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治“痒”

        陈思炳

        痒——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这种感觉并不比疼痛好受。《围城》对“痒”有过描述:方鸿渐夜宿一家所谓“欧亚大旅社”时,被蚤虱叮咬而“一处痒,两处痒,满身痒……蒙马脱尔的‘跳蚤市场’和耶路撒冷圣庙的‘世界蚤虱大会’全像在这里举行”, “到后来疲乏不堪……只得学我佛如来舍身喂虎的榜样,尽那些蚤虱去受用”。方鸿渐被蚤虱叮咬之痒的感觉,读来如同身受。

        相声泰斗马三立有一段单口相声,说的是,有人在街上吆喝:“家传秘方,专治皮肤病。”马老的表弟买了两包。这天晚上浑身刺痒睡不着觉,打开锡纸包一瞧是个红纸包,打开红纸包一瞧是个白纸包,再打开又是个白纸包……心里越着急身上越刺痒,这家传秘方到底是嘛玩意儿?打开最后一个包,里面有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俩字——挠挠。

        生理之痒,可以挠挠,暂时解决问题。而心理之痒,则难对付多了。明代有个典史曹鼐,一次抓获了一名绝色女贼。不想那女贼用色相诱惑他,曹鼐心痒难耐生出一计,用纸片写上“曹鼐不可”四字警示自己,过了一会儿,当心痒又袭来,他又将纸片揭掉烧毁再写,不久再烧掉重写,如是者十多次。一夜过去,曹鼐终于忍住没有做傻事,却也折腾得够呛。谁能说他的“心痒”会比方鸿渐的“身痒”轻松呢?

        身痒是由蚊虫的叮咬或病菌的感染或外物刺激而起,心痒却是各种欲望的诱惑和刺激而致。心痒之所以难以对付,就在于这世界时时处处都充满了诱惑,且这诱惑又总是如希腊神话里塞壬女妖的歌声一样摄人魂魄。

        现实生活中,有些图谋不轨的人,专门针对目标者的痒处,投其所好:你喜欢吃喝,山珍海味宴请;你喜爱金钱,不惜巨资相送;你迷恋女色,就拉美女相陪;你偏爱珍宝,就四处搜购献上;你好沽名钓誉,就著书撰文署上你的大名。处处都挠到你的痒处,让你在舒舒服服、不知不觉中成为他的牺牲品。面对诱惑,曹鼐虽做不到心如止水,但却挡住了诱惑。而贪官们却如同被女妖歌声迷住了的水手一样,最终做了俘虏,落得个可悲的下场。

        身痒虽然难受,但如今医学发达,并不难治。近些年,国人流行到温泉洗澡,也有治痒之效。贵州石阡城南松明山下,有一温泉。泉旁巨石上刻着清朝知府罗文思的题词——“洗心”。

        洗身能治皮肤之痒,“洗心”才能治心灵之痒。“洗心”,就是加强自我改造,时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慎微、慎独、慎始、慎终,在思想上筑起一道拒诱防腐和挡住细菌侵蚀的“铜墙铁壁”。若练就了这身功夫,百病就难以攻心。如果防诱功夫修炼得还不够,一旦心痒发作时,不妨也学学曹鼐写些“××不可”的警示条贴于案旁,或者时常学学党纪国法的明文禁令,看看反腐倡廉的警示片子,做到警钟长鸣,也许亦能管用。

  • “舍身求法”的人

        宋志坚

        隋时民俗以为穿红色裤子以利于升官,正好刑部侍郎辛亶穿过一条,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隋文帝认为辛亶心术不正,竟想以巫术图谋官爵,便要赵绰将其斩首。赵绰却说辛亶“法不当死”。对此,“帝怒甚”,这可是抗旨啊,隋文帝对赵绰说,“卿惜辛亶而不自惜也!”而且言出行随,你既为辛亶之命而不惜自己的命,那就成全你吧——当下就下令将赵绰斩了。直到此时,赵绰的回答依然针锋相对:“陛下宁杀臣,不可杀辛亶。”

        赵绰已被剥下衣服,正要开刀行刑之时,隋文帝让人问赵绰,还想抗旨吗?赵绰却回答说:“执法一心,不敢惜死。”没有丝毫退让妥协,可谓宁死不屈。

        事情的结局是戏剧性的。隋文帝“乃释之。明日谢绰,劳勉之,赐物三百段”,他到底还是释放了赵绰,并且向他道歉,还给予赏赐。看来,隋文帝并非真想处死赵绰,但也并非像有些论者说的那样,只想吓唬一下赵绰。“帝怒甚”到底是真的,他或许只是“或时忿恚”,做出错误的决定,事后深思,方才想给自己一个台阶。

