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七条公路通向世园

        本报讯(记者 王谌)2019北京世园会开幕在即,记者从市交通委获悉,7项世园会重点公路保障项目均已完工并通车,加强了园区周边道路与主通道和辅助通道的连接,为人们参观世园会创造良好的交通条件。

        7项重点公路保障项目为兴延高速、延崇高速平原段、延康路、康张路、百康路、东姜路、延农路。

        今年1月1日,兴延高速、延崇高速平原段(简称京礼高速)通车,可直接服务2019年世园会,同时作为京津冀一体化西北高速通道之一,对于疏解西北通道京藏高速G6、京新高速G7客货运交通压力,促进张北贫困地区的经济和旅游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由市交通委延庆公路分局负责实施的世园会保障道路——百康路、延农路、东姜路改建工程和延康路、康张路提级改造项目也已顺利完工,共计22.72公里。

        康张路提级改造工程起点为G6高速辅路,终点为延康路,全长3.4公里。延康路提级改造工程北起湖南西路,南至康庄镇政府,全长约9.58公里。两条道路由二级公路提级为一级公路,机动车道由一上一下改为二上二下,在原有公路占地范围内尽最大程度提升了通行能力。作为从G6京藏高速康张方向到达世园会园区的主要通道,这两条路是园区外部交通重要的辅助通道。康张路和延康路可到达世园会2、3、4号大门,也是通往世园酒店的必经之路。

        百康路起点位于康张路,终点位于延崇高速,全长约3.8公里,由二级公路升为一级公路,机动车道二上二下四车道。延农路起点位于延下路,终点位于延崇高速辅路,全长1.87公里,原为四级公路,改建后为二级公路,加宽路面至7米,提升了驾车舒适度。东姜路是由新建段和原东姜路两段组成,全长约4公里,改建后东姜路将变为城市主干路,机动车道由原来的一上一下变为二上二下,设有非机动车道、绿化带和人行步道。百康路、东姜路均是世园会园区周边的重要联络线,特别是百康路紧邻世园会非围栏区,是世园会期间行人、车辆进出园区的主要道路。东姜路不仅是世园会进出集散的主要通道,同时也是延庆规划新城的南边线。

        据介绍,延康路、康张路、百康路、东姜路、延农路等道路的建设,增强了G6京藏高速、兴延高速、延崇高速和G7京新高速等主通道与世园会园区的联系,实现快速顺畅的交通转换,能够满足会时客流高峰的运输保障任务,同时也将对延庆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发挥重大作用。

        目前,本市交通部门已制定《2019年重大会议活动道路设施服务保障工作组织方案》,对世园会周边道路加大综合整治力度,包括交通基础设施的更新与维护、路域环境的整治、清扫保洁作业、高大乔木的消隐修剪、桥梁栏杆的油饰更新、标线的覆划见新等,同时在现有指路标识上,完善“世园会”指引标识,为游客提供准确、便捷的指示信息。据悉,世园会召开期间,本市交通部门还将高标准完成道路保洁作业任务,保障世园会顺利进行。

  • 植物馆来了大“明星”

        本报记者 李瑶

        十几天后的2019北京世园会,植物馆将成为众多“植物明星”盛放光彩的舞台。眼下,来自云南西双版纳的百岁大板根,热带雨林中的神秘毒物“见血封喉”,还有“树中姚明”弥勒树、猴面包树,“神圣之树”菩提树等均已入馆,一场植物明星大联展将拉开帷幕。

        百岁大板根是一棵带土球20米高、25吨重的青果榕,仅根系的土球就有4.5米宽、3.2米高、1.5米厚,堪称植物馆的“温室之王”,被工作人员亲切地称为“大板根老爷爷”。从云南西双版纳远道而来,这位“老爷爷”一路旅途充满艰辛:由于土球过大,想要长途运输就不得不将枝叶砍掉,就像砍掉了手脚的人必然面临生命危险,因为属于超规运输,不能使用公路,所以要在土路上运输半个月。

        辗转来到植物馆后,正值北京的冬季。低温环境不利于青果榕存活,工作人员便买来大量的棉帘子为它保暖、用电暖气人为加热,甚至有工作人员连续为它守夜。最终,“大板根老爷爷”完好存活了下来,成为植物馆“明星队”的闪亮代表。

