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取经”路上新老两代碰出火花

        本报记者 徐颢哲

        作为国产综艺的重要类别,观察类综艺在这两年进行了穷尽式的深度开发。继基于亲子关系的《爸爸去哪儿》《妈妈是超人》,基于夫妻关系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一路上有你》,基于父母与成年子女关系的《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后,观察类综艺又增加了一个新的题材——师徒关系。

        最近,湖南卫视与芒果TV分别推出了一档以师生关系为核心的真人秀《我们的师父》与《少年可期》。《我们的师父》中,84岁的表演艺术家牛犇老爷子和于晓光、大张伟、刘宇宁、董思成四人组成的“拜师团”共处三天两晚,牛犇向青年后辈亲身教授从艺、为人之道。刚开播两期,《我们的师父》除了获得上佳收视表现,更是频上微博热搜。《少年可期》中,朱正廷、范丞丞等七位新生代歌手向著名歌唱家腾格尔拜师学艺,其故事也颇具看点。

        《我们的师父》首期播出后,有观众质疑其模式抄袭韩国综艺《家师父一体》。对此,节目总导演孔晓一回应,节目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次对黄永玉先生的采访。“黄永玉年轻时曾经跟张大千、弘一法师、徐悲鸿生活在一起。有人问他,跟老师们相处过程当中,你有没有跟他们学习到什么技能,黄老先生说:‘学习这个技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更多是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感悟,感悟这些前辈们日常生活中为人处世的态度。’”

        “拜师团”借鉴了《西游记》的人物设定。四位成员中,于晓光长兄为父,担当类似唐僧的管理者角色,大张伟更像是孙悟空,敢于质疑权威同时内心敏感善良,另两位则像憨厚、慢半拍的猪八戒和潜力股沙僧。孔晓一介绍,与《西游记》不同的是,四人在每一期的节目中不是去“打怪”,而是去拜访各路“神仙”,从后者的人生经历和谆谆教诲中取得人生的真经,而他们真正打的是他们自己内心的怪,亦即他们心中的困惑、迷茫、焦虑和不安。

        此前也有不少综艺节目以介绍资深艺术家为主题,但这类访谈节目以“单向输出”为主,节目形式更偏向于“授课”“讲座”,对于年轻观众来说难免显得有些单调乏味。媒体人曾于里认为,《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做对了一点,就是它们引入徒弟的角色,让徒弟与师父共同生活,以徒弟的视角近距离观察,并领悟师父的人生哲学,让原本的“单向输出”变成“双向互动”。

        从节目效果看,师徒关系的确是观察类节目的素材富矿。中国演艺圈不乏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但在当今的流量时代,其中大多数人都被年轻观众忽视,一旦他们成为镜头的焦点,往往能迸发出意想不到的能量:《我们的师父》第一期,牛犇童心未泯,爱开玩笑、爱吃冰淇淋、爱玩手机;第二期节目结尾,几个徒弟离开,牛犇依依不舍地挥泪送别,原本热热闹闹的小屋又变得空旷安静,让观众看到老人的情深义重和晚年孤独。本周二,在《我们的师父》的北京落地活动上,牛犇也坦言:“忘记我已经80多岁了,也忘记他们是20多岁的小伙子了。”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聚焦师徒关系的观察类综艺尚处于起步阶段,还有不少上升空间。节目评论人杨智帆指出,《我们的师父》开篇只有一段大张伟配音的独白交代制作逻辑,缺乏对四人当下人生阶段的描绘,缺少走心的、私人化的反思记录,因此会造成对答疑解惑的需求感并不强烈。相比之下,《少年可期》的徒弟关系更具“火花”,因为几个徒弟来自一个组合,彼此足够熟悉,节目更聪明的地方在于引入了“师叔”的角色,由“综艺咖”杨迪来担任,负责节目流程的把控,并极大增加了节目欢乐的色彩。

        记者视角  

        观察类综艺终于不再在婚恋圈打转

        刚过去的2019年第一季度,观察类综艺扎堆儿涌现。不过,不管是主打女明星私生活的《我家那闺女》、90后社交观察类真人秀《美好的遇见》、聚焦女明星婚恋生活的《妻子的浪漫旅行》《女儿们的恋爱》,都只是在“催恋、催婚、催生娃”的小圈子里打转,很快引发观众的审美疲劳。

        模式单一、创新不足,已成为阻碍当下观察类节目发展的绊脚石。国产观察类综艺的一个重大误区,则是为了观察而观察。但观察的核心诉求,不是窥私,更不是猎奇,而是为了充盈观众的思想和心灵。因此观察类综艺不应该将目标仅仅定格在情感层面的共鸣上,而应该通过观察让观众意识到世界的多元性。这也是韩国观察类综艺最核心的创新竞争力。

