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胡同生活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4月12日        版次: 15     作者:

    《银锭桥》 何骏天

    首师大附中初三(3)班 马敏涵

    我打小就在北京长大,虽然蹦不出满口的京片子,做不出一碗正宗的炸酱面,但京城的韵味,早已沁入我的心田。出生以来,北京这座城,便一直牵动着我的心弦。

    京城有怎样的韵味?不妨去胡同瞧瞧。

    胡同外车流喧嚣,胡同内却还似乎延续着百世不易的生活。再纷飞的尘土、再喧闹的鸣笛、再急促的步履,于胡同而言,也只是匆匆过客,胡同内的生活自成一派。

    走进胡同,逆着阳光的方向,眼前金黄璀璨,并不刺眼,像是午后猫咪惰懒的目光,柔和而优雅。细想几番,这阳光确是比街道上的温柔了许多,许是这胡同存在了百年有余的缘故。额前汗水打湿的碎发被风拂起,风少了尘土纷飞的刺鼻,倒能真切地嗅到阳光的味道。不知道这风曾穿过几家的门,曾撩拨过几位少女的青丝,倒是它也在这胡同等了许多年吧,不然那风中,怎么会有这样洁净清新的泥土香气,这样纯粹撩人的花香扑鼻。我转过头斜倚在灰砖墙上,墙上的漆斑驳陆离,像一件穿旧了的衣服,未必好看,但是穿着舒服。依稀看得到孩子们的涂鸦,应该有一段时间了,路过的人们为什么不去擦拭掉这些幼稚的画作呢?或许那些青壮年的金融精英,或者气定神闲的京城大爷,路过此处发现这里还收藏着他们的童年。

    与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胡同就像位老人。他坐在木凳子上,品着一壶茶,看着城市一边高楼耸起一边古色古香。时光流转,他见过几十年的日落,也见过成千上万次的云卷云舒,但他心中总有一方空间,来记录每个新的日出。

    出了胡同,到后海走走。后海那边有个餐馆,是我爷爷奶奶钟爱的地方。我家也喜欢在这里举办家庭聚会,所以我对后海有一份别样的热爱。

    晚上的后海最美。白砖青石铺的路,早已把磨得似乎“伤痕累累”。踏上去,却并不滑。路右侧,是一大片水面。月亮仿佛总喜欢在什刹海的上空徘徊,映得什刹海泛了粼粼银光。路左侧五颜六色光影憧憧,与右侧的银光水面呼应着。我听到古香古色的茶馆里传出阵阵古琴乐声,好像还有茶馆里的老大爷们捧着茶碗一饮而尽的咕噜声;我听到装帧新潮的酒吧里,年轻人碰杯的清脆与一浪一浪的欢笑声。

    要进入哪个世界,我不知道。路左侧的声音太繁密了,不及路右边浅唱低吟;路右侧的月光太素了,不及路左侧的灯火斑斓。我做不出选择,继续前行。

    北京是新还是旧?那位穿着年轻人设计的中山装的坐着板凳的老人,手捧着百年前就有人持过的茶壶。茶会凉么?不会。因为老人对面的茶铺伙计,会适时为他添上滚烫的热水。茶人在,香永存!                 指导教师 卢吉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