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双清别墅:在新中国诞生的前夕

        王双喜

        双清别墅有放生池、梦感亭、大石台、古经幢、石屏、辽王坟、蟾蜍峰、双清泉,称“双清小八景”。而令这里闻名天下的是,70年前这里是中共中央的指挥中心,是毛泽东住过的地方,它见证了“红色进京路”的峥嵘岁月,这里书写了扭转中国命运、决定中国前途的史诗。

        双清别墅在香山公园东南麓的半山腰,原是清代皇家园林香山静宜园“松坞山庄”旧址。这里环境幽雅,竹林苍翠、银杏遮天蔽日、松柏挺拔、建筑古朴。院内一座石壁下两眼泉水汩汩,乾隆在泉旁石崖上御题“双清”二字,因此得名,且有香山二十八景之一的美誉。1860年和1900年,这里遭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洗劫焚毁而废弃。

        后来,熊希龄就地建双清别墅。其人幼喻“湖南神童”,成年后果然才华横溢,1913年为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不久告别仕途。1917年即在此创办著名的香山慈幼院,致力慈善和教育事业,一生爱国恤民。

        双清别墅整个院落,约有7000平方米,别墅门楣上阳刻楷书“双清别墅”,字迹端正清秀,正是熊希龄的亲笔。

        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胜利闭幕后,以农村包围城市为战略思想的毛泽东,实现了他的夙愿,提出要大踏步地前进,到北平去!毛泽东风趣地说:“走啦,咱们这是进京赶考!”

        据史料载,1949年1月19日,中央供给部副部长范离为中央离西柏坡迁北平选址,在北平西郊调查至月底,带着时任北平市长叶剑英写给中央军委秘书长杨尚昆的信,回到西柏坡向党中央汇报。信中说:范、刘(刘达)二同志侦察和研究的结果,我们认为地区的选择,以香山为适当,只需牵动一家(慈幼院)就可基本解决。

        为确定驻地,中央又派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一行13人赴北平全面调查。2月5日,李克农等到达北平,2月7日与北平市警备司令员程子华去香山勘察,本着确保安全、利于逐步过渡、有房子可以安置的原则,确定香山为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的驻地,为保密对外称“劳动大学”。

        3月23日,中共中央离开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西柏坡,踏上了“进京赶考”之路。3月25日,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及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顺利到达北平,进驻香山。毛泽东住进双清别墅,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住在双清别墅北面不远的来青轩。

        当天,《北平解放报》发行号外,标题赫然醒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已于三月二十五日迁至北平》。

        从1949年3月25日到1949年8月23日,毛泽东短居于此,虽仅5个月,但这正是新中国诞生的前夕。在这里,他心系天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仅建构发展宏图,而且广结统一战线,共商建国大业。这里见证了中国革命从农村走向城市的伟大转折,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光荣历程,此地从此声名远扬。

        双清别墅一池清水占院六分之一,池北侧一排坐北朝南三间白色平房,房前有一座六角亭,几把旧式的藤椅和瓷鼓置于亭中。池西侧巨大的葡萄架下是一张石桌、几个小凳。由三间平房向西拾级而上,半山腰的一排平房是毛泽东家属生活的地方,现为陈列室。

        三间平房是毛泽东工作生活的地方,现称毛主席故居。有史料说,那时,秘书每天从各地送来的文件、电报等材料中选重要的请毛泽东阅示,文件摞在一起通常有五寸厚。

        三间平房中间是会议厅,墙上至今张挂着巨幅《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形势图》,图上箭头、圈点,还保留着解放战争时期敌我双方军事力量部署,以及中共中央指挥作战方略的轨迹。影壁墙后的地图,显示着当时解放军的分布情况。

        会议厅东侧是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上摆放着老式电话、笔墨等;办公室的里侧有一个小间,是小餐厅。会议厅的西侧是卧室,一张宽大的木板床占据了多半间屋子。床边的衣架上,挂着打补丁的中山装和衬裤,磨出洞的皮拖鞋放在床下。