        “大板根老爷爷”令人崇敬,神秘毒物“见血封喉”却让人又惧又爱。在电影《战狼Ⅱ》中,男主角在武器用尽的情况下,用箭头涂抹了它的汁液,制作毒箭杀敌。“见血封喉”又名箭毒木,多生于海拔1500米以下的雨林中,有着乳白色树液,树皮呈灰色,春季开花,它是国家三级保护植物,是一种剧毒植物和药用植物。

        在植物馆中,有两棵树以独特的长相颇为吸引眼球,它们就是“树中姚明”弥勒树和猴面包树。弥勒树是植物馆中长相最奇怪的一种树,巨大的树干就像弥勒佛的肚子一样,由此得名“弥勒树”。之所以会呈现这样的大肚子形象,是因为它粗大的树干中存满了大量水分,即使一年不下雨,也不会受到很大影响。因此,以弥勒树为代表的具有极强储水能力的植物被称作“植物界骆驼”。

        和弥勒树具有相同本领的猴面包树也是一个老寿星。气候炎热、干燥的热带和亚热带非洲国家的生长环境,让猴面包树具有极强的耐旱能力,它在树干组织中储水,高约20米,寿命有5000年左右。每当干旱来临,它会迅速脱光身上所有的叶子,慢慢享用身体中的水分。弥勒树和猴面包树这两位拥有庞大身躯的“吸水达人”,是植物明星队伍中的“可爱担当”和“身高担当”,憨态可掬的外表下隐藏着厚积薄发的智慧,在风云变幻的丛林中散发持久的生命魅力。

        不过,植物馆里最神奇的还是要数菩提树。在印度,菩提树被视为“神圣之树”,政府更是对菩提树实施“国宝级”的保护。植物馆此次展出的菩提树在最初来到馆内时已是垂危,但凭借强大的生命力,它的根竟然在主干中间部分长出新的“绒毛”,缓慢吸收养分和水分,养分的输送让上半截枝干长出许多茂密的叶子,焕发出新的生机。

        不只植物馆,世园会的植物宝贝还多着呢。这个春天,让我们共赴这场奇花异草的大联展!

        相关新闻  

        首批26万盆延庆蔬菜供应世园

        本报记者 李瑶 通讯员 张宏民

        距离2019北京世园会开幕仅剩十几天时间,位于园区6号门附近的百蔬园内,6万盆延庆蔬菜已经陆续移栽入园。目前,各类蔬菜资材仍在分批入园,预计首批26万盆蔬菜将于4月18日全部完成入园移栽。

        2019北京世园会百蔬园是世园会展览史上首次将蔬菜作为独立展园。百蔬园占地54亩,其中户外部分用地面积47.25亩,室内部分6.75亩。室内展区分为蔬艺生活区、百蔬科技区、蔬菜博物馆、互动体验区四个展区,室外展区分为森林与沼泽、荒漠与草原、田园庭院、乐享家园四个区域。

        百蔬园以“创意农场、乐享家园”为主题,从蔬菜的历史、现在到未来,从自然、田园到城市,在时间和空间的交织中,给观众带来多维度、互动性、艺术化的体验,展现出蔬菜与生活的紧密联系。

        此次向百蔬园供应蔬菜资材的三家机构,全部是延庆当地的蔬菜生产基地。

  • 护城河畔古都寻根

        本报记者 王海燕

        今年是北京建都866周年。北京最早的都城——金中都,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虽然只存在了短短62年,金中都却开启了北京作为大国都城的新纪元。对于今天的市民来说,要追寻这段历史,最便捷的方式莫过于沿着护城河,到北京营城建都滨水绿道转一转。

        北京营城建都滨水绿道北起木樨地,南至永定门,全长约9.3公里,沿西南护城河经过北京建城、建都肇始之地,周边还有白云观、天宁寺、大观园、陶然亭、先农坛、永定门等众多历史古迹与人文景观。“3000多年前的古‘蓟城’,800多年前的金中都,都在眼下西城的区域里。2013年,区里启动建设这条滨水绿道时,就把它定位为一条承载北京古都史迹、寻根北京的历史文化带。”西城区园林市政管理中心副主任徐建介绍。

        元明清三代,特别是明清的历史遗迹,今天还大量存在。但金中都历史遗迹,无论是建筑,还是园林遗址,都寥寥无几。为追寻这段历史,西城区在这条滨水绿道上特地营造了一处金中都公园。公园位于菜户营桥东北角,总面积约5.57公顷。“这地方紧邻原金中都的中轴线——应天门和宣阳门附近,是最适合反映金中都建城历史和金文化的场地。”徐建表示。