        在当今综艺节目飞速迭代的市场环境下,只有使用更高级和实用的表达语境才能赢得受众。从《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能够看到,综艺制作人有意在突围代际观察的情感套路,寻找更趋向生活化、社会性的议题。能引起观众广泛讨论的,一定是和观众生活密切相关的话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师父》在第一期把新养老观念提上话题后,接着又探讨了中国式亲子关系。

        未来,综艺观众的垂直细分已成为必然趋势,美食、音乐、职业、社会身份等更多元素可能会被吸纳进观察类综艺。元素的丰富,不仅意味着节目内容的延展,更意味着通过节目与社会热点以及观众内心世界可建立的连接点将大大增多。当然,这类节目讲故事的手段也需要更加自然,更加润物细无声。

  • “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发现好电影”

        本报记者 王广燕

        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即将于本周六开幕。昨天下午,北京饭店诺金宝石厅里早早架满了媒体记者的“长枪短炮”,在万众瞩目下,本届北影节“天坛奖”国际评奖委员会举行媒体见面会,七位担任评委的中外影人集体亮相。

        本届“天坛奖”评委会主席由美国知名导演罗伯·明可夫担任,评委包括智利导演西尔维奥·盖约齐、中国导演曹保平、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中国女演员刘嘉玲、伊朗导演马基德·马基迪以及英国导演西蒙·韦斯特。

        作为本届评奖委员会主席,罗伯·明可夫与中国缘分不浅,他执导的《功夫之王》至今仍被视为最成功的中美合拍片之一。他透露,自己早在22年前就来过北京,当时下榻的酒店恰巧就是此次见面会所在的北京饭店。“1997年我第一次来中国旅行,看到的景象和现在非常不同,对于没有亲眼看到过去中国的人来说,真的很难理解这种变化到底有多么大。”

        “北京国际电影节很重要的一点优势就是在北京举办,这里是中国电影工业的核心。”罗伯·明可夫说,北京国际电影节在近十年前创办时,其宗旨就是为中国观众带来各国的电影,促进中国电影业发展。“在展映影片中,你可以倾听到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观点、不同的故事。评委来自世界各地,这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电影盛事。”

        俄罗斯著名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去年凭借作品《小家伙》入围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获得最佳女演员奖。在见面会现场,他表示《小家伙》是一部合拍电影。“过去我多次与联合制作人一起拍摄影片,我想未来的电影就是一个合拍的世界,你无法想象没有各国的合作是什么样子。”

        在见面会现场,中国香港演员刘嘉玲一身酒红色套装优雅现身,作为本届“天坛奖”国际评委会唯一的女性评委,她直言“希望女性评委以后更多参与到北京国际电影节中”,“女性和男性相比,看电影的视角是有所不同的,她们比较敏感、感性,能够在一些方面与男性实现平衡。”

        面对记者对评判标准的提问,评委们进行了坦诚回答。在好莱坞电影导演、制片人西蒙·韦斯特看来,他不光关注拍摄技巧,更重要的标准是能否吸引普通观众走进电影院坐下来好好欣赏。伊朗国宝级电影大师马基德·马基迪笑言当评委不容易,要综合大家的观点,直面一些分歧。他说,自己的评判标准是影片是否情感动人,是否具有美学价值。

        智利导演西尔维奥·盖约齐去年带着他的作品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展映,今年他的身份发生变化,成为“天坛奖”国际评委会的一员。他幽默表示,自己去年的心态很紧张,而今年很放松,享受与同僚的交流合作。当被问及评委的工作职责,中国内地导演曹保平言简意赅地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发现好电影。”

        据悉,“天坛奖”评委会将综合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等方面,最终将从15部入围影片中评出十大奖项,奖项结果将于本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暨颁奖典礼上揭晓。

  • 大剧院管弦乐团新乐季主打中国作品

        本报记者 韩轩

        备受乐迷期待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及合唱团2019/20乐季安排终于公布了。昨天,大剧院的这两支驻院表演团体公布,将在本乐季中上演120多场歌剧及音乐会。新乐季以“华彩”为主题,蜚声国际的琵琶演奏家吴蛮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安妮-索菲·穆特将担任乐季的驻院艺术家。

        虽然交响乐是舶来品,但近来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作曲家创作出佳作。今年是新中国的70周年华诞,以“月是故乡明”为名的中国作品板块成为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乐季中的重要一部分。作曲家唐建平、孟卫东及邹静之受大剧院委约,联合创作了交响诗《北京大合唱》,将展现北京的历史风情。国家大剧院领衔委约作曲家陈其钢的新作《如戏人生》,也将在打磨后由著名指挥家郑明勋执棒,带来亚洲首演。此外,国际新锐中国作曲家黄若的《化变》、于京君的《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中国版》,以及赵麟的琵琶及大提琴协奏曲《逍遥游》都将上演,尽显中国作品的魅力。

