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忙着“去库存”,国产新剧去哪了?

        本报记者 李夏至

        四月初企,被电视剧《都挺好》带动的社会热议尚有余温,刚刚结束的电视行业春季交易会也是一片形势大好,不过电视剧的上新剧目单却反常得让人有些咋舌。根据最新的电视排播单,积压四年之久,由王丽坤、罗晋、邓伦主演的《封神演义》即将登陆湖南卫视周播;积压三年之久,由刘诗诗、佟大为、保剑锋主演的《如果可以这样爱》,则要登陆湖南卫视黄金档;而北京卫视接档《青春斗》的电视剧《因法之名》,也是一部杀青于2017年1月的“积压剧”。

        今年年初,本报曾做过一个有关电视剧积压的调查,指出去年各电视台招商会中“片单剧”居多,三分之一的招商会剧目并未如约播出,电视剧市场急需去库存。而如今只是四月初,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的排播似乎正在印证这一判断。

        积压剧“插播”,大剧“失踪”

        积压剧上星“插播”,自三月开始就早有端倪。

        2016年9月杀青的《重耳传奇》,日前就在浙江卫视首播,朱一龙7年前拍摄的《天网行动》,上月在网站独播。不少网友调侃,如果不是演员朱一龙去年因为《镇魂》大火,这部老牌积压剧能否上线、何时上线都未可知。就连最近刚刚上线的《暗黑者3》,也有不少粉丝认为是在蹭剧中演员郭京飞的热度,后者刚刚因为《都挺好》里的苏明成一角全网爆红,而《暗黑者3》其实早在2017年就已经杀青。

        在影视专业自媒体影艺主编杨文山看来,“蹭热度”只是其中一个偶然原因,更多积压剧上星或上网,应该还是因为广电播出政策的调整。据介绍,像《暗黑者》系列等涉案、刑侦题材,《重耳传奇》《封神演义》等古装题材,此前根据广电的“限古令”和“网台同一标准审核”等政策,在一定时期内是限制乃至禁止上黄金档和网络播出的。由于今年四月初政策释放出了宽松的信号,《封神演义》得以上星,《因法之名》这种涉案剧也顺利上星。

        不过,这些积压剧的排播多多少少都有“插播”之嫌,像湖南卫视将播的《如果可以这样爱》早在2016年就已杀青,还曾因为湖南卫视与剧方的版权纠纷一度难以正常播出,如今突然杀入黄金档实属意外。同样空降的《因法之名》此前也没有做特别的宣发,“插播”之前北京卫视的安排应该是另一部一线大剧,但最终选择了积压剧填档。在杨文山看来,像湖南卫视、北京卫视这种一线卫视,一般黄金档都会留给当年的一线新剧,用大剧来砸收视,这次临时拿积压剧填档,可能确实是没有更合适的新剧接档,或者是已经排播好的新剧出了某种变故,“可能是政策原因,也可能是卫视拼播档期不合。”

        议价权削弱,电视台选择少了

        电视剧“上新”都是积压剧,是不是意味着2018年电视剧产能不足,导致电视台只能找“存货”?刚刚结束的2019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发布的《2019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备案公示的电视剧总部数为1163部,总集数为45731,备案部数与2017年基本持平。 

        尹鸿认为,发生明显变化的是网络剧,2018年上线的网络剧达到260部,相比2017年的211部,同比增长23.2%。在他看来,网台之间因为播出选择的差异,不少剧目从过去的台网联播转为了网络独播,“因为互联网上没有时段的限制,古装剧、青春剧、谍战剧、警匪剧会比电视频道要多,而且收视表现也相对较好。”

        新鼎明影视制片人谢晓虎也认为,网络与电视台之间角色的转换,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平台在剧方面前的议价权发生变化,“自从网络成为强势买方之后,电视台面临的选择就少了很多。以单集制作成本在1000万元左右的一线大剧为例,卖给两家电视台拼播,可能只能卖到1000万元一集,还需要等待卫视的上星政策和拼播时段,而以同样或者更高的价格卖给一家视频网站独播,还不需要等排播,越早播出就越早回收成本。很多电视剧愿意去网络独播,放弃了电视台这个选项,这也直接导致了现在电视台手上能拿得出手的一线大剧并不算多。”