        对于此事,我想说的只是这样两点:

        其一,人说有权不能任性,因为有权极易使人任性。晚年的隋文帝也曾因怒而欲以六月杖杀人,赵绰也曾为此“固争”,但隋文帝到底还是将那人杀了。赵绰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此类事“固争”之时,并非没有想过因此被诛杀的可能,他确实是在以命相争,而且始终如一。直到被剥去衣衫,即将行刑之时,也并未奢望会有奇迹出现。

        其二,赵绰拼着老命“固争”, 争的并不是辛亶之命,更不是因为个人私谊,他只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他对隋文帝说得明白,叫做“执法一心,不敢惜死”。他在自己的性命与法律的尊严面前,选择后者。所以,他的拼命固争,其实乃是拼命护法。

        无须讳言,作为法官,赵绰始终法不挟私,法不附权,以至拼命护法,而能全身而退,也与他有缘在隋文帝时为臣有关。应该说,在封建帝王之中,隋文帝算是比较开明的,即使晚年,也没有全然失去理智。但不管怎么说,赵绰这样的法官,仍是可歌可泣的,即使在今天,也依然值得敬仰。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赵绰就是“舍身求法”的人,这样的人就是“中国的脊梁”。

  • 比金钱更昂贵的是名节

        晏建怀

        孔子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为什么?“贤哉,回也!”因为颜回有德行,有操守。而且,他一时如此,一生如此,美誉千年。然而,有些人立志要做个贤人君子,做个有德行有操守的人,却在贫穷的时候不能守志,被“糖衣炮弹”击中软肋,毁坏节操,以至悔恨终生,汉初名士朱建便是如此。

        毫无疑问,朱建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他虽然遭逢乱世,在一群莽汉手下讨生计,却没有近墨者黑,反而显出一种遗世而独立的鹤立鸡群。当年,他任淮南王英布的相国,因未参与英布谋反受到刘邦赏识,被封为平原君。后来,朱建迁家于长安。那里到处是吸人眼睛的轻裘肥马、惹人心动的乌纱皂履,但朱建却“行来苟合,义不取容。”

        朱建的清名,为朝中众臣仰止,吕后男宠、辟阳侯审食其多次欲结交,均被婉拒。不久,朱建母亲去世,他家徒四壁,一筹莫展。审食其投其所好,立即给朱建馈赠百金。这百金无异于雪中送炭,他最终笑纳。而其他平日里想结交朱建的权贵,看到此举纷纷前来送钱送物,朱建共收礼五百金。朱建“受贿葬母”,为母亲办了个“风风光光”的丧事。他的“刻廉刚直”,在金钱和“孝心”的面前坍塌了。孝心尽了,人情不尽,没完没了。

        刘邦去世后,刘盈继位,是为汉惠帝。刘盈虽为皇帝,大权却抓在母亲吕后手中,内心颇有不平。他听说审食其与母后关系暧昧,命人将审食其抓捕入狱,准备问斩。审食其求吕后说情,被拒绝了。求同僚,亦无人出头,因此求救于朱建。朱建欠着“人情债”,不得已为其奔走。得益于朱建,审食其最终无罪释放。

        审食其起死回生,自然庆幸。但朱建就不然了,一个正人君子,要为无耻小人当说客,那感觉比吃下一只苍蝇好不了多少。最让他痛心的是,一心想身洁名高、清廉正直,却因“尽孝”而玷污了节操,留下了骂名。到了汉文帝的时候,因朱建曾与审食其拉拉扯扯,皇帝派官吏去抓捕他,朱建不堪其辱,官吏刚进门,就自杀了。为了百金,朱建丢了名节,还牺牲了性命,让人唏嘘。

        君子与小人不过一线之隔,守住了就是君子,逾越了就是小人,甚至罪人。蔡东藩先生在《前汉演义》中,曾对朱建失节一事感叹道:“百金足以污节,贫穷之累人实甚!”评价虽无不当,但没说到关键处,一个人决心要做一辈子贤人君子,需要战胜的不是贫穷,而是自己的内心。只有内心足够强大,才能真正做到守节志不移。

  • “吹风”

        漫画/何青云

  • 官僚气画像

        南剑

        官的概念,汉语词典解释是“政府机关或军队中经过任命的、一定等级以上的公职人员”。官是为人民服务的职位,本无可厚非,但官一旦长出“僚”气,官就不单纯是官了,多少带些变异。长出“僚”气的官,很多人当公仆只是口语,做老爷才是念想。

