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20载光阴滋养“一代半”观众

        本报记者 韩轩

        21日晚,当古老的紫禁城沉浸在暮色中,位于中山公园社稷坛东南角的音乐堂里响起音乐声。指挥家谭利华率北京交响乐团,与歌唱家莫华伦、张立萍登台,拉开了中山公园音乐堂“重张二十年”庆典系列的大幕。1999年全新重张的音乐堂,20岁了!

        始建于1942年的中山公园音乐堂是北京最古老的剧场之一,1997年,北京市政府斥巨资重修音乐堂,1999年以专业古典音乐厅的全新定位重张开业。重张至今,音乐堂举办了超过5000场演出,吸引超过500万人次观众,持续多年推出的“打开艺术之门”“盛世音乐文化周”,成为北京演出舞台的重要品牌。

        20年主场

        帮孩子推开艺术之门

        “当年的音乐堂四面透风,有露天的,还有过半露天的时候,20年前全新开张的第一场演出就是我指挥北京交响乐团。”21日下午,谭利华刚刚率团与莫华伦、张立萍两位歌唱家在音乐堂外上演了一场“快闪”,走进后台休息室的他依旧激动。说起20年前的重张演出,他连当时演奏的曲目都记得清清楚楚。

        “北京是首都,太需要一个专业的演出场馆,音乐堂重张时大家都特别兴奋,当时的开幕演出更是轰动一时。”对于音乐堂,谭利华一直怀着深厚的感情。音乐堂成立后,他率领多年的北京交响乐团一直以这里为主场,每年暑期的“打开艺术之门”,他一定会推掉其他一切活动,风雨无阻地在这里帮孩子们推开“艺术之门”。

        算下来,20年来谭利华在这里登台演出312场,他因此被音乐堂授予“荣誉艺术家”称号。谭利华感叹,20年的时间让他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有白头发的人,让他欣慰的是台下的观众中永远有年轻人。“20年的时间,相当于滋养了‘一代半’的观众,我眼看着好多观众从小来看演出,现在他们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了。”

        演出当天,音乐堂大厅里设置了两幅展板,上面展出着音乐堂自落成以来的珍贵照片,不少观众在演出前驻足观看,静静感受着光阴的故事。

        因地制宜

        演出市场需要多元化

        说到音乐演出场所,观众总会想到和中山公园音乐堂仅一街之隔,坐落在长安街南侧的国家大剧院。2007年国家大剧院建成时,就有人问中山公园音乐堂总经理徐坚,会不会担心运营受影响?“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大剧院当成障碍,别人想的这些事儿我还真没有想过。”12年前徐坚这么想,12年后的现在,她更加坚定。

        “文化演出需要多元化,大剧院体量巨大,有四个剧场,这是它的特点,我们只有一个剧场,看着小,但有我们的好处。”徐坚说,大剧院和音乐堂能提供不同的观演体验,“而且我还真得感谢大剧院的建成,它刚建成的时候吸引相当多的观众去参观。当时人们不太知道进剧院是什么感受,正是大剧院的出现,让市民开始有了进剧院的意识,进而关注演出的内容,带动了整个演出行业的文化消费。”

        其实从一开始,音乐堂就很明确音乐堂的定位。它坐落在皇家园林中,每逢春节、元宵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都会推出与节日庆典相关的演出。音乐堂的舞台尺寸和灯光条件等决定这里不适合演整场的大戏,徐坚就和国家京剧院一同策划戏曲名家名段的演出。这种现在司空见惯的演出形式,在当年并不多见。

        “其实每场演出单做一台戏,对我们来说更容易,现成的班子过来演就行了,做名家名段演出还要与艺术家沟通,设计主题、挑选唱段等。”但徐坚从观众的角度想,如果一个从没接触京剧的人想进剧场听一听戏,名家名段荟萃显然比一次只演一部戏更容易接受。

        精耕市场

        剧场要走在观众前面

        经过20年的时间,中山公园音乐堂目前平均上座率达七成,而在每年暑期举办的“打开艺术之门”活动,上座率高达九成。近几年间,音乐堂还开发了很多看似冷门的小众演出,主打欧洲巴洛克古乐、室内乐的“紫禁城·古乐季”已推出8年,主打中国古典的“中国古琴名家雅集”也已有5年历史。

