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520公里长城串起2873处资源点

        本报记者 刘冕

        以燕山太行山为基地,以潮白河、永定河、温榆河和泃河为脉络,以长城墙体为主线,呈带状展开的万里长城北京段的“形”首次明确了——总面积达到4929.29平方公里,分为核心区与辐射区。其空间布局被确定为“一线五片多点”。长城沿线664处/片保护性资源分布了2873处资源点。

        这些都被写入了新公布的《北京市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规划(2018年至2035年)》中(下称“规划”)。预计2035年,本市将实现长城本体和载体全线无险情,通过抢险、日常维护,建立遗产预防性保护机制,能够向世人展现北京长城遗存真实完整面貌,并有较好的延续性,初步实现北京长城沿线整体统筹,分段管理。

        约三成市域面积

        为长城文化带

        市文物局介绍,《北京市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规划(2018年至2035年)》是《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长城文化带”专项规划,是北京市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重要成果。“规划”主要内容包括总则、资源构成、价值与现状、规划定位、原则与目标、规模与空间布局、保护长城遗产、修复长城生态、传承长城文化、增进民生福祉、保障措施与协同机制等部分。

        随着“规划”发布,长城不再只论长度,更是有了空间的范畴——北京长城文化带贯穿北京北部生态涵养区,约占北京市域面积的30%。文化带总面积达到4929.29平方公里,细分为核心区与辐射区。其中,核心区为长城的保护范围和一类建设控制地带,面积为2228.02平方公里;辐射区为除核心区外的其他区域,面积为2701.27平方公里。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介绍,长城始终面临自然和人为侵蚀,不断残损、消失,并形成今天以遗址为主的面貌。根据长城资源调查认定和评估,“保存现状较好”的长城人工墙体约占总数的12.3%,“保存现状一般”的约占18.1%,“保存现状较差”的约占18.4%,“保存现状差”的约占27.1%,“已消失”的约占24.1%。北京长城在中国有长城分布的1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中保存程度最为完好,但保存状态也不容乐观。保存程度好、较好和一般的各类型遗存约占总量的33%。

        明星段长城“冠名”

        5个核心组团片区

        有了空间概念的长城,到底是什么形状的?“规划”描述:北京市长城文化带的空间布局确定为“一线五片多点”,是对北京北部山区空间布局的优化。“一线”,即长城线,是北京长城墙体连续形成的遗存线,是保护工作实施的主要对象。经核准,北京长城全长520.77公里,分布在平谷、密云、怀柔、延庆、昌平和门头沟6个区。

        “五片”,即5个核心组团片区,作为疏解长城开放景区游客压力的集中展示区,从西往东分别是沿河城组团、居庸路组团、黄花路组团、古北口路组团和马兰路组团。每一片几乎都是被明星段长城“冠名”的。比如古北口路组团有古北口主景区、金山岭景区和司马台景区;黄花路组团则是慕田峪主景区,搭配九眼楼景区和箭扣景区、响水湖景区等;居庸路组团,八达岭和居庸关俩主景区是绝对主角,还有上关景区、南口景区等;马兰路组团,主要有红石门主景区、将军关景区和黄松峪景区等。

        “多点”即长城沿线卫城、所城等指挥中枢及关口、城堡、堡寨延续至今的村镇,是长城相关文化传承、发展的主要载体。

        市文物局表示,按照“一线五片多点”的整体空间结构划分,是为了改变发展模式单一、资源整合不力,经济效益至上、建设投资盲目的现状,有助于构建首都北部长城文化带的整体新格局。

        长城文化带

        分布2873处资源点

        一条长城,饱含的是中华情,蕴含的是丰富的文化和生态资源。“规划”按照资源与长城价值的关联程度,对664处/片保护性资源的2873处资源点进行价值主题分类,共分为长城遗产、相关文化和生态资源3类。其中相关文化又分为军防村镇文化、寺观庙宇文化、抗战红色文化、交通驿道文化、陵寝墓葬文化和历史文化景观。

