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这么多树咋连水都浇不上

        本报记者 张淑玲

        “小区绿化至今没浇‘返青水’,有的树都快干死了。”“停车场被封了,车只能停路边,我家的车还两次被划。”“小区里的事儿太闹心,住着没有安全感。”……最近,本报接到通州区北苑街道金源泉家园小区多名居民反映,老物业撤出后,至今未向新物业交接供水、消防、中控室等设施,以致小区物业服务难开展。记者赶赴该小区进行调查。

        苗木缺水叶芽难萌发

        4月9日,记者来到位于通州区北苑南路北侧的金源泉家园,出八通线地铁果园站北口,便是小区南门。小区并不大,共有12栋住宅楼,占地约9万平方米。记者进入小区,只见多栋住宅楼前后有大面积绿化带,绿化带内种有冬青、紫丁香及多种高大树木,一棵棵紫丁香已开花,给这个小区带来春的气息。然而细看,却发现整个绿化带处于干旱状态,地面裸露板结,不少大树叶芽尚未萌发。

        “按照养护要求,这些苗木在去年入冬前应浇透‘防冻水’,今年3月初至3月中旬,还需浇透一遍‘返青水’,这两遍水至今未浇,你看这几棵,还全是干枝。”居民余先生告诉记者。5号住宅楼北侧绿化带内,在一簇冬青和两株丁香围绕下,3棵高高的树木也是光秃秃的,“这棵是构树,虽然耐旱,但因缺水很难返青。”余先生称,他曾在绿化领域工作多年。

        当日上午下过一场春雨,记者问该场雨会不会缓解绿化带内的干旱。“这雨水只淋湿了薄薄一层,对苗木起不了作用。”居民穆先生回答。绿化带内,记者看到不少苗木围上了保水围堰,围堰表面湿润,但向下便是干燥的土块儿。

        小区绿化苗木何时能浇上水?记者向该小区物业——北京瑞赢物业公司(以下简称瑞赢物业)询问。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物业已就小区绿化提升做好规划,计划在光秃处补种丹麦草、白玉簪、鸢尾等花木,“但现在无法取水,即使补种也会干死。”

        该负责人透露,金源泉家园小区没有专门绿化用水,在瑞赢物业进驻之前,老物业北京宇华物业公司(以下简称宇华物业)绿化使用的是消防用水,但现在消防井一直被老物业锁着。另外,相关规定也要求,消防用水不能用于绿化,“所以我们联络了北京潞洲水务有限公司,设计在地下供水管线上接通5个引水管,安装在绿化带内,但刚施工便有人强烈阻止,称我们没权力改管线。”

        车场封闭居民盼启用

        在小区内采访,多名居民还反映小区停车场自老物业退出后便遭封闭,小区内车位无法满足停车等问题。

        被封闭的停车场设在小区最北侧,划有百余个车位。停车场西侧入口处,装着红白相间的挡车器,场南北两侧各划有一排车位,白线外标着车位号。北侧的一些车位上,有的堆放着黄土或垃圾,有的放着破烂桌椅。车场出口,也被一个不锈钢伸缩门紧关着。

        停车场内停有10余辆车。一居民透露,这些车应是停车场的“关系户”,“车进出才开门,普通车辆进不去,所有的口都封着。”见记者用手机拍照,该居民担心地说:“快走,被发现就走不掉了。”

        小区内,道路两侧的车位上都装着地锁,找不到车位的居民,便将车停在路边,由此划车、扎胎事件频出。“我家的车两次被扎胎。”家住8号楼的李先生告诉记者,还有一户邻居,两个车胎被扎后,换了两个新轮胎,“不久这两个新轮胎也被扎了。”居民于先生的车也先后被划伤两次,“小区太乱了。”

        新老物业交接难

        多名居民分析,小区出现该类问题,源起新老物业交接,至今小区内供水、消防、中控等相关公共设施,宇华物业并未向瑞赢物业移交。

        记者梳理相关材料发现,2018年7月20日,该小区的“老管家”宇华物业向全体业主通告,将退出对该小区的服务与管理。宇华物业在通告中称,多年来小区物业费一直执行2003年标准,尽管将属于业主的公共收益、停车费等都用来维持物业管理,仍是收不抵支。2017年7月,小区业委会成立,物业费收缴比例下滑,业委会还要求同业主签订停车管理合同,收取停车管理费,并停止物业公司的停车备案授权。

        宇华物业在通告中还表示,因公司严重亏损,根据前期物业服务合同约定,自业委会成立之日起,宇华物业与开发商签订的前期物业服务合同到期。自2018年10月21日起,宇华物业正式退出小区。

