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胡同生活

        首师大附中初三(3)班 马敏涵

        我打小就在北京长大,虽然蹦不出满口的京片子,做不出一碗正宗的炸酱面,但京城的韵味,早已沁入我的心田。出生以来,北京这座城,便一直牵动着我的心弦。

        京城有怎样的韵味?不妨去胡同瞧瞧。

        胡同外车流喧嚣,胡同内却还似乎延续着百世不易的生活。再纷飞的尘土、再喧闹的鸣笛、再急促的步履,于胡同而言,也只是匆匆过客,胡同内的生活自成一派。

        走进胡同,逆着阳光的方向,眼前金黄璀璨,并不刺眼,像是午后猫咪惰懒的目光,柔和而优雅。细想几番,这阳光确是比街道上的温柔了许多,许是这胡同存在了百年有余的缘故。额前汗水打湿的碎发被风拂起,风少了尘土纷飞的刺鼻,倒能真切地嗅到阳光的味道。不知道这风曾穿过几家的门,曾撩拨过几位少女的青丝,倒是它也在这胡同等了许多年吧,不然那风中,怎么会有这样洁净清新的泥土香气,这样纯粹撩人的花香扑鼻。我转过头斜倚在灰砖墙上,墙上的漆斑驳陆离,像一件穿旧了的衣服,未必好看,但是穿着舒服。依稀看得到孩子们的涂鸦,应该有一段时间了,路过的人们为什么不去擦拭掉这些幼稚的画作呢?或许那些青壮年的金融精英,或者气定神闲的京城大爷,路过此处发现这里还收藏着他们的童年。

        与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胡同就像位老人。他坐在木凳子上,品着一壶茶,看着城市一边高楼耸起一边古色古香。时光流转,他见过几十年的日落,也见过成千上万次的云卷云舒,但他心中总有一方空间,来记录每个新的日出。

        出了胡同,到后海走走。后海那边有个餐馆,是我爷爷奶奶钟爱的地方。我家也喜欢在这里举办家庭聚会,所以我对后海有一份别样的热爱。

        晚上的后海最美。白砖青石铺的路,早已把磨得似乎“伤痕累累”。踏上去,却并不滑。路右侧,是一大片水面。月亮仿佛总喜欢在什刹海的上空徘徊,映得什刹海泛了粼粼银光。路左侧五颜六色光影憧憧,与右侧的银光水面呼应着。我听到古香古色的茶馆里传出阵阵古琴乐声,好像还有茶馆里的老大爷们捧着茶碗一饮而尽的咕噜声;我听到装帧新潮的酒吧里,年轻人碰杯的清脆与一浪一浪的欢笑声。

        要进入哪个世界,我不知道。路左侧的声音太繁密了,不及路右边浅唱低吟;路右侧的月光太素了,不及路左侧的灯火斑斓。我做不出选择,继续前行。

        北京是新还是旧?那位穿着年轻人设计的中山装的坐着板凳的老人,手捧着百年前就有人持过的茶壶。茶会凉么?不会。因为老人对面的茶铺伙计,会适时为他添上滚烫的热水。茶人在,香永存!                 指导教师 卢吉增  

  • 最念吆喝声

        北京一七一中学初三(18)班 刘颖心

        生活在北京,我儿时记忆最深刻的,不是从高高的城墙中透出的紫禁城的庄严与厚重,也不是后海边的热闹与喧嚣,而是胡同儿中时时悠闲地回荡着的吆喝声。

        一年四季的吆喝声各不相同,所以有时候听到门外一声吆喝就能知道哪个季节已经来临。就拿我来说吧,“斗大的西瓜,船儿大的块哎!”——夏天来了。“嫩了芽儿的香椿哟”——这是春天。而让我最激动的还是冬天的“葫芦儿——冰糖儿”!

        虽然已是数九寒天,但我仍搬着个小马扎儿坐到了大门口,原因无他——今儿个是糖葫芦出摊儿的日子。坐在马扎儿上,我一边往手里哈着气缩成一团,一边竖着耳朵仔细听着。等了大半天,我都快冻僵了。就在这时,远处隐隐有声音,我腾地一下就坐直了。

        声音缓缓移动着,逐渐走近了,可依稀听到的是一阵阵“当啷当啷”的声音。这声音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差不多每天都能听到,是磨剪子的吆喝声的“前奏”。果然,没过多久,一辆老式二八自行车就转过街角出现了。车把上挂着一串东西,是五张串在一起的薄铁片。之前的“当啷当啷”声就是它发出来的。

        有前奏当然也要有主旋律呀,于是磨刀匠便出场了:“磨-剪-子-嘞,戗-菜-刀。”说到吆喝声,这里面还是大有学问的,吆喝不能像平时一样嚷出来,这样不但费嗓子还容易让人听不清。得把每个字都拉长,加上点儿抑扬顿挫,似唱,又不像是唱出来的;像喊,又不全是喊出来的。再加上磨刀匠大多是中年大叔,声音比较低沉,这样一来,一句简单的吆喝声听起来竟别有一番滋味——浑厚而悠扬,其间还穿插着铁片相撞的脆响。

