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五环内28万株雌杨柳瘦身沐浴减飞絮

        本报记者  王海燕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随着天气逐渐转暖,杨柳飞絮再现京城,既为首都北京增添了浪漫的春日气息,同时也给市民日常生活带来一些烦恼。

        调查结果显示,全市五环内共有杨柳雌株28.4万株。园林部门将采取疏枝、高压水枪冲洗等方式对飞絮进行精准治理,力争到“十三五”末,杨柳飞絮明显改善。

        五环内雌株杨柳精准定位

        两年来,本市对五环内雌株杨柳树的分布进行了精准调查。截至2018年底,五环内共有杨柳雌株28.4万株,其中朝阳区10.7万株,丰台区6.6万株,大兴区6万株,海淀区3.7万株,东城区0.43万株,石景山区和西城区都是0.39万株。

        “这28万多株杨柳雌株有超过六成长势良好,正值飞絮旺盛期,这也是京城春季漫天飞絮的主要原因。”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相关负责人介绍。

        由于不同区域气候条件不同,飞絮产生的时间段也不一样。例如今年,东城、西城以及丰台和朝阳西部地区最先出现飞絮高峰。海淀、大兴、通州、顺义等区紧随其后,而怀柔、密云、延庆等北部山区飞絮时间最晚,而且杨树飘絮期比柳树要早10天左右。

        对于五环路以外的雌株杨柳,全市各区也开展了分布调查并进行了识别标记工作,形成了完整的北京市杨柳树雌株资源数据库,为今后综合治理杨柳飞絮提供数据支撑。

        林下种草减少“二次飘絮”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世界园艺博览会等重大活动即将在京举行,正逢杨柳飞絮高峰期,目前全市已经开始对重点区域集中治理。

        昨天上午,在机场高速沿线杨树林治理现场,一架高压喷雾车正对着高大的杨树树冠喷出高压水雾。水滴顺枝条流下,夹裹着飞絮,落在绿化带中。另一边,园林工人正对一棵高大柳树多余的枝条进行修剪,通过控制花序数量,减少飞絮产生。

        为避免落地飞絮产生“二次飘絮”,全市还将及时清理飘落到地面上的杨柳絮,同时加快林地绿地裸露土地治理,科学应用乡土地被植物改造建设附属绿地和绿化隔离带,形成有效的立体缓冲区,增加对杨柳飞絮的吸附滞留能力。近期,全市还将开展巡查,全面杜绝杨柳飞絮焚烧,严防火灾发生。

        “治理杨柳飞絮,切忌急功近利,一砍了之更要不得!”中国林科院研究员张建国告诉记者,杨柳树是北京绿化的主力军,仅杨树就占全市森林面积的近一成,森林蓄积量更是占全市总蓄积的42.2%。

        在不破坏杨柳树生态功能的前提下,市园林绿化部门提出了因地施策,分类治理飞絮的工作方案。医院、幼儿园、学校、城市公园和大型社区等重点区域人流密集,飞絮对市民影响大,将重点治理。农村地区和近郊人口密度小,杨柳飞絮的影响相对较小,作为缓治区域,根据影响程度,逐步进行治理。而山区和远郊区,人口密度小,杨柳树分布又比较偏僻,则让杨柳雌株自然生长。

        全市禁止新栽杨柳雌株

        除了日常的治理工作外,全市还将通过源头控制,结合树种更新升级,逐步减少杨柳树雌株的数量。

        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后,在城镇绿地、公园和新农村绿化等各项园林绿化建设中严禁使用杨柳树雌株,并通过科学配置树种,营造多树种、多品种、乔灌草相结合的混交林模式,不断增加园林绿化树种的多样性,提高物种的丰富度,实现园林绿化高质量发展。

        同时,在各项绿化工程中,把杨柳树雌株作为优先改造更新的目标;在绿地日常养护中,也把杨柳树雌株作为优先修剪、间伐的主体,并结合园林绿化工程,对现有老、残、病等杨柳树雌株逐步更新改造,从根本上减少飞絮总量。

  • 赛特关店倒计时 老顾客携手来“捡漏儿”