        随着宇华物业的撤出,2018年11月4日,瑞赢物业以应急身份进驻小区提供物业服务。

        今年1月5日,该小区临时业主大会决议发布,小区有表决权业主1158人,建筑物总面积139081.31平方米。业主大会收到表决票677张,其中有效票676张。业主赞成票669票,占业主总人数的57.77%,对应建筑物专有部分面积75275.44平方米,占建筑物总面积的54.12%。“业主人数与其建筑物专有面积均实现‘双过半’,瑞赢物业在招标中又排名第一,故结束应急服务,成为小区‘新管家’”。该小区一业委会成员告诉记者。1月21日,业委会代表广大业主同瑞赢物业正式签订服务合同,并于3月15日在通州区建委物业科备案。

        瑞赢物业一负责人称,直至目前,小区的供水、消防、中控等多项公共设施,老物业并未向其移交,“很多工作开展起来很困难。居民家里停水,或是管线损坏需要维修,我们无法进入泵房,只有请来水务部门协调老物业开门,施工人员才能进泵房维修。楼道电闸在8号楼地下室,门也给封着,我们进不去。一次居民家里断电,我们报警后,老物业给开门合上电闸。”

        因无法接管小区消防设施,目前该小区消防安全只能靠人防,“配备灭火器,安排安保人员定时定点巡查。”

        北苑街道办介入协调

        4月10日,记者同宇华物业一负责人取得联系,反映金源泉家园绿化用水困难、施工遭阻碍等问题。该负责人回应,该类工作应由新物业协调解决,“我们也没有办法,这和我们没关系。”小区北侧停车场能否启用?该负责人称,停车场属于开发商,和老物业没关系,新物业应找开发商协商,“我们撤退了,还管什么啊?”

        当记者提出小区供水、消防及中控室等公共设施尚未移交等问题,该负责人称,供水设备的确还在其管控下,他不知将这些公共设施交给业委会还是交给新物业,我们现在还为居民缴纳水电费,如果直接关了,肯定会影响居民正常生活,“我们现在仍为小区进行服务,还错了?”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该小区开发商。一负责人称,该小区并非由其直接开发,而是一家商贸公司挂靠其名下,“就是一个挂靠项目。该小区楼盘销售、景观建设等,都是这家商贸公司负责。我们只是挂了个名字,具体也不太清楚。停车场产权也不归我们。”至于挂靠公司的联系方式,该负责人称,“我们也没有电话,压根也没联系过。”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苑街道办事处已介入对该小区新老物业交接等问题的协调,街道办一负责人表示,规划科已掌握相关情况,会向领导反映,并争取尽快解决。

        记者手记

        何为“为了业主”

        进入金源泉家园采访,记者听得最多的一个说法就是“为了业主”。

        小区业主大会召开,选出业委会。业委会是广大业主的代表,其履行职责,执行业主大会决议,面对各种阻力为小区选聘“好管家”,这是为业主。

        进驻小区的新物业,其服务原则更是为业主服务。记者看到多名物业工作人员挤在挂有“业委会”牌子的一间办公室内工作。因多项公共设施尚未交接,其停车管理、绿化提升、喷泉水系修复等多项服务难以进展。

        尽管已宣告从小区撤出,但仍掌握小区管理命脉的宇华物业,其负责人表示也是为了业主利益,甚至目前仍在为小区缴纳水电费……

        令记者困惑的是,既然各方均是“为了业主”,目标一致,为何广大业主却成了最终的受害者?绿化苗木干渴无法浇水、停车位紧张停车场却空置,断水断电了,也只能通过街道办、水务或是电力等相关部门协调,或是通过报警才能解决……

        其实,业主利益如果指的是具体业主的个人利益,那么这种利益千差万别,具体到一个小区,物业服务难以满足每个业主的利益,总会有部分或是个别业主,从自身利益出发,对小区物业事务存有异议。如此一来,“为了业主”,就可能成为某些违法作为的“幌子”。

        业主利益,其实是小区业主的整体利益或大多数业主的公共利益。正如物业管理专家舒可心所言,我国《物权法》《物业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规定中的“双过半”原则,其实已给出解决方案,那就是从业主整体利益出发,满足大多数业主的公共需求。我们期待,金源泉家园的争议各方,能够依法作为,真正建成一个和谐宜居的家园。

  • 鸽毛乱飞

        西城区宏大胡同北楼东侧一胡同内,有人私搭鸽子笼,鸽毛乱飞。  王耀奇 4月10日摄

  • 千疮百孔

        董村公交车站,开往北京站方向的公交637路站牌千疮百孔。王青 4月11日摄

  • 数年空坑

        兴光三街与潞西路“丁”字路口,长有一公里的道路两旁,200多个树坑3年多没有种树。   王青  4月11日摄

  • 一作坊私自宰杀活禽

        最近,家住朝阳区大羊坊路西侧爱民小区的吕女士致电本报,称其常到大洋路市场买菜,最近发现市场内有新宰杀的鸡鸭在卖,“还有鸽子,很可能没经检验检疫,感觉很不安全。”

