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刮风这儿就飞沙走石

        “一刮风这里就飞沙走石,环境太糟糕了!”近日,家住西北旺地区的李女士向本报反映,永旺家园一区周边一些地方废品垃圾堆积如山,建筑渣土裸露,而缺少防尘措施,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废品站藏身荒地

        易燃品堆积如山

        记者于4月7日来到永旺家园一区,该小区位于永丰路中段西侧,共有8栋高层居民楼。小区西边有一片足球场大小的空地上散落着各种废品。其中既有建筑装修垃圾又有生产生活废品,彩钢板、各类木材、涂料桶等到处都是。四周围着一圈一人多高的碎砖烂瓦、残垣断壁和胳膊粗的榆树,有空隙的地方用床板或者衣柜一堵,形成一道“围墙”。“围墙”上罩着绿色防尘网,因此路人不容易发现。

        只见场地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叼着烟卷在其中巡视,然后随手将烟头往地上一丢,转身离去。而一位身着绿色马甲的男子告诉记者,堆在这里的废品是附近拆迁运过来的,他们住在对面的一座腾退了的三层楼里,负责看护。一位中年男子驾驶一辆驮着五六个电焊作业用钢瓶的三轮车停在三层楼前。在三层楼西边的墙角瓦砾里,横七竖八停放着十几辆三轮车和电动三轮车。记者转了一圈,没看到任何消防设施。附近居民很担心,这么多易燃品堆在一起,天干风大,万一沾点火星,后果不堪设想。

        在永旺家园一区南边一里地外,还有一个长约100米、宽50米的大院,各种废品堆积如山,而且更加隐蔽。东侧利用永丰路边上拆了一半的房屋当影壁。西边用树干、木棍和板材搭成一米多高的矮墙,矮墙上方用红色编织袋和黑色遮阳布掩人耳目。院内塑料瓶和纸板等废品如丘陵般连绵起伏,把整个院子塞得满满当当。一辆铁红色大货车上装满了铁皮,足足高出驾驶室一米多,两边各支棱起一米多宽。院子最南端城墙似的摞着两米多高的绿色编织袋和纸箱子。身穿藏蓝色工作服、戴着黑色口罩的工人在废品堆里上来下去、捆绑打包。满载废品的三轮车一辆又一辆地来到这里,车上装得鼓鼓囊囊的编织袋颤颤巍巍。

        记者正在拍照,忽然三个人怒气冲冲地跑出大门。一个皮肤发黑微胖的负责人质问记者为什么拍照,并威胁说:“知道这是谁的地方吗?断我们财路,就断你生路。”直到记者当面将手机中的照片删除,才得以脱身。

        渣土裸露缺苫盖

        一刮风飞沙走石

        “为什么小区风沙这么大?”记者从永旺家园居民楼高处俯视,在由永丰路、六里屯南路、亮甲店路和丰滢中路围成的区域内,好几块荒地裸露着,纵横交错的土路上汽车驶过,暴土扬尘。

        在该小区南墙外,有一座用施工机械堆成的沙土堤坝,长400米、宽10米左右,如心电图曲线般连绵起伏,“波峰”将近有3层楼高。记者艰难地爬上沙土山,看到土堆南侧,三四百亩荒地光秃秃地裸露着。站在沙土堆上,大风裹挟着砂砾,形成沙尘暴,令人站立不稳。

        小区东边的一片围挡里堆积着近两千平方米的建筑垃圾和渣土,没有采取任何苫盖措施。大门口的告示牌显示,该处建筑垃圾临时消纳场的许可证截止日期是2018年12月31日,已经过期三个月。据居民介绍,小区建成后,围挡里的办公室和宿舍早已人去楼空。

        在这片区域的最南头,有两个用灰色铁皮围挡圈成的院子,面积约有五六千平方米。东边的院子门口立着公示牌,写着这里是用于暂时收纳建筑垃圾的中转站。院子西南角和东北角放着两堆两三米高、篮球场大小的建筑垃圾、没有采取任何防尘措施,尘土飞扬。一辆写有西北旺镇保洁中心的铲车停在一旁。旁边的院子里堆着几堆两三米高、小山似的沙子,同样没有苫盖。由于经常有大型装载机械和运输车辆碾压,院子里浮土足有20厘米厚。

        记者采访当天风力三至五级,站在居民楼上可以看到,黄色的沙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即使16层楼也被笼罩其中。小区就仿佛一座陷落于荒漠中的孤岛。一位居民告诉记者,2018年底装修完就一直没敢开窗通风,呼吸都觉得空气中有颗粒状的异物。当天小区里大多数行人都戴着帽子和口罩,还要躲闪脚下翻滚的泡沫板、破纸板、塑料瓶子等杂物。

        小区周围荒地无绿化

        拆迁待开发地区失管

        据原先村民介绍,永旺家园一区所在的六里屯村从开始拆迁到现在将近10年。作为临时降尘措施的防尘网用了将近10年,至今也没有绿化。

        物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小区大约是2018年8月开始入住的,小区周围缺少绿化。由于这里是拆迁荒地,总有人在这里偷倒渣土,或者收废品。