        本报记者 马婧

        临近关店,赛特购物中心才迎来近些年最热闹的时刻。双休日,大批市民携家带口来到赛特,赶在关店前“捡漏儿”,上世纪90年代人挤人的场面得以再现。据内部人员透露,赛特6月房租到期后不再续租,告别已成定局。从“开业大挤”到“关店大挤”,赛特的落幕令人唏嘘。

        “打卡”怀旧

        赛特重现热闹场面

        当记者昨天再次走进赛特购物中心时,眼前的场景让人吃惊,一度空空荡荡的卖场变得人山人海,一层的部分特卖区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

        “给大家直播一下赛特现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来!”一位女士将现场录的小视频发到朋友圈里,实现了关店前再次“打卡”赛特的心愿。“已经很久没来赛特了,最深的印象就是东西很贵,很少来买。但听说要关门了,还是有些不舍。”她说。    

        一层是赛特目前最热闹的区域,从前的化妆品专柜已经全部撤离,变成了小商品促销专区。手表、箱包、首饰、翡翠……虽然商品标价动辄数千元,但大力度的折扣吸引市民纷纷选购。据售货员透露,一层特卖区的商品都来自王府井百货。“赛特和王府井百货是一个系统的,所以我们来这儿做促销。”一名售货员表示,如果商品后续需要维修,可联系王府井百货的专柜。    

        相比一层人挤人的热闹劲儿,其他楼层虽有些逊色,但客流也是平时的好几倍。在二层的鄂尔多斯服装店里,有近十名顾客在挑选衣服,而记者一周前探访时,这里还空无一人。一直冷清的鞋箱专卖区也热闹起来,收银台前排着十几人的队伍。

        服装款式老旧

        老年人成消费主力

        由于品牌老化、款式落伍,服装区产生消费的大多是老年人。“逛了半天,要么是没听过的牌子,要么是比较老的牌子。”一名女性顾客说,“很多打完折也要四五千元,但无论是款式还是品牌都不算时尚。”

        “媳妇,你看看这个鞋子怎么样?”正和妻子视频通话的王先生把手机镜头对准柜台上的高跟鞋,现场当起了导购,不料妻子觉得款式太俗。“这个牌子我和媳妇在别处买过,现在打完五折1400多元,价格能接受,但款式实在太老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在网上看到赛特关店的消息后特意赶来,但总体来看并没有太多想买的。    

        看到赛特重新热闹起来的场面,老员工们也感慨不已。“要是一直是这样的场面,也不至于关门。”一名老员工感叹,很多市民对赛特都很有感情,但这些年赛特没有转型,一边是门可罗雀,一边还要养着几百名员工,关店也是必然。    

        在网上,许多网友也纷纷留下了对赛特的回忆。“20年前在赛特花了500多元买把雨伞,用了十多年。赛特承载了一个时代的记忆。”“上高中时常来的商场,那会儿可不是来购物,而是蹭空调复习功课。”“赛特刚开张那会儿,去参观是一乐,数价签数字后面有几个零”……在大众点评上,仅最近两天就多了20多个网友点评。

        租金到期

        告别已成定局

        从建国门外的一片荒草地,到成为高端百货业的代表,再到如今走下“神坛”,赛特伴随改革开放一路走来,用27年时光见证了人们消费习惯的变迁。

        2003年底,时任赛特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王辛民曾在公开场合透露赛特的辉煌成绩——当时赛特的利润每年保持在1亿元左右,实现10%以上的利润率。虽然近几年无更多数字披露,但从经营情况看,走下坡路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贵”依旧是赛特的特色,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赛特里的商品不再是高端的代名词,加上体验消费、特色消费的缺失,让赛特在综合购物中心面前丧失了优势。

        对于此次关店是正式告别还是暂时闭店升级,目前赛特方面还未给予官方回应。但据赛特内部人员透露,赛特将于6月底房租到期,且物业方不再续租,未来升级后即使仍为商业业态,也将是由其他公司接手。

  • 民生卡何时整合功能“一卡通”

        本报记者 任珊

        看病要社保卡、就诊卡,逛公园要公园年卡,坐公交车要一卡通,还有工会会员互助卡、养老助残一卡通……市民随身的包里、家中抽屉里,总有一堆卡。许多卡因为功能单一,经常被忘记随身携带,临到用时却因为找不到卡被“卡”住了。有市民提出,大数据时代,有没有可能把这些卡的功能整合整合,多卡变少卡,方便办事,也节约政府制卡成本。

        “你看看我这包里……都是卡。”刚带孩子从儿童医院看病回来的詹女士翻着自己的包,除了坐车要用的市政交通一卡通,还有身份证、社保卡,儿童医院的就诊卡。“看病,为什么不能只用一张卡呢?”