        金中都公园在景观设计上紧紧围绕历史主题,绿树繁花之间,掩映着营城建都纪念阙、营城建都雕塑、金人游牧雕塑、宣阳台、千步廊、金中都博物馆等设施。特别是金中都博物馆,生动展现了1153年金建中都到1215年中都沦陷这60多年间的历史。博物馆全天免费开放,不时有游人走进来,追访这段遥远的历史记忆。

        值得一提的是,金中都公园在建设时,不仅改造提升了护城河沿岸的绿化带,还在护城河上建设了一座特色鲜明的景观廊桥。桥名为宣阳桥,宣阳桥桥面宽约7米,桥体长度约50米。宣阳桥与金中都公园风格相协调,均以宋金时期建筑风格为主,兼顾步行和观景的全天候需求。随着新桥建成,两岸居民的出行难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过去得绕20分钟,现在出了小区门,没几分钟就进园子里了。”建功南里社区62岁的何淑芹告诉记者。

        金中都公园内还建设了一处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的宣阳驿站,“市民读书汇”等丰富多彩的社区文化活动经常在这里举办,宛如花园里的社区会客厅。

        “每天沿绿道遛弯儿的人可多了,从早到晚,唱歌跳舞的不断。”建功南里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张志薪说,因为离得近,建功南里社区组织了一支18人的志愿者服务,两人一组,一年365天不间断对绿道进行巡护。发现垂钓、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及时劝阻,还帮助码放共享单车等,和公园管理人员共同维护绿道沿线的环境秩序。

        北京营城建都滨水绿道的建成,改善了绿道沿线7个街道30余万居民的休闲环境和休闲方式,成为西城区一张崭新的城市名片。

        在建成这条滨水绿道的基础上,西城区近几年又相继启动了环二环绿道北护城河(西城段)和莲花河滨水绿道(西城段)建设。环二环绿道北护城河(西城段)全长3.3公里,总建设面积11.4万平方米。依据沿线的历史文化分布,自西向东共划分为“潭西胜境”、“德胜祈雪”、“钟鼓余音”三个景区。莲花河滨水绿道(西城段)位于广安门外莲花河西侧,北起广安门内大街,南至红莲南路,全长1.4公里,总建设面积21.7万平方米。

        随着三条滨水绿道陆续建成,西城区的绿道体系初步形成。3条滨水绿道共建设了全长33.4公里的慢行步道和14.2公里自行车骑行线路,建设了6座休闲驿站、48座观景平台,还设置了113处wifi接入点。市民在追寻古都历史文脉的同时,更能感受到现代生活的便利。

  • 八载绽放,影视之都耀然崛起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北京国际电影节,这场在中国首都举行的文化盛典,从2011年诞生至今,即将迎来第9个绽放的春天。它是全球电影人交流展示的舞台,是中外电影合作发展的平台,也给广大影迷献上了光影盛宴。过去的八年,北影节已走出培育期,进入成熟阶段,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北京曾是中国电影的诞生地和发展中心,此前八届北影节的成功举办,续写了北京与电影的百年情缘。一座影视之都,正在耀然崛起。

        大咖名导彰显国际号召力

        一条红毯,化作璀璨的星河。八年来,累计超过千人次的重量级嘉宾从北影节红毯踏上光影之路,开启一年一度的星光之旅。在北影节,多元文化碰撞出艺术之光,各国电影人争相将这里作为展示自己艺术风格和专业理想的舞台。

        首届北影节(当时叫“北京国际电影季”),成龙和章子怡是形象大使;第二届,电影大师詹姆斯·卡梅隆抛开其他事务,专程来参加北影节,还盛赞红毯之壮观“从未见过”;第三届,莎拉·布莱曼、基努·里维斯来了……施瓦辛格、娜塔丽·波特曼、亚德里安·布劳迪、让·雷诺、阿米尔·汗,这些国际影坛上星光熠熠的名字,都曾经在北影节现场闪耀。