        中央部署开展“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集中整治活动,要求挖掘其表现和实质。笔者认为,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若“并蒂之株”,官僚主义不除,形式主义难绝。闲暇之余,遂想试着画画“官僚”的神态像。既是画像,难免有像与不像的区别,不过似像非像,倒可为是,免得对号入座。

        一是官腔官调。短腔长调,哼哈咚锵,这个那个,那个这个,云山雾罩,满嘴套话,就是没有自己的话,没有群众的话,有些甚至“言必称马列”“言必出希腊”,没有出处的话不讲,没有根据的话不念,出口便是“社论语”,绝对正确,站位高,调门高,言之有理,却言之无物、言之无味。

        二是官气官味。有的像猴子戴上“乌纱帽”,一心想着顶戴花翎,眼里不看百姓群众,即使联系群众大多只是做做样子、秀秀身段,群众面前善握手,集会动员擅挥手,敏感事项会插手,矛盾当头拒上手,真真是该上手时不含糊、该脱手时不马虎,手腕艺术运用的传神精妙。

        三是官模官样。职场上的表演艺术家,净、旦、末、丑,什么脸都会扮,什么话都会说。对上对下两副面孔,对上摇尾乞怜、忠心可表、卑躬屈膝;对下嘴热心冷、态度漠然、睥睨不屑。下基层有样子没里子,怕揽事、怕担责,只想脚上踩点泥、留点痕,不想手上揽点活、干点事,尤其是碰上决策难事,层层请示;遇上追责问题,层层诿责,上推下卸,典型的“泥鳅作风”。

        四是官事官威。今天想一招,明天出一手,这个工程、那个规划,好大喜功,贪大求洋,独大专断,私下喜欢称作老大,场上喜好称为老板,台上讲正气,台下讲霸气,职场讲和气,市场讲豪气,各种气汇聚一身,就是少老百姓身上的“烟火气”“泥土气”。中央三令五申下基层、搞调研要轻车简从,但僚官总要讲些场面、讲些派头,层层陪同的“水波效应”,哪一层都不敢少,也少不了。

        在“官本位”的思想体系下,有那么一些人,没当官的想当官,当上官的想升官,久而久之,僚气越长越大。要想彻底整治官僚主义,必须要从淡化官念、戒除僚气入手,让官“走下神坛”“下连当兵”,长此以往,自然能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香汗”少了,“臭汗”多了,也就没有臭架子和臭脾气了。

  • 夸夸群还是大忽悠?

        齐世明

        凡人皆爱听美言,夸夸群应运而生。

        夸夸群,顾名思义,负能量的话一句也不说,赞美的鼓励的话可劲儿地讲。这不是彩虹屁么?彩虹屁,原意是指粉丝花式谄媚自己的偶像“浑身是宝”,连放个屁都能吹捧成是彩虹。夸夸群呢,就是把对偶像的吹捧散播于网上江湖,撒到同学、亲友乃至路人、顾客身上。

        夸赞术、抚慰术,自古有之,如先秦时荀子在其《荣辱》篇有言:“故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战国时期便有《邹忌讽齐王纳谏》,邹忌之妻之妾乃至上门相求之人皆谀言奉承,也让人们认识了最早的“夸夸族”吧。  

        由此,笔者忽然想到目下风靡的大忽悠。

        比如,两个普通的句号如何“升华”?“这两个句号圆润有光泽,就好似两颗珍珠,又好似小姐姐的眼眸,清澈透亮!”再来看看,普通人的书法如何有成?“咦,王羲之跟您比,肯定会自叹不如。”在夸夸群里没有“杠精”,无论你多不堪,都会收到眼花缭乱的赞美……这样的话术哪里是夸,简直忽悠到了误人子弟之境了!

        夸夸群兴起之初是为了疏解个人情绪娱人娱己,但是很快就有人盯上了这个商机,把它变成了一门炙手可热的生意。

        一个夸夸群,社会万花筒,跃然众生相。商家一个“诡”字,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年轻人一个“娱”字,又是一次自欺欺人?

        闻此,笔者不由得长嗟一声!尽管人人爱美言,但无根无梢、虚头巴脑的赞美,真舒坦?花钱听陌生人油嘴滑舌,你感受到的仅仅是莫名其妙,抑或假模假式?