        都说现在看演出的观众越来越多了,观众自然会细分,但徐坚觉得,剧场还是要想在观众前头,“头些年大家都喜欢听热闹的曲子,买票时一看是个名团就掏钱,可过几年观众再选择,一看演出团体发现‘怎么还是这个团啊’,可能就犹豫了。”

        徐坚说,这时候就要靠剧场提供服务信息。“观众可能不是专业的,我们的服务必须专业,我们要跟观众普及:是同一个团演出,他们表演的曲目不一样,不同的曲子有什么特点,交响乐很好听,室内乐也是一种古老的表演形式。”

        与此同时,音乐堂在北京市文旅局等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实行票价补贴,每场演出百元以下票价多达30%,最低票价可低至20元。慢慢的,不同类型的音乐季都做起来了,“音乐堂刚重张那会儿,演一场小众的室内乐,上座率超过50%就不错了,现在所有的演出几乎没有不过50%的。”

        看着音乐堂运营20年的成绩,徐坚依旧在思考,“过去20年是文化消费起步并飞速发展的20年,我们把观众从没有进剧场的习惯培养到爱进剧场,这不是重点。我们还得想着以后,如果观众都有了进剧场的经历,该怎么为观众提供更有水准、更符合口味的演出,这是音乐堂如今正在探索的问题。”

  • 《蜗居》之后,六六再写房子的故事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自十年前的那部《蜗居》后,编剧六六已经很久没有写过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了。十年间,她写过医疗剧《心术》,写过家庭剧《宝贝》,也写过反映都市媒体兴衰的《女不强大天不容》。十年后再次关注房产问题,对六六来说,当年的观众在改变,当下的中国人也在改变,而她需要的是重新审视当下的国人,重新理解人们对房子的观念。

        这次由六六原创的电视剧《卖房子的人》,创作契机来自于这两年热播的日剧《卖房子的女人》。但对六六来说,她从不改编故事,坚持的都是原创剧本,“2017年,耀客传媒拿下了《卖房子的女人》的翻拍版权,希望我来做改编。他告诉我这是日本收视率最高的作品,但因为我是原创作者,所以我拒绝了。”不过,剧方的一席话让她产生了改变,“你十年前写了《蜗居》,十年后,另一部与房子相关的作品摆在了你的面前,你是不是应该展开对社会的第二次观察和思考?”

        六六说,自己被触动了,于是很认真地看了日剧原版。在她看来,日剧的第一季只有十集,体量很小,人物塑造得也相对简单,“人物的前史缺失,故事比较猎奇,具有日本社会的一些鲜明特征,但很难本土化。”其实,在《卖房子的女人》之前,六六还接到过改编《请回答1988》的邀请,但她当时看完原剧后认为,原剧非常经典,自己写是超越不了原剧的,因此拒绝了。

        经过深思熟虑,六六认为自己如果要改编《卖房子的女人》,应该可以比原剧更好看,但她同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故事架构我要重做,人物线要重做,要加入大量本土的原创故事。”剧方同意了这一要求,而六六也开始延续自己过去的工作思路,从前期的蹲点采访开始积累素材。她和团队先后采访了北京、上海、安徽、武汉等地的房产中介,前后耗时超过8个月,共踩点了数十家房产中介门店,从数百位一线从业人员和管理层中挖掘故事。据她介绍,剧中的每一个故事都有鲜活的原型,因此也是完全本土化的中国的“卖房子的人”,而并非照搬原剧的人物和故事线。

        “很多做改编剧的人都会被原创所束缚,在我这儿就不会。我其实不擅长改编,我只知道我要什么,只会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所以创作这部作品和创作其他作品没有任何区别。”在六六看来,日剧《卖房子的女人》在创作中描写房产中介这个职业时更多强调故事性,是以故事的新奇特来吸引观众,“但我看到的是这样一个行业和群体,我想讲的是这群从外地来到上海打拼的人是如何融入这个城市,又如何为这个城市作贡献的。”六六也延续了她过去创作中讲述行业背后的人及社会的理念,“所谓房产中介,连接的不只是一套套房子,而是房子背后每一个家庭的幸福。卖房子的人有欢笑着搬进大房子的,也有面临财产分割、婚姻分割或者是遗产分割流着泪离开房子的。房子与爱情、子女教育等息息相关,小小一个行业,连接了社会各个层面,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多棱角。”

