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百年四合院拆违重生

        本报记者 曹政

        四合院狭窄的缝隙中挤出一棵老槐树,麻雀围着叫成一团。从高处俯视西城区小茶叶胡同,唯独12号院格外不同:瓦片浅灰,鳞次栉比,每条屋脊线都归整有序,透着京味建筑的气派。

        一年多前这里还是另一番景象:院里挤满了违建,破砖烂瓦,脏水横流。即便这样,院子还被转租给20多户,为的就是每月一笔可观的租金。但在“共生院”理念下,这处违建被主动拆除,硬件改造升级,部分房间变成长租公寓,实现共生。

        几十年违建主动拆了

        除了院中间一棵歪脖枣树,百余年历史的小茶叶胡同12号院几乎都变了。围着枣树,院子的主人老陈摆了好几盆花,“刚搬进来,过几天还得再摆点。”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看着院子从规整到破败,再到如今重生。

        以前院子乱到什么地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院子里就开始搭建各种房子,挤得满满当当的。老陈把这些房子分租给20多户,大多都是做生意的。

        人太杂,环境自然就乱。“院子里的自行车、电动车就能摆一排,人要出门得侧着身才能过去。”但他也离不开这些租户,每月起码能收上来租金过日子。

        其实,胡同深处存在多年的违建之所以难拆,背后都是类似的原因。可到了去年4月,这里的违建竟拆了。

        让老陈改变想法的是同一条胡同的16号院。16号院在2017年经过改造,彻底完成升级更新。看到隔壁变了样,他也羡慕。多方联系下,老陈和负责16号院改造设计的北京清筑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的主持建筑师刘军搭上了线。

        “我们可以帮您升级改造,但首先得先把院子里100多平方米的违建拆了。”刘军提出条件。

        拆掉违建,院主人少了收入,能不能同意?想要升级改造,老百姓手里的钱不够,怎么办?改造之后,院子谁来住?协调下,一套此前从未有过的方案出炉:设计方负责投资升级,将院子分为两部分:老人在原有的空间继续居住,过去出租的房子由设计方趸租10年、升级变成长租公寓对外运营。老人只需要负责自己空间的装修费用,每月还能固定收到一笔租金。

        老陈算了一笔账。这样下来每月的收入比过去还要高。于是一拍即合,盘踞在院子里几十年的违建终于拆除。

        老院全面升级变公寓

        东西城胡同里的私房不在少数,大量私房都已经严重破损、甚至成为危房。但由于成本高、程序复杂,老百姓很难对私房进行改造。于是,本能体现老北京风味的院落,就渐渐破败了。

        不像是以前改造的公房,私房改造就要面临各家的个性化需求。改造启动没多久,老陈就提出要求:“保留最传统建筑风格,青砖灰瓦,屋顶要用传统工艺。”

        为此,刘军调整了方案。在他看来,这也是私房升级改造过程中会普遍遇到的情况。私房主的个性化需求更多,在改造方案上必须反复推敲和商量,才能实现多方满意。

        历经8个月的改造,12号院彻底变身。房子保留了老陈最喜欢的屋顶和木质结构。过去6米高的屋顶让房子有了增加隔间的可能。现在,陈先生和老伴的卧室在二楼,一层是客厅、厨房。按照最初签订的协议,12号院除陈先生居住的房间外,已被改造升级为长租公寓。

        探索私房改造新路径

        自打设计之初,这些长租公寓就瞄准了在金融街上班的高级白领。高级白领住胡同,他们愿意吗?