        院南侧顺一小径向上,可见一座防空洞洞门。洞口外的水泥护墙上,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工兵第二团三营”“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五日竣工”的字样。因为没有敌机来袭和突发事件,防空洞并没有使用,只是毛泽东曾来这里视察过一次。

        周恩来曾经说:“这是毛主席发布渡江作战、解放全中国命令的地方,要记住这个地方。”

        1949年4月8日,国民党政府拒绝签署国共双方代表团达成的《国内和平协定》,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双清别墅会见了南京国民政府代表团首席代表张治中。4月21日,由于国共和谈破裂,毛泽东和朱德签发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吹响了渡江战役的号角。

        4月24日上午,百万雄师一举渡江,占领南京的消息传来时,毛主席正在六角亭休息。秘书叶子龙送来印有“南京解放”标题的《人民日报》,毛主席仔细阅读,这一历史瞬间被摄影师徐肖冰定格。

        也在这一天,毛泽东以恢弘气魄写下了荡气回肠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预示着中国即将迎来历史性转折: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这里,毛泽东著文《南京政府向何处去》《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论人民民主专政》《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等文章,后编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此间,另有文章、讲话、信件、电讯稿等多文发出,被收入《毛泽东文集》第五卷。毛泽东还在这里与张澜、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陈叔通、何香凝、柳亚子等民主人士,共商建国大计。

        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召开,毛泽东下山赴会,并发表讲话,此后,他的办公地点为香山和中南海两地。直到政治协商会议即将召开,毛泽东才于1949年8月23日告别香山双清别墅,定居中南海丰泽园内的菊香书屋。

        1994年,双清别墅被命名为“北京市青少年教育示范基地”,2009年晋升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 “最美铁路”上的百年小站

        孙广勋

        燕山深处有一段“最美铁路”,每年春天,和谐号和花海在这里相约,成为“开往春天的列车”。百年京张铁路著名的“人”字线和建设中的京张智能高铁在这里组成一个“大”字,似乎寓意中国铁路正在翻开新的一页。京张铁路和京张高铁的交会处,是被称为“中国铁路活化石”的青龙桥火车站。

        穿过浓荫蔽日的树林,“青龙桥车站”五个字赫然在目,字下方镌刻着一百年前流行的韦氏拼音字母。小站始建于1908年,坐落在青山和长城怀抱之中,站名是关冕钧在光绪戊申(1908年)秋季题写的,现仍留存。汉字从右向左,字母从左向右,中西文化在此留下了交融的痕迹。站房依然保留修建时的样式,青灰色的古朴外墙,古老的油灯座、百叶窗,仍保留原貌,具有明显的上世纪西洋风格,尤其是墙壁上的两盏壁灯,就像站房的一双眼睛,注视着百年来的历史变迁。站房旁还有一组退役的人工手扳道岔,早年铁路工人正是通过它来改变列车行进方向。

        陈列室除了实物还挂着各种老照片,我们可以从中一窥这座历经沧桑的火车站的历史。詹天佑的精彩文章《敬告青年工学家》被节选刻在铜板上,格外醒目:

        莽莽神州,岂长贫弱?曰富、曰强,首赖工学。交通不便,何以利运输?机械不良,何以精制作?若夫矿产之辟兴,市场之建筑,孰非工学之范围,皆系经营之要着。呜呼,我工学家之责任,不亦綦重耶!晚近以来,人才蔚起,各专科硕学济济,或积经验,以邃故知;或渡重洋,以求新理。而国内学校所产英才,亦日增不已。工学之前途,发达可期,实业振兴,翘足以俟,将不让欧美以前驱,岂仅偕扶桑而并骑。虽然,默察社会之情形,细观工学界之状况,有不能已于言,而为我青年工学家告者,厥有数端。爰简陈之以为针砭。

        从2008年起,青龙桥站停止办理客运服务,改为技术停车,也就是说,这里不出售车票,乘客乘坐在延庆站和北京北站往返的旅游专列在这里不能上下车,但仍然可以乘车感受“人”字线,可以在列车上看到这座百年小站。