        经过十年,中国人的房产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六六分析道,十年前人们对房子的追求是基于三套房理论,一套自住,一套给孩子,一套养老。“十年过去,中国人的观念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首先房子作为投资产品,边际效益在降低。其次现在很多年轻人的观念在改变,认为租房很划算。”根据她的观察,十年前买房是一个执念,像她写过的《蜗居》里海清饰演的姐姐海萍就是一个对买房有执念的角色,“现在随着改革开放,资产组合方式增多,人们渐渐放下了这种执念。”在她的故事中,以上海一家房产中介门店出发,聚集了包括主角房似锦在内的七位性格特质不同的中介,他们中既有作为销售冠军的主角房似锦,也有业务能力一般的傻白甜店员,而每个店员和他们卖房子的故事,都像一面镜子折射着当前社会的种种生态,六六坦言,写房子的故事有点像“观自在”,“以我为镜,投射出每个人在社会中的影像。”

        据了解,《卖房子的人》近期即将开机,已敲定将由孙俪和罗晋出演。为了让演员们更加贴近剧中角色,在六六的带领下,孙俪和罗晋已专门前往中介公司,提前了解卖房中介的生活。

  • 艺术片《撞死了一只羊》有勇气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敢与《复联4》“硬碰硬”,《撞死了一只羊》可能是最有勇气的艺术片了。4月22日,该片在京举行首映会,导演万玛才旦携主演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与观众交流。该片将于4月26日上映。

        影片故事发生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司机金巴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决意超度此羊;杀手金巴即将找到杀父仇人,准备报仇雪恨。阴差阳错,杀手金巴搭上了司机金巴的卡车。于是,两个叫金巴的男人的命运神秘地联系在了一起,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开始。

        继《皮绳上的魂》后,更登彭措再次与万玛才旦合作,饰演杀手金巴。“这个杀手算是一个善良的杀手,因为他最后内心所有的仇恨和不满,都以一种善爆发出来,都解决了。其实我们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善的种子,只不过日常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愤怒、贪婪,直到静下来时才会爆发心中那颗善的种子。”

        有观众看完该片后认为杀手金巴和司机金巴是同一个人的AB面,对此,万玛才旦回应,影片根据《杀手》和《撞死了一只羊》两篇小说改编,小说本身就较有先锋性和实验性,所以希望强调文本内和文本外的呼应,“‘金巴’这个名字本身有施舍的意思,跟两个人物的走向和最后的改变有关联,所以给了他俩同一个名字。在影像上两人到茶馆坐的都是同一个位置,看到窗外的情景都一模一样。通过这样的铺垫,表现他们二人冥冥之中内在的联系,就好像两人之间有一个对照。”

        女演员索朗旺姆在片中饰演茶馆老板娘,和两个金巴都有对手戏。她在片中的角色性格热情善良,被影迷评价为“藏版金镶玉”。对此,索朗旺姆笑言,其实藏族女孩子有很多种,老板娘只是其中一类。

        当国产片纷纷选择避开《复联4》时,《撞死了一只羊》却偏偏与其在同一个档期竞争。

        万玛才旦坦言,该片宣传公司早在《复联4》定档之前就已经定下档期。另一方面,国内电影观众也在分流,不同观众会有不同的观影需求,“现在全国艺联给了《撞死了一只羊》专线放映,我觉得可能就有一个对应。想看《撞死了一只羊》的观众,能通过艺联找到这部影片;《撞死了一只羊》也能通过这一渠道找到属于它的观众。”

  • “饭圈文化”,蜜糖还是砒霜?

        普曼

        这段时间,凭借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的选秀明星蔡徐坤和B站(弹幕网站哔哩哔哩)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因为一段篮球表演和把一句“只因你太美”唱得像“鸡你太美”,不少B站UP主(上传发布视频的用户)根据上述片段花式再创作出“鬼畜视频”,蔡徐坤工作室因此通过微博公布了针对B站的律师函。B站回应称网站一直重视保护公民的隐私权、名誉权,相信法律自有公断。

        去年《偶像练习生》大火,催生了一个追星的新名词“饭圈”,出现了怀着“老母亲养儿子”心理追星的庞大粉丝群体。偶像的成长之路同时也是粉丝的自我实现过程,他们是粉丝主体性的代言人,满足观看者的自我想象,同时偶像也是他们欲望中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构建了一套严密的组织体系,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他们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但在“出圈”的过程中,对“饭圈”而言是蜜糖的蔡徐坤,在很多“圈外”人士看来,很可能是砒霜。“饭圈”与“圈外”的战火,最早是今年年初在男性用户为主的虎扑论坛引燃的。当时,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将蔡徐坤选为中国首位新春贺岁形象大使,这则消息激怒了活跃在体育论坛虎扑的男性用户。在虎扑“蔡徐坤成为首位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什么水平?”这一问题下,有近80%投票者(超过30000票)选择了“我觉得很垃圾”。虎扑用户的逻辑很简单:你在自己的圈子唱歌跳舞我们管不着,但别来专业的篮球圈混。

