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国经济用韧劲和活力回击质疑

        张砥

        成绩和梦想不是等得来、喊得来的,而是拼出来、干出来的。让中国经济的大海更加壮阔,就要保持战略定力。既不能被一时一事的波动所局限,一看到有点起伏波动、有些下行压力,就看不到长期向好的大势;亦不能被暂时喜人的经济数据所遮掩,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任何时候都不能丢。

        中国经济“春报”17日出炉,尽管叠加了春节因素,一季度中国GDP依旧保持了6.4%的增速。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阴晴不定、诸多下行风险并存的时期,中国为徘徊不前的世界经济提供了稳定的支撑,更有力回击了一段时间以来对中国经济韧劲和活力的质疑和唱衰。

        就在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1月报告中的3.5%下调至3.3%,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美国、欧元区、日本、印度四大经济体的增速预期均被下调,而中国的增长预期由6.2%上调至6.3%,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一个被上调经济增速预期的国家。而最新数据证明,中国经济增速不仅超出了IMF的预期,更远高于世界平均增速。

        数据展示成绩,同时也反映信心。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分别增长7.8%和6.7%;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在持续提高,为57.3%,同比提高0.6个百分点;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5.1%……这些带有前瞻性的指标表明,消费者信心和投资者预期均呈良好态势。

        预期的背后是什么?是供需双侧对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实惠的期待,对打破民营企业融资瓶颈的期待,对全面深化改革释放红利的期待。去年四季度以来,“六稳”政策、逆周期调节政策都陆续推出,并且落地生根。今年全国“两会”明确的一系列政策陆续出台,给市场很大的鼓舞。货币政策管总量、守闸门,调结构、提质量,财政政策积极应对下行压力,适度提高赤字容忍率,企业与民众没有任何理由不对经济前景充满信心。

        众所周知,去年下半年以来,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很多人都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表示了担忧。特别是受到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影响,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也遇到了不少突出矛盾和问题,一些领域不确定性有所上升,一些企业经营困难增多,一些领域风险挑战增大。但总体看,这些都是前进中遇到的问题,通过我们及时采取措施,积极成效已经开始显现。事实说明,建立在改革开放40年来的物质积累、精神积淀与体制机制日臻成熟基础上的中国经济,正展现出强大、旺盛的生命力,有韧性更有活力,决不会因为一点风寒感冒就卧床不起。对于外部些许风险扰动,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掌控好。而一季度经济数据为之提供了最新鲜生动的作证,任何优秀经济体的成长轨迹都是在波动中向上的,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大、活力足,有把握筑牢防范经济风险的免疫屏障。

        “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经历了5000多年的艰难困苦,中国依旧在这儿!面向未来,中国将永远在这儿!”犹记去年底,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以大海为喻纵论中国经济,豪迈宣示了中国经济前景光明的信心,彰显了保持中国经济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的底气和定力,传递出中国将始终是世界经济增长稳定动力源的信念。

        经济运行从来都不是百米冲刺,只拼速度,仅看一时。它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既考验身体的耐力,也挑战心理的承受力。让中国经济的大海更加壮阔,就要保持战略定力。既不能被一时一事的波动所局限,一看到有点起伏波动、有些下行压力,就看不到长期向好的大势;亦不能被暂时喜人的经济数据所遮掩,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任何时候都不能丢。特别是面对潜在的风险挑战,我们尤须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以更坚定的信心、更有力的措施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推动中国经济在高质量发展的轨道上迎来更加光明的前景。

        成绩和梦想不是等得来、喊得来的,而是拼出来、干出来的。随着支撑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有利条件不断积累增多,我们一定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路上不断稳中有进、稳中向好,创造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迹。

  • 开会不是形式主义,文山会海才是

        胡宇齐

        中办《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印发月余,各地都在因地制宜地出台落实方案。针对文山会海反弹回潮现象,不少地区精确限制了会议的数量、规格、规模、时长,还有的提出设“无会月”“无会周”“无会日”。

