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图书二维码,原来是摆设?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如今,在图书封底,二维码成了标配。但所谓的二维码却几乎变成了广告导引,通过扫描二维码读AR图书,却变得稀有。几年前,众多出版社竞相推出AR图书,没想到如今却彻底沉寂了下来。

        近日记者走访了京城多家书店,用手机扫描了近70本图书,发现新出的AR图书不仅稀有,而且之前推出的AR图书也因缺乏技术维护而无法使用。

        一本AR书时隔几年无法读

        牛女士最近就遭遇了尴尬,她发现“香蕉火箭科学图画书”系列图书中的“香蕉火箭”AR成了摆设,根本用不了。

        5年前,牛女士为大儿子买了这套书,通过扫描封底的二维码,下载“香蕉火箭”AR应用程序,书中主要内容就会以三维立体动画形式展现出来。当时该套书的宣传视频也号称,“香蕉火箭”AR把互动做到了极致,设计了引导性的讲解,孩子可以根据提示进行操作,一步一步带入情境,让宇宙飞船在眼前腾空而起,让霸王龙和三角龙在你的指挥下激烈搏斗……而这样的阅读乐趣,牛女士的大儿子曾经体验过。   

        但现在牛女士的二儿子却体会不到哥哥的阅读乐趣了。今年,当妈妈拿出该系列的《怎样才能找到大恐龙》《热带雨林动物探险队》准备给两岁的小家伙看时,谁知怎么鼓捣也打不开这个AR了,小家伙失望,妈妈更失望。

        目前在网上书店和实体书店都能买到这套书,其宣传语也没有改变,最大的亮点还是通过AR来享受阅读之趣。记者查询了相关出版信息,该系列自从2014年6月出过一版后,就未再出新版。而牛女士的经历也并非个例,一位读者在网上留下评价说:“什么香蕉火箭AR根本没用,打不开,完全按使用方法步骤来的,可就是用不了。”

        对于牛女士的困惑,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营销部主任闫恒凯解释,AR呈现是需要有后台的,数据需要有服务器进行储存,因此每次读者来访问时,都是从服务器里把这些信息反馈出来。但服务器的前期开发和后期维护都需要成本投入,要是疏于管理和疏于维护,可能就造成端口关闭,访问不到服务器,这个链接也就彻底失效。

        图书二维码沦为广告平台

        通过扫描二维码看AR图书,曾颇受业界关注,但如今似乎要被遗忘掉了。记者近日到人大明德书店、中关村图书大厦、亚运村图书大厦等书店随机抽取了近70本书,发现近一半的图书都带二维码,但这些二维码几乎与AR图书无关。

        “扫一扫,获得更多的新书信息”“扫一扫,精彩抢先看”,实际操作后得知,众多图书二维码往往只是出版社的微信公众号或者出版社网店导引,与该图书内容本身压根儿毫无关联。有的出版社更将宝贵的封底彻底变成了微信公众号、微博推广集散地。一部学习问答的书,一气儿列了五个微信公众号二维码,这些学术化、理论性的微信平台以集束形式出现在读者面前。记者更注意到一个有趣现象,但凡与明星有关的书,这些图书的二维码会变得更多,或许是想借明星的号召力扩大微信公众号的影响力。比如,人气作家卢思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的封底配了二维码,但和其他书不同,它是作家的微博导引,二维码下清楚标注着:“卢思浩的微博,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还有的图书则更加直接,可见“腾讯儿童”“搜狐育儿”“大众点评”等广告二维码。

        相比之下,AR图书、VR图书二维码难得一见。终于找到一本《朗读者》,该书明确标识配有AR,但和“香蕉火箭”系列一样,记者操作了多次,却没能成功下载、打开相关程序。

        面对图书二维码的铺天盖地,资深出版人王磊认为,二维码原本是个好东西,但现在被出版社用滥了。

        出版社难以承受AR图书成本

        2016年国内一度冒出了20个出版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其中多家实验室的研究方向为基于对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复合数字出版等全媒体出版和移动出版技术的研究。显然,几年过去了,AR、VR在出版领域的发展并不顺利。  