        南口至八达岭段是百年京张铁路保留较完整的一段,在18公里的距离中,分布着南口、东园、居庸关、三堡、青龙桥5座老车站,青龙桥车站是保护最好的一座,因此有“中国铁路活化石”之美誉。2009年,首都博物馆和北京铁路局在青龙桥车站共同举办了“工业遗产——京张铁路青龙桥车站”展览,从那时起,小站多了一个“标签”——工业遗产;2018年,京张铁路正式入选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青龙桥车站是其重要历史遗存。

        站在站台上,放眼望去可见不远处山脊上蜿蜒曲折的残长城,恰巧这时候,一列和谐号悠然驶来,在古老长城的映衬下,瞬间产生一种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撞击的感觉,真是一幅难得的和谐画面!

        让京张铁路举世闻名的,是青龙桥车站附近的“人”字形铁路。

        1905年开始修筑的京张铁路,是第一条完全由我国的工程技术人员自主设计施工的铁路干线。京张铁路所经过的地段山高路险,修筑的过程极为艰难,按当年的计量单位,“由南口至八达岭,高低相距一百八十丈,每四十尺即须垫高一尺”。青龙桥附近坡度特别大,火车怎么才能爬上这样的陡坡呢?

        著名爱国工程师詹天佑顺着山势设计了一种“之”字形线路,也称“人”字形线路,在八达岭长城脚下用铁轨书写了两个“人”字,这样就大大减缓了列车爬山的坡度。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为了列车可以行驶到更高的位置,八达岭隧道可以尽可能缩短距离。

        据青龙桥火车站站长杨存信介绍,八达岭隧道长1091米,如果没有“人”字形线路,距离要延长一倍。当时由于经费有限,只使用了一个火车头,上山的时候推进运行,下山的时候牵引运行;新中国成立之后才改用两个火车头,前后牵引推进,这样火车可以装载更多的人员和货物。

        以当时的工程建筑水平,隧洞与“人”字形铁路相结合,那真是令人叹为观止。2013年,国务院核定公布了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京张“人”字形铁路升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第七批“国保”名单中唯一仍在运营的一段铁路。

        为了纪念詹天佑先生,在詹天佑逝世三年后,中华工程师学会呼吁,国民政府出资,在青龙桥车站西侧设立了京张铁路纪念碑及詹天佑全身铜像。铜像的后面是詹天佑与夫人谭菊珍的墓,呈站台状,是1982年经家属同意,当时的铁道部从北京海淀万泉庄迁移至此的。墓碑虽年久然纤尘不染,可以看出青龙桥站职工们对詹天佑先生的崇敬之情。

        后记

        车站的“活字典”

        青龙桥火车站站长杨存信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8年,他的父亲曾经也是青龙桥车站的站长,如果算上父亲的工作年限,父子俩一共守着青龙桥站度过了68个年头。谈起青龙桥火车站,杨站长不愧是一部“活字典”。

        “人”字形铁路和“詹式挂钩”,久传为詹天佑设计,杨站长说:“詹天佑先生的后人跟我说了很多次,‘人’字形铁路和‘詹氏挂钩’并不是詹天佑先生发明的,只能说是詹天佑先生把当时国外最先进的设计方法首次引入中国,这在当时也是非常了不起的。”

        詹天佑铜像下方镌刻着“詹公天佑之象”,很多游客来到这里总有疑问:“‘象’字是不是写错了?应该是‘像’吧。”起先杨存信也纳闷儿,为了搞清“像”“象”之别,他请教了很多学者,从詹天佑嫡孙詹同济先生那里得到答案。原来所用“象”字意为这尊纪念铜像没有任何艺术加工,见像如见人,是代表詹公原貌的意思。《詹天佑研究文集》中也三次提到“詹公天佑之象”之意。

        车站有七块半石碑,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原来这些符号叫“苏州码子”,是中国明清两代和民国初期民间的“商业数字”。京张铁路兴建时正是用“苏州码子”来标注长度和高度,这也验证了这条铁路是中国人自己修筑的。今天,七块半石碑依然安放在青龙桥车站。

        从当年的蒸汽机车到曾经的内燃机车,再到如今的高速动车,一次次的跨越,青龙桥车站都是历史的见证者,希望它能继续见证我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