        “文山高耸、会海汹涌”可谓基层顽疾。曾有一段时间,一些地方热衷于“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似乎不开会、不发文便不足以体现重视。曾有一副对联在公务员圈子广为流传,上联“你发文,我发文,大家都发文”,下联“你开会,我开会,大家都开会”,横批是“谁去落实”。所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事务本就纷繁复杂,干部们的时间与精力有限,一旦陷入不必要的会议和文件中,又如何多办实事?时值“基层减负年”,为精简文山会海划出“硬杠杠”,也是一种直接且可操作的手段。

        设置“无会月”“无会周”“无会日”,初衷虽好,但要避免形式化,避免陷于另一种脱离实际的形式主义。作为商议决策、部署工作的重要平台,开会本身并无原罪,只要确有需要、确有内容,该开还得开,倘若为了实现“无会月”“无会周”目标而“一刀切”地取消所有会议,或者刻意将有用的、该开的会提前或延后,结果反而可能影响到工作开展,甚至可能成为新的形式主义。

        对症施策,需要回归到削减“文山会海”的本意。中央要求“层层大幅度精简文件和会议”,根本目的是让各级部门从无效忙碌中解脱出来,减轻无谓负担、提高工作效率。由此观之,“减”当然是其中应有之义,但“减”的对象应当是那些无用、重复、低效的会议文件。对于那些务实、必要者,非但不能“减”,还必须搞得更好。实际上,对于如何开会的老问题,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有了问题就开会,摆到桌面上来讨论,规定它几条,问题就解决了”,并且认为小型会议“时间不长,就地召开,这种形式最好”。会议有必要则开、不必要则不开,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才是真正的实事求是。

        开会发文本身不是形式主义,文山会海才是。该开的会还是要开,关键是应该尽量开短会,开有效率的、解决问题的会。发文件也是如此。打击形式主义关键是务实求真,不必为了减少形式而设置更多新的形式,最终落入“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那一套。作为“关键少数”,领导干部敢于担当、起而立行,把“一级讲给一级听”变成“一级干给一级看”,把“层层抓开会”变成“层层抓落实”,工作氛围自然风清气正,比“无会月”更有示范作用。

  • 警惕“屏阅读”毁了“深阅读”

        郑宇飞

        “世界读书日”将至,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新鲜出炉。数据显示,2018年成年人人均阅读纸质图书4.67本,每天阅读时间为19.81分钟,与去年相比再度减少。与此对比鲜明的是,人均每天“刷屏”时间增加到了84.87分钟。

        “刷屏”时间越来越长背后,是国民阅读内容的娱乐化与碎片化。调查显示,我国网民的时间主要花在了浏览新闻、社交和观看视频上,“深阅读”行为占比偏低。而更令人忧心的一个信息是,未成年人的图书阅读率也有所下降。回顾历史,媒介变化会带来更多可能,但也会深度影响一代人的思维方式。正如电视流行,有人预言人类会变成“沙发土豆”,互联网时代,国民阅读与日俱“浅”,不能不引起高度警惕。

        有人说,科技发展必然伴随方式嬗变,怎么读书不是读?这一说法显然否认了其实易见的差异。无论是就调查数据,还是多数人的感受而言,今天大多数的“屏阅读”依旧是浅层的信息接收,谈不上获得系统化知识、整体性思考,不能与捧起一本经典,与大师先贤对话相提并论。放眼望去,公交地铁里满是“低头族”,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明星八卦,认真读书的“空气”并不浓厚。本就为数不多的阅读时间,又往往被营养价值不大的无效信息所裹挟、被缺乏深度的平庸思想所填塞。于是,多少人似乎无所不知却无一精通,看似很忙实则很盲;多少人忘却了深读静思之美,专注力大受侵蚀。

        这个时代,网与屏无处不在,获取知识的途径多了,进行阅读的条件好了,“深阅读”反而显得难能可贵。“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阅读是人一辈子的事,稍微静下心来,少刷点屏,多读点书,这个时代才会展现出更多沉静美好的精神气质。

