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道地泡馍

        人大附中高二(17)班 郭丹阳

        来到西安,就想吃一碗地地道道的羊肉泡馍。

        在回民街转了好几个晚上,什么老米家、老孙家、老刘家,招牌是不小,门口熙熙攘攘地挤着外地来的游客。卖相也都不错,羊肉片裹着粉丝,盖着一大碗切碎的白馍,但嚼起来就是少了那么点让人吃着痛快的劲儿。吃碗馍还不得三下五除二,大汗淋漓,末了儿抹把嘴扬长而去?这才像西北汉子的吃法嘛,我想。

        一个当地出租车司机向我们推荐了一家小巷里的泡馍馆子。他还说:“这点馍也是有说法的,我们说‘干泡’,那就几乎不要汤;说要碗‘汤宽’,那就是多些汤的意思。”“这么有讲究?”我听起来饶有兴趣,“那我们去吃的时候怎么没人问我们要哪种呢?”

        “嗨,人家一看你们外地来的就知道不了解这些,所以啊,一般都做成‘口汤’,不稀不稠的,吃完了刚好就剩下碗底一小口汤。怎么着,哈哈,没想到吧?”

        我们按照导航,穿过回民街,喧哗一点点淡去,人越来越少,灯光也不那么红火,这才拐到了出租车司机推荐的这家馆子。周围还有晚上等着最后一批主顾来光顾的水果摊。牌匾明显已经有些年头,一张张桌面被磨得发光,连排的长条凳也有些发黑了。点上一碗“口汤”,先垫点小菜等着。环顾四周,有一家三口一块儿来吃的;有三五好友围坐着边聊边吃的;也有自己一个人抱着一大碗水盆羊肉,啃着馍,就着一小碟花生米吃得津津有味的。正当时,又有两个青年男子进来,跟老板娘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在我们旁边隔过两桌坐下了。一会儿老板娘端来两个碗,两个馍。只见这两个人一边寒暄说笑,一边掰起馍来。先当中一分为二,再顺着纹理掰成四块,然后再一点一点地用指甲和指肚掐成小碎块。对面的那个人还要更仔细,全部掐成黄豆那么大,要是一不留神个头掰大了,还非得要拣出来再掐一回。

        我的泡馍上来了,羊肉香气浸染了一腔。吃上一大口,泡馍浸在汤汁中一点点松软、融化,却好像筋骨犹在,抵抗着唇齿咬合的力道,再配上顺滑的粉丝调剂口感,新腌的糖蒜刺激味蕾,囫囵咽下,却仿佛依然在胃肠延续着刚出锅的热气和醇香。而后定睛一看,才发现,咦,我的这个馍怎么像是刀工切出来的?——怪不得当地人要自己掰!手掰出来松软的馍碎肯定更加入味啊,只能遗憾自己没有提前做好功课了!

        那两个青年人掰馍就掰了好半天,又等着师傅炒了一会儿,这才吃上。可这卖相怎么跟我的完全不同呢?乍一看,西红柿的红,鸡蛋的黄,青菜的绿,木耳的黑,馍的白——五色俱全;隔着两桌,香味也难以抑制地飘来。只见他们嚼一口生蒜,就一口馍。“嘶!”光是看着,就能感觉到爽快!原来如此费心精细地掰馍,正是为了这一刻的酣畅啊!

        临走时问了老板娘,才知道他们的那种泡馍叫“小炒”。未曾想一碗羊肉泡馍竟然有这么多说道和做法。我想的不错,他们是喜欢吃出一身热汗,和好友天南海北地聊着;但我未曾料到的是,他们会如此认真地掰馍,挑选做法,在粗犷下也有一颗精细生活的心。说来说去,不过就是那几片羊肉,那一窝粉丝,和那一碗馍渣。西安人却随着自己的喜好,吃出了文化,更吃出了乐趣。

  • 旅顺之行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初二(7)班 伏峻伟

        旅行不只是为了游览那里的美景,有时是为了凭吊历史,向英雄致敬。本次旅顺之行便是如此。

        旅顺口残存的古迹并不多,在地图上看,只是海岸线上那一条。走进大门,眼前出现的是一排大炮,大炮遍体为黄铜打制,在海岸线上一字排开,面对着大海。这些大炮不是复制品而是真正可以使用的大炮,它们记录了这里所经历的沧桑。

        走到岸边,望着湛蓝的天空与大海连成一线,分不清到底哪里是天哪里是海。

        回头看,那些黄铜所制的大炮还在那里威严地耸立着。似乎还想要为国战斗,还有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感觉。想当年,这里是北洋水师的重要港口,在碧波粼粼的海上,一艘艘巨大的铁甲战船威风凛凛地停泊着,船上士兵在井然有序地操练。十四年过后,这支舰队离开这里,迎击日本,回来时,那威风凛凛的样子已经荡然无存,残破不堪,遍体弹孔。大炮上的凹痕、划痕在诉说着那场战斗的惨烈。