        不过我当时可不这么觉得,满腔的期待顿时化为失望,腰一下就塌了下去,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满脸大写的失望,听着耳边接连不断的吆喝不觉有些烦躁,拿起小马扎儿,往屋中走去。正走着,忽然耳畔响起了我那梦寐以求的声音:“葫芦儿——冰糖儿”!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和磨刀匠吆喝不同,这吆喝声明显音调高了许多,也清脆了许多。穿插在“磨-剪-子-嘞,戗-菜-刀”的低沉浑厚中竟然毫无违和感,倒像是一曲由女高音和男低音共同完成的合唱,回荡在窄窄的胡同里,也回荡在我的脑海中。

        那一声声吆喝浸润着京城生活,传递着京城的文化。

  • 豆汁情缘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6)班 王盈惠

        几年前,刚来北京生活的那个暑假,妈妈带我几乎把京城逛了个遍。鸟巢、水立方、前门、长城……其间发生的事,遇见的人,早已被时间洗刷得干干净净,只有“喝豆汁”的经历一直在脑海中浮现。

        那天,我们游览天坛。临近中午,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出了公园,意外发现路边有一家老北京豆汁儿店。豆汁儿?那可是北京的名吃,听名字想必应该和豆浆差不多吧。喝碗热腾腾的豆汁儿,再配上焦圈,真是绝了!我迫不及待地拉着他们进了店。

        “来四碗豆汁儿,四碟那个什么……哦,焦圈!”还没等前台的服务员招呼,我就操着家乡口音脱口而出。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是不是第一次喝豆汁?”前台的姐姐仔细打量了我们一下,面带微笑地继续说:“第一次喝不一定习惯,我建议你们先来一碗尝尝。”

        不一会儿,豆汁上来了,灰绿色的表面,泛着白沫,咕嘟咕嘟往上冒着气泡。不知怎的,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动画片中老巫婆在大锅里搅药水的情景,这豆汁就像那锅药水。我鼓足勇气,把那一碗豆汁拖到面前,一股酸酸的怪怪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让人情不自禁就要屏住呼吸!

        我们试探着撇了一勺,鼓起勇气送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下,好酸啊!酸中还带着一丝怪味,忍不住就想吐掉!

        我偷偷瞄了瞄周围的北京人,却见他们大勺大勺地往嘴里送,有的甚至端起碗来咕咚咕咚喝起来。他们怎么能喝得下去呢?我把碗推给妈妈,再也不想碰它。

        最后,那一碗豆汁被妈妈一个人喝了。妈妈喝完之后却说:“不错,不愧是北京名吃!”我皱着眉头看着妈妈:“这么难喝的你也能喝得下?”妈妈笑笑:“你仔细去品品,就会发现它真的不错!”

        那次之后,妈妈就爱上了豆汁,而我却远离了它。有一天早晨,她把一碗豆汁和一盘焦圈摆上餐桌,说:“呐,今天早餐就只有这个吃了。”我看着那一大碗灰绿色的豆汁,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狠下心来拿起一个焦圈咬了一口,然后屏住呼吸喝下一大口豆汁。咦,怪了?多年前留在记忆中那种酸酸的怪怪的让人想吐的感觉没有了,焦圈的香味和豆汁的酸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别样的风味,有点像春天刚冒出的草芽的味道,又有点像夏天烈日后下暴雨时的气息,让人欲罢不能。

        我忍不住又咬了一大口焦圈,然后又是一大口豆汁儿!

        妈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仔细品完后,发现不错吧?”于是我猛然想起几年前第一次喝豆汁儿时妈妈说的话。或许很多事物都是如此吧,看似不好,但当你仔细品味之后就会慢慢发现它的好!

  • 进“宫”过年

        府学胡同小学六(4)班 王韵涵

        今年是己亥猪年,也是我的第一个本命年,妈妈想给我一个特别的农历新年,于是决定带我去故宫过年。大年初六一早我就爬了起来,背上背包穿好红羽绒服。

        一入故宫,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便在心里油然而生。看到宏伟的宫殿我感觉自己那么渺小,又那么自豪。太和殿屋檐上十个角兽是我最熟悉的伙伴啦,都是我最爱的《故宫里的大怪兽》中的小伙伴,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獬豸、斗牛和行什,现在它们在太和殿的屋檐上闪闪发光;景仁宫、钟粹宫紧闭的宫门更增加了那里的神秘感,也激发了我的好奇心,那些发生在这里的历史故事也浮现在我眼前;延禧宫内还未建成的水晶宫,让我看到了电视剧外真实的历史,从斑驳的铜制西洋蟠龙柱中也洞察到那个时代的辉煌;狭窄的珍妃井至今只能看到小小的根本无法进入一个人的井盖和横栓,众人围在外面向里探望,仿佛在找寻当时的情景;我在西六宫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亭子下面的井口,里面散落着银票和银币。我最喜欢的是珍宝馆外东侧的小路,两边深红色的高大宫墙,映衬出头顶的天空,远望形成一个夹角,长龙一般的通道,意境深悠……

        故宫里每一个角落都刻满了历史独特的故事和痕迹,现在,这里还处处透露出年味儿。看,每个宫殿大门上的年画和宫殿屋檐下挂着的宫灯,年画里的娃娃惟妙惟肖,活灵活现。最神气的要数乾清宫外矗立的高高的天灯,还有两边像华表一样上面有龙的柱子了!妈妈说,这是首次复原了清代宫里过年的宫灯呢!    

