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手机刷屏多了,毁了深度阅读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昨天发布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的综合阅读率保持增长势头,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也在增长,但我国成年读者纸质书报刊的阅读时长有所下降。

        2018年,包括纸质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8%,较2017年的80.3%有所提升,其中以网络、手机和电子阅读器等媒介为主要形式的数字化阅读的接触率为76.2%,比2017年的73.0%上升了3.2个百分点。推广深度阅读、纸质阅读,我国全民阅读推广可谓任重道远。

        碎片化娱乐化阅读多了

        专家建议提倡深度纸质阅读

        看纸质图书、报纸、期刊少了,看手机多了,碎片化、娱乐化阅读多了,深度阅读少了,国民阅读状况不容乐观。

        今年的国民阅读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与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与此同时,人均每天读书时间为19.81分钟,比2017年的20.38分钟减少了0.57分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手机接触时长为84.87分钟,比2017年的80.43分钟增加了4.44分钟;人均每天互联网接触时长为65.12分钟,比2017年的60.70分钟增加了4.42分钟。

        调查还显示,我国成年国民网上活动行为中,以阅读新闻、社交和观看视频为主,娱乐化与碎片化特征明显,深度图书阅读行为的占比偏低。相关数据也证实了这些特征,38.4%的成年国民更倾向于“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比2017年的45.1%下降了6.7个百分点;40.2%的国民倾向于“手机阅读”,比2017年的35.1%上升了5.1个百分点。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分析,数字化阅读越来越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尤其成为青年人的选择,一方面对传统纸质阅读产生了冲击,另一方面也说明阅读介质发生了转移。他认为,尽管很多人在逐渐远离纸质阅读,但是纸质阅读尤为重要。“从我个人体验而言,其他介质的阅读体验,还是不如纸书,纸书阅读获取知识更系统,思考能更深入。相比之下,数字阅读介质大多是浏览式的阅读。”

        针对深度阅读、图书阅读的下降趋势,魏玉山认为,推动阅读的成效还是不容忽视的,他更呼吁,还要通过引导,倡导国民的深度阅读。

        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下降

        专家担忧手机毁了孩子阅读

        未成年人阅读一直是全民阅读推广的重中之重,本次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8年我国0至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0.4%,低于2017年的84.8%。

        而从未成年人的阅读量来说,去年我国0至17周岁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8.91本,比2017年的8.81本增加了0.1本。从具体年龄段来看,2018年我国14至17周岁未成年人课外图书的阅读量最大,为11.56本,与2017年的11.57本基本持平;9至13周岁少年儿童人均图书阅读量为9.49本,较2017年的8.87本增加了0.62本;0至8周岁儿童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10本,比2017年的7.23本略有下降。

        本次调查还针对亲子早期阅读行为进行了分析。去年我国0至8周岁有阅读行为的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到93.4%,较2017年的91.8%提高了1.6个百分点,但在农村地区,亲子阅读时间明显偏少。

        对于未成年人阅读率下降的问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认为,近年来发现一个现象,数字阅读、有声阅读,在未成年人群体,甚至在0至8周岁儿童阶段,已经越来越普及,这也导致了纸质阅读的减少。他呼吁,在未成年阶段,纸质阅读非常重要,培养儿童的纸质阅读习惯,需要从婴幼儿阶段抓起,并进一步加强校园阅读的重要性,提高校园阅读的普及率。

        魏玉山注意到,在农村或是偏远地区的家庭,对亲子阅读的重视还不够,很多家长把手机作为儿童休闲的主要娱乐工具。“对于孩子而言,特别提倡纸质阅读,国外有观点认为,手机把穷人的孩子毁了,将儿童引向了一种碎片化、娱乐化的思维。手机有好的一面,很容易引起孩子兴趣,但也让孩子不能静下心来学习。”

        四成以上国民自认阅读少专家呼吁加大阅读推广力度

        根据此次调查报告,我国城镇居民不同介质阅读率和阅读量远远高于农村居民,城乡差异明显。对我国城乡成年居民2018年不同介质阅读情况的考察发现,我国城镇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68.1%,较2017年的67.5%高0.6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49.0%,略低于2017年的49.3%。

        尽管国民综合阅读率在提高,数字化阅读呈增长趋势,但成年国民对自己的阅读状况并不满意。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对个人阅读数量评价中,只有2.1%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多,6.3%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比较多,有37.8%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一般,41.5%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少或比较少。