        效果很不错,7套房子目前只剩下1间了。“价格、面积都和过去租的老楼房差不多,但感觉更舒适,关键有北京味道。”大连人赵先生几天前刚搬进来,除了屋里备齐家具家电能拎包入住外,他最满意的其实是卫生间。

        以往老百姓住胡同,最头疼的也是卫生间。但经过改造,现在每个房间里都配备了现代化的卫生间。

        在解决上下水难题上,用上了最新的“电马桶”。住过四合院的都知道,排水难主要是屋内管线与市政管线高差小、距离远,污水难排。这种“电马桶”因为插电,自带提升泵,还能将粪便打碎,在32毫米直径的排水管中就能顺利排出。

        此外,屋里的木地板下,铺着防水防潮材料、地暖管线。这种地暖有别于传统电地暖,是利用空气源热泵中央空调,耗电量不算太高,却能保证屋内的温度。

        现在,陈先生有空就会找隔壁的租户聊聊家常,听听年轻人的想法。过去挤满违建的四合院,正通过拆违、改造、升级,实现重生,老百姓的日子也得以“共生”。这样的私房改造路径,也恰恰为其它院落提供借鉴。

  • 北京植物园首开园艺生活馆

        本报讯(记者 王谌)北京植物园园艺生活馆近日开门迎客,这是植物园首次开设园艺体验场所,游客可在游园赏花之余,体验植物主题“家居样板间”,还可以带家中绿植“看医生”。

        生活馆位于植物园东南门附近,突出体验、展览、展示和科普功能,馆内分设家居体验区、儿童游乐区、植物科普区、休闲阅读区、咖啡休憩区五个主要功能区域,可为游客提供园艺植物、园艺资材、园艺工具、花卉衍生品、家居饰品、沙龙体验等服务。

        馆内园艺植物品种丰富,包括常见的迷你玫瑰、仙人掌、卡特兰、多肉植物、迷迭香、食虫草等,进口的麦秆菊、天竺葵、舞春花等特色花卉,更有宿根花园植物、多肉苔藓微景和室内家居植物。同时,生活馆精心布置了植物主题“家居样板间”,游客可以参考店内陈设,将绿意盎然的客厅、餐厅、厨房“搬回家”。

  • 红居街老人孩子有地儿去了

        本报记者 孙杰

        再过几天,西城区广外街道红居街社区的“有氧街区”就将开放,街坊邻居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便民服务。

        “有氧街区”位于红居街13号翔峰大厦地下二层,前些年这里曾是群租房,2016年被清退。闲置的空间经过一番改造,如今已换了新模样,变身为融党建活动、社区公益、养老为老、老年大学、健康咨询、早教、课后托管、艺术培训、场地租用于一体的社区综合服务空间。

        地下室变身公共空间

        翔峰大厦的地下二层曾被隔成大小不一的隔间出租。2016年,这些群租房被彻底清退。如今这片空间已成为服务空间:整洁、明亮、颇有设计感,还安装新风系统,各项便民服务设施一应俱全。

        背靠着服务台就是一大片免费阅读空间。百余平方米的“书香时刻”阅读区内,居民可在这里尽兴阅读。与之相邻的“漂流书屋”“漂流玩具店”两个公益项目,是专门为小朋友们开辟的绘本分享区、玩具分享区,小朋友只要捐赠一本图书或一个玩具,就可以成为这里的永久会员,分享更多绘本和玩具。    

        儿童活动区和老年课堂里,居民也是络绎不绝,各得其乐。此外,“有氧街区”还设计出琴房、舞蹈室、早教室等,大的百余平方米,小的仅十多平方米。

        问需于民 共建共享

        红居街社区常住居民上万人,是附近规模较大的社区。自翔峰大厦地下群租房腾退改造后,究竟要搭载哪些服务项目,街道社区就问计于民。近3000份问卷一统计后,答案就来了——大伙儿反映最集中的就是“一老一小”问题。    

        红居街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朱颖一直参与居民需求的摸底,她说社区常住人口老龄化问题比较明显,失独、空巢等问题较多,早教、幼托、课后托管等也都是居民呼声最强的。摸准了居民需求,街道社区就照方抓药,把“一老一小”这“两头”人群当成重点服务对象。    