        对此,闫恒凯分析,一方面是出版行业并不擅长此道,有研发内容能力的出版社太少;另一方面,投入成本要远远高于传统图书,像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近期开发的《天工开物》,建模、动画制作等成本开发就不下百万元。此外,大部分引进版AR图书,因为服务器链接不放在出版社,放什么内容可以随时调整,是否得到维护也不得而知。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王亚会坦言,许多读者还觉得AR不过是图书噱头,因此对其认可度不是很高,这类图书成本高,书店也很难展示样书,也阻隔了读者。  

        2017年10月,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跟着wolly游世界》,每本书介绍一个城市,目前已推出了伦敦、巴塞罗那、东京和巴黎。王亚会告诉记者,这套书每本配有8个AR,为了配合图书,还专门开发了APP平台,合作方希望今后可以将更多的城市放进去,让人们跟着VR游世界。即便如此,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近期已没有再开发AR图书的计划。王亚会直言,“AR、VR技术目前更多运用到课程培训、运用到玩具中,运用到单本图书中,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但也有个别出版社探索出了一套模式。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开发的《谁动了我的铁甲》《天工开物》下半年将面世。前一本书,坦克履带、发动机等零部件可以呈现出来,读者可以在手机里拼装完成一辆坦克,并深入了解坦克的知识。后一本书记录了明朝时的科学技术,手机一点,冶炼场景就立体起来,明朝科技发展到怎样的程度也一目了然。“因为这是我们自主开发的知识产权,因此可以保证链接50年不会失效,读者50年之内打开链接都可以看。”闫恒凯说。

        据了解,与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合作的技术公司,是北京出版集团的控股公司,因为采取了良性合作模式,技术公司提供比较低的开发成本,出版社又向国家出版基金申请了资助,才得以解决两本AR图书的成本难题。闫恒凯透露,从2014年至今,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已推出了十几种AR图书、3本VR图书,这在出版行业也算比较少见。

  • 当一家著名剧院老了怎么办?

        牛春梅

        还有三年,北京人艺就将整整七十岁了。这样的数字看着沉甸甸的,是值得骄傲的,但数字背后也隐藏着危机。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冯远征日前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了人艺在创作、演出、人才等方面面临着或大或小的问题。

        作为一家殿堂级的剧院,提出危机和问题总会让人觉得是在质疑权威。其实,有问题并不可怕,不能正视问题的存在才真的可怕。令人高兴的是,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人艺人并不回避问题。正如冯远征在采访中所说,当年《茶馆》一开幕,于是之上来还没说话观众就喊好,“那个辉煌就预示着北京人艺的危机了。”的确,有过那么好的演员,那么高光的时刻,后来者很难超越,自然就为危机的到来埋下了伏笔。要不是有过曾经的高峰,也就不会有所谓的低谷,今天我们也不用谈什么危机和问题。

        《茶馆》是北京人艺的一面大旗,是一面不能倒的大旗。但就是这样的大旗,也实实在在地遇到了“接班”的问题。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冯远征,这一代演员年轻的五十多岁,年纪大的都已经六十多岁了,但剧院里年轻的北京籍演员少了,甚至不够组成一个主演阵容。也就是说,年轻演员要想接过这个戏,还得先学好北京话。不只是语言的问题,梁冠华、冯远征他们心目中的“大旗”在今天年轻演员的心中到底占据什么样的位置呢?梁冠华说,当初在《茶馆》跑龙套心里都哆嗦,能上这个舞台就是对演员最大的肯定,但今天的演员还会这么想吗?

        心态变了,戏的味道当然会变。

        这种变化是时代变化的副产品,几十年前的演员没有那么多的压力和诱惑,自然会在舞台上更投入。如今的年轻人,被时代大潮裹挟,难免身不由己,要想沉在舞台上需要更大的定力。如何让今天的演员真正从内心认可《茶馆》这面大旗,像前辈演员那么热爱人艺,也是今天的人艺应该思考的问题。

        冯远征说,几年内会有年轻人接班《茶馆》。想必,年轻版的《茶馆》会遭遇很多质疑。而这样的质疑,在二十多年前冯远征他们接过《茶馆》的时候也曾经遇到过,希望前辈和观众能给年轻人更多的宽容,让他们更自信地成长,有《茶馆》这样的好戏滋养着,相信一定会有新一辈的冯远征、濮存昕、梁冠华成长起来。

