进组力求捞快钱的过档导演;选角不看适合度,只看演员知名度的制片;还有天价片酬随便喊,却时刻面临人设崩塌的艺人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所谓的“IP失灵论”,问题症结并不在于“IP”,而是在于如何对待“IP”。“囤完IP后做什么,才是关键问题。”张晓佼认为,人无我有、人有我新才是制胜关键。作为剧本编审,她认为大IP作品固然拥有大量的观众基础,但真正能将IP转化成功,有赖于制剧体系的每一个环节,“演员的演技,服化道和置景的专业,拍摄、制作、后期,每一个环节都要质量在线,才可能创造出所谓的爆款。”

  • 男版《天鹅之死》展现坚韧之美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世纪舞者”弗拉基米尔·马拉霍夫、“芭蕾皇后”乌兰诺娃、“芭蕾优伶”斯维特兰娜·扎哈洛娃……4月29日,《马拉霍夫和朋友们芭蕾精品荟萃》亮相国家大剧院,包含世界芭蕾巨星弗拉基米尔·马拉霍夫在内的九位顶级舞者为京城观众献上了一场名副其实的芭蕾盛会。

        首演当晚,由“世纪舞者”弗拉基米尔·马拉霍夫演绎的《缺失》和《天鹅之死》,以舒展大气的肢体语言和富有感染力的表演征服了现场观众。尤其是享有盛名的经典之作《天鹅之死》,这支描绘天鹅生命最后时刻、展现与命运抗争的作品,曾多次被“芭蕾皇后”乌兰诺娃、“芭蕾优伶”斯维特兰娜·扎哈洛娃、“世界第一白天鹅”乌里安娜·洛帕金娜等知名舞者演绎。而马拉霍夫演绎的男版《天鹅之死》,则赋予了经典作品截然不同的解读,力量与现代的结合,让观众不仅看到天鹅临死之际的悲伤和凄惨,更感受到顽强、坚韧的拼搏精神。

        有着丰富古典芭蕾表演经历的柏林国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丁奴·谭马兹拉卡奴、德国卡尔斯鲁厄巴登国家剧院独舞明星莉萨·帕夫洛夫,为观众演绎了《艾斯米拉达》大双人舞选段和浪漫芭蕾舞剧杰出代表作《仙女》选段。俄罗斯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独舞明星朱利安·麦凯和莫斯科大剧院主要舞者克里斯季娜·克列托娃合作演出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二幕中互诉衷肠的“阳台幽会”,以及《堂·吉诃德》中以密集舞蹈技巧著称、堪称芭蕾舞者“试金石”的双人舞片段。

        著名编舞家本杰明·米派德因出演并担任奥斯卡获奖电影《黑天鹅》编舞而广为人知,此次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阿莱西奥·卡尔博内、利蒂希娅·皮若尔演绎的《孤独在一起》,便是米派德2015年根据菲利普·格拉斯所作曲子而创作,讲述了现代生活中人与人虽互相陪伴,却总觉得拥有越多越孤独的矛盾现象。

        《马拉霍夫和朋友们芭蕾精品荟萃》还将于4月30日继续上演。除《仙女》《缺失》《遗忘》《美洲》《公园》《天鹅之死》《堂·吉诃德》之外,丁奴·谭马兹拉卡奴、阿莱西奥·卡尔博内、朱利安·麦凯还将分别演绎独舞作品《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艾瑞珀》和《胡桃夹子》。

  • 腾讯音乐娱乐探索“影音+”模式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日前推出“影音+”联盟计划,该理念旨在放大影视音乐的内容价值,携手影视制作公司和音乐制作人以音乐领域为基点,进行跨领域拓展,比如旅游领域“耳中听歌、眼中看景、脑中忆剧”的体验型出游理念。

        据不完全网络调查显示,作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青春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热门电视剧拍摄地,浙江新昌、苏州、成都、香格里拉、金华、云南等城市都进入了假期出行排行榜。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一部由景甜和陈晓合作出演的《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取景地选在风景美如画的香格里拉,从宣传片中透露的风景就戳中不少人的心脏,已经将香格里拉放进五一的旅行目的地的行程单中。“耳中听歌、眼中看景、脑中忆剧”这一新潮流现状逐渐被大众所接受。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影、音是相辅相成的,要让更多观众更直观地感受音乐的魅力,影视配乐无疑是一个良策。“影音+”灵活联动的模式打破了原先音乐和影视剧相对割裂的局面,甚至渗入到产业的每一环,最终达到以音乐为起点的良性循环。可以说,“影音+”对影视行业和音乐行业的繁荣是双向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