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荒地多年没绿化

规划公园里渣土山连绵起伏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4月19日        版次: 07     作者:

    规划中的大学城公园地块里渣土山连绵起伏。

    丁杰摄  

    ▶次渠卫生服务中心附近的荒地里堆放垃圾。

    王青摄  

    开春以来,本报接到多位读者的来信,反映有些荒地堆积渣土,苫盖不严;有些荒地黄土裸露,杂草丛生。春季风干物燥,这些荒地尘土飞扬,影响周边空气质量。

    良乡大学城北部

    规划公园竟成渣土场

    近日,家住房山区世茂维拉小区的徐先生向本报反映,2015年以来,小区西边和南边就是一大片荒地,而规划中的大学城公园一直没有建设,渣土堆积,严重影响周边环境。

    记者于4月16日来到世茂维拉小区,发现西侧居民楼前有一片规模很大的渣土堆,同居民楼仅有一条小路、一排围挡之隔,近在咫尺。渣土堆自北向南蜿蜒起伏,高的地方有两三层楼高。

    记者爬上渣土山看到,在由世茂维拉小区、高教园一号路、吴店河和小河路圈成的近十万平方米范围内堆满了渣土。渣土山四周的绿色防尘网维护得比较严实,但中部大片的渣土裸露在外,一起风,暴土扬尘。渣土山东边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深坑,枯黄的野草中散落着大堆建筑垃圾,残垣断壁、砖头瓦块,很是扎眼。

    由于渣土山距离居民楼仅有十几米远,站在土堆边缘可以清晰地看到居民家的窗玻璃上糊着一层尘土。即使是艳阳高照的春日正午,住户家的窗户依旧紧闭,没有一家开窗通风。而且小区西侧长三四百米的铁皮围挡被风吹得噼里啪啦响个没完,砂砾砸在围挡上沙沙作响,严重影响到居民休息。

    家住高教园区北部回迁区的王女士说,她家住在渣土山百米之外,中间隔着一条小河,依然不能幸免,河对岸的风沙抱着团飞扬过来。

    令人惊讶的是,这座渣土山南侧还有一片十多万平方米的荒地。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西墙、文昌西路、学园北街和高教园一号路围成的区域里遍布着一堆堆三四米高的渣土。从高处望去,仿佛置身于黄土高原一般。其间还散落着碎砖乱瓦、水泥块,以及塑料袋、废纸板等生活垃圾。整片荒地没有采取任何防尘措施。几棵碗口粗细的白杨树船桅般孤零零地戳在土堆中间,新绿的嫩叶上落了一层灰尘。

    而后徐先生又带记者来到文昌西路南侧的一处公园,找到一块公园规划图。从图上可以看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西侧这片荒地应该是大学城公园用地,也是房山新城滨水森林公园最北端的一部分。徐先生说,南部的公园大约在2016年就修好了,而大学城公园却一直没有动静,渣土堆积如山。既然规划为公园,希望有关部门早些将渣土清除,修建公园,还绿于民。

    附近居民还反映,在这两大片荒地间的一条小河边,有一条十米来宽的绿色廊道,今年三月建成并对外开放。但是一到大风天就尘土飞扬,而且走廊一侧装有一排路灯,至今没有亮过。

    豆各庄乡于家围北队旧址

    绿隔腾退两年土地却闲置

    朝阳区王女士向本报反映,他们以前住在豆各庄乡于家围北队,几年前搬迁到绿丰家园。开春了他们想回去看看村庄的变化,结果那里还是一片被绿色网布苫盖的空地,只能扫兴而归。

    4月6日记者来到朝阳区豆各庄乡于家围北队的旧址,这里位于双桥路与王四营北路交叉口的西南角。地块形状不太规则,大约二三十万平方米。

    在这片地方记者看到,整块土地只有西半部分零散分布着20多棵杨树和泡桐,其余都是光秃秃的土地,空无一物。地面上苫盖的网格布有的地方已经被风吹开,仅在西半部分被风刮开的地方就有20多处,裸露面积大的达到一两百平方米。

    据村民回忆,村庄于2009年开始拆迁,到2017年已经全部拆迁完毕。当时拆迁的理由就是绿隔腾退,可是两年来这里却一直闲置,一刮风就会造成扬尘。有人说这块地要用作绿化,也有传言要建成影视城。村民们希望管理部门按照规划对这片土地进行绿化,不要再这么荒废下去了。

    次渠卫生服务中心东北侧

    拆迁六七年仍然是荒地

    最近家住通州区次渠的周先生向本报反映,在他们家小区附近有一片空地,已经闲置多年。而且现在这片土地已经成了污染源,每到刮风天都会扬尘。居民们说哪怕是简单绿化一下也比这样闲置好。

    4月3日记者来到现场。在次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东北侧找到了这片闲置的土地。记者从这片地东南角一处豁口进入,只见整片土地面积大约十五六万平方米,除去次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占用的一部分,其余都是荒地。这里大部分都被绿色网布苫盖,围挡内的南部和东部部分地方还有干枯野草。即使苫盖的地方,有的护网破损,有的被风刮开,只要一刮风就会出现扬尘。

    在次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北门外西侧,一片垃圾混着杂草占据了一大片土地,旁边还有一片四五十平方米的菜园,用干树枝和木板等杂物圈了起来。菜园西侧堆放着一堆纸箱和床板等杂物,两个液化气罐露天放置,旁边停放着一辆小型货车,似乎有人在此收废品。而在卫生服务中心北门外向北十余米远,还有一片大菜园。

    据在附近居住的周先生介绍,这片空地东半部分靠路边,以前是超市等三四层的楼房。大约六七年前这些房屋大部分被拆除,这片地方就一直闲置到现在。如果近期没有使用安排,责任单位至少应该栽种些绿植,不要让荒地扬尘污染环境。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王青 丁杰

    记者手记

    荒地为何难变绿地

    这么大片大片的荒地,还要等多久才能变绿地?

    记者咨询了园林绿化以及规划和自然资源等部门的专业人士。荒地绿化首先是要明确该地块的规划性质。如果是规划绿地,土地使用权人当然有义务进行绿化。市民发现这样的荒地,可以向园林绿化部门举报,督促土地使用权人实施绿化。

    但如果不是绿化用地呢?《北京市绿化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经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确定为闲置土地的,土地使用权人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临时绿化,所需费用由土地使用权人承担。

    何为“闲置土地”?荒废了两三年,还是五六年?相关人士表示,实际操作中如何界定荒地有一定困难。而且一旦种上树,再启用建设时,如果砍树又需要办理审批手续。为了减少“麻烦”,土地使用权人往往就用围挡一围、网布一盖了事。

    对此,绿化部门解释,临时绿化不一定要种树,可以是种草或者其他地被植物。土地使用权人不实施临时绿化,部分原因是逃避承担绿化和维护的成本。

    《北京市绿化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土地使用权人未按照规定对闲置土地进行临时绿化的,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

    记者还注意到,2018年11月,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关于积极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的意见》。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强调,全国各省市要充分利用城市周边闲置土地、荒山荒坡、污染土地,通过见缝播绿、拆墙透绿、立体绿化等,成片建设城市森林和永久性公共绿地,着力提高城市特别是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努力打造林水相依、林路相依、林居相依的城市复合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