        今天的年轻人,登上《茶馆》的舞台不哆嗦,也未必不是好事,没准会让长寿的《茶馆》呈现出新的面貌。长久以来,北京人艺的《茶馆》一直是一枝独秀,近两年才有了多个版本的《茶馆》。有解构的《茶馆》,变了口音的《茶馆》,当代视角的《茶馆》,这不是在跟经典《茶馆》唱对台戏,而是对经典的致敬,对经典的再发现,如果这样的工作由人艺人去做,没准会有新的收获。

  • 吴冠中百年诞辰展出传世名作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20世纪中西文化激荡的时代,吴冠中以“中西融合”探索油画民族化及中国画现代化的艺术道路,创造出一种崭新的风格。在吴冠中诞辰百年之际,中国美术馆和清华大学联合主办吴冠中作品展,向这位“人民的艺术家”致敬。昨天,“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风筝不断线——纪念吴冠中诞辰一百周年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观众有机会一览《逍遥游》《春雪》《根扎南国》等传世名作。

        本次展览以馆藏吴冠中油画和中国画为主,展览分为“生命之本”“自然之意”“纯真之心”三个板块,展出了中国美术馆藏吴冠中作品57件、清华大学藏1件,共58件。

        据了解,吴冠中生前两度将自己的艺术作品无偿捐赠给中国美术馆,1999年无偿捐赠了10件作品,2009年再次无偿捐赠了36件作品。此次展览将展出至5月5日。

  • 北京银行践行“一带一路”倡议 积极探索发展道路

        驼铃古道丝绸路,胡马犹闻汉唐风。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辈们筚路蓝缕,穿越草原沙漠,穿越惊涛骇浪,开辟出陆上、海上丝绸之路。进入新时代,习近平主席高瞻远瞩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积极支持和参与。

        立足首都,北京银行不断探索属于中小银行全方位金融服务体系的样本。面向国际,北京银行全面深入地持续探索中小银行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为和担当。

        探索跨境服务体系

        建设“一带一路”金融服务网

        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中外资本融合的新型股份制银行。自成立以来,依托中国经济腾飞崛起的大好形势,北京银行先后实现引资、上市、跨区域等战略突破。目前,已在北京、天津、上海、西安、深圳、杭州、长沙、南京、济南、南昌、石家庄、乌鲁木齐等12个主要省市设立24家一级和二级分行,在中国香港、荷兰设立代表处,全行分支机构总数达到650家,开辟和探索了中小银行创新发展的经典模式。截至2018年末,北京银行表内外资产总额达到3.31万亿元,实现净利润200.02亿元,品牌价值达449亿元,位列中国银行业第7位,一级资本排名全球千家大银行63位,位居首都金融业第1位,连续5年跻身全球银行业百强,被誉为中国最具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中型银行。

        自1997年开展国际业务以来,北京银行不断探索属于中小银行跨境金融服务体系的样本。在20多年的时间里,整合境内外、本外币和离在岸等国际国内业务产品和资源,在全球支付、贸易结算、贸易融资、增信担保、跨境投融资、自贸区金融、财务顾问、投资银行、交易金融、全球现金管理、境外资产管理、租赁金融等领域深耕细作,先后推出了环球金融服务品牌“国际金融通”、增信担保系列产品“保融通”、自贸区综合金融服务产品服务“自贸盈”等多元化金融产品服务体系,推动中国制造以及优势富余产能拓展国际市场。

        作为一家充满使命感的首都金融机构,北京银行积极响应和践行“一带一路”倡议,逐步提高对“一带一路”国家地区业务的服务水平和支持力度。通过多元化、全方位的跨境金融服务渠道和产品创新,不断满足我行客户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项目建设、投资、跨境结算、融资及担保需求。

        本着“立足北京,辐射全国、面向国际”的发展思路,通过境内外布局合作,共同构筑从境内到境外的“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对内,北京银行构架起覆盖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和中西部地区的广泛服务网点,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均有战略性经营机构布局;对外,积极拓展境外合作服务网络,目前北京银行境外代理行网络遍布全球122个国家和地区、多达957家;其中,与“一带一路”沿线42个国家的262家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为 “一带一路”建设“跟随贴身”的全方位金融服务奠定了坚实的网络基础。

