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外媒:美拟把伊朗革命卫队定为“恐怖组织”

        多家媒体5日称,美国政府打算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定为“恐怖组织”。

        或于8日宣布决定

        《华尔街日报》、路透社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消息人士为来源报道美方这一打算,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拒绝对报道作出回应。

        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可能最早8日宣布这一决定,将是美方首次正式把某一个国家的国家武装力量定为恐怖组织。

        伊斯兰革命卫队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创建,是伊朗最精锐的武装力量,负责捍卫伊朗政权。路透社报道,伊斯兰革命卫队现有大约12.5万人,直接听命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美方先前把从属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批组织机构和个人列入“黑名单”,2007年把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的“圣城旅”定为“恐怖组织”。

        美方考虑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定为“恐怖组织”的传闻已经有数年。美国国务院伊朗事务特别代表布赖恩·胡克2日告诉媒体记者,叙利亚内战期间,伊斯兰革命卫队试图在叙利亚“扎根”,“建立新的战略基地,威胁周边国家,包括以色列”。

        另外,按照他的说法,美军解密报告指认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拉克活动,应就至少608名美国驻伊拉克军人死亡承担责任。这一数字占2003年至2011年驻伊美军死亡总数的17%。

        国内有保留意见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2017年警告,如果美方把伊斯兰革命卫队定为“恐怖组织”,伊方将把美军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相提并论。

        《华尔街日报》报道,就把伊斯兰革命卫队归入“恐怖组织”名单,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有保留意见,忧虑这一决定无助于打击伊朗经济,反而会进一步置美军于危险境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去年报道,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有同样顾虑。

        美方已经对伊方施行广泛制裁。美国政府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并恢复对伊朗制裁。据美国媒体报道,除强大军事实力,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经济领域渗透较深,控制不少经济实体。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专家、美国前副国务卿和伊核问题谈判代表温迪·谢尔曼告诉路透社记者,“难以看出(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黑名单)这样做对我们(美国)有什么好处”,“伊斯兰革命卫队已经受到充分制裁,这一升级举措必定把我们在那一地区的驻军置于危险境地”。

        惠晓霜(新华社专特稿)  

  • 韩国大众开始使用5G手机网络

        继去年年底推出面向企业的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商用网络后,韩国三大电信运营商5日起正式开始为大众办理5G手机入网手续。韩国由此成为全球率先对普通用户开通5G商用网络的国家之一。

        使用5G网到底贵不贵?在哪儿都能用吗?网速真有传说中那么快吗?这些问题成为消费者普遍关注的焦点。

        5G套餐资费几何?

        5G资费一直是消费者关注的焦点。由于数据传输速度更快、使用流量更大,消费者一直担心使用5G网络价格不菲。

        韩国三大电信运营商韩国电信公司、SK电讯株式会社以及LG U+此次提供了不同档位的5G套餐,月资费从5.5万韩元(约合325元人民币)到13万韩元(约合769元人民币)不等。

        以5.5万韩元的一项套餐为例,其每月提供至少8GB的5G流量,超出后即降速。高额套餐可享受更多5G流量,甚至无限流量或超额后不降速等待遇。电信运营商还为5G套餐提供了包括国际数据漫游及会员商城优惠等附加服务,以及初期入网的资费折扣。

        韩国业内人士认为,由于5G用户会使用更多流量,费用将有所提升,但从运营商目前提供的所谓“无限套餐”来看,最低档位的5G套餐价格低于目前最高档位的4G套餐价格。有韩国电信运营商表示,移动网络资费还将视情况调整。

        网络覆盖是否够广?

        目前来看,韩国电信运营商尚未实现5G网络全国覆盖,也就是说5G网络用户在未覆盖地区会切换回4G网络。韩国各大运营商仍在加紧建设基站。根据相关企业发布的数据,SK电讯、韩国电信和LG U+已分别设立5G基站3.4万个、3万个和1.5万个。

        SK电讯称,该公司已完成针对首尔等韩国主要大城市以及高校、KTX高速列车、体育馆等“数据流量集中地区”的5G基站布局,目前正以全国范围内百余家百货公司、购物中心和机场为中心扩大覆盖范围,并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实现对全国地铁、国家公园和节庆场所的5G全覆盖。韩国电信公司表示将开通网站,实时更新5G覆盖情况。

        有消费者担心5G服务会挤占网络资源,继而导致4G用户体验变差。运营商解释说,一个5G基站可以处理的数据量大约是一个4G基站的5倍,目前的基础设施可以满足需求。

        用户将有何种体验?