        “上新”受限,积压剧性价比高

        根据谢晓虎的观察,电视台用积压剧去库存,一线大剧转战视频网站,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成为趋势,未来还将改变国产影视行业的整体发展。在他看来,制作公司在新形势下更倾向于制作纯网络播出的剧集,不再考虑上星播出,电视台的“剧荒”也将不可避免地到来。

        过去可能在台网联播的一线大剧,往往成本会在1.5亿元至2亿元之间,在影视行业整体产量下降和调整的大趋势下,敢于砸钱继续做大成本剧的公司明显减少。他认为,“未来一线大剧可能只有6000万元制作成本,纯网剧或者纯台剧路数,而不再追求通用性。”

        他毫不讳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观众群不同,对应的制片模式也不尽相同,“视频网站热衷年轻流量演员,电视台则喜欢有国民度的明星。在招商层面,年轻流量演员不足以撑起电视台的预购,因此奔着网络喜好制作的剧集并不会被电视台买单。”

        在这一标准下,目前卫视上星的积压剧就成了高性价比的选择。即便是这些剧集大多在两三年前杀青,但因为有大明星加持,对传统的电视观众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像《如果可以这样爱》的主演佟大为、刘诗诗和保剑锋,《封神演义》的主演王丽坤和罗晋,《重耳传奇》的主演张一山,《天网行动》的主演朱一龙,以及《因法之名》的主演李幼斌、李小冉、张丰毅,这些演员几乎都具备一定国民度,而且有演技加持,一看就是电视观众喜欢的类型。

        因此,影视行业内部也有把卫视上新积压剧称作“淘宝”。实力派演员背书,不错的导演制作班底,以及都市情感、古装传奇、涉案等题材的市场需求,也许能够为卫视争夺一定的收视率。但在从业人员看来,这种“押宝”其实更多是电视台的无奈之举,过时的积压剧是否还能适应当下观众的审美和价值观,也许只能靠实践来验证。

  • “回锅肉”频现,偶像不够用了

        普曼

        新一年的选秀综艺大战,声势比去年弱了很多。“优爱腾”三家视频网站巨头中,优酷的《以团之名》从开播到落幕,几乎没有什么水花儿;爱奇艺《青春有你》刚进行了总决赛,相较于去年《偶像练习生》总决赛的盛况,今年热度严重下滑;腾讯视频的《创造营2019》刚开播,也谈不上有多大亮点。一个共性是,三档综艺毫无例外地涌现出不少“回锅肉”练习生,去年还嚷着“偶像元年”,今年偶像就不够用了。

        事实上,去年爆红的《偶像练习生》中,“回锅肉”练习生也有,但大家熟知的并不多,到了今年的《以团之名》,田书臣、赵品霖、何屹繁都曾同属SWIN男团;而《以团之名》的周艺轩和《青春有你》的李汶翰则都来自UNIQ组合。《创造营2019》的选手里,“回锅肉”练习生也比比皆是,有人统计至少在20人以上。已经33岁的马雪阳来自至上励合组合,戴景耀、刘也来自SWIN男团,彭楚粤、夏之光、赵磊、焉栩嘉来自“X玖少年团”……

        短短两年时间,“优爱腾”已经上线了至少5档偶像选秀节目,过度消耗本就稀缺的练习生资源,是今年“回锅肉”练习生涌现的重要原因。而相应的是,选手的质量出现了明显下滑。《青春有你》第一期,导师张艺兴的感叹点出问题本质,不少经纪公司送来的练习生培训期只有几个月甚至只有几天。而在练习生制度的创始国韩国,偶像在出道前,往往经历至少5年以上的练习生时光。没有足够优质的练习生,怎么会有好看的偶像选秀节目?

        前两天,去年凭借《偶像练习生》出道的男子组合“Nine Percent”成团刚好一年。尴尬的是,组合一年连一首叫得响的音乐作品都没有,成团后时隔7个月才发布首组专辑《TO THE NINES》,竟然因为“难听”上了微博热搜。去年另一档热门综艺《创造101》的“火箭少女101”组合,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除了一首《卡路里》撑门面,大部分时候组合成员都在各干各的。两者的相同点是,男团的蔡徐坤和女团的杨超越,一人的资源抵得上组合中剩下的所有人。

        不重视艺人个人发展,而注重流水线式批量生产的生产逻辑,被很多国内经纪公司以及综艺节目制作方推崇,因为一切都是冲着挣快钱去。当造星像肉鸡养殖场般操作,速成的“星”很快会被造就他们的机制吞噬。为了最大限度榨取选手们的经济价值,练习生们都无法避免要到各个视频网站推出的网络综艺中刷脸。主持人何炅在《明星大侦探4》中说出一句大实话:很多男团出道之后,最后都去参加做饭的节目了。

