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不能等观众,我已经往前走了”

        本报记者 袁云儿

        从电影院到美术馆,从拍小众影片到拍更小众的影片,台湾电影导演蔡明亮似乎一直率性而为。昨天,第九届北影节系列活动之一——“漫步无人之境”蔡明亮大师班在高晓松创办的文创空间“晓岛”举行。不需要主持人,不需要对谈嘉宾,蔡明亮就这样一个人“hold住全场”,讲了足足九十分钟。这几年,他将展示作品的场所放在美术馆,他说,自己不会等待观众,因为他已经往前走了。

        “昨天半夜我一直在想我卖票的事情,有点像老妈妈在街头卖玉兰花的感觉。”大师班一开始,蔡明亮首先讲述了自己此前十多年来走上台湾街头,一张一张兜售电影票的经历。这位名导的作品虽然在国际电影节上屡获大奖,但因为剧情闷、节奏慢,票房一直不好。因此,每当作品上映前,他都会和主创一起开着贴满电影宣传广告的车,走遍全台湾,一张一张卖票。直到卖出一万张,影院才会给他的电影安排两个星期的排片。

        如何看待市场,是每个文艺片导演都会被媒体问到的问题,有的导演表示不在乎,有的导演或委婉或激动地诉苦。蔡明亮的态度则一如既往地耿直:“我通常不太看市场,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总是不停被问。不管怎么样,电影都还是会有人拍。艺术片怎么生存,是观众的问题——观众属性好不好,有没有偏失。有人觉得看电影就是娱乐,看我的作品会睡着,或者看不懂。你也不能说他不对,是整个大环境造就了这样的状态,决定了观众的属性和素质。”蔡明亮称自己还算幸运,他认为艺术片要想办法开拓市场,眼界不要太高,“不要想要那么多钱或者掌声”。他也呼吁大家不要老是谈市场、谈生存,应该多谈谈作品和创作。

        其实,从2013年的《郊游》起,蔡明亮就开始告别电影院,转而将作品的展示放在美术馆。对于这样的选择,有人认为他是在进行电影革新实验;也有人质疑:“不在电影院放映的影像,还能叫电影吗?”

        论坛现场,蔡明亮将自己这几年从电影院转战美术馆的心得娓娓道来。他说,十几年街头卖票的经历不仅严重影响了自己的身体健康,而且效果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本来以为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回头客”,结果每次来的都是一拨新的观众。“有的观众说是我的‘铁粉’,但是越来越看不下去我的作品。”蔡明亮说,曾经有位教授观众给他出主意,让他换演员、在电影里放点好听的音乐,这样才有人看得下去,“每次听到这些建议,我就特别火,觉得这种同情不该有,他们不该这样看事情。要你迎合、姑息、改变——你会要求你的小孩子妥协吗?”

        曾经有位观众质问蔡明亮,为什么不能做回以前那样的作品?他回复:“因为我不能等你。这是我的路,我已经往前走了。前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就像生活一样,一直往前,但你不知道前面是什么。”

        想要改变观众,是蔡明亮投身美术馆的原因。在他看来,年长的观众也许已经很难改变,但他可以从小朋友开始,提供一个耳濡目染的环境。“欧洲的美术馆里不仅有学生、年轻人,也有老人,受众是全面性的。艺术片在欧洲也一样,老中青都喜欢看,没有太多偏失。但整个亚洲都是偏失的,观众缺乏长期的视觉美学训练,看电影只想看剧情或故事。”

        “当放映不是发生在戏院而是在美术馆,会出现很多变化。忽然间,大家看我的电影,不觉得闷了,不觉得长了,也不在乎睡着,变得很自由。”蔡明亮说,观看的方式是很重要的,可以由作者来主导。

        时间也是蔡明亮作品中经常表达的元素和主题。当被观众问及如何处理“时间”时,蔡明亮也顺带回答了为什么一直用李康生为主演这一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为什么一直拍他,跟他的身体有关系,因为我只想拍他,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时间,可以跟时间吵架、挣扎。”在蔡明亮的镜头里,李康生从《青少年哪吒》里那个14岁少年变成了现在的大叔,时间在他的脸上、身上留下了有迹可循的烙印。蔡明亮说,“你会发现,没有任何办法对抗时间,这是生命的自然状态。直到拍到了我才意识到,我是在拍时间。”

  • 汽车“三包”成经销商挡箭牌?