        创新服务组织体系

        推进“一带一路”沿线产业升级

        为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倡议,北京银行强化内部协调联动,积极整合全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性资源,建立多层次对接机制,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产业升级重点项目支持,做好产业升级客户的综合服务。

        内部,通过健全总分支联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服务组织体系,北京银行进一步深化与众多涉外项目经验丰富的国际知名金融机构及服务机构的合作关系,完善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体制机制,全面统筹布局银行金融资源,创新综合化金融服务方案,提供一体化的“一带一路”金融服务支持。同时,不断加强高端人才、金融精英的培养与输出,组建起“专融”团队,主攻“一带一路”新兴业务、新兴市场。

        外部,北京银行充分利用自身特色化服务优势,通过企业债券、产业基金、融资租赁、财务顾问等新型金融工具,重点支持交通运输、基建设施、商贸物流、文化创意、医疗卫生、教育旅游等产业的发展升级,强化跨境支付、贸易结算、贸易融资、增信担保、跨境银团、跨境并购、全球资产管理等产品创新能力、专业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为企业提供全交易流程的跨境结算、融资、担保、风险管理、现金管理等全方位金融支持。

        借助“互联网+”,北京银行积极探索金融科技发展,加速向智慧银行转型,大力发展直销银行、电子银行、手机银行等,加快形成覆盖全球支付结算、理财、融资等业务的线上综合服务体系,用互联网金融撬动“一带一路”沿线经济发展。

        此外,通过积极争取监管支持,北京银行打通渠道,优化“一带一路”沿线网点布局,持续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一带一路”服务网络。

        创新打造专项金融产品

        “丝路汇通”惠通各国

        五年多来,北京银行依托“矩阵式创新管理平台+创新实验室”双擎驱动的“大研发”体系,针对“一带一路”客户和业务特点,依托自贸区跨境业务平台和全球化金融服务网络,创新打造“一带一路”建设金融产品,有效促进服务升级。

        2018年,北京银行整合发布“一带一路”沿线客户的专属金融服务品牌—“丝路汇通”,为“一带一路”沿线项目及企业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一年的时间里,为近千个客户“一带一路”沿线项目建设、投资、贸易提供跨境金融服务。其中涉及工程承包、批发零售、节能环保、能源资源等行业领域,包括阿尔及利亚非盈利保障性住房建设项目、印度尼西亚发电站项目、巴基斯坦光伏发电工程及学校建设项目、越南台塑钢铁项目等。借助2018年NRA外汇贷款政策机遇,北京银行还尝试直接为马来西亚当地企业经营及境内企业境外子公司泰国水果采购贸易提供了外汇贷款服务。

        同时,通过不断尝试拓宽“一带一路”相关融资支持渠道,北京银行投资国内首单“一带一路”资产支持证券——“2018中金远东一带一路资产支持证券专项计划”。该计划以服务“一带一路”区域及沿线实体经济为核心,所募集资金用于“一带一路”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及开展沿线国家(地区)业务。

        为抢抓跨境人民币发展的良好机遇,北京银行主要从三方面进行布局。第一,积极借助上海自贸区、深圳前海自贸区及天津自贸区等平台地域优势,探索境外跨境人民币放款的模式,打造“一带一路”项目的跨境人民币资金融通的出海口。我行与香港地区同业紧密合作,为某深圳企业办理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第二,积极探索跟进各地对外开放政策机遇,在上海自贸区推出“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产品”,满足“一带一路”企业全球资金统一归集、统一管理的需求;在深圳地区探索境内人民币资产跨境转出等创新业务模式,助力企业境内外资产流转。第三,对于涉及“一带一路”国家及地区的跨境担保及融资项目,根据形势及市场变化,适时建议客户采用跨境人民币进行结算及融资等,合理规避汇率风险。

        一个提议,百国相应。五年多以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逐步实现了“一带一路”国家间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协万邦、谋发展,在共享发展成果这张宏伟蓝图的指引下,北京银行将紧紧围绕“一带一路”倡议,依靠自身的竞争优势,通过顶层推动、区域联动、创新驱动等多元化措施,勇承历史赋予我辈的使命,以更高质量的金融服务助力“一带一路”建设。文/李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