  • “分身乏术”

        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心得体会、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各式各样的评比或检查……眼下,在一些地方一拨拨袭来的非教学任务让不少教师身累心更累,以至于有人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

        李嘉/漫画

  • 卡特的中美观察能否点醒特朗普

        崔屹鸣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多位前任的关系都很紧张,却唯独对现年94岁的卡特另眼相看。对“中国正超越我们”深感忧虑的特朗普近日致电卡特,就中美关系虚心求教。40年前见证了中美建交的卡特指出,“我们一直在打仗,而中国没有将一分钱浪费在战争上,这就是他们在各个方面正走在我们前面的原因”。卡特简洁而睿智的回答无疑点出了中美实力快速接近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自身的过度扩张。

        为什么美国在扩张上乐此不疲,以至于最终“误伤”了自己?

        最重要的是,作为全球霸主的美国将自身的国家利益定义为全球性的,而这使美国很难实现战略集中。同时,作为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美国从不避讳采用军事手段维护自身的安全利益。而现代战争的标志性特征之一就是昂贵,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从经济学的视角核算了伊拉克战争的真实成本,结果竟高达3万亿美元。正如卡特说的那样,“如果拿出这3万亿美元用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将拥有高速铁路、不垮塌的桥梁、良好维护的道路,还能剩下2万亿美元。”

        回溯起来,美国从一个实行孤立主义的地区大国走向全球并过度扩张,有一个历史过程。美西战争和海约翰国务卿的两次“门户开放”照会是美国走出美洲的初次尝试,两次世界大战则彻底确立了其全球霸主的地位。冷战以来,美国一度因为越南战争的惨痛教训而对海外干涉心有余悸,这种“越南后遗症”后来上升为一种官方学说——“温伯格-鲍威尔主义”,即只有在国家的核心安全利益受到威胁,并拥有清晰的作战目标、动用压倒性的军事力量快速取得胜利、制定明确的撤出战略的情况下,美国才可以进行海外军事干涉。

        不过美国的审慎并未维持太久,海湾战争让美军重拾信心,开始相信依靠压倒性的技术和火力优势对敌人进行打击是可行的。“9·11”事件和新保守主义的兴起使美国人同仇敌忾,支持政府通过军事行动打击海外的恐怖主义势力,美国大胆地同时进行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美国陷入战争泥潭、“伊斯兰国”在战后伊拉克的兴起、“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死灰复燃都使美国重新思考自身的安全战略,这才有了特朗普不顾一切要撤出叙利亚、阿富汗和也门的政策。

        综上所述,20世纪以来美国频繁的对外干涉既有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也有领导人政策选择的失误。穷兵黩武表面上推动美军不断更新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维持了其世界军事强国的地位,实际上给国内发展造成了沉重负担。特朗普就“中国正超越我们”问计于卡特,可以看出弥漫在美国政治界的那种对于“中国威胁”的恐慌。这种恐慌不仅来自于中美实力的快速接近,也源于两国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迥异而导致的中国意图在美国人眼中的不确定性。

        其实,中国实力快速增长的秘诀恰恰是长期聚焦于国内发展。中美实力愈发接近主要是结构性因素使然,而不是中国刻意以美国为目标赶超的结果。美国当前最优的政策选项不是在各个领域对中国进行围堵和遏制,而是像卡特建议和中国经验所证实的那样,反思自身的国家战略,聚焦国内发展,避免过度扩张。

        (作者系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研究员)

  • 网络不该是违法广告的“后门”

        崔文佳

        以“发现美好”“记录生活”为卖点的分享类APP颇为流行。但近来有媒体发现,所谓的“美好生活”暗藏猫腻。比如,大量烟草营销信息变着花样描述游走其中。这些“情怀软文”动辄把烟草跟爱情、友情挂钩,暗暗美化吸烟行为,提升着消费者对烟草品牌的认同度。