        本报记者 董禹含 赵鹏

        西安奔驰车主维权事件已经有了最终解决方案,奔驰将给车主更换新车,全额退还金融服务费。但在全国范围内,车主们的维权大潮似乎才刚刚开始,这两日,“兰州奔驰女车主坐车上维权”等新闻又引发公众关注。有网友调侃:“车企给车盖装个座椅吧,方便维权”;还有网友表示:“得趁着这波热度赶紧维权,不然过了风头就又没人管了。”

        一直以来,消费者买车都存在退换难、维权无门等问题,这次不过是将汽车销售乱象放在了聚光灯下。令人疑惑的是,落地已逾五年的汽车“三包”规定,似乎很难起到维护消费者权益的作用,对经销商的约束也是形同虚设。面对年度销量超过2800万辆的超大车市规模,我国急需加快完善汽车消费的长效保护机制。

        借口“三包”经销商不退换车

        眼下,消费者对实体店和网购商品“7天退货”的规定耳熟能详,但在购车环节,想退车换车却难于上青天。

        根据2013年10月1日实施的《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即汽车“三包”规定,家用汽车产品“三包”有效期限不低于2年或者行驶里程5万公里。家用汽车产品自销售者开具购车发票之日起60日内或者行驶里程3000公里之内,家用汽车产品出现转向系统失效、制动系统失效、车身开裂或燃油泄漏,消费者选择更换家用汽车产品或退货的,销售者应当负责免费更换或退货。

        另外,在“三包”有效期内,发动机、变速器累计更换2次后,或者发动机、变速器的同一主要零件因其质量问题,累计更换2次后,仍不能正常使用的,消费者选择更换或退货的,销售者应当负责更换或退货。但这一条款成为很多经销商拒绝退换车的“挡箭牌”。

        此次西安奔驰车主的情况,按理说也是符合换车或退车条件的。但涉事4S店却对“三包”规定断章取义,专挑对自己有利的条款,称只能“更换发动机”,成了矛盾的导火索。“国家‘三包’中有利于你的,你就拿来搪塞我,有利于我的,你就说按各店情况而定。”哭诉维权的奔驰女车主质疑。

        结合奔驰车事件及汽车消费领域投诉问题,中消协表示,汽车产品合格交付,是经营者的应尽义务。一些经营者向消费者交付不合格车辆,却以汽车“三包”规定为由拒绝承担退货责任或相应赔偿责任,有违《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

        汽车投诉解决率不升反降

        此前,北京市民靳女士花40余万元购买的进口沃尔沃XC60才开了一年,就在行驶途中突然失去动力,更换发动机后仍然频繁出现前窜的情况。靳女士打算退车,不仅遭到拒绝,最终在法院败诉,只能继续维修车辆而无法退换。

        北京观道律师事务所主任朱金元律师认为,现在《产品质量法》、汽车“三包”等规定存在的一大问题,就是退换标准过高,且形容词式的描述不少,例如“严重”“无法正常操控”等,这使得“三包”规定存在不明确、不具体、实操性差、漏洞多等问题。“消费者在维权时,往往会遇到诸多障碍。”

        朱金元认为,发动机、变速器累计更换2次后,消费者才可选择更换或退货,标准显然有些偏高。“发动机或变速器这种严重影响车辆和人身安全的设备如果更换一次仍无法解决原有严重问题的,就应该可以退换汽车了。”朱金元说。

        此外,“三包”规定只明确,责令未按规定承担“三包”责任的经销商改正,并依法向社会公布,这也很难对经销商形成有效的监管。而面对4S店的强势,车主维权总是一路艰辛,很多车主不愿耗费时间和金钱,只能默默作罢。

        中消协方面披露,2016年至2018年,汽车产品(含零部件)的投诉从每年1.5万件,上升至每年1.9万件左右,投诉解决率却从78.84%降至67.8%。从投诉涉及品牌来看,比亚迪位居第一位,第二位到第十位分别为奔驰、宝马、别克、奥迪、一汽大众、长安福特、东风日产、上汽大众和东风本田。

        “三包”规定待修改完善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经营者提供的机动车、计算机、电视机等耐用商品或者装饰装修等服务,消费者自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之日起六个月内发现瑕疵,发生争议的,由经营者承担有关瑕疵的举证责任。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不符合质量要求的,消费者可以依照国家规定、当事人约定退货,或者要求经营者履行更换、修理等义务。没有国家规定和当事人约定的,消费者可以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七日后符合法定解除合同条件的,消费者可以及时退货,不符合法定解除合同条件的,可以要求经营者履行更换、修理等义务。