        我远望着海另一端的群山,那里是北洋水师最后的阵地——威海卫。透过海雾,能隐约看到一点点轮廓,仿佛海中仙山一样若隐若现。

        沿着海岸线向前走,又经过了许多饱经沧桑的大炮,最后来到两尊大狮子石雕跟前。不同于其他的石狮子,这两尊狮子上面并没有什么精雕细琢的花纹,但是气魄雄壮,好像在看守着旅顺港。

        离开前我又向着东南方望去,那是那些壮士们离开的方向。来这里旅行,我心潮澎湃,并不是因为欣赏了壮阔的大海,而是因为凭吊了历史,感受到自古以来我们中华儿女不屈不挠的爱国精神!向那些为保家卫国牺牲的壮士们致敬!指导教师  查仕菊  

  • 烟雨四月下徽州

        北京市十三中学高二(1)班  侯天琪

        “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烟雨四月,踏于江南小巷中的青石板上,我们的徽州研学之旅就此开始。

        徽州,仿佛一幅流淌的水墨画。随处可见的美景,是我在北方从未想象到的。

        徽州的山,存在于白色的雾霭之中,雾气萦绕于山间,远处相望,犹如一幅水墨丹青,浓淡相宜地展现于眼前。

        徽州的水,总是依山流淌,最终汇入古村,流淌于村中的水道,清流缓缓,近处相视,俨然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色。

        徽州的城,承载着徽州的人文历史和文化底蕴。南方的青瓦白墙相比于北京的四合院,多了一分秀气与婉约。当我漫步于徽州古村落,踏在青石板上时,触碰着徽韵中那份沉稳与厚重,领略着徽州文化,真切地感受着“徽韵”。“粉壁黛瓦马头墙,肥梁瘦柱内天井”这样的建筑风格在古城徽州中随处可见。高立于房屋边的马头墙、青瓦白墙的二层小楼无不体现着这里别具一格的建筑风格。正如胡适所说“没有徽州人,那里只会是一个村落,这方土地上古宅群落、文明奇葩,如梦如幻,你信步走进一个村落,就会翻动一页历史,随处踩动一块石板,就会触动一个朝代。”独特的人文风景,独特的建筑风格,孕育了独特的徽韵。

        这样醉美的景色,使我流连忘返。生活于现代都市的人们,也时常有着回归从前古朴、简约生活的愿望。即使再忙碌,也应在繁忙的生活间隙,只要抽出三两天时间,走进徽州,感受小巷的情怀,哪怕只是伫立其中,静静观赏徽州的建筑、领略当地的人文,也能使自己的内心归于平静。

        当我站在宏村的拱桥前,看到眼前步履匆匆的人们偶尔停下脚步,拿起相机拍下一两张自己满意的照片后又匆匆离去。越来越多的人们来到徽州,来到这座古城,名义上感受徽韵,却只做了几百年中这座城的一个过客。也许,我们应自己品味独处的惬意与悠然,用心感悟山水与人文的和谐与平静。

        印象中的徽州,是漫着油菜花香的古城;印象中的徽州,是晕染着浓郁墨色的小镇;印象中的徽州,是传承着百年文化与精神。

        当我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穿梭于一条条悠长的徽州小巷,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时,我不再执着于追赶都市快节奏的生活,而是去细细品味徽州的魅力和古韵。投身于这里的秀丽山水,可以让你沉醉于江南美景,可以让你抛下一切烦恼,寻找初心。最美徽州,不负相遇!

        指导教师  王爱红  

  • 最忆是苏州

        北京十一学校初二(18)班  唐希瑾

        至今最忆,苏州水乡里那一条条清澈的小河与一串串清脆的自行车铃声。

        水乡里布满静谧与悠闲的气息。在路上,你不会看见任何一个步履匆匆赶着要去做什么的人,也难听到汽车笛鸣。

        水乡里的路是较窄的,又是青石板铺成,不免凹凸不平,但却最合风景。在苏州,在如此充满诗意的古镇中,平整单调的柏油马路才是最衬不上此等意境的。沿着青石板随处可见的便是潺潺小溪,当我走着、望着这缓缓流动的水,仿佛看见居住在这里的姑娘们端着自家的木盆与衣裳蹲在这条小溪边,一边唠着闲话,一边手里不停地洗衣;又是谁家的调皮小儿拾起一块石头往水里丢,惊得水面起了涟漪。再瞧岸边,好似全镇的孩子全听得见这石头击打水面的声音,纷纷游戏起来,岸边一下热闹了,河面上正驾着小舟预备去赶集的老爷爷直呼:“你们这帮小孩子,可别砸坏了我的船!” 再瞧前边,小河依旧静静地流动着,直延伸到远方的青山。

        “丁零零!”多好听的铃声啊,许久没听到这样清脆的自行车铃声了,闻声望去是一位戴着鸭舌帽的爷爷,正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车筐里载着一盒芡实糕,大概是带给自己的孙子或孙女吧。

