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故宫断虹桥边的三个朝代李哲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4月04日        版次: 16     作者:

    您要问故宫里哪座桥最精美,那还得说是断虹桥。桥在故宫内金水河上,武英殿的东侧。这是故宫的外西路,在西华门内,是三大殿的辅弼,属于外朝,同时也是内廷西路的前卫。因毗邻西苑中南海,帝后出宫游幸西苑或圆明园、颐和园时,断虹桥是必经之地。

    内金水河从紫禁城西北而来,在武英殿前一个停留折而向北,短短一个舒展又折而向南,最后蜿蜒东去,到太和门前去谱写最华丽的乐章。就在这短短的舒展处,有一道精彩的音符,横跨其上,传递着大哉乾元的讯息,这就是断虹桥,紫禁城诸桥之冠,硕果仅存的元代古桥。

    断虹桥是单孔汉白玉石拱桥,南北走向,全长18.7米,通宽9.2米,也是宫里最宽的石桥之一。“虹”本就是称桥,是一种更古的说法,再加上遍布桥身的精美石雕,整座桥都散发着古老的气息。20根望柱上雕着翻转折叠荷叶,连珠莲花须弥座,座顶34只大小石狮姿态各异,筋骨毕现,颇具古风。18块栏板以双龙戏珠为主题,衬雕牡丹、荷花、菊花等十余种花卉,上部透雕莲花盆景,下部双龙嬉戏追逐于香花浮雕之间,穿梭于云雨雾霭之中,经几百年沧桑尚且完整,可见鬼斧神工,亦可知用材之考究。桥两端各有披发神兽,龙生九子,此君行六,名曰“霸下”,头披毛发如瀑,双目炯炯,稳踞水波基座之上。桥孔上方刻一吸水兽,两目圆睁,居高临下,以镇水情。

    这是早期才有的工艺范式和审美趣味,繁复精细而又更亲近自然,皇城之中可与其媲美的,也只有普胜寺旁的飞虹桥了,相传其石雕构件皆是郑和下西洋带回的海外之物。两桥都名“虹”,工艺皆称绝伦,并非是种巧合,而是宋元时代的流风遗韵,只是到明初业已渺远了。

    从金水河的位置变迁看,也可证此桥的古老。金水河在此地平展,便是元代大内金水河的遗存,不同于明清金水河的一波三折,元金水河自西侧的太液池引水,平铺直行,在崇天门前一展而过,上跨周桥,是元大内前端最具气势的布局。明代则将大内向南移扩,崇天门的位置,约略是奉天殿(太和殿)所在,而与其相当的奉天门(太和门),已临在了周桥位置,金水河只能向南展移,于是便在中路有了向南的一道长长的弧线。外路多少残留了一段河道,至于是桥因河道而留,还是河道因桥而存,就不得而知了。而且金水河也改为由西北方引来,顺紫禁城内西侧南下而至,不再横接西苑了。

    元明大内的位置变迁尚有多种论点,此处跟随单士元老先生的论说,据其名作《从紫禁城到故宫》一书,1964年中科院考古所曾进行过钻探,在文华殿和武英殿取出的土方证明,在文华、武英两殿的东西平行线上,应是元代皇宫的金水河。求诸舆图,断虹桥及其河道正在这一线上。由此可见,断虹桥卓然不群于故宫诸桥,还是有其原由的。

    不惟桥古,桥北那著名的紫禁十八槐,也多是元代古树,早已是故宫一景,据《旧都文物略》载:“桥北地广数亩,有古槐十八,排列成荫,颇饶兴致。”可谓高槐通幽,绿荫匝地,甭管是皇帝后妃,还是王公大臣,到了这里都会觉得心旷神怡。

    武英殿一带属于外朝,有清一代处理王朝大政之地,向来肃静庄严,据曾随侍慈禧的御前首领太监唐冠卿、随侍太监陈平顺言,当西太后出入西华门路经武英殿石桥,所乘肩舆还要挂帘掩照而过,可见此处的肃穆。而在殿东一转,一座玲珑剔透的白玉桥宽展于金水河上,龙腾狮舞,巧夺天工,再行则满目苍翠,古木虬枝,心中怎能不顿生“韶华如逝水,粉黛忆倾城”之感呢?

    除了这些别样美好之外,还有些令人感喟的传说。宫里面就是这样,美好与痛苦都是那么极致,少有民间的平和悠然。据说这雕饰繁复的元代石桥,在明清两代却是犯皇家大忌的。每当皇帝过武英殿,当差的太监都得提前用黄绸布将桥的两侧罩住,怕龙狮神兽惊了驾,吃罪不起。这说法还有一种更言之凿凿的,说是道光帝的皇长子因顶撞老师,被道光一脚踢死,成为皇帝心中永远无法消解的悔恨,偏偏这断虹桥上有一只狮子,一手摸头,一手护下,表情怪异,便有讹传,指为那皇子的化身,这怎能让老皇帝看到?所以才要黄绸裹罩,刻意避开。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断虹桥长期藏在深宫,不写出来还真没多少人知道,您要是去宫里转转,别忘了去看看这元代的精美遗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