        “有氧街区”采取的是共建模式,即街道租下地下空间,辖区内企业投资、建设、运营,社区居委会、社区团体也都参与进来,拧成一股绳儿为居民提供服务。

        分时共享 “三偿”服务更多样

        “有氧街区”由第三方提供服务,怎么长期持续下去是关键。这一点,就需要运营方实现盈利平衡。据介绍,“有氧街区”服务将分时段、分项目采取有偿、低偿和无偿三种服务模式。

        最基本的社区服务,如社区党建活动,为社区文化团体提供训练场地、艺术指导,举办各类社区文艺、科普、志愿者、健康讲座等公益活动,都是无偿使用的。

        而对成年人艺术培训、早教、课后托管等服务,则按照略高于成本价的方式定价,即所谓的“低偿”。而对一些声乐、舞蹈、器乐培训等,则采取市场化定价方式。“有氧街区”负责人黄河大致算了一笔账,如果把这“三偿”服务结合起来,既能满足居民不同层次的服务需求,同时也能让运营方适当盈利,让服务能持续开展下去。

        从服务时间段来说,上午9点到下午4点这些时间,绝大部分场地都向居民免费开放。到晚上时段,运营方可利用这些空间做一些声乐、舞蹈、美术、机器人编程等盈利性非学科培训项目。这样就能做到对地下空间的分时共享,充分利用。

  • 东城推出“故宫以东”文旅品牌

        本报讯(记者 马婧)近日,东城区旅游委与寺库联合推出“故宫以东”文旅项目,尝试将更多元化的旅行方式注入文化底蕴深厚的经典景点中。

        从故宫出发,一路向东,皇家建筑、胡同宅院、寺庙祠观、商铺字号、名人故居一应俱全。东城区旅游委用一年多时间,梳理出囊括22个主题的旅游产品包,并将“故宫以东”IP授权给企业定制旅游服务。

        记者查询寺库官网看到,已有20多个“故宫以东”文旅产品上线,每个产品都配有专门的“时间设计师”,带领消费者开展不同的文化体验。例如,您可以伴随着讲解慢慢登上中轴线之巅,在僻静之处一起品茶论道;也可以登上古观象台学习天文知识,动手制作模拟日晷和地震仪;艺术爱好者可以在史家胡同博物馆体验木板年画创作;故宫爱好者更是有多种选择,既可以探索紫禁城古建密码,也可以在小众路线中听后宫风云,或是享受一场宫廷跟拍。这些项目的价格从100多元到700多元不等。

        寺库相关负责人说,此次与东城区旅游委合作,希望可以将国家宝贵的文化遗产通过新颖有趣的体验传递给用户,除了已亮相的产品,未来还会不断迭代出更多全新玩法。

  • 房山清河道引出护碑故事

        本报讯(记者 陈强)房山区长沟镇双磨村的村民近日在清理河道时,发现了一块保存相对完好的石碑。经房山区文物保护所工作人员鉴定,这是块刻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的石碑,记录了双磨村修建小学操场和疏浚河道的历史。更令大家兴奋的是,发现石碑后,还引出了一段护碑故事。

        双磨村党支部书记赵祖清介绍,施工当天,大家伙儿刚干了一会儿,就在岸边挖出了这块石碑,除去表面的泥土,“中华民国三十二年”等几个字清晰可见。

        房山区文物保护所所长金超接到消息后,立刻动身前往双磨村。经过鉴定,文物保护所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是一块刻于民国三十二年的石碑,其内容为“倡辦公益垂示记”。目前,这块石碑已被双磨村妥善保存。

        更令大家兴奋的是,这块石碑的背后,还有一段隐藏39年的护宝故事。

        双磨村83岁村民张玉良的父亲,则是“倡辦公益垂示记”内容的作者,“当年,村边的南水河易发洪水,所以村民就集资疏浚河道,剩下的钱,便给小学修了操场,我父亲文笔好,字写得也漂亮,大家就推举他来写文章,又找来专业的石匠雕刻,完成后就把碑立在小学里。”张玉良说,1980年前后,村里来了好几拨收石碑的商人,最高的出价3000元收购这块碑,“这碑记录了咱村的历史,是无价的,得保护起来。”但苦于村里没有相应条件,他只能将石碑运到河边埋了起来。直到39年后,村里清理河道,才让这块石碑重见天日。据了解,房山文物保护所工作人员计划近期前往张玉良老人家,为他送上荣誉证书和文保奖励金。