        有了中国原创作品,也少不了杰出的中国艺术家。琵琶演奏家吴蛮受邀担任本乐季的驻院艺术家,她将一口气带来四场形式各异的音乐会,分别与吹管乐、吉他、打击乐等乐器合作,还将携手蒙古先锋音乐人蒙柯卓兰及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音乐家,带来艺术对谈和讲座。

        不少乐迷心中的小提琴“女神”安妮-索菲·穆特也将担任驻院艺术家。2019年12月,她将携手乐团及曼弗雷德·霍内克、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带来贝多芬全套小提琴作品。对于乐迷来说,这样欣赏全套贝多芬小提琴作品的机会,可谓非常难得。

        此外,今年也是著名作曲家门德尔松诞辰210周年和理查·施特劳斯逝世70周年,乐团将在音乐总监吕嘉的带领下演绎这两位作曲家的多部经典。乐团和合唱团将联手上演门德尔松的《第二号交响曲》,这首曲目在中国内地的交响乐演出中极少听到。

        “这几部国外作曲家的作品,也包括之前提到的中国作曲家的新作品,都是国内观众不太能听到的曲目。”吕嘉说,之所以选择这些看似“眼生”的作品,源于他对北京观众的充分信任,“这些都是国外与国内非常优秀的作品,如果我们不演,大家就可能不知道,我们演了,观众听多了,这些作品不也就喜闻乐见了吗?”

        此外,乐季中还包含“俄罗斯万花筒”系列,乐团将演绎柴科夫斯基、普罗科菲耶夫、拉赫玛尼诺夫等作曲家的作品,带领观众在音乐中饱览俄罗斯风光。

  • 电影明星演玄幻剧太掉价?

        牛春梅

        一个明星的工作反差能有多大?张震最近做了一个绝佳的示范。近日,他在同一天先是宣布将搭档倪妮出演玄幻剧《三生三世:宸汐缘》,随后又宣布将出演好莱坞科幻大片《沙丘》,与“甜茶”、哈维尔等好莱坞大咖同框。粉丝们先是被惊掉下巴,后又得到了一些安慰。

        对于张震出演玄幻剧,粉丝们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毕竟张震是曾经以《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这样的经典艺术影片出道,又先后出演过《卧虎藏龙》《最好的时光》《吴清源》《一代宗师》《刺客聂隐娘》等经典之作,15岁就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24岁得到金像奖提名。粉丝们一致认为,张震此举太掉身价,还有人开玩笑说“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不仅张震的粉丝接受不了,倪妮的粉丝也觉得偶像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接这样的电视剧。此前章子怡的粉丝更曾经因为她要接演电视剧《帝凰业》而写长信抗议,劝阻无效后,还有人因此脱粉。

        演电视剧真的掉价吗?电视剧真的那么不堪吗?当然不是,许多美剧、英剧堪比大片,在社会性、艺术性方面甚至比许多电影大片做得更好,走得更远。日剧、韩剧也有许多非常好的作品,国产电视剧也不乏佳作。章子怡的粉丝在抗议长信里也提到,“如果你演的是《雍正王朝》《走向共和》这样的经典,我们当然高兴都来不及。”其实,让明星们掉价的不是电视剧这种形式,而是许多电视剧本身质量堪忧,请来电影咖也挽救不了。

        电视剧不需要电影咖吗?要想有好的作品,当然需要好的演员助力。前几年,同为电影咖的周迅出演电视剧《红高粱》,就没有这么多争议,反而成为她的一部代表作,被粉丝津津乐道。那是因为作品本身够厚重,质量也过硬,角色更为适合,电影咖和电视剧彼此成就。

        只是现在很多电视剧投资方虽然出得起大价钱,请得起电影咖,却少了一个好底子。就以张震、倪妮出演的这个《三生三世:宸汐缘》为例,这个所谓的大IP其实已经有点糊了,剧情更是典型的扁平玄幻爱情偶像剧。粉丝之所以反对,是因为张震从年龄到气质都不适合其中仙气飘飘的人物设定,更没有那些流量明星的肤白貌美。

        花大价钱请电影明星出演这种不合适的角色,这其实是一种错位的配置,也是资源的浪费。到最后,喜欢张震的人不会看这种题材的电视剧,喜欢这种题材的观众,没准会因为他们并不熟悉张震而不去看这部戏。两头都没搭着,真让人为投资方着急。

        章子怡曾表示自己接演电视剧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表演。不过,选择《帝凰业》这种基本已经扑街的套路题材,却未必是好选择,毕竟更多人想要看到的是好作品、好表演,而不仅仅是看到明星脸。

