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视频短就不会构成侵权吗?

        房稀杰  路红红

        新闻链接

        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与软件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国短视频行业近几年发展迅猛,与此同时,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也时有发生。那么,日常拍摄的短视频到底有无版权,随意剪辑、传播会不会构成侵权呢?

        短视频是作品吗?

        2018年年末,北京互联网法院挂牌成立后受理的首起案件“抖音短视频”诉“伙拍小视频”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宣判,法院认定涉案短视频《5.12,我想对你说》是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这也让短视频的版权问题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这意味着,如果短视频被认定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需要符合以下两个条件:一是必须具有可复制性,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是能以物质复制的形式加以表现的智力成果;复制形式包括印刷、录制、摄影、绘画、表演等。二是必须具有独创性,也是著作权保护对象的核心要件,即由作者独立构思而成的,不能是抄袭、剽窃或者篡改他人作品。我国的著作权法没有给独创性的具体含义进行界定,但在司法实践中,一般要求作品必须体现作者的“选择、判断”,即作品是作者独立创作,并体现出某种程度的取舍、选择、安排、设计等个性。

        日常传播的短视频是否具有这两种特征呢?我们日常所见到的短视频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自行创作、录制拍摄的,通常包括短纪录片、网红IP、情景短剧、技能分享、随手拍等。另一类就是对已有视频进行剪辑、加工、制作而成,包括创意剪辑、精彩片段等。这两类视频的可复制性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否具有独创性往往会受到质疑。一般认为,如果作者在制作短视频时有想表达的主题、对拍摄的画面进行了选择和剪辑,就认定其具有一定的独创性。

        由于短视频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一种视频界“新军”,所以我国法律界对于什么类型的短视频才属于作品,能否受到法律的保护一直存在争议。

        去年,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起诉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判决,“PPAP”(时长36秒)和“这智商没谁了”(时长18秒)两条短视频构成作品,华多公司侵犯了快手公司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决华多公司赔偿2万元。该案主审法官认为:鼓励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文化事业的发展和繁荣,是著作权法的立法追求之一。在短视频产业已渐成规模的当下,法律规范应当对市场及其中的商业逻辑有所回应,尤其不应为“作品”设限,人为提高作品构成要件的门槛。

        未从中收益就不属于侵权?

        有些人认为,只要视频够短,就不会发生侵权问题。特别是目前在抖音、快手流行的视频作品,一般只有15秒、8秒左右,无法称之为作品,因此不会侵权。

        实际上,时间长短虽然可能会限制创作者的表达空间,但如果作者能在十几秒甚至是几秒的时间内创作出一定主题,并具有多种元素的表达内容,那就可以认定这个短视频是一个完整的作品,未经允许进行使用传播就有可能侵害作者的著作权。

        在上述“抖音短视频”诉“伙拍小视频”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中,北京互联网法院针对时间较短会不会侵权这个问题也给出了答案:视频的长短与创作性的判断没有必然联系。视频越短,其创作难度越高,具备创作性的可能性也越大。要判断短视频是否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还需结合短视频的类型和内容综合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短视频侵权认识的另一个误区是合理使用。有人认为,使用他人的视频是出于合法目的,没有从中收益,不属于侵权行为。实际上,著作权法第22条及《信息网络传播保护条例》第6条分别明确规定了12种及8种合理使用范围,这些主要是根据使用作品的目的、性质、程度以及被使用作品的市场影响等方面来判断的。如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等。因此,公众在传播视频时切记要对照标准判断自己的行为是否属于上述规定的合理使用范围。

        传播过程中各方都有应尽义务

        那么,究竟如何使用短视频才能不侵犯创作者的合法权益呢?

        首先,作为短视频作品的创作者既要提高版权保护意识,又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作品一旦发布,要及时向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开通的自媒体视音频线上版权登记平台申请版权登记。在相关权益受到侵犯时,也要主动进行维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如果是改编、引用他人作品,要得到授权,注意标明作品来源或出处,不能侵犯他人的版权。即使是在短视频背景音乐的选用方面,也不能侵犯词、曲作者或其他著作权人对歌曲享有的合法权益。因此,短视频作品的创作者从脚本创作、视频编辑、视频发布等环节都应坚持独立创作、合法引用。