        村民还说,原先偷倒行为就发生在路边,后来悄悄转移到荒地深处。收废品的人利用一些没有拆干净的破旧房屋等作为遮挡,一直在干,规模还越来越大。居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问题依然存在。

        于是记者联系了西北旺镇城管分队,工作人员介绍,永旺家园一区周围确实存在一些荒地,他们去现场调查过,属于拆迁待开发地区,目前由开发商代管。该地区不应设立废品站和渣土场。如果存在黄土裸露的问题,他们会通知开发商尽快苫盖;如果有偷倒渣土的问题,市民可以拍照取证,并立即通知他们现场执法;而对于废品站,则需要与工商、公安等联合执法。

        对此,住在这里的居民表示,既然有主责单位,就希望他们负起责任,管理好这片地区。目前亟须的是清理存在火灾隐患的废品垃圾,采取降尘措施,还居民一个安全清洁的居住环境。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丁杰  

  • 小公园里杂草比人高

        最近家住通州区次渠敬园小区的刘女士向本报反映,小区旁边的一个小公园里面环境脏乱,到处都是干枯的野草,居民几乎无法在里面游玩和锻炼。希望有关部门来管管这个公园,让大家有一个舒心的休闲健身场所。

        4月3日记者来到这个小公园。它位于通州区次渠敬园小区北门西侧。公园铁门上面挂着一块严重褪色的木板,上面隐约可见早晚的开放时间。进入公园,只见铁门北侧放着一堆拆散的纸箱和泡沫块,旁边是一些很久没有清理的垃圾,一棵树上爬满了已经干枯的藤蔓。这些杂物西侧有一段几米长的小路,路上到处是垃圾,几乎没法通行。

        记者沿着园内的小路向南走,只见路两边都是干枯的野草,路面的宽度仅剩五六十厘米。沿着小路走出十几米,路东侧是一片被围起来的土地,面积大约五六十平方米,开垦成了小菜园,种着青蒜和小葱。小菜园南面一片土地还残留着去年的玉米秧没有清理。像这样私自占用的地方,在整个公园里共有六处之多。

        在小公园的中间地带有一座凉亭,旁边是约两米宽的水泥地面。在离凉亭不远的西北角有两排健身器械。居民只能将就着在这两个区域锻炼。其他地方到处是杂草和垃圾,几乎无法下脚。

        在园区内记者还发现,呈“口”字形分布的小路有两处施工被挖开的地方,一处没有恢复原状,另外一处被人垫了一块木板,如果游人稍不留意就会崴脚。

        几位正在锻炼的中老年人告诉记者,现在住在附近的很多居民都不愿意来这里锻炼了。凉亭西南角那些疯长的植物枯枝达到一人多高。如果从这片杂草向凉亭那边望去,只可以看到凉亭顶部,旁边锻炼的人几乎都看不到。

        转了一圈,记者发现这个占地面积六七千平方米的公园,大部分区域都覆盖着干枯的野草以及垃圾。

        附近的居民说,十多年前他们入住敬园小区时就有这个小公园了。开始公园有人养护,但慢慢就没人管了,这几年一直这么荒着,于是就有人私自开垦,或者堆放杂物。他们希望有关部门把这个公园管起来,植树种草,消除安全隐患,还公园的本来面目。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王青 文并摄

  • 楼顶养鸽

        一住户一直在永乐东小区18号楼顶养鸽子,鸽舍规模很大,影响环境卫生。王先生 3月30日摄  

  • 线杆倾斜

        笔者途经香河园路,发现万国城MOMA小区东南角有一根水泥线杆斜倒在护栏上,周围散落着线缆,责任单位应尽快清理。丁先生 4月7日摄  

  • 窄路乱停

        新风街从三帆中学门口到德外大街,路两侧长期停着很多车辆,有些还盖着车衣,严重影响交通。李先生 4月2日摄  

  • 占道贩卖祭祀用品

        近日,家住镇国寺北街的刘先生反映,镇国寺北街东段有小贩常年占道贩卖祭祀用品,影响了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

        笔者近日来到该地区,果然发现好几个卖祭祀用品的游商。笔者从镇国寺北街东口往西走,发现位于路南的星河城夏季星空小区东北角,一位50多岁的商贩推着一辆三轮车停在斑马线上。车上堆满了各种颜色的冥币、金箔制成的祭品,还有塑料挂花。商贩神情紧张,不时地东张西望。

        西边一百米左右还有一商贩,她把装满祭祀用品的三轮车藏在人行步道旁的大树之间,借着路边的护栏和停放的车辆做掩护招呼买主。该小区北门东侧的步道上,一个商贩更大胆,直接摆地摊招揽客户。