        但在执行层面,汽车消费维权纠纷基本参照汽车“三包”规定。今年3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正式将动力蓄电池、行驶驱动电机及其主要零件反复发生的质量问题纳入退换车条款,还提出要推动建立家用汽车产品“三包”责任争议第三方处理机制。

        不过,消费者最关心的退换车标准基本没有降低。对此,中消协呼吁,立法机关应进一步修改、完善《产品质量法》和汽车“三包”等规定,提升产品质量担保立法层级,明确违法追究责任到人,防止经营者逃避自身应尽义务和责任,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中消协还表示,将探索建立汽车消费专业委员会,借助专家、律师力量,提升汽车投诉处理效率;探索建立汽车消费领域信用公示机制,强化企业信用约束。

  • 篮球小将“预热”世界杯

        本报讯(记者 王洋)昨天,中国小篮球联赛暨“书画篮球世界杯”活动启动仪式在史家小学举行。中国篮协主席姚明亲临现场,向这两项为篮球世界杯预热的活动送上祝福。

        小篮球联赛是中国篮协于2017年开展的小篮球发展计划的重要内容。小篮球运动根据少年儿童生理、心理特点,使用小型篮球、球场、球筐和球架,并专门制定符合12岁以下青少年特点的篮球比赛规则。目前,小篮球运动已在全国范围内蓬勃发展,去年的小篮球联赛吸引了15365支球队的10万余名小球员参赛。

        同时启动的“书画篮球世界杯”活动,由篮球世界杯组委会发起,以“书画中国,篮球世界”为主题,在4月18日至7月31日期间,征集全国6岁至12岁青少年为世界杯书写祝福,描绘愿景。“书画篮球世界杯”旨在传播篮球文化、弘扬篮球精神、提升篮球世界杯影响力。

        姚明在活动现场观摩了一场小篮球比赛,并欣赏了史家小学的学生们创作的以篮球为主题的画作。姚明说:“小篮球比赛过程很激烈,作为旁观者的大人们也随着孩子们的每一次跳跃和投篮而激情澎湃。这些孩子是中国篮球的未来。”谈及孩子们为篮球世界杯创作的画作,姚明表示,孩子们的心灵是纯洁的,他们创作的画作充满艺术表现力,希望篮球世界杯的比赛也能和这些画作一样,为球迷带来享受。

        本报记者 饶强摄  

  • 欧冠赛场掀起“进球狂潮”

        本报讯(记者 赵晓松)北京时间昨天凌晨,本赛季欧冠联赛1/4决赛次回合展开最后两场争夺,两场比赛共打进12球,可谓精彩绝伦。曼城队尽管在主场的“英超内战”中4比3击败托特纳姆热刺队,但在双方总比分4比4战平的情况下,因客场进球少而遭淘汰。另一支英超球队利物浦队客场4比1大胜葡超波尔图队,以6比1的总比分晋级四强。至此,欧冠四强全部产生。半决赛中,利物浦队将对阵巴塞罗那队,阿贾克斯队对阵托特纳姆热刺队。

        曼城与热刺首回合交锋,热刺主场1比0小胜。昨天凌晨的比赛堪称一场“进球大战”,双方在前21分钟就打入5球,曼城取得3比2领先。下半场,阿圭罗的进球帮助曼城4比2领先,占据晋级主动。第73分钟,洛伦特为热刺扳回一球。补时阶段,斯特林接阿圭罗妙传后破门得分,就在曼城将士和球迷疯狂庆祝时,主裁判通过VAR的帮助,判定阿圭罗接队友传球时越位在先,因此斯特林的进球无效。最终,尽管热刺3比4告负,但凭借客场进球多晋级。

        “我支持VAR,但从某个角度看,洛伦特的进球是手球,也许从裁判的角度来看并不是。”曼城主帅瓜迪奥拉赛后耿耿于怀,但他承认,最后时刻阿圭罗在助攻斯特林破门前确实越位了,“这很残酷,因为我们离半决赛是如此之近。”

        这是热刺时隔57年后再次闯入欧冠四强。主帅波切蒂诺赛后表示为队员们的表现感到自豪,这位阿根廷教头坦言,曾被斯特林最后时刻的进球“吓了一跳”,“刹那间,我想到了很多,同时感到非常失落,但裁判改变了判罚,这就是我们热爱足球的原因!”