        去年大行其道的“100余个练习生+导师评分+观众投票”这一套路,今年已经明显引发观众的审美疲劳。凭借迅速堆积起来的流量出道的选手,若不用踏实打磨出的作品保持热度,亦将被流量凶猛反噬。别指望去年能包容明显有实力瑕疵选手的“亲妈粉”观众再次出现,选秀市场风向再怎么变,遵循的依然是优胜劣汰法则。

  • 郭涛转型当导演推出《欲念游戏》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石头爸爸郭涛也当导演了!4月8日,悬疑犯罪电影《欲念游戏》在京举行首映礼,首执导筒的郭涛偕同主演范伟、梅婷、姜潮亮相。在现场,郭涛与观众分享了自己转型导演的台前幕后心路历程。

        《欲念游戏》是郭涛筹备3年的圆梦之作。他坦言,虽然当演员很快乐,但一直都是在圆别人的故事、别人的梦,而这一次他想将自己筹备数年的故事展现给大家,“虽然大家觉得我拍喜剧电影更保险,但我觉得咱们国内现在的电影市场这么开放多元,需要出现一些新鲜的影片来满足观众。”

        影片将镜头聚焦于高度发展的科技社会,力求通过个人思考与探索展现未来生活的可能。郭涛介绍,虽然影片一直在讲科技犯罪,但事实上传递的是一个包裹在冰冷外壳下的温情故事,他希望观众“通过眼见为虚的东西去感受内心的真实”。

        谈及此次执导最难忘的事时,郭涛表示第一次当导演肯定会有不足和遗憾,特别是在删减经过设计的桥段时很纠结,“在这部电影的创作过程中我一直秉承脚踏实地真诚对待的精神,就像电影中郭实的名字一样,想给观众呈现一部实实在在的电影。”

        现场还首度曝光了电影推广曲《模样》,这首饱含深情的歌曲由郭涛的圈儿内好友黄渤献唱。

        该片由郭涛自导自演,张子枫、姜潮、盖玥希、梅婷、范伟、王迅等主演,将于4月12日上映。

  • 雅尼斯:我看好球队的未来

        本报记者 王洋

        昨天,北京首钢男篮在首钢篮球中心举行球迷答谢会,主教练雅尼斯率领全体队员出席。在致辞环节,雅尼斯就球队未能打进季后赛四强向北京球迷表示歉意,并承诺未来会让球迷看到一支更具竞争力的球队。    

        在球迷的掌声中,雅尼斯走下舞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在他看来,过去的这个赛季球队有进步,但也有很多值得总结的地方。他愿意承担失利的所有责任,也承认与深圳队存在实力差距。不过,相比于这些眼前的结果,他更看好球队的未来。

        伤病和实力不济致系列赛出局

        记者(以下简称记):距离首钢队客场输给深圳队,无缘季后赛四强已经过去了4天。现在还会因这场失利而感到伤痛吗?你是如何看待这轮系列赛球队被对手逆转击败的?

        雅尼斯(以下简称雅):要知道,我们是以常规赛第五名的身份去挑战第四名的深圳队,对方是手握多一个主场的赛程优势的。前两场我们从客场拿到胜利,外界的期望值瞬间飙升。我也非常清楚,想在主场终结这轮系列赛的困难有多大。结果,在压力面前,我们没有处理好一些细节。包括第三场比赛,没能在常规时间里拿下胜利,我们为此付出了代价。第四场比赛,投篮命中率过低,比赛被拖入第五场。    

        第五场较量,上半场我们领先,但第三节被对手抓住机会,打出了几次转换进攻。与此同时,我们的两名外援因为身体健康的原因没有发挥出正常的水平。此消彼长中,比赛的形势发生逆转,我们也失去了对比赛的控制力。    

        全队的发挥不够稳定,对比赛的细节处理也不够好。对手很好地利用了他们的年轻、冲击力和内线高度等优势,完成了逆转,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主力球员的健康状态要优于我们。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导致了这轮系列赛的失利。    

        其实,从阵容角度来看,两队球员的类型不同。对方的两个国产中锋比我们更具优势,但我们这边拥有更多季后赛经验丰富的球员。不过,具体到5场比赛的发挥来看,对手的实力确实优于我们。    

        必须指出的是,我们的国手级控卫刘晓宇因伤无法出场,对球队执行战术影响很大。在杰克逊的身体不在最佳状态时,对手会选择对我们的另一名控卫方硕实施包夹,这会导致球队想要从容组织起进攻,或为外线投手输送炮弹,变得极为困难。

        用团队拼搏克服伤病

        记:是什么原因让球队近两个赛季始终受到伤病困扰?    