        作为粉丝“控评”重镇的微博,不少大V因为害怕粉丝攻击,往往避谈像蔡徐坤这样的流量明星。前段时间演员潘长江参加综艺节目因为说自己不认识蔡徐坤,竟然在微博上被大量粉丝出言侮辱。由于设置了一定的进入门槛,虎扑、B站并不像微博那样可以轻易被“饭圈”攻陷。关于蔡徐坤起诉B站,问答社区“知乎”一位网友的观点可谓一针见血:一个还在微博用虚假流量的人,起诉自己最大最真实的流量来源。

        事实上,从B站的数据看,蔡徐坤只能算作“鬼畜视频界”的新星,相比唐国强、张召忠等“大咖”,相去甚远。对于新传播语境下的恶搞,“丞相”唐国强和“局座”张召忠都采取了一笑了之,甚至积极拥抱的态度,反观蔡徐坤只许粉丝唱赞歌,动辄祭出法律大旗的做法,未免显得小家子气了吧?这不,蔡徐坤发往B站的律师函又成了新的鬼畜视频素材,“饭圈女孩”们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 新华书店新开“百姓阅读空间”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新书排列整齐,灯光柔和温馨,书香氛围浓郁,4月22日新华书店天坛南门“百姓阅读空间”正式开业,天坛地区居民见证了这一美好时刻。

        坐落于天坛南门、占地400余平方米的“百姓阅读空间”,闹中取静,古香古韵的建筑雕塑、大方舒适的阅读桌椅,宛若繁华京城中的一间幽雅惬意的书房。该空间去年12月29日开始试运营以来,前来阅读的居民、游客便络绎不绝。

        为了阅读空间正式开业,新华书店与南门社区共同甄选社科类、文学类、生活类图书,以及适合少年儿童的课外读物等两千余图书品种。阅读空间内不仅展示具有北京文化特色的精美纪念品,还增设了以手酿咖啡、特色饮品为主的“咖啡饮品吧”。此外,借助互联网和云平台技术,阅读空间内设立了“自助收银机”,居民可在系统内自行浏览活动咨询、图书排行、图书名录、卖场导引、扫码支付等智能模块,全面体验智能查询和智能支付。

        阅读共享空间还是社区居民的一方文化体验天地。新华书店与社区将在此陆续开展“图书文化沙龙”“主题讲座”“少儿绘本故事会”等文化体验活动,同时与辖区学校计划共建合作,为师生提供课外实践的阅读教育基地,形成多元参与、全民共享的公共文化空间。

  • “书香通州”福利包送到每个乡镇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4月22日,“书香通州”全民阅读暨大运河阅读计划在京发布。

        今年通州区将依托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的活动平台,以大运河阅读行动计划、阅读进基层、打造通州“阅读榜样”、公务员读书会、阅读联动京津冀、阅读美丽新农村、走进副中心·阅读行通州等多种形式,围绕北京城市副中心文化建设营造浓厚书香氛围。

        据通州区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王立生介绍,今年的活动不仅将实现通州区街道乡镇的全覆盖,阅读美丽新农村活动还将阅读福利送到所有的乡村,阅读福利卡和福利包将送到每一个村庄。此外,大运河阅读行动计划、阅读联动京津冀等活动,也将通州全民阅读的影响力辐射到更多区域。大运河阅读行动计划不仅将邀请更多城市和名家参与,带来更丰富的阅读内容,还将推出大运河阅读地图、大运河主题图书《阅读运河》等,进一步丰富和延续大运河文化的时代内涵。

        2019年“书香通州”全民阅读暨大运河阅读行动计划启动活动将于4月25日在通州区文化馆举办。知名朗诵艺术家陈铎、李慧敏、李元华、吴俊全、赵雍等,将用诵读的形式与读者共同回顾新中国走过的70年辉煌历程。来自大运河沿线城市的代表也将亮相活动现场,用访谈和接力朗诵的形式,展现大运河文化的魅力和大运河阅读的美丽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