  • 纽带超越时空

        首师大附中高三(11)班 柴卓君

        路是连接两地的纽带,诗是连接古今的纽带,网络是连接信息的纽带。纽带,超越时空,连接着无数彼此。

        丝绸之路,连接起东西方两个文明。西汉开始,中国手工业产品远销亚欧,在文化的交流与碰撞中,兼具中西方特色的瓷器诞生了。青花瓷上,既有中国传统花草纹饰,也有阿拉伯典型的几何图形。景德镇的瓷器,根据欧洲商人的订单,设计出西餐用具和鱼缸,一时风靡欧洲上层社会。自魏晋时期佛教传入后,儒、道、佛相互渗透,融合。在佛教逐渐本土化的过程中,儒家学者也吸收着佛道思想解释儒家义理,形成了以“理”为中心的新儒学体系,使儒家思想得到进一步的传承与发扬。世界各地文明,因丝绸之路的开通,相互交融,盛开出更加鲜艳美丽的花朵。

        阅读诗词,我们仿佛同古人对话。它们是古与今的纽带。从春秋时期的《诗经》到为世人称颂的唐诗、宋词、元曲。今人读诗,亦能沉浸其中,仿佛时光倒流,让我们得以在诗词中窥探不同时代的风姿。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中,我们看到一个千年前的年轻人对心上人的追求,感受古代男女间的美好情感。在“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中,我们感慨于杜甫民胞物与的思想,而诗句亦提示着我们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虽然诗人生活的时代远在唐朝,但这种忧国忧民,以民为本的态度在任何时代都不可或缺。诗词连接古今,让我们感受着先人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更提醒我们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精神进一步发扬光大。

        现代网络的出现,让过去的许多“不可能”成为现实。它不仅是信息交流的纽带,更是城乡的纽带。陕西汉中的佛坪县生长着一种野山棕,用其制作的野山棕床垫质量上好,但大山中贫困的佛坪县鲜为人知。然而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当地百姓利用电商,将床垫卖到了全国各地,电商扶贫也成为了扶贫工作的新手段。网络,将偏僻的山村与大城市相连,因为这条纽带的存在,中国距城乡协同发展共同繁荣的目标更近了。

        道路、诗词、网络是纽带,它们使文明交融,时光相接,城乡一体。人亦是纽带,你我皆为现在与未来的纽带,通过我们的努力,也定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将中国美好的未来与现在连接在一起。

  • 登上山巅

        北京中关村中学高一(11)班  郑若思

        我终于登顶这云雾缭绕的山峰。

        那是在几年前,我来到郊外爬山。起初,道路还算宽广平坦,坡度也比较缓,两侧植被高大成荫。行走其间,我心中也多了一丝喜悦。走着走着,道路渐渐变窄,坡度也陡了起来,山路越来越不平整。

        正当大家在炎热的气温下叫苦不迭时,天忽然阴了下来,雨渐渐滴下,不一会儿雨就下大了,正在登山的我们明显暴露无遗,同行队伍中有几人对这猝不及防的大雨怨声载道,纷纷“调转马头”下山去了。昂首仰望,远处的山顶在雨中依稀可辨,“既来之则安之”,说不定山上雨后的景色更美呢!道路上的雨水汇聚成溪流,从脚下流过,流到那石壁上,竟形成了一个小瀑布,冲刷下来,为小路洗尽尘埃。而此时的我也成了“落汤鸡”,湿黏的发绺紧贴在面颊上,衣服鞋子也全都湿透,一副狼狈形容。任瓢泼之雨扑面而来,我对于登上山顶的渴望却丝毫未减,心底依旧洋溢着追逐梦想的喜悦。

        爬着爬着,有时竟会有石壁陡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只得手脚并用,先用右手扶在石块顶部,左手抓住旁边的树枝,一脚寻到凹坑处踩上,一脚用力向上够,四肢一起发力才能上去,十分艰难,路旁植被也变得低小,却是绿得肆意,似是在为我驱赶这夏日的炎热。

        不知过了多久,山顶已近在咫尺。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山顶。此时大雨渐停,周围水汽氤氲,一股土壤混着植物的大自然气息扑面而来。环视四周,群山如洗,青翠的植被密布,山间一片葱茏。雾气蒸腾于天地之间,清风徐来,张开双臂,只觉得飘飘欲仙……

        在这清风中闭上眼,爬山时先是炎热难耐,后是大雨滂沱,一个个片段浮现在脑海,我不禁嘴角上扬。不经历这种种艰难险阻,怎能见这“荒荒油云,寥寥长风”之胜景。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为视觉中国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