        雅:在这个赛季没有新援补强的情况下,包括吉喆、刘晓宇、常林、翟晓川、方硕等主力球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病,其中很多都不是能够预见到的。比如有些球员有老伤,有些则是因为训练和比赛习惯的问题,还有一些纯属意外。而俱乐部能够做的就是避免他们出现场外受伤的情况,并对比赛造成的伤病加快康复进程。当然,球队作为一个整体,永远不会缺少拼劲,无论缺少了谁,我们都会战斗到最后一秒。    

        记:鉴于本赛季这么多的伤病情况,以及内线实力的短板,下赛季是否会在人员方面有所补强?    

        雅:我和首钢篮球俱乐部董事长秦晓雯过去都曾是中国男篮国家队团队的一员,因此我们和很多国手私下里都是很好的朋友。去年夏天,我亲眼见证了俱乐部高层与多名优秀的国内球员进行过接触,也有一些好的球员向俱乐部抛出橄榄枝。但在CBA现有的转会体制下,想要签到一名其他球队中的核心球员是非常困难的。不过,我向你保证,在这个夏天我们会继续努力,在合规的前提下积极引进优秀球员,让球队具备冲击总冠军实力的阵容,提升下赛季的竞争力。

        最好的重建就是夺取总冠军

        记:是否认为球队经历了两个赛季的努力后,完成了重建工作?    

        雅:接手球队的第一个赛季,我们以常规赛第七名的身份打进了季后赛。本赛季,我们拿到了常规赛第五的成绩,并取得了更高的胜率。系列赛的失利不是个人的问题,球队作为整体获得了经验和教训。本赛季我们的排名和防守效率,对球队来说是一笔财富。    

        在年轻球员的培养方面,我们让塔瑞克、张卓等年轻球员从毫无一线队比赛经验,变成了首发球员,并在很多关键场次的关键时间里出场,承担了很大的责任。这些出场和扮演球队中重要角色的机会,并不仅是为了本赛季一场比赛的结果,而是为了不远的将来,他们能够成长为球队的核心。    

        除了球场内的重建,我们还有很多外界看不到的场外工作。比如医疗组的建设,选拔后备人才的首钢“雏鹰计划”等,这些都让球队在不远的将来和长远的未来能继续保持领先。    

        我觉得对首钢队来说,除了重新夺取总冠军外,没有其他的成绩可以算是重建成功,所以我们会继续朝着这个目标努力。让我们相信过去两个赛季的投入和改变,相信团队篮球,相信队友和年轻球员,我看好这支球队的未来。

  • 国安今晚客场欲擒武里南

        本报讯(记者 赵晓松)今晚19时,北京中赫国安队将在亚冠联赛小组赛第三轮比赛中客场挑战泰国武里南联队。对于小组赛前两场比赛一平一负仅积1分的国安队来说,要想从小组突围,本场比赛至关重要。在昨天傍晚进行的赛前发布会上,国安队主帅施密特表示,全队将倾尽全力,争取本场比赛的胜利。

        虽然本赛季国安队在中超联赛开局阶段取得了四连胜,但在亚冠赛场上,“御林军”先是客场1比3不敌全北现代队,又在主场0比0被浦和红钻队逼平,两轮比赛后仅积1分,暂时小组垫底。与武里南联队的比赛结果将直接影响国安队的亚冠出线前景。

        对于比赛目标,施密特说:“我们只要身穿国安球衣上场,就会全力争胜。虽然对手实力强大,在这样的交通情况和气候情况下,来这里比赛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但是这些并不会改变我们对比赛的期待,我们期待在武里南拿下今年亚冠比赛的第一场胜利。”施密特表示,国安队将努力踢出漂亮足球,打出球队的精气神儿。对于武里南联队,施密特也已经做足功课,“我们还是很了解对手的。我们收集了很多信息,包括上赛季中超球队在这里比赛的视频,所以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