        没有是非,为讨好而谄媚——这应当是夸夸群的“庐山真面”吧?给人空头支票,唯悦人眼耳而已。夸夸群,专持彩练当空舞,总要灰飞烟灭的。良善的人们,夸也夸了,乐也乐了,耽搁了自己“接地气”的事儿,就得不偿失了。

  • 何必“丑得整整齐齐”

        于文岗

        有道是“国人每逢节气变,不吃饺子就吃面”。在中国,不管啥节,都讲究一“吃”字。冬至、除夕必须吃饺子,正月十五、五月初五,必定是元宵和粽子……不管届时想吃不想吃。 

        不仅于此。这种“整齐划一”还有一种“瘾力”。本来,大眼睛、小眼睛、丹凤眼、三角眼各配什么样眉毛?蚕眉、剑眉、一字眉、八字眉各配什么样眼睛?造物主早有“脸谱设计”,都有优化配型,且是长期进化使然。可在这“越瘦越好,越骨感越俏,麻秆儿也要去粗,蚂蚁也想细腰”的狂热造美运动中,弯月眉被视为最大的标致。于是乎,你看看,铺天盖地、一眼望不到边的都是“爆款眉”。原本天然丽质,结果成了“小鬼”“小妖”。

        听过“统一服装就是统一思想”口号吧?当今,工作服不叫工作服而称工装。早不是或不仅是劳保用品了,而跟员工灵魂挂上了钩。不信到一些企业走一圈儿,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全都一色儿的外包装,身着的全是领导喜好的颜色样式。

        “整齐划一”是一些人的天然爱好。为啥?无论做什么,一统一款式形成声势冲击视觉,政绩斐然立马显效。去年,一些地方说要“净化美化城市环境,提升城市品位”,开展了一场“统一颜色,统一尺寸,统一字体,统一字号”的统一店招行动。的确,很有些商家招牌杂乱无序老化破损,既视觉污染也不安全。但店招是商铺的灵魂,千店一面“倒是整整齐齐,也丑得整整齐齐”。

        无论是被动尊重习俗吃饺子粽子、主动追风赶潮整容修眉,还是“统一着装”以及治理店招杂乱破,都不是毫无道理,问题全在过于追求毫无特色的千篇一律。 

        个性是人或事物最独特的品质。无论人还是店铺、企业、城市,没了个性就丢了灵魂。试想,一个灵魂受限、心理压抑,活得唯唯诺诺的个体,怎能迸发创新创造的自觉呢?活出个性未必就能成就伟业,但有发明创造和成就伟业者大凡是活出个性者。美国通用电气总裁威尔奇特别尊重员工异样服装,就因认为员工心情最舒畅时才能生产出最好产品。店招是商铺的灵魂,本就应该异彩纷呈,争奇斗艳。这与写文章、搞创作一个道理,你这风格,他那特色,才是个性体现。撞衫所以尴尬和忌讳,也因它破坏了个性表达。 

        活出个性来就是最大努力最大限度地做自己。所以,朋友因冬至不晒吃饺子“被问责”,我就坚决回应支持:“就是要特立独行,不活得千篇一律!”

  • 核算不是算计

        李景阳

        那天去银行,颇长了点学问。这银行,排队等候一小时以上,一位顾客提意见说,应多开几个窗口。那位很有点经理派头的人说,我们不能不考虑成本核算。

        这可怜巴巴的话,若出自小商小贩,差不多。但由银行管理人员大大方方地说出来,说明什么?一端是成本核算,另一端是服务对象,此中该做怎样的权衡呢?照我的理解,只要企业能维持合理的利润,就得同时兼顾消费者利益,而不能学周扒皮。

        “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被许多企业视为天经地义。但我说,“最大化”还得有个前提,就是不能伤害消费者。市场经济里,不光有个“经济杠杆”,还有个“道德伦理杠杆”。若企业和商家的宗旨里只有赚钱一根弦,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大概因为有了这样的“算计”,商业化的学校午餐才有劣质饭菜,水泥构件里才有了地条钢,床垫里才有了黑心棉。

        以上是原料成本的“节约”,人力成本呢?以此类推,所有的便民服务都可减少窗口,随之而来的就是顾客排长队。超市收款台、火车站检票口、医院挂号处、旅游区收票口等各类服务大厅,都属此例。如此这般,每位消费者的生命都被各样的等候和排长队所蚕食。

        为啥说商家可以核算却不该算计呢?核算,为企业和商家的正常经营行为;算计,却是打消费者的主意。小偷对他人钱袋子的算计是无分对象的,商家算计盯准的却是固定对象,且还是它的“上帝”。

        应该做的是,人家给了你好处,你单从感恩出发,也该放弃针对恩人的算计,这才是商家应有的“社会良心”。要是所有的商家不仅表面看来“慈眉善目”,骨子里也“老实厚道”,那么它的核算就不会变成对“上帝”的算计了,消费者也就不必除了“买买买”额外再练一套“防身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