        而从成年国民对个人纸质阅读内容和数字阅读内容的阅读量变化情况的反馈来看,2018年有7.7%的国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纸质内容的阅读”,10.0%的国民表示2018年“减少了纸质内容的阅读”;6.7%的国民表示2018年“减少了数字内容的阅读”,9.9%的国民表示2018年“增加了数字内容的阅读”;五成以上的国民认为2018年“个人阅读量没有变化”。

        此外,2018年有26.3%的国民表示满意(非常满意或比较满意),比2017年的23.7%提升了2.6个百分点;有14.6%的国民表示不满意(比较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比2017年的13.1%增加了1.5个百分点;另有47.4%的国民表示一般。

        与对自身阅读状况不算满意相呼应的是,国民对当地举办全民阅读活动的呼声较高,2018年有67.3%的成年国民认为有关部门应当举办读书活动或读书节。

        这一系列的数字也都表明全民阅读推广任重道远。正如魏玉山所言,政府要增加基层阅读场所,农家书屋、社区书屋、公共图书馆等,并加大阅读活动的推广力度。徐升国呼吁,应该利用数字化的媒体和工具,来提升纸质阅读,打通和融合数字阅读与纸质阅读。

        制表/赵凯峰

  • 港澳影片可报名
    参评金鸡百花奖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国家电影局昨天出台五项放宽措施,支持港澳电影业在内地进一步发展。港澳电影界均对措施表示欢迎。

        这五项措施内容包括,港澳人士参与内地电影业制作不作数量限制;对内地与港澳合拍片在演员比例、内地元素上不作限制;取消收取内地与港澳合拍片立项申报管理费用;港澳电影和电影人可报名参评华表奖、金鸡百花奖等内地电影奖项;港澳电影企业在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发行推广优秀国产电影可申请奖励等。有关措施将纳入内地与香港、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框架下实施。

  • 最难的是写出有新意的剧本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昨天,天坛奖入围影片《第十一回》举行媒体见面会,导演陈建斌现身回答记者提问。该片是陈建斌自《一个勺子》后再次挑战自编自导自演,讲述的仍是发生在西北小镇上一个接地气儿的故事。

        《第十一回》和《流浪地球》一起成为入围本届天坛奖的两部国产片,不同于后者已经公映,前者至今保持神秘状态,少有信息公布。片中,一起30年前的案件被市话剧团拿来改编成舞台剧,作为当事人,陈建斌饰演的马福礼平静的生活被搅起波澜,他一边要和话剧团导演掰扯,一边找律师翻案寻求真相还自己清白,同时还要忙着调和妻子和女儿剑拔弩张的关系。影片主演阵容颇为强大,包括周迅、春夏、窦靖童、大鹏、宋佳等。其中,周迅饰演马福礼的妻子,根据片场照,她的扮相极为朴素,很有可能是从影以来的一次颠覆出演。

        当被问及为何取《第十一回》这一片名,陈建斌说,影片在剧本和拍摄阶段本有另一名字,但在做后期时他想到了这个片名,觉得能和故事融合在一起,成为电影的一部分。“与《一个勺子》相比,这部新片的故事更丰富、线索多、人物多,从这一点来说,对我有考验,尤其是掌控一部电影的能力。”陈建斌坦言,剧本写作是整个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因为既要把故事讲得好看,又得体现自己的追求。“写作剧本的漫长过程中,很难找到有新意的点,需要坚持。”他说,每当自己某一天起床,发现思考了好几天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这一时刻是最开心的。

        谈及自编自导自演这个话题,陈建斌强调,自己并不是每次都追求同时包揽三个任务,“一定得是故事人物合适我,我才会去扮演,如果没有适合的角色,或者别人更合适,可以让别人来演。”他透露,下一部作品已经在筹备中,目前手头有好几个剧本,现代、古装戏都有,但还没决定。

  • 120元看达·芬奇复制品,贵吗?

        本报记者 李洋

        昨天下午,全球艺术教育推广项目“达·芬奇的艺术:不可能的相遇”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开幕。《蒙娜丽莎》《天使报喜》《抱银貂的女子》等现今收藏于4个国家、11个顶级美术馆中的达·芬奇作品,经过意大利相关机构的数码扫描输出后形成等大复制品,一次性呈现在北京观众面前。这项展览的参观票全价是120元。还在预售阶段时,就有网友留言说,花120元看的却是数码复制品,有点贵。也有的观众说,那可是达·芬奇的复制品,贵点又何妨?    