        苏州的水乡啊,如梦的苏州水乡,远处的白墙灰瓦搭建而成的小宅上方正飘着袅袅炊烟,让我把对苏州的向往融进这缕炊烟吧,好叫它永远地留下来,散落在这里的每一处,每一角……苏州的水乡是无尽美丽的,无论是那白墙为纸、树比墨竹的特色宅院,或是那条小溪,抑或是那缕缕炊烟,就因为它这清新脱俗的美,让我怀了一些私心,想要把这里的美景带回北京去,好叫我慢慢赏。

  • 燕赵春侠气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一(9)班  陈嘉怡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个地方春天的氛围往往能体现出此地特有的精神与气势。然而骚人墨客们的春多是小家碧玉的江南姑娘,殊不知那燕赵之地的春多侠客气质即使不说更胜一筹,也和那“晓寒轻”的水乡特色旗鼓相当。南方的水是“绿如蓝”,但北方的水却是金色的——用以给太阳上色。那份侠客的豪迈与热血全融入其中了。

        每当鸡鸣还未响起时,群山中的飞鸟走兽、花草树木便都醒了——它们要一睹水的英姿。春天来了,春风轻盈一点,吐出一缕银雾,扶摇直上,将黑暗的天空刺出些许霞色红晕。霎时,光芒忽地喷出,直通河水。它又快速转身,水色小衫旋转起来,带得天地呼呼作响,尽臣服在水的身影之中。水却不因此陶醉,反而只手托出那如同赤盘一般的太阳。望着那耀眼的火球,水也不羡慕,又平静下来,赠与这个世界一个影子,一个新的可能。别看北方的春对世间万物这样温情,在其他方面,它就不会如此饱含热情了。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这独特的地方气质自然也感染了北地的春。君若不信,就来看看此地的山吧。春天时北方的山头戴白冠——那是冬天的积雪赠与它的。山石间云雾弥漫,给那笔直的石壁笼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山体乌黑发亮,和黄嫩的新叶相映。苍鹰飞速掠过,带出石破天惊的民歌古曲,恍惚间好似那千年前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往近了看,穿过一条曲折异常的小路,又别有一番天地。大片大片的山桃花开得正烂漫。是的,不是娇嫩的牡丹芍药,也并非大小姐一般的海棠樱花,只有山桃才能接过腊梅手中的火炬,继续在无人观赏的地方生活下去。也许是“士为知己者死”的豫让的英灵指点了山桃吧,让她们多了一份傲骨,不愿被只懂吃肉喝酒的俗人评头论足,只愿向那些为了结识自己而翻山越岭的人们一展芳容。

        豪气的水,壮丽的山,傲岸的花…… 这就是北地春的侠气;这便是北人侠气的魂。

        指导教师  苏逊  

  • 登泰山

        顺义区南彩第二小学五(3)班  张顺琪

        “登泰山而小天下”。经过一番长途跋涉,我们一家三口终于来到泰山脚下。

        这时,太阳还没有出来,身旁已经车马喧嚣。眼前平整的山石上刻着红色或者黄色的金色大字,究竟念什么我读不出来。抬头看,山高巍峨,悬崖峭壁让人望而却步。山上树木郁郁苍苍,说不清山石点缀着树木还是树木点缀着山石,心中万千感慨不知怎么抒发,我忍不住张大嘴巴向着天空“啊——啊——”释放激荡的情怀。再向上仰望,浓浓的雾气笼罩山巅,好像给整座大山系了一条“白围巾”,平添了几分婀娜。

        开始爬山了。我一边兴冲冲地沿着“之”字形的山路随着人群向上攀登,一边忍不住好奇,环顾着四周之景物。山腰两侧是一层层的岩石,仿佛谁有意码放的一本本参差不齐的大书,一直延伸到石阶的尽头。更让人新奇的是,就在石头的缝隙间竟有苍翠的松树生出。

        我们沿着台阶继续向上爬。突然耳边响起 “哗哗哗”的水声。咦,悬崖峭壁之间哪里来的水声?当我们转过一个山弯,突然眼前一亮:一帘飞瀑挂在面前,原来水声是从这里传出的,让我不禁想起语文课本上学过的叶圣陶先生的《瀑布》:“还没看见瀑布,先听见瀑布的声音,好像叠叠的浪涌上岸滩,又像阵阵的风吹过松林。山路忽然一转,啊!望见了瀑布的全身!这般景象没法比喻,千丈青山衬着一道白银。时来一阵风,把它吹得如烟、如雾、如尘。”阳光照射下来,瀑布的底部呈现出一团团紫色的烟雾,让人忽然间想起大诗人李白的诗:“日照香炉生紫烟……”

        在“哗哗”流水声的伴奏下,我们继续往上爬,水声也渐行渐远。当我们不知不觉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朝阳已经挂在山头。山顶上又开始雾气腾腾了。望一眼高处的美景,我们不无遗憾地原路返回……指导教师  刘杰东  康慧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