        遭到曝光后,涉事APP第一时间下线了所有提及烟草的笔记软文,认错态度不可谓不积极。然而,众所周知,公开传播烟草广告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广告法》明确规定,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户外发布烟草广告,《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亦有相关条款。在网上大肆传播美化烟草信息,显然不是自行删帖、说句道歉就可以轻松免责的。

        以更大视角看,网络平台的违法广告其实比比皆是,不仅仅是烟草广告,还集中在医疗广告、博彩广告等诸多领域,因为错误引导还造成了很多人财两失的悲剧。对这类违法广告,国家法律其实都划出了红线。然而,相较于对传统媒体严管重罚,高压之下违法广告不敢露头,对大量网络平台的监管可谓十分无力,大给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感。

        客观地说,相较于传统媒体,网络平台上的信息浩如烟海,监管起来确实费时费力。尤其如今很多违法广告早已不是“平铺直叙”,通篇下来可能难见一个“香烟”“赌博”之类关键词。不好管是客观事实,但这不是不作为的理由。必须看到,不管违法广告以何种面目出现,它们最终都会落脚于传播平台。这就意味着,打击违法广告必须要用一把尺子,围绕所有类型平台发力,谁家地界发现,谁家担责埋单。不能一头紧、一头松,导致违法广告统统跑到了网上,不减反增、愈演愈烈。

        说到底,狙击违法广告的关键在于监管部门能否动真碰硬。倘若只管传统媒体这些容易管的平台,对于网络平台等不好管的对象总是“慢半拍”,甚至不曝光就看不见、不出事就不动真格,那么违法广告就不只是转移、更会壮大。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法律效力也不存在网上网下之别。应管尽管,管要严管,才能肃清违法广告的流毒。

  • 不应完全否定“死记硬背”

        范荣

        近日,教育部公布高校招生通知,其中提出“减少单纯死记硬背的知识性考察”,引发了不少讨论。有人点赞力挺,认为此举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有人质疑担忧,认为放弃背诵会让孩子失去扎实的学习基础。

        缩减一些单纯记忆性的知识点考察,意在引导学生把精力更多用于动脑思考、学以致用,教育部门的初衷当然是好的。但必须看到,高考命题减少“单纯死记硬背”的比重,不意味着整个教育体系应该放弃“死记硬背”。将背诵这种基本的学习方法和创造思维对立起来更是大错特错。

        中国人自古讲究“读书须成诵”,诵读经典是孩提启蒙的第一课。这个过程当然难言轻松,最开始肯定也不能全知全懂,大多得靠“死记硬背”。但“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过来人都明白,学习本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背诵既是往肚子里添墨水的基本方法,也是启迪头脑、训练思维的必经之路。在抑扬顿挫之中,孩子的音律语感、写作能力、理解水平渐渐提升。像鲁迅这样的大家,文章处处是典,文辞信手拈来,若非经由“三味书屋”里的大量诵读,怎会达到这般境界?

        “熟读成诵”方能“出口成章”,再进一步看,相当量的背诵和所谓创造性思维不但不矛盾,而且恰恰是后者的基础。发散思维也好,创新能力也罢,终究要建立在一定的知识储备之上。厚积方能薄发,不扎马步却宣扬“无招胜有招”;不懂平仄却强调“功夫在诗外”,无异于没学会爬就要跑。纵观任何学科任何领域,进行创造时都得先进入到这个学科的基本框架中。不单人文社科需要记背,自然学科同样得打好基础。我国著名数学家苏步青在学生时代曾做过一万多道微积分题目,这才有了他日后对微分几何的创新。事实说明,作为中国特色的教育方式,“诵于口,记于心”是一种童子功,背书不等于“死读”,认为“高考少考”就是全盘否定背诵,完全是一种误区。

        教育“减负”是大趋势,但自古学海无涯苦作舟,不下苦功夫是不行的。应该看到,当国内一些人对许多传统教育方法瞧不上眼的时候,英国学生正引进中国的“九九乘法表”,美国教育界也在呼吁“纠正对记背的偏见”。在这个求新求变的社会,也许多下点“笨功夫”反而是最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