        5G的超高网速可满足个人用户对超高清视频、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大型网游等的需求。SK电讯称,该公司依托4G-5G双接入技术,可实现最高2.7Gbps的传输速率。

        韩国各大电信运营商还推出了多项基于5G的应用服务,以推进市场普及。比如,韩国电信公司表示将提供360度媒体服务以及电子竞技和高质量音乐内容。SK电讯称,已在游戏、超高清视频、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不同领域获得数千项服务内容。LG U+表示,将推出吸引年轻人的游戏及内容服务,并与技术初创企业就5G应用开展创新合作。

        为在全球抢先推出面向大众的5G手机网络服务,韩国和美国电信运营商竞争激烈。韩国方面说,虽然它们自5日起开始为普通用户办理入网手续,但实际启动5G网络服务的时间是韩国当地时间3日23时,当时它们为特定5G手机用户先期办理了入网手续。同样是3日,美国电信运营商威瑞森公司宣布,在美国两座城市启动5G手机网络服务。

        不少技术专家和电信业内人士认为,考虑到5G设备的昂贵价格、目前有限的覆盖程度等,5G在大众层面的广泛使用尚需时日。

        新华社记者 何媛  

        (新华社首尔4月6日电)  

  • 新天皇即位将给日本带来哪些影响

        本报记者 白波

        日本政府公布新年号“令和”,这是日本年号首次源自日本古籍,从而引发了较大关注。明仁天皇即将于4月30日退位,太子德仁5月1日即位后,日本将告别“平成”时代,迎来“令和”时代。作为“虚位君主”的日本天皇还有多少权威?新天皇将如何影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又将何去何从?围绕相关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聚天下智库执行总裁、日本横滨大学特任教授刘庆彬。

        记者:新年号“令和”被认为体现了彰显日本主体性的愿望,您怎么看?

        刘庆彬:日本政府强调“令和”取自日本古籍《万叶集》,而非像以往出自中国古籍,各界评价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好,“机关算尽太聪明”也好,都要看到一个根本的事实:提出这个年号的人,既是日本的国学专家也应该是一位汉学权威。日本岩波书店出版的《万叶集》,注解中明确说“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是参照了张衡《归田赋》中的“仲春令月,时和气清”。

        旧年号“平成”在中国古籍里就有两个出处,一个是《史记》的“内平外成”,一个是《诗经》的“天平地成”。其实这么说来,“令和”也可以说是有两个出处的。毕竟全世界使用汉字最多的国家就是中国和日本,日本则是现今唯一使用年号的,想做到完全回避某一方都是很难的。

        记者:这次日本确定新年号和新老天皇交替,不但是日本的一件大事,也吸引了中国舆论的目光。现在天皇在日本的影响力究竟如何?

        刘庆彬:天皇是“虚位元首”,日本皇室的遗留和保持,是二战后日本上层统治机构和美国为首的占领军妥协的结果。日本皇室最大的存续危机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当时日本大众运动声势浩大,有很多“天皇废除”“天皇退位”的声音,这之后天皇的存在才相对稳定,成了日本人精神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今天的日本,虽然宪法规定“主权在民”,但官僚等日本精英们实际还是既向日本政府效忠,也向天皇效忠的。明仁天皇本身是个生物学家,很多学者在跟天皇进行学术交流之后,都感慨“天皇还是天皇”,感受到了他的权威。毕竟天皇存在了这么长时间,日本皇室是不以选票为转移的,他们就像是日本社会各种生态中的重要一环。

        记者:即将即位的太子德仁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即位后,可能会给日本带来哪些新的影响?

        刘庆彬:德仁是个个性鲜明的人,他坚决寻找自己的真爱,去牛津大学深造,都体现了这一点。他对妻子、女儿非常关心,未来可能会再次引起前些年“女天皇”的争议。不能因为皇太弟文仁生了个儿子,就对问题视而不见。日本宪法规定天皇不能碰政治,但德仁可能会通过他在一些场合的发言把问题引出来。从文仁近年的一些表现来看,他肯定是有想法的。明仁天皇退位后,太上天皇、天皇和皇太弟,三个人的动向将牵动日本国民的注意力,这会成为今后日本最大的一个看点。

        记者:日本有新皇即位同时变更首相的惯例,但这次安倍晋三似乎将打破这一惯例。

        刘庆彬:从近几代天皇的情况看,天皇一旦去世,首相任职的时间再久也得离任。安倍晋三的首相任期到2021年,这一次有所不同,老天皇还在,只是退位了,所以有人认为之前的惯例某种意义上是可以不遵守的。但安倍可能还是得离任,这不但取决于政治惯例,也取决于他的身体状况,他上次辞任首相就跟身体状况有关。我认为安倍可能会在明年奥运会后离开。

  • 中美都对世界负有重要责任

        徐贻聪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强调,美国和中国对全球都负有责任。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经明确指出,中国和美国对促进世界和平和繁荣都负有重要的责任。

        在面对当前世界错综复杂的局势上,中国和美国的领导人有了完全一致的分析和结论,分别表示应该承担起这样的重任,无疑是世界的福音,是未来和平、发展和繁荣的好兆头。应该看到的是,习近平主席从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地位出发,明确无误地表明了中国对待世界事务的态度和决心,主动承担起了重要的责任,必然得到世界主持正义人民的欢呼和拥戴。不难看出,他的这个结论对特朗普总统起到了明显的引导作用,启示特朗普,也启示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应该如何正确地认知当前的国际形势和主要大国在其中的作用。