  • 麋鹿苑为灭绝动物办祭扫仪式

        本报讯(记者 陈强)近日,南海子麋鹿苑的工作人员、志愿者以及游客,相约来到苑内的灭绝动物公墓,为墓碑擦拭尘土,献上鲜花,祭奠人类已经逝去的朋友。

        灭绝动物公墓位于麋鹿苑文化桥的北桥头,全长几十米的步道旁,排列着90余块墓碑。走近一瞧,这些墓碑有的已经倒地,有的已经倾斜,有的依然直立。每一块墓碑上都有物种的名字。倒地的墓碑占大多数,代表着渡渡鸟(灭绝于1681年)、斑驴(灭绝于1883年)等已经灭绝的动物,倾斜的墓碑,代表华南虎、白鳍豚等即将灭绝的物种,直立的墓碑,则代表树懒、穿山甲等濒危物种,在倾斜墓碑和直立墓碑之间,有一支石质大手,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希望警示大家,历史悲剧不能重演,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欢迎大家来为我们已经逝去的朋友祭扫!”早上9点半,随着志愿者的一声招呼,不少游人开始向灭绝动物公墓聚集。“麋鹿曾是我国特有的物种,但随着洪水和战乱,1900年前后,麋鹿在南海子灭绝。直到1985年,麋鹿才回到祖国怀抱,经过精心照料,如今已经发展到了几千只。”

        在麋鹿苑,灭绝动物公墓与孔雀活动地点很靠近。然而,我们现在在动物园经常看到的孔雀,应当叫做印度孔雀,我国本土的孔雀其实是个头更大的绿孔雀,现在已处于濒危状态。研究结果显示:绿孔雀在中国60%的分布区消失,目前仅存于云南的22个县,除了有两个县的绿孔雀种群数量保持相对稳定并略有增长外,其他分布区的数量呈下降趋势。因此,工作人员特意请来了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相关负责人杨丹,向游客介绍了绿孔雀保护行动的相关内容。

  • 民间手艺人成签约艺人

        本报讯(记者 李瑶 通讯员 董明昊)最近,延庆区30多位身怀绝技的传统民间手艺人,竟也被“经纪公司”签约成艺人了!通过“经纪公司”,豆塑画家、糖画达人、根雕师们获得了新媒体传播、品牌推广、电商经营等种种新技能,更好保护和传承传统手工艺。

        由延庆永宁古城北入口进入古城,沿街前行200余米,眼前一面大鼓,上书“悦游工坊”四个大字。工坊二楼是“匠人榜”,包含延庆手工艺人照片、人物介绍等,中间摆放着豆塑、布艺、根雕、彩陶等民间手艺人的代表作品,俨然一座手工艺精品博物馆。

        今年1月28日,在政府支持下,悦游工坊正式开业,一方面帮助艺人们进行文化旅游产品设计和研发、传统文化活动策划、展售本地民间传统手工艺产品和特色精品农副产品,另一方面,为游客和手工艺爱好者提供传统手工艺体验,引导更多人爱上民间手艺。

        眼下,延庆区已有30多位传统手工艺人签约工坊,计算机知识、新媒体技术、公关形象打造、技术交流等各类培训开展地如火如荼,还邀请了国家级手工艺大师和传承人到此交流授课。自学糖画多年,康保旺经常在街头巷尾、庙会商演上摆摊售卖,收获了颇高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被誉为“糖画达人”。糖画越画越好,创新糖画应用、走上更高平台、做成自己的糖画品牌和产业便成了他的梦想,签约工坊为他提供了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