        记者了解到,这些鸡鸭都是在大洋路市场南侧一作坊内宰杀,时间已有两个月。

        自大洋路海鲜批发市场出发向南,沿大羊坊路行约400米,至金都KTV处右转进入一条胡同,胡同尽头便是该家作坊的藏身之处。现场,记者看到由白色木板做成的两扇大门,左扇门写着“暂停营业 电话”,右扇门写着“低价转让”及联系方式。一名身穿深色上衣的中年男子,进入该门后,向一间用木板、黑色防雨布搭成的房子走去。

        该间房子有10余平方米,地面上残留着片片血迹,地下摆着、靠墙摞着一排排铁丝笼,数十只鸡、鸽子等家禽在笼内拍翅鸣叫。

        紧挨着铁丝笼搭有一块案板,板上摆着一双蓝色手套及一条旧毛巾,房内脏乱,腥臭刺鼻。

        “这些鸡都关在笼子里,有人买就杀,每天能宰几十只。”吕女士称,因周围拆迁,很多居民搬走了,店主将作坊藏身在此,可能是考虑该处人少,难以被发现,“听说是父子俩在宰杀。”

        记者了解到,自2008年起,北京已全面禁止买卖、屠宰活禽。该作坊私自宰杀活禽,不仅给市民带来食品安全隐患,而且随着气温升高,宰杀家禽的垃圾污水也破坏了环境。记者呼吁相关部门能及时介入调查整治。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杨伟 文并摄  

  • 停车位见缝插针惹人烦

        “我们家楼门口什么时候能干净清爽点儿啊?”这是西城区椿树街道椿树园小区不少居民多年的心愿。停车位占道,建筑垃圾随意堆放,地锁让人防不胜防,这些让居民们苦不堪言。

        椿树园小区是个大社区,有两三千户居民,居住密度大,车位常年紧张。笔者见到,小区内道路狭窄,道路一侧全部划了车位,剩下的空间只能容一辆汽车勉强通过。不少居民说,小区现在能用上的公共空间都被划上了停车位,还有的被私自安装上了地锁。走在小区路上,既要防着过往车辆,还得留心不被地锁绊倒,没安全感。

        在小区18号楼下,笔者看到,楼门口的过道上也被物业公司划上了车位,一旦有车停放,加上旁边停放的电动车和自行车,居民进出楼门都不方便。另外,在18号楼与11号楼中间的消防通道上,虽然标有“禁止停放”,但仍停着多辆老年代步车和汽车。一排私自安装的地锁,也正处在消防通道上。通道边,还堆有大量建筑垃圾,不仅妨碍消防安全,也成为居民通行的安全隐患。

        甚至连地下停车库里也有车辆占道停放。地下停车库在小区南侧12、13、14号楼下,车库主干道本来就不宽敞,但也被划上了多个停车位,这令车辆经过及紧邻车位内的车辆停放都十分不便。

        “小区车多,车位不够用,多划车位我们也理解,但也得有个度,不能把所有的空间都划成车位啊!”小区居民黄先生抱怨。居民们建议,属地部门和小区物业公司合理安排车位布局,或采取更科学的办法解决停车问题,并对私装地锁进行清理整治,为居民们营造安全舒心的居住环境。土名 文并摄  

  • 厂洼小区地下室打隔断出租

        市民彭先生:海淀区厂洼小区12号住宅楼高20层,楼上居住有多户居民。该住宅楼地下室是人防设施,但被违规分割成许多房间,租住了大量人员。这些人员有送水的、收废品的、做小生意的等,很多人使用大功率电器做饭、充电。该处还曾失火冒烟,消防安全隐患极大。前不久,该栋住宅楼3层就发生过一起火灾,当晚居民非常恐慌,后来虽然扑灭了火灾,但如果地下空间起火,烟雾上蹿,整栋住宅楼居民将被殃及。

        紫竹院街道办:街道办将该诉求转派至安全生产办公室。前不久,安全生产办公室、消防及派出所民警联合,对厂洼小区12号住宅楼地下室联合检查,责令清空地下室居住人员。作为管理部门,厂洼小区物业服务部对该地下室进行消防整改。目前,该地下室已清理完毕,且已封条上锁。

  • 定福庄一大树撞裂阳台

        市民孙小姐:朝阳区定福庄南里7号院北侧有一棵大杨树,树木高度已超过二层住户家阳台。一刮风大树就会撞击住户家窗户、阳台,声音就像锤子在砸。二层住户家阳台已被撞出裂缝。

        三间房乡政府:该栋住宅楼是栋老旧楼房,经三间房乡安监科现场核查,阳台面临树木重压,存在安全隐患。目前,三间房南里居委会已协调物业公司对该棵杨树进行剪枝,已消除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