        根据一张《北京市长城文化带价值阐释体系图》,各类主题交错分布,并非简单割裂。举几个例子:真保镇马水口路长城包含砖瓦窑等长城相关遗产、燕家台村民居等聚落遗产、通仙观碑刻等宗教遗产;昌镇横岭路明长城和马刨泉北齐长城包含长峪村等聚落遗产、西山惨案纪念碑等红色文化遗产和白羊沟风景名胜区等自然遗产。

        市文物局明确,长城文化带的一切工作必须以文化与自然资源的保护为重要前提,以长城遗产价值阐释展示体系为抓手,以资金、人才、技术和设施的科学合理配置为手段,以长城遗产、相关文化和生态资源的系统整合为切入点,以管理与运行的长效机制为保障,带动北京北部山区社会、文化、经济活力的整体提升。

  • 10项长城“救命”工程年内启动

        本报讯(记者 刘冕)今年,本市将启动10项长城“救命”工程。3年内,2772米的长城也将完成修缮。昨日,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说:“修长城要坚持最小干预,相当于‘素颜法’,最大限度地保存长城古意。”

        去年,市文物局将各区长城险情排查结果统一汇总,按长城病情严重程度排序,列出修缮清单。“在组织专家现场考察后,最终确定了今年的10处修缮点。”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于平说,这都是要看“急诊”的,再不修有可能面临坍塌的危险。

        10处修缮点分别位于延庆、怀柔和密云区。同时,市文物局年内还将依据长城存在险情情况制定未来5年长城抢险工作计划。

        给长城治病,为何要提最小干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解释,这其实就是俗称的“修旧如旧”。但“旧”如何界定一直是一道难题。“当下,我们提倡的是尽量减少对长城本体的干预,不大拆大建,还要把文物周边的环境也一起保护起来,所有的干预只是为了解决病灶、病害。”他说,“能不做手术的尽量不做,非做手术的尽量做微创。”北京箭扣长城修缮点被国家文物局认定为“素颜法”的样板。宋新潮说:“希望它能在全国其他长城修缮中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

        未来,一批“高科技”也将在长城修缮现场上岗。本市已计划将无人机、传感器等技术应用于长城保护。国家文物局也表示,将加大推进长城保护领域创新力度,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创新长城保护项目管理模式,启动长城监测预警体系建设,更好地发挥长城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独特作用。

        除了修缮,长城的日常保护也将有专业队伍。今年年内,本市有长城遗址的平谷、密云、怀柔、延庆、昌平和门头沟6个区都将配齐专职保护员。

        恢复健康的长城有望对外开放。宋新潮表示,长城保护修缮工作要坚持原址保护、原状保护的总体策略,重点做好日常养护和局部抢险,有条件的重要点段可以适度开放。

  • 最险段长城,最小干预修缮

        本报记者 刘冕

        暮春时节,怀柔雁栖镇西栅子村旁的山野小道儿又热闹起来。看到骡队背砖上山,村里人知道:好汉们又上山修长城了。

        年过六旬的程永茂是修缮工程总顾问。他戴着红色安全帽,一路带队。陡峭的山路上,大部分人只能手脚并用。一路上,程工谈笑自若,“今年修的段落从‘鹰飞倒仰’到‘北京结’,共744米长。”

        北京长城有三险,“鹰飞倒仰”是其中的一险。

        透过密林,偶有长城一隅探出头来。“驮队下山,让着点道儿。”程工招呼着,修长城,自然是辛苦活儿。长城砖要靠人抬骡驮运上山,走的是牲口才走的小土路。修缮的师傅也都是趁着天蒙蒙亮就上山,背着干粮和水,一干就是一整天,中午歇晌只能就着树荫躲会儿。

        如此艰苦条件下,垒砌的每一块砖都有讲究。“这是凭良心干活儿,要给子孙后代看的工程”“要保持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和原工艺。这些都是延续了几十年的老传统”……