        韩国球星孙兴慜在两回合比赛中打进3球,堪称热刺晋级的功臣。不过,由于在比赛中得到黄牌,他将因黄牌累积到一定数量而无缘半决赛首回合热刺与阿贾克斯的比赛。

        另一场比赛,首回合主场2比0获胜的利物浦凭借马内、萨拉赫、菲尔米诺与范戴克的进球,客场4比1大胜波尔图,轻松晋级四强。

        1/4决赛的完美表现让利物浦上下对半决赛充满信心,主帅克洛普表示,本赛季球队踢得足够出色,也更有经验,接下来要迎接新的挑战,“这是我执教生涯中,首次在正式比赛中对阵巴萨,我很期待。”

        利物浦与巴萨的较量,也被外界看作梅西与范戴克的“矛盾之争”。技术统计显示,本赛季梅西在欧冠与西甲赛场完成了139次过人,而作为利物浦的后防中坚,范戴克至今在欧冠和英超赛场还从未被对手突破过。不过,范戴克表现得很低调,他说:“足球从来不是一对一的较量,比赛中我也不会一个人面对对方前锋,从来都是大家一起协作。”

  • 京剧传播打破次元壁才有希望

        牛春梅

        五年时间,接连上演三部话剧,这样的京剧团是不是有点儿奇葩?北京风雷京剧团就是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京剧团,“梨园三部曲”的完结篇《角儿》近日首演。坐在剧场看着台上的人把唱念做打讲成故事,虽不是完美的话剧作品,但能看出这“不务正业”的背后,有着一份京剧人为京剧传播、传承助力的良苦用心。

        京剧在如今往往被盖上老年艺术的印记,与年轻观众相去甚远,于是乎许多创作者都希望剧场里能少些“白头发”,多些“黑头发”。为此,他们也做了一些努力,故事更精炼,语言更现代,妆发更精致,甚至干脆把高科技的LED搬上台,但总是收效甚微。

        京剧与大部分年轻人之间似乎隔着一堵无法逾越的次元壁。这大概是因为京剧是一个欣赏门槛相对较高的艺术门类,你得对其有所了解,才能去欣赏它的好,这就将大部分新观众堵在了门外。毕竟如果是出于娱乐目的,看电视剧、听演唱会,甚至去看小剧场话剧都要简单、痛快得多。所以,无论京剧人在圈内怎么改革和努力,圈外人还是圈外人。

        但风雷京剧团的“梨园三部曲”独辟蹊径,跳出京剧舞台,以观演门槛稍低的话剧形式来为京剧拉观众。三部话剧都以京剧人为主角,讲述他们生活中、舞台上下的苦辣酸甜,贯穿以京剧文化、知识。编剧、导演兼主演的风雷京剧团团长松岩,宛若一个导游,用生动有趣又不乏诙谐幽默的语言,带领观众走进戏曲大观园。他告诉你京剧背后的门道,让你进入戏曲人的世界,了解并理解他们的努力和坚守。其中,既能看到京剧在化妆、服饰、道具上的讲究,也能了解到幕后京剧演员的成才不易、成角儿更难的秘辛。

        学戏几十年的松岩可以说把自己看到的、经历的、能够搬上舞台的京剧故事都搬到了舞台上。对“京剧小白”们来说,这样的戏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揭秘的性质,能够激发对京剧更深了解的欲望。或者说,看着台上那些人为了自己的玩意儿那么执着,不了解的观众也会想去看看京剧到底为什么引得这些人如痴如醉。而看过这三部曲再走进剧场看京剧,多少会了解一些门道,能够更好地理解和欣赏这门艺术。据说,三部曲的第一部《网子》刚开始还是以老年观众为主,到后来就都是年轻观众了,很多人也正是因为这部剧而第一次走进剧场去看京剧。

        松岩的这种实践或许应该有更多的京剧人参与进来,好好研究一下。不必依样画葫芦去做话剧,而是能在观众和京剧之间搭一个阶梯,让京剧没那么高冷和难懂。可惜的是,现在关注到这一点的京剧人还不多,更多的还是在自说自话,想当然地以自己的方式去吸引年轻观众。

  • 科创板受理企业名单首现CDR

        本报讯(记者 孙杰)门庭若市的科创板,开门迎客一个月,越来越多的企业正跃跃欲试。截至4月17日,已有81家拟科创板上市企业获上交所受理并披露。最新一家是九号机器人有限公司(简称“九号智能”),这家企业也是首家计划以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方式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预计融资20.77亿元。