        詹女士的困惑也是很多市民的共同感受。张敏平时生活中需要用到近20张各种各样的卡。打开她的卡包,里面塞得满满当当,既有银行卡、水电气热卡,还有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园年卡、社保卡,以及好几张医院的就诊卡等。

        张敏说,除了社保卡,部分医院还有自己的就诊卡。“我这还算好的,同事家有老人的,手里的卡更多。”张敏很困扰。

        现在到北京的医院看病,都要用到什么卡?据悉,目前,友谊医院、朝阳医院等多家市属医院已经取消了院内就诊卡,持北京市医保卡患者直接到挂号窗口或自助机挂号、取号。但还有部分医院,特别是儿童医院等大医院,就诊时除了社保卡,还需要办张医院自己的就诊卡。“虽然卡可以重复使用,但因为不随身携带,常常是去一趟医院就办一张,家里攒了三四张医院的就诊卡了。”张敏说。另外记者也了解到,北京市非医保患者、外地来京就诊患者看病,则需要携带身份证,到医院窗口办理京医通卡。

        对此,市卫健委也在推进减卡工作。市卫健委曾透露,医院里的各种卡将逐步合并,最终统一为“北京通”卡。据悉,目前,这项工作一直在推进中。

        其实,除了看病,市民日常办事也需要带好几张卡。比如涉及到民政对象,就有民政一卡通、养老助残卡,家用的有水电气热卡,还有通用的身份证、社保卡等。早在2014年,就有统计显示,北京市各种卡共有27张之多,包括水卡、电卡、市政交通一卡通等。

        “现在这些实体卡片种类多,可是卡片功能却相对单一。”对此,有市民提出,能不能多卡变少卡,把多张卡片整合到一张实体卡上,实现“一卡通行”,这样既便利使用,也可节省不少制卡开支。

        “多卡”变“少卡”,卡在哪儿?

        目前,本市一些部门也正在摸索一卡多用。比如第三代残疾人证——残疾人服务一卡通,除了能证明残疾人身份,还可以当公交卡、银行卡用,免费乘公交、进公园,残疾人还能领助残补贴、买康复辅具。据市残联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整合这些功能,市残联前期需要与市经信委、市交通委、市民政局、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北京银行等10多个单位建立共享交换机制,实现残疾人基本信息、补助信息等31项内容260多个字段的实时或定期数据共享。“凡是数据共享能得到的数据,不需要群众提供纸质证明材料,同时减少审批环节、避免数据的重复采集和录入。比如残疾人证申请、用人单位安排残疾人就业情况申报等环节,变申请人提供证明材料为后台系统数据核验。”这位负责人表示。

        让信息和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对办卡数量做减法,对功能做加法,关键在于打通各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政府各部门实现信息共享、信息整合。

        有专家表示,从技术上来讲,一张卡完全可以做到拥有多种功能。目前国内其他城市已推出具备多种功能的“市民卡”,但是要做到“一卡通行”“一卡多用”,并非易事,关键的问题不在卡片本身,而在资源的整合上。

        据了解,目前本市相关部门也正针对市民使用频率高、受众面广的民生类卡片办理和使用中存在的问题,拟研究实体卡整合和电子卡应用相关工作。

        记者手记  

        打破壁垒,需要形成合力

        大数据时代,民生卡也需要“大数据”。而对相关各部门而言,更要有开放共享的“互联网+政务”思维。 

        “多卡合一”“一卡通行”,绝非单打独斗能完成,需要社保、民政、卫生、公安等各个政府部门横向配合、协同联动。去年本市首次实行积分落户政策,积分落户申报系统就与13个市级部门、16个区及经济技术开发区之间实现互联互通,绝大部分指标审核可通过数据交换实现,让大部分申请人足不出户就能完成申报全流程,实现了“群众少跑路、信息多联路、审核多并路、办理少绕路”。民生卡的整合,同样涉及多个部门,也更需要各个部门之间打破壁垒、共享信息,共同形成为民服务的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