  • 中外明星共同表演开幕节目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苏菲·玛索将在儿童片《风筝》的故事讲述中降临现场,毛阿敏和孙楠将献唱,宋佳还要表演《爱影之城》……昨天,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举行第九届北影节新闻中心成立发布会,公布开闭幕式筹备情况和红毯明星阵容,介绍纪录单元、“注目未来”单元及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论坛等相关情况。

        第九届北影节开、闭幕式分别将于4月13日、4月20日在怀柔国家中影数字制作基地举办。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将主题设为“家·国”,围绕这一主题展开,以“追求电影质感极致呈现”为最大特色。开幕式上所有节目,几乎都由电影人完成,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人的聚会。苏菲·玛索、克里斯托弗·沃肯、栗原小卷、胡歌、周冬雨等众多国内外影人都将会聚于此。

        开幕式以新中国第一部中外合拍儿童电影《风筝》的故事为开篇,这只风筝将穿越中法,开启一段电影的非凡旅程,并将苏菲·玛索带到开幕式现场,演员迪丽热巴与吴谨言也将用舞蹈展示出中西文化的碰撞与融合。此外,宋佳与来自英国的布雷克共同表演歌舞《爱影之城》,毛阿敏将演唱《雕刻时光》以及开幕式最后的快闪歌曲《我和我的祖国》,用音乐回忆那些曾经感动过我们的光影瞬间。

        闭幕式暨颁奖典礼部分,十位知名电影人将以“电影追梦人”的身份,倾诉“家·国”梦想,揭晓“天坛奖”十大奖项谜底。青年演员李易峰、关晓彤、歌手孙楠等人将通过演绎《这就是电影》《龙文》《请记得我》《我爱你中国》等歌曲,抒发电影人的逐梦心途,向全体电影人致敬的同时,也向世界传递新时代的中国时代风范。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将向世界发出新的邀请,期待2020年,世界影人在北京相聚。

        本届北影节纪录单元将于4月17日上午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开幕,活动为期两天,包括评审、展映、论坛、发布、沙龙等五大板块。本届纪录单元共收到近200部作品,最终有13部作品入围,开幕式还将发布和解读《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影像计划》。另外,今年将有《善良的天使》《盲行者》《最后的沙漠守望者》《奇妙的海洋》等四部优秀纪录电影在院线展映。

  • 国产剧首试校园辩论题材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青春偶像剧还能怎么创新,国内首部青春思辨励志剧《你好,对方辩友》就选择从校园辩论题材入手,尝试对辩论赛进行影视化探索。

        该剧讲述一个濒临解散的文学院辩论社,在社员们的努力下成功逆袭“称霸”全校的故事。全剧的核心目标是“重振辩论社”,剧中的大学生始终保持思考和探索,试图找到辩题的题眼,也在寻求一条更好的通往未来的路。据主创介绍,在拍摄这部剧之前,几位主演都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辩论培训,可以算得上半个辩手。

        导演韩洋透露,对辩论题材的探索虽然是一场冒险,但也是这部剧最大的看点和优势。制片人王士龙还兼任了本剧的部分编剧,身为曾经的辩手,他结合了自己的经历和辩论赛场历史上的真实故事创作了这部剧。他表示非常希望这部剧让大家体会到思考的乐趣,并特别透露,剧中还有很多还原致敬1993年狮城舌战等经典赛事的彩蛋,等着观众去发现。该剧将于4月15日在芒果TV全网独播。

  • “别让小淘气变成大麻烦”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法官妈妈”尚秀云写给青少年及其父母的《别让小淘气变成大麻烦》一书近日在京首发。在谈到这本书创作初衷时,尚秀云说,虽然每个家长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大麻烦”,但实际情况却是,网瘾、不良交友、早恋、厌学、校园欺凌等问题正困扰着很多青春期的孩子。“很多家长面对孩子出现的问题束手无策,还有很多家长即将迎来这些问题,此时却还浑然不知。我想告诉家长的是,亲情+规则,才能造就好孩子,我的这本书就是要告诉孩子们,淘气的底线和边界在哪里。”

        1987年,海淀区人民法院成立了北京市首批少年法庭,尚秀云因在未成年犯罪审判上的突出经验而成为北京市第一代从事少年审判的法官。从1987年至今,她审结了近千件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经她审判的缓刑少年中,有26人考上了清华、北京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有3人考取了研究生,有7人因确有突出的悔改表现被减刑,她也被称为“法官妈妈”。

        《别让小淘气变成大麻烦》从反面教材的角度来探讨家庭教育的话题。书中列举的虽然都是已经变成“大麻烦”的案例,说给家长的却是针对“小淘气”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在尚秀云看来,孩子们一年一年长大,他们在法律上权利义务逐渐增加,当孩子达到一定的责任年龄,他们就不再只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而是要开始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的社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