        九号智能成立于2014年12月,公司注册地址在开曼群岛,但主要生产经营地为北京市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主要产品是智能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服务机器人等。九号智能与小米关系密切,从股权结构看,小米旗下两大投资机构顺为和People Better都是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各持有10.91%的A类股股份,对应表决权比例分别为5.08%。过去3年,九号智能净利连续为负,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分别亏损1.58亿元、6.27亿元和17.99亿元。根据招股书,公司选择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的上市标准。

  • 福田组建商用车变速箱合资公司

        本报讯(记者 董禹含)昨天,采埃孚与福田合资工厂在浙江嘉兴正式投产下线。据悉,采埃孚和福田汽车组建了两家自动变速箱合资公司生产商用车变速箱,达产后产量将达到55万套。

        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中国公路货运量将持续增长,市场总体容量将稳定在320万辆至330万辆,重型商用车将稳定在90万辆左右。伴随着物流行业的快速发展、法规标准逐渐严格,中国商用车市场需求快速升级,低端比重快速下降,中高端比重快速上升,预计2020年后中端产品将成为市场主流,高端需求也将在2025年后进入快速成长期。

        据悉,采埃孚和福田汽车组建了两家自动变速箱合资公司。其中,一家合资企业为重型商用车提供变速箱,采埃孚股比占到51%,在中国生产并销售传胜商用车自动变速箱系统;另一家合资公司主要面向中国轻型商用车市场提供变速箱,采埃孚持有40%的股份。两家合资公司产品将完全覆盖轻型、中型和重型商用车市场需求。

  • 阿贾克斯青训专家京城育新苗

        本报讯(记者 赵晓松)在日前结束的本赛季欧冠联赛1/4决赛中,荷甲阿贾克斯队淘汰意甲豪门尤文图斯队闯进四强,阿贾克斯青训体系培养出的多名才俊为球队晋级立下汗马功劳。据了解,德容、德里赫特等球员都是由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现任青训总监拉德鲁挑选和培养出的。

        加盟国安前,拉德鲁在阿贾克斯俱乐部担任首席球探、U13至U16年龄段总教练。他表示,德里赫特、德容和布林德等主力球员都是由他负责的球探团队发掘并签约的,“德容16岁时被我们带去了阿贾克斯,德里赫特9岁起一直在阿贾克斯接受培养。”此外,拉德鲁还发现和培养过斯内德和范德法特等多名荷兰球星。

        去年加盟国安后,拉德鲁用自己独到的青训理念挑选小球员,他选材时特别注重球员的性格,“性格是第一位的,然后是身体素质,再往后才是技战术能力。”据了解,国安俱乐部目前正在打造自己的青训和球探体系,尽可能挖掘更多人才。以2007年、2008年和2009年这个年龄段为例,本市的好苗子基本都已经进入国安俱乐部的视野。此外,国安还聘请了青少年运动训练专家米歇尔,对选中的苗子进行更具针对性的辅导。

  • 中国六球手出战斯诺克世锦赛

        本报讯(记者 王洋)北京时间昨天,2019世界斯诺克锦标赛资格赛落幕。周跃龙、田鹏飞、赵心童、罗弘昊和李行战胜各自对手,拿到世锦赛正赛入场券。加上靠世界排名自动入围正赛的丁俊晖,中国将有6名球手出战世锦赛。

        在资格赛最后一轮比赛中,赵心童发挥出色,以10比4战胜本赛季印度公开赛冠军塞尔特晋级。本赛季,赵心童发挥出色,去年他在中锦赛上首次打进排名赛四强,今年又在威尔士公开赛上打进8强。去年业余世锦赛冠军罗弘昊在资格赛最后一轮以10比8惊险击败福特,首次晋级世锦赛正赛。这位年仅19岁的“希望之星”在比赛中展现出过人的进攻天赋,连续打出单杆“50+”。田鹏飞与马修·史蒂文斯的比赛可谓一波三折。田鹏飞一度以9比3领先,但史蒂文斯连追5局后,胜负悬念再起。田鹏飞关键时刻不手软,最终以10比8胜出,首次晋级世锦赛正赛。

        本届世锦赛将于当地时间4月20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克鲁斯堡剧场开杆。本月初的中国公开赛结束后,世界排名前16的球手作为种子选手自动入围世锦赛正赛,其中包括排名第10的丁俊晖。从资格赛中脱颖而出的16名球手将通过抽签与种子球手进行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