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百年前的假照片

        1907年,清政府内的清流派和北洋派之间矛盾加剧,党争上升到白热化的阶段,史称“丁未政潮”。据说,北洋派的袁世凯为了扳倒清流派的政敌四川总督岑春煊,指示别人将岑的照片与康有为、梁启超的照片拼到一起,做了一张假合影,呈给慈禧太后。彼时慈禧太后正对“戊戌变法”一案“漏网”的康梁二人恨之入骨,见岑春煊竟然和康党混在一起,大怒,将岑春煊开缺回乡。这件事在很多文献里都有记载,但一百多年过去了,一直没发现这张造假的合影。因此,历史学者认为,这极可能是一则“野史”。

        岑春煊与康、梁的假合影可能并不存在,但在暗房里利用物理、化学的手段修改照片的技术(也就是今天俗称的“PS”),在当时的中国并不鲜见。本版上这张慈禧太后坐在屏风前的照片,就是一张比较有代表性的假照片。慈禧太后身后屏风上贴着一张横幅,写着“大清国当今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圣母皇太后”,落款“光绪癸丑年”。看起来这似乎是慈禧太后在1903年拍摄的一张坐像。不过,这张照片中摆满了家具,人物坐在那里显得很局促。旁边的摆件用玻璃罩保护着,比慈禧还高,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打翻。

        观察照片左边的宫灯底座,光线明显是从左边以一个很低的角度射进来的,可是慈禧太后下巴的阴影集中在左下方,显然光源位于右上方。如果一个场景有多个从不同方向射来的光线,照在人物或陈设上应是叠加效果,而不是像照片中这样互不干涉的样子。另外,摆在慈禧太后左前方的香几,也有光源错乱的现象。香几右边两条腿,都是只有左边亮,说明光线从左边照来,没有受到来自右上偏中的光源影响。以上疑点都说明:这张照片是PS的,慈禧太后是被强行加进了这个摆满家具陈设的环境中的。

        这张假照片具体是谁做的,已难考证。不过,他们把慈禧太后合成到另一个场景中去,显然是为了让她给这些家具、陈设做“代言”。假照片中,慈禧太后身后是一架巨大的木屏风,四周刻着古雅的夔纹,屏风主体嵌着玉石雕刻的山水图案,下部还有画着松鹤延年图案的瓷板。慈禧座椅两旁各有一张高几,上面摆着仿书形瓷摆件,并用玻璃罩保护起来。两边上方稍远处各有一柄宫灯。座位前摆着的小香几上,还放着一套茶具。笔者推断,主使制作这张假照片的极有可能是个古董商。为了把自己出售的古董和家具,与皇家沾上边,卖个好价钱,他们强行把慈禧太后“拉”进来当代言人。

        不独慈禧太后的照片被PS,当时另外一位政治人物——袁世凯也曾被PS。

        1912年2月14日,袁世凯出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次日,他剪了辫子,但袁世凯剪辫子并没有留下照片记录。为了说明中国从帝制进入共和,日本某媒体1912年3月14日刊载了一张袁世凯穿着西式礼服,打着领结的照片。实际上,这篡改自袁世凯的另一张照片。目前为止,袁世凯存世的照片中,要么穿着军装,要么穿着中式服装,从没有出现过穿西装的照片。

        如果“换件衣服”还无关大雅的话,那么用上“换头术”的照片,就有些过分了。袁世凯的政府组阁后,聘请曾任《泰晤士报》的记者、英属澳大利亚人莫理循为顾问。

        1912年8月31日,英国版的《伦敦新闻画报》头版刊登了袁世凯和莫理循的一张合影:袁世凯一身便服坐在桌前,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莫理循,两人似乎正在讨论政务。这张照片向读者传达出一种信息:作为英国公民的莫理循,对袁世凯代表的中国政府,有着重要的政治影响力。

        实际上,这是一张造假的照片。据莫理循在回忆录中写道:“许多图片新闻刊载有我的画像,最有趣的是伪造我站在袁世凯身旁并以一份文件请其过目的那张画像。这是总统和他的秘书蔡廷幹的快照,不过蔡的头被我的头取而代之了。”        本版图文 徐家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