        其次,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短视频平台要切实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6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2条的相关规定,短视频平台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而非直接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应当及时履行“通知-删除”义务,即“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上述条款,被称为网络侵权责任中的“避风港原则”。但“避风港原则”不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免责的“法宝”,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应当知道用户通过网络实施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要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此外,网络服务提供者也不能随意向用户提供音乐、视频的下载、上传服务。去年,某短视频平台因向公众提供多首歌曲部分内容的在线播放,使得公众可以在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歌曲的相应内容,该短视频平台对多首歌曲的词、曲实施了无合法授权的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最终被法院认定侵害了著作权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合法权益,并付出了巨额赔偿的代价。

        最后,作为短视频作品的传播者,在观赏他人制作的短视频之余,也要注意保护他人版权,不得随意转发、恶搞未经授权的作品,转发、引用要标明作品的创作者、来源或出处,不能掉以轻心、触犯法律。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 朋友圈购物遇“三难” 法官支招巧破解

        王菁璐

        目前,通过微信购物,已成为不少消费者的选择。

        通常,微信购物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公众号自带的购买链接,如在某杂志的公众号订阅杂志;二是第三方公司开发的可以通过微信、微博等渠道传播的购物平台,如微商城、微店等;三是微信用户利用自有账号,通过朋友圈向好友传播商品信息。

        从法院受理案件的角度来看,前两种类型的经营者都是经过实名认证的商家或个人,均纳入了新近实施的电子商务法规范范畴。一旦发生纠纷,事实认定较为清晰,消费者权益可以得到较好的维护。而通过朋友圈购物引发的纠纷近年来有明显的上升趋势,此类案件消费者败诉率较高,维权正遭遇“三难”困境。

        难题一:主体难以确定

        卖家通过朋友圈推广商品、招揽顾客,大多使用昵称且未进行实名认证,消费者在购物以及后续维权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不知晓卖家的身份信息。

        在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蒋先生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微信名“亲爱的辣白菜”为好友,该卖家经常发布化妆品、皮包等海外代购信息。蒋先生向其购买了一个高档皮包,支付货款2万元,对方承诺4日后发货。但很快又通知蒋先生,货物被海关暂扣,并以此为理由,一年多时间过去了“亲爱的辣白菜”仍未交付货物。蒋先生将其诉至法院,但立案时,仅知晓卖家姓韩,无法提供其身份证号,也不知晓其真实姓名。“亲爱的辣白菜”并非微信实名认证用户,蒋先生提供的电话号码也不是韩某本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起诉必须要有明确的被告,在蒋先生无法提供韩某身份证号的情况下,该案的被告并不明确,只得无奈撤诉。

        法官支招

        买卖双方身份真实是诚信交易进行的充分要件,基于消费者对自身权益的保护,买家应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尤其是对首次接触的微商。在首次购物时,买家可要求卖家提供身份证照片及微信支付管理页面中实名认证中心显示的信息截屏,经比对验证的身份信息可有效降低卖家主体不明的风险。实名认证中心显示的信息中,已将姓名及身份证号码的一部分隐去,但只要确定卖家微信是经过实名认证的,即使买家不掌握对方的身份证完整信息,也可以在诉讼中申请法院调取微信账号持有人的真实身份信息,从而避免找不到被告。

        难题二:证据难以保存

        电子证据难以确认是在诉讼举证环节中常见的问题,通过微信购物又因为聊天记录难以展现、易于丢失的特点,举证更为困难。

        李先生找到身在澳洲的庄某代购了2部苹果手机,付款后一直未发货,李先生诉至法院。经法院审理查明,二人的买卖合同通过微信聊天达成,但由于李先生此前删除过聊天记录,只留下了曾经的聊天页面截图。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李先生无法提供当时与庄某聊天记录的原始载体,在对方未到庭应诉确认的情况下,法院对其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真实性无法确认,因此,李先生的诉讼请求难以获得法院支持。

        法官支招

        消费者应妥善保存与卖家的聊天记录,避免误删。另外,微信聊天记录通常因为手机程序清理缓存而不复存在,法官在此提示买家,在与卖家沟通时尽量通过文字约定交易细节,微信语音不利于作为证据使用,也难以导出备案,而通过微信发送的图片会因为程序清理缓存而丢失。如遇到卖家发送语音信息时,消费者可以要求其发送文字信息,或者自己用文字重复对方语音的内容来获得对方确认,从而保存证据。

        难题三:售后服务难以保障

        售后服务是消费者购物时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目前,大型网络购物平台均按照法律规定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并通过顾客评价、支付平台暂缓支付款项、平台客服介入等手段倒逼卖家提高售后服务,保障了消费者的权益。但朋友圈购物有健全、便利的售后服务体系吗?答案是否定的。