        在美术馆售票前台,学工科出身的小邢陪着外地来的同学一起买票。她说:“我们没买到80元优惠票,有点遗憾。全价120元算刚刚好吧,再贵可能我就要犹豫了。”但是同样在买票的中国戏曲学院舞美系毕业生冯硕认为,“别说120元,220元也得来看啊,这可是难得一见的集中展出。”他说,“有的人愿意花120元看个展览,有的人愿意加价两三百元去买双球鞋,哪个值呢?全在个人爱好。”

        展览并没有安排在美术馆内,而是在紧邻美术馆的一片空地上搭建了一个专门展厅。迈入展厅会发现,所有的复制品都镶嵌在画框里,呈现在一种特殊材质的布面上。看了大部分作品的罗女士说:“这都是打印出来的,我觉得票价有点贵。”旁边,带着一岁多宝宝来看展的王女士搭话,“还好吧,这120元是通票。除了这个,美术馆里其他五个展也能看啊。”也有观众一边拿手机拍照一边嘀咕,“过瘾!看原作就算凑上去,有的也隔着玻璃。哪儿可能离这么近拍啊。”

        在最大的作品、40多平方米《最后的晚餐》壁画复制品前,许多参观者席地而坐长时间静静观赏。中国画院研究员王鲁湘感慨,“终于看清楚这件作品了。我看过原作,但是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细节。站在等大复制品跟前,才发现这幅壁画里每个人物的脚刻画得非常细致。”由于达·芬奇在绘制这幅作品时为了实现逼真的自然效果,摒弃了当时通行的“湿壁画”画法,导致这幅作品后来状况逐渐恶化,几次经历大修。在复制品上,壁画残缺、剥落和修补痕迹也都如实反映出来。    

        “达·芬奇存世的绘画作品不足20件。此次展览中的17件作品,它们的原作分散藏于世界多地的美术馆。就算你亲自去到这些美术馆,也不一定能一次看全。”央美美术馆馆长助理高高介绍,虽然是复制品,但这套复制品在全球只有一套,它们的展出也和原作一样需要温湿度控制。而且,呈现这些画作的特殊材料背面排布着密密麻麻的电路,用来调节色调色温,高度还原画面质感。

        针对观众对票价的不同意见,央美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回应,“非营利艺术机构只有获得更大支持和关注才有发展。以门票方式获得观众支持,更能放大美术馆的社会效益,逼着美术馆把工作做好。”    

        说来有趣,达·芬奇生前就常常突破常规,如今在他逝世500周年的时候,还能跨越时空在北京引起争论。而且,这项展览也打破了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多项常规。不仅120元票价是近年来央美美术馆票价的高位,观展时间也打破了17时30分闭馆的习惯。在这项展览开放期间,每周有4天(周三至周六)闭馆时间延至21时。    

        即便开幕当天,美术馆规定17时之后展览才对社会公众开放。当天不到17时30分,就有约50位购票观众走进展厅。到底贵不贵?许多观众已经用脚投了票。

  • 《美丽中国》用诗乐舞展示古典美

        本报讯(记者 韩轩)《诗经》《乐府》等传统诗歌,昭君出塞、赤壁怀古等历史佳话,有规有矩的传统礼仪,把这些中国传统元素浓缩在舞台上会是什么样?4月26日至28日,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推出的大型音舞诗画《美丽中国》将在天桥艺术中心首演亮相,以声乐、器乐、舞蹈、情景表演等多种形式,展示古典中国的魅力。

        这台演出充满浓厚的文化氛围。歌曲《关关雎鸠》《在水一方》取材自《诗经》中的作品,舞蹈《中国源宗》《祥瑞国音》表现篆刻和编钟艺术,器乐《日月筝鸣》集合了笛箫筝等传统乐器,赤壁怀古等历史故事也会以情景表演的形式出现。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音乐旋律贯穿其中,由著名作曲家谷建芬创作的电视剧《三国演义》片头曲《滚滚长江东逝水》,也在改编后融入其中。

        《美丽中国》由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艺术总监、国家一级编导何利山担纲总导演。在他的设计下,舞台背景不仅会呈现北地草原、南国竹林、西域荒漠、东方沧海等宏大场景,还会把铭文“中国”两个字还原到舞台背景中。铭文“中国”来源于1963年在陕西宝鸡出土的青铜器文物“何尊”,这是“中国”两个字第一次以词组形式出现在被发掘的文物上。

        孟庆旸、曾明、刘珂等知名舞蹈演员都会参加演出,登台《声入人心》节目的男中音歌唱家洪之光,以及喻越越、袁东方等青年歌唱家也会亮相。被誉为“情歌王子”的西尔艾力将一改往日富有异域风情的风格,在演出中表演古朴悠扬的《别君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