        路北也有一些游商,比如在北甲地路15号院的消防通道两边也分别停放着两辆装满祭祀用品的三轮车,车尾堆放着一大片花花绿绿的祭祀用品。本就不宽裕的人行步道被三轮车占去大半。

        采访中,一位身着绿马甲的综合执法人员看到笔者拍照,赶紧过来劝离那几个商贩。一位六七十岁的商贩对“绿马甲”的劝说爱答不理,而摆地摊的那位商贩直接把地摊一卷,裹成个大包袱,拎到小区门口岗亭的墙角藏起来,并把两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大塑料袋塞到灌木丛中。一位商贩则把车推到欣园小区东公交站站台上,继续招揽生意,还不时探头向小区门口张望。其他几个商贩也不情不愿地将堆在地上的物品打包陆续离开。但半小时后笔者回到现场,发现几个商贩都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附近居民告诉笔者,商贩在这里占道贩卖祭祀用品已经有好几年了。一开始只有一两个商贩,今年春节前陆续又来了几个,有时竟多达八九个。镇国寺北街附近住宅小区密集,住户多。平时生意冷清,但一到清明节等节点,生意就火一阵,每天从大清早一直卖到夜里。还有一些人竟然当街烧纸,晚上这条人行道上火光闪烁,影响居民出行。

        丁杰 文并摄  

  • 100米路段连设5道减速带

        在窦店镇大窦路的107国道路口附近,100米的距离内设置了5道减速带,给过往的车辆带来不便,也影响了道路的通行效率。

        大窦路是南北走向横跨阎村镇和窦店镇的一条道路,车流量很大。原先这里有9道减速带,后来减少为5道,但依然影响通行。这5道减速带横跨非机动车道,两端距离马路牙子只有60厘米。无论是自行车、电动车,还是残疾人摩托车,经过这里都要经受5道减速带的剧烈颠簸。附近一些老人说,开电动车最怕走这段路,虽说坐在车厢里,但左摇右晃地连颠5下,也搞得人晕头转向。

        这段路有什么特殊之处需要这样密集设置减速带?其实,这里已经过了窦店村民居住区约二三百米,路东侧是公交993路和934路窦店终点站停车场,道路西侧有一两家餐馆和一家文具店,店铺后面是果园。令人不解的是,减速带距离最近的路口还有100多米,为何这么远就让车辆减速?而且,一般设置一道减速带足矣,没有必要搞这么多。

        希望交管专业人员实地考察减速带的问题,拆除没必要的道路设施。姬飞舟 文并摄  

  • 电报局街1号楼前环境脏乱

        家住丰台区电报局街的徐先生反映,他所居住的1号楼门前环境脏乱差,多次老旧小区改造后,至今没有大的改观。

        4月6日,笔者来到丰台区电报局街1号楼,看到楼北侧路大约两米宽,十分狭窄,出入口是一个没有大门的门禁装置,右侧还堆放着一些居民扔掉的废旧家具。该楼有六个单元,虽然每个单元门都有门禁装置,但所有单元门都是敞开着,单元之间的空地上摆放着布满灰尘的自行车、摩托车。在三单元对面,摆放着两个已经装满的垃圾桶,在四单元门口上方装着两盏路灯。各种线缆纵横交错,部分电线盘圈搭在其他电线上,像蜘蛛网一样挂在楼外,杂乱无章。

        该楼的居民说,四单元门口的路灯经常不亮,有时晚间出门伸手不见五指;小区防盗门也是装了拆拆了装,至今也没装好;六个单元的社区只配备了两个垃圾桶,经常满溢来不及收拾,造成楼前卫生条件很差。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在电报局街上,永善社区对面的3号楼和5号楼前环境很整洁,每个单元都可使用门禁,垃圾桶配备充足,还设有旧衣物回收箱。

        1号楼的居民希望对楼前环境进行整治,使他们与其他居民享有同样的居住环境。黎海涛  

  • 紫竹院公园设施有破损盼修复

        趁着周末的好春光,一家人去紫竹院公园游玩,尽管园区不太大,却管理得井然有序,园中的游客和锻炼的人们川流不息、流连忘返。

        但是,我们在游园时也发现一些小问题。比如,在游客服务中心,“北京旅游咨询”牌匾上的拼音出现了脱落,只留下了玻璃胶的痕迹。在公园里的建筑中,很多中式的凉亭和长廊,既是公园的一景,也是游客休闲的好地方。但是,这些设施出现了破损,比如支撑建筑的柱脚、供人休息的横板部分,油漆和腻子脱落,防裂布开胶和木头腐烂,这些多是由于多年的阳光照射、风吹雨淋和游人的频繁摩擦等所致。如果不及时维修,不仅影响观瞻,还会加快这些设施的破损。

        从湖边往水中瞭望,笔者看到有3条“翻了白”的死鱼漂浮在水面上。就在附近岸边的草坪中,还有一条死了的鲫鱼扔在那里。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前来游园的人们逐渐增多,希望公园管理方面能尽快进行清理和维修,更好地服务游客。

        凤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