        自2013年设立“天坛奖”以来,北影节竞赛单元吸引了来自6大洲、超过1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800多部优秀作品报名参赛,共90部优秀影片入围“天坛奖”。俄罗斯电影大师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法国导演吕克·贝松、中国导演王家卫等响当当的大师名导,都曾是“天坛奖”的评委。国际化视野、规范化程序、专业化水准,“天坛奖”已在中外影坛形成了良好口碑和品牌影响力。

        “北京国际电影节正在传递着一种崭新的文化,它提供了一个更加自由的平台,人们可以探讨做电影的各种新方式,能够结识更多风格迥异的电影人,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同化,而是为了更好地彼此交流,展开对话,增强理解。”前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席马可·穆勒如此评价。

        电影市场搭建中外交易平台

        资本、项目、新人,这些当下中国电影行业最活跃的要素,因北影节而汇聚,使电影行业焕发勃勃生机。

        保利院线发言人刘建锋还记得,首届北影节电影市场的展区规模只有1800平方米,参展单位也只有100多家;到了第八届,电影市场已吸引近300家中外影视公司和机构注册报名,其中国际展商占比近40%,仅三天便累计有3万余人参与。“在北影节,我们能够和上游的电影投资方、发行方以及下游的影院器材供应商直接交易,比平时到处跑着去找他们方便了许多。北影节确实已成为国内外电影机构洽谈电影剧本、展示技术设备、寻找融资商机的优选之地。”刘建锋感慨。

        2011年至2018年,北影节电影市场签约额逐年增长,累计金额突破1010亿元。北京国际电影节已经成为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电影交易平台。

        在扶植新人上,北影节也不遗余力。打出“带一个剧本来,带一部电影走”口号的项目创投活动,成为许多新导演的梦想孵化器。80后新锐导演杨子坦言,北影节是自己的“娘家”。2014年他凭借剧本《喊·山》参加北影节创投,顺利找到投资,两年内便完成拍摄。2017年,杨子又带着新片《我是马布里》来北影节宣传。“对新导演来说,最难的就是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北影节给新导演一个展示的机会,缩短了项目和投资方的距离,让有才华的新人能够脱颖而出。”《大鱼海棠》导演梁旋和张春、《郊区的鸟》导演仇晟、《南极绝恋》导演吴有音、《七十七天》导演赵汉唐、《我的特工爷爷》编剧江均……对这些正在冉冉升起的新导演、编剧而言,北影节是他们电影梦开始的地方。

        “北影节的发展速度之快,令人不可思议!”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冯伟回忆,2011年首届北影节还在筹备之时,几乎没人相信电影节能办成,最后没想到真的做成了,而且一开始便轰轰烈烈。“北影节不光为国际交流与合作搭建了一个平台,还成为北京的一张城市名片,对于北京文化创意产业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支撑。”

        北京展映成为观众狂欢节

        春天,来北京看世界最好的电影,是北影节北京展映和影迷们每年约好的“一期一会”。作为一个亲民的电影节,北影节从来不是电影人内部的自娱自乐,而是广大观众的光影狂欢盛会。

        今年是林思玮从事北京展映工作的第六年。虽然北影节每年4月举行,但邀片工作至少要提前八个月启动,林思玮带领团队在全球范围内邀片。“虽然最后大家看到的影片一共500多部,但最初的选片范围要宽泛得多,光是外片就超过1000部。”无论是《2001太空漫游》《七武士》这样的大师经典,还是近两年国际电影节上的获奖新秀,抑或是《谍影重重》《金刚狼》这样的商业大片,都是每年被影迷“秒杀”的热门影片。

        在宣传、网络售票的推动下,北京展映实现票房与口碑双赢。每年北京展映开票时,影迷们都早早守候在购票网站前,第一时间清空购物车里心仪已久的影片,这是“拼手速”“拼人品”的时刻。影迷们还在微信、QQ等社交网站自发组建转票群,甚至创作求票海报,只为在大银幕上一睹经典风采。

        开票后的票房飙升值每年不断刷新纪录,则被赋予“北影节速度”这一专有名词。2018年4月1日中午12点北京展映开票,12分钟票房便突破900万元。这一年的北京展映累计票房已突破1300万元,再创历年之最。林思玮回忆,六年前自己刚开始参与北影节时,北京展映的票房不过100万元出头,经过五年就提升到这个程度,他感到十分欣慰。8年间,来自100多个国家超过2870余部影片在北影节展映,超过3000余场电影放映活动受到了影迷的热烈追捧,也形成了首都文化一道亮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