        不过,今年也有不同。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指着151号敌楼举例,“看,这儿做了个牛腿支顶加固。原来的墙面鼓肚儿了。按老办法,是要拆除重垒。现在是最小干预,做好外部支撑和顶层的防护,确保不会加剧隐患就可以了。”

        绕着这处敌楼转一圈,铁箍搭建的辅助“骨架”已经搭建好。附近的砖石成堆码放,旧砖上都摆着明显的提示牌。程工说,在保证长城结构安全、满足排水顺畅的前提下,修缮还要做到尽量少添配新砖,目的是真实、完整地延续长城的历史信息和价值,既有效保护文物又不破坏景观;修缮部位做到随层、随坡、随弯、随旧、随残,更好体现长城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影响城墙结构安全、阻碍排水顺畅的树木将会被去除,而那些不影响结构安全的树木则被酌情保留了。”

        值得一提是,这段长城修缮前还启动了考古。工人们以5米为一个单位,清理出的整砖、半块砖、方砖都要登记在册,能利用的旧砖就会再次上岗。程工说:“151敌楼附近还清理出20多枚石雷。”

        按计划,箭扣长城二期修缮工程将于今年第三季度竣工。

  • 怀柔百余名长城专职保护员上岗

        本报讯(记者 王可心 通讯员 钟勇辉)怀柔境内长城东连密云古北口、西接昌平居庸关,自东向西横亘怀北、雁栖、渤海、九渡河4个镇22个行政村,总长65.4公里,占北京段长城的12.4%。为实现精准管理、精细保护境内长城,从即日起,上述四镇按照每500米设立一名保护员的标准,配备了131名长城专职保护员。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雁栖镇西栅子村的赫金悦、陈玉江是该镇的长城专职保护员,他们说,“守着箭扣长城,村里的休闲旅游发展得不赖,我们有责任守护好长城。上岗以后,一定尽全力管好自己的一段,为村里也为后人守住咱的长城、守住咱的文化。”

        该区文物所所长张彤介绍,依据《怀柔区长城专职保护员管理办法》,长城专职保护员有如下需要履行的职责:每天按时上岗,每周至少两次对所分管的长城本体、附属设施及其周边历史环境、风貌、长城保护标志和有关防护设施进行全面巡查,清除长城本体及周边垃圾。对在长城本体上进行刻画、喷涂等违法行为进行制止,做好详细记录,并在两小时之内向长城所在镇人民政府报告;在巡查过程中发现长城本体自然损坏或者遭受环境地质灾害破坏等情况,应立即拍照取证,做好详细记录,并于当日向长城所在镇人民政府报告。此外,还要对非法攀登未开放长城的人员进行劝阻,发现破坏长城本体、盗窃长城构件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应立即制止,通过拍照、录像等形式取证,做好详细记录,在两小时之内向长城所在镇人民政府报告。此外,被招用的长城专职保护员工资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同时上齐五险。

        在配备长城专职保护员的基础上,近年来,怀柔区围绕保护长城遗产、修复长城生态、传承长城文化、增进民生福祉等重点,采取各项举措推进长城保护工作。该区文化和旅游局在全市率先对辖区内的散落石刻收集整理,共收集石刻77件,已全部登记建册,在统一管理的同时,启动了长城碑刻拓片工作,进一步挖掘和保护长城文化,完善石刻档案。与此同时,2018年,该区对境内65.4公里长城开展全方位环境整治工程,共计清理乱涂乱画15万余条,垃圾7吨。今年,此项工程将继续坚持,计划分五次进一步清理垃圾和乱涂乱画,此外,对长城警示牌进行更换,增添更为醒目的提示牌。同时,该区通过实施荒山造林、经济林建设、旅游路两侧及村庄绿化、景点及沟峪绿化等项目,加快推进长城沿线生态修复工程,充分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全面开展长城沿线农村环境治理,逐步消除村域内存在的“脏、乱、差”现象,因地制宜地打造区域性景点,预计2019年年底前,基本完成长城沿线农村环境整治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