        毫无疑问,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代表着众多处在相同或相近发展水平国家的愿望和要求。从国家数量上来说,这个部分占绝大多数,理应受到重视;美国是世界上发达国家之首,还握有引导世界发展的优势和“主导权”,对其他发达国家更有着难以替代的潜在影响力。完全可以说,在当今的世界上,中美两国都举足轻重,影响巨大。如果都能充分意识到自己对世界负有的责任,并且能够在重大问题上相向而行,特别是能够携起手来,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推动作用当不言而喻,对两国自身的重要性就更不用说。两国能够在对全球承担责任问题上达成共识,确实意义非凡,也来之不易。

        事实证明,中国守信誉,重践诺,言出必果;特朗普则“反复多变”的名声在外,常常朝言夕变,言而无信的笑柄屡屡。在如何落实“对全球负责”的表态上,需要看的是美国的行动和采取的举措。“听其言,观其行”,世界各国需要静心等待美国如何具体“对世界负责”。当然,提醒特朗普,敦促特朗普,也应该是推动特朗普在此问题上不断前行的必要手段。总之,“对世界负责”是中美的义务,是大国的义务,也是世界各国的义务。

        当前,世界应该欢迎特朗普的表态,希望并期待特朗普的具体行动。

        (作者系中国驻古巴前任大使)

  • 俄方正为金正恩访俄做准备

        新华社莫斯科4月5日电(记者 李奥)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5日说,俄方正在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来访做准备。

        塔斯社当天援引乌沙科夫的话报道说,俄朝双方正在推进金正恩访俄相关事宜,包括就访问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协商。

        乌沙科夫3日曾表示,俄方已向朝鲜方面发出邀请,两国将就访问时间进行磋商,俄方正在等待朝方的回复。

        2018年5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朝时曾向朝方转交普京的信件,邀请金正恩赴俄访问。

  • 韩美军费分担新协定生效

        据新华社电 韩国国会5日表决通过第10份驻韩美军费用分担协定;韩国与美国随后互相通知协定生效所需国内程序已完毕,协定当天生效。

        美国自1953年以来一直在韩国派驻军队,现有驻军大约2.85万人。韩美自1991年起先后签署9份驻韩美军费用分摊协定。第9份协定2014年签订,有效期5年,2018年12月31日到期。

        然而,围绕第10份协定,韩美双方谈判耗时近一年,费尽周折,最终在今年3月8日签署协定。这份协定有效期1年,规定韩方2019年分摊费用为1.04万亿韩元(约合61.5亿元人民币),比上一年增加8.2%。

        韩美去年举行10轮谈判,因分歧过大没有达成协议,以致拖到今年3月才谈妥。彭博新闻社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谈判期间告诉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我们要求韩方费用增加50%”,导致美韩代表几乎“谈崩”。

        韩国最初希望第10份驻韩美军费用分担协定有效期为3至5年,但美方执意要求有效期为1年。韩联社报道,预期韩美最早会在今年上半年启动第11份驻韩美军费用分担协定的谈判进程。

        美国政府多名官员3月披露,特朗普正在寻求让美军驻在国负担更多费用,涉及韩国、日本和德国等国家。美国可能要求其中一些国家负担现有支出的5至6倍。

        韩国媒体报道,除以往协定规定的分摊费用外,韩国政府额外为驻韩美军“埋单”花费不少。

        根据韩国2018年发布的国防白皮书,韩国2015年包括军费在内直接支援美军总金额为2.43万亿韩元(144亿元人民币),间接支援金额为9589亿韩元(56.7亿元人民币)。按韩国政府的说法,韩国2015年以来每年直接和间接支援美军的金额大体持平。

  • 美众院就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提起诉讼

        据新华社华盛顿4月5日电(记者 徐剑梅 刘阳)美国国会众议院5日提起联邦民事诉讼,寻求通过法庭裁决阻止总统特朗普藉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绕过国会为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造隔离墙筹拨资金。

        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院当天在位于首都华盛顿的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长达45页的起诉书针对美国联邦政府财政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和内政部及这些部门的负责人,指控特朗普政府逾越宪法授予的行政权力,在没有适用的国会拨款的情况下,动用国会拨给其他政府部门的资金,支出多达81亿美元修建边境墙,违反了拨款条款和宪法分权原则。

        据美国媒体报道,这是针对特朗普宣布美墨边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最新一起诉讼。截至目前,美国已有20个州的检察长及多个环保组织等提起诉讼,寻求阻止特朗普政府划拨政府部门资金造墙。

  • 马尔帕斯将出任新世行行长

        新华社华盛顿4月5日电(记者 许缘 熊茂伶)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5日一致批准戴维·马尔帕斯担任下任世行行长。马尔帕斯将于4月9日上任,任期5年。

        时任世行行长金墉1月7日突然宣布提前卸任。随后,世行发布新行长遴选流程。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美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为下任世行行长人选。3月14日,世行宣布马尔帕斯为下任行长唯一提名人选。

        马尔帕斯现年63岁,曾在里根政府和老布什政府中任职。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时,马尔帕斯曾担任其经济顾问。

        世行总部设在华盛顿,美国是世行最大股东国。长期以来,世行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随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日益上升,不少学者认为世行应当打破美国人把持行长职务的惯例,更多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和关切。

        图为马尔帕斯的资料照片。

        视觉中国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