        席女士通过微信向高先生支付2万元购买戒面一个,收货后发现戒面形状有问题。双方协商不成,席女士诉至法院要求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七天无理由退换货”的规定,退货退款。高先生辩称,双方仅通过微信交易,涉案商品是其自案外人处购买,再通过朋友圈重新标价出售的,自己并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规定的经营者,并不适用该法。法院综合双方证据,认定高先生多次通过微信朋友圈销售翡翠制品、赚取差价作为利润、出售商品时不披露其商品来源等事实,认定他应当承担“七天无理由退换货”义务。虽然席女士权益终得维护,但期间费尽周折。另外,个案证据成为决定胜败的关键,其他消费者能否像席女士一样“幸运”难以预料。

        法官支招

        并不是所有的微信朋友圈卖家都属于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子商务法中规定的“经营者”,法律对于经营者的规范要求并非完全适用于朋友圈卖家。但消费者不妨在付款前多说几句,与卖家自行约定售后条款,如“7天无理由退换货”、假货赔偿条款、逾期发货违约金等。只要上述约定不违反法律规定,并在聊天记录中能够清晰展现,仍有可能被法院作为买卖双方的约定予以确认,从而有力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作者单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 莫以“尊重”名义
    侵犯知识产权

        余婕

        上周,全球首张黑洞照片发布后,在网上迅速刷屏。令人意外的是,不到24小时,一个关于黑洞照片版权的话题上了热搜——视觉中国官微称,“黑洞图片”根据版权人要求只能用于新闻编辑传播使用,未经许可,不能作为商业类使用。视觉中国的这一行为很快遭到广大网友的集体围攻。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连夜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

        视觉中国的官网定位是“正版商业图片、视频、音乐素材交易平台”,正版平台拿着黑洞图片,甚至国徽、国旗图片印上自己的logo进行交易就合法吗?何为正版?拥有著作权或合法授权使用才是正版的本意。

        早在1990年,我国制定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鼓励创作、维护著作权人权益同时,也列明了著作权的合理使用范围,在公众权利和私人权利之间划分了界限。

        企业固然追求盈利,但也不能只顾眼前得失一头扎进孔方兄里。回顾中国著作权保护发展的历史,类似视觉中国这类素材交易平台确实功不可没,但是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平台发展偏离了初衷,实属不该。

        企业要想长久发展,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经营,而不是打着法律的旗号做着不守法的行径。企业经营离不开正心、守法,尊重著作权、尊重著作权人权益,这才是此类企业经营商业逻辑的合法起点。事发后,视觉中国很快道歉,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并自愿关闭网站进行整改,不过公众更希望企业今后能摆脱盲目逐利,加强内控,加强版权管理机制,明确网站管理责任。在素材获取方面,设立专业的投稿监督机制,明确图片、视频、音乐等素材的权属来源等,净化“版权池”。

        热点终将冷却,但教训不能丢弃,尊重知识产权应成为人们共同的自觉。从立法到执法都应正视和规制图片行业的版权乱象,堵住其滥用维权的“黑洞”。

        (作者单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  

  • 民间借贷仅有借条
    不能认定借贷关系

        柴也婧

        案情回顾

        王某为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业务员,2017年6月,他以民间借贷纠纷为案由将冯某诉至法院,称冯某于2016年9月向其借款现金10万元,到期未还,并提交了一份出借人与借款人分别为他二人的《借款合同》作为证据,未提交借款实际交付的相关凭证。冯某称,10万元借款的出借人为贷款公司而非王某,并提交转款凭证,证明借款已向公司清偿。签订合同时,因王某告知“出借人”处需要后续加盖贷款公司公章,所以“出借人”一栏当时是空白的。法院审理后认为,王某提交的《借款合同》不足以证明其与冯某之间借贷事实确已发生,且未能向法庭提交证据证明借款来源及实际交付的事实,因此判决驳回了王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已经偿还借款,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民间借贷合同的成立与生效包括两个要素:一是双方形成了借贷合意,即双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就借贷事项达成了一致意见;二是出借人实际支付了款项,这两个要素必须同时存在、缺一不可。本案中,王某仅提供《借款合同》作为证据,冯某抗辩未向王某借款,结合10万元借贷金额较大、王某无法合理说明款项交付细节和来源、未能提交款项交付证明等,因此法院无法认定二人存在借贷关系且款项实际交付。

        (作者单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本版图片/东方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