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清明日,树起心中的“英雄纪念碑”

        鲍南

        正是无数英烈的舍生取义,才奠定了共和国立足世界的基石;正是英雄儿女的负重前行,才让今天的我们能够安享“岁月静好”。以清明日为契机,时时刻刻立起我们心中的“英雄纪念碑”,永远保持一份清醒和忧患,永远激发一种奋发和骨气,我们的国家才能真正无虞。

        清明将至,在这个追宗溯祖、慎终追远的时节,人们思亲怀故、寄托哀思,感恩先烈、遥寄思念。连日来,许多人翘首期盼第六批在韩志愿军遗骸荣归故里;各大媒体为24位英烈征集亲人信息;亦不乏网友深情呼唤“81192”,期待着“海空卫士”王伟英灵“返航”……全社会对于英烈的深情怀念与崇高敬意,让这个清明节再度成为彪炳民族精神、夯实价值底座的重要时刻。

        英气何以长存,忠魂何以不灭?

        因为我们深知,中国虽大,但在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面前,从来都没有“退一步海阔天空”。面对“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的现实威胁,我们唯有“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当“联合国军”用炮火削平山头,中国志愿军却像钉子一般“钉在”阵地上。面对美国侦察机的贸然来犯,歼8Ⅱ战机飞行员王伟寸步不让,不惜付出年轻的生命。正是无数英烈的舍生取义,才奠定了共和国立足世界的基石;正是英雄儿女的负重前行,才让今天的我们能够安享“岁月静好”。我们不惜笔墨、年复一年地书写这些“历史天空最闪亮的星”,意在表达一份感恩,更意在时刻自省:落后就要挨打,没有强大的国力和辈出的英雄,就不会有山河无恙。 正是这一“铁律”,前所未有地激发起了我们痛定思痛、奋起直追的紧迫感。无数建设者“饥餐砂砾饭,渴饮苦水浆”,为我们国家添置“国之重器”;人民军队枕戈待旦、秣马厉兵,不畏生死保家园。就拿海防来说,70年砥砺奋进,70载春华秋实,“中华神盾”、“万吨大驱”、国产航母接连入役,“黄水海军”走向“深蓝海军”。烈士王伟生前所在的部队,已将老旧的歼8全部换装国产重型战斗机歼-11B,并在之后与外军侦察机较量中占上风。“腰杆子”愈发挺立的我们,已无人再敢小觑,已有遇事“奉陪到底”的十足底气。今昔对比,今非昔比!若英雄在天有灵,当听到国人之深切告慰:请您放心,更多“81192”将永远守卫这碧海蓝天!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而当我们放大视野却会发现,中国已经强起来,但深陷战乱冲突的国家比比皆是,霸权强权面前,公理与道义依旧常常被击得粉碎。事实再次证明,没有和平的年代,只有和平的国家。中国之所以能够风景这边独好,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关键一条在于先辈与英雄的精神早已融入我们的血脉。一位年轻的士兵曾说:“从我们这一代起,中国疆土将不再给任何外国的军人提供创造荣誉、建立功勋的机会!”国民在努力捍卫,英雄在主动付出,国力在日益增强,方方面面的力量正筑起“钢铁长城”。 

        “你们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在你们为之奋斗的事业中。”很多烈士在投身革命时,都抱定一个相同的志向,那就是“让人民生活得更好”。尽管今日中国取得的进步世所罕见,未来依旧任重而道远。更要看到,这种紧迫感不仅仅来自国人的深切期盼,也来自外部环境的挑战。作为一个后起的新兴大国,中国以不同的道路、理论、制度、文化向世界展示了另一种可能。而很多抱着零和博弈心态的守成大国,却坚信修昔底德陷阱根本无法逾越,明枪暗箭轮番上阵。于我们而言,必须不待扬鞭自奋蹄,加速复兴进程,以强大国力让“我为鱼肉”成为永远的历史。现实之中,未必人人有机会为国家兴亡抛头颅、洒热血,成为青史留名的英雄,但我们可以在回首中铭记,在缅怀中传承,把英雄精神融入日常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立功建业,最终汇聚起推动时代和社会前行的力量。

        国家者每个人的国家,天下者每个人的天下,以清明日为契机,时时刻刻立起我们心中的“英雄纪念碑”,永远保持一份清醒和忧患,永远激发一种奋发和骨气,我们的国家才能真正无虞,我们的事业才能走向辉煌。

  • 美媒疾呼留住“钱学森们”提醒了什么

        范荣

        “美国的政治偏执妄想令钱学森离开,同样一幕会发生在新一代中国人才身上吗?”近日,美国知名国际时事刊物《外交政策》以此为题撰文,直指美国正将大量人才拒之门外,同时大声疾呼:不要让未来的“钱学森们”离开,否则他们将会在上海而不是硅谷工作。

        不能不说,《外交政策》的上述文章确实敏锐观察到了美国对外政策不断走向封闭的风向,“美国优先”大有沦为“光荣孤立”之势。回顾历史,美国可以说是全球享受人才红利最多的国家,特别是二战期间,诸如爱因斯坦、费米、弗里德曼等顶尖学者悉数来到大洋彼岸,百花齐放的人才盛景直接成就了美国崛起。对比今日美国的“闭关锁国”,这家美媒发出“应该重申开放价值”“留住未来的‘钱学森们’”之喟叹也就不足为奇了。

        近些年,新兴国家迅速崛起,科技竞争愈发激烈,美国作为世界老大的傲慢不减,对于人才科技的心态则日益敏感,尤其对于来自中国的学者更是疑神疑鬼。前有著名华裔科学家郗小星莫名被FBI逮捕,后有北大教授饶毅赴美参加学术研讨屡屡被拒签。而除了对科学大咖步步防范,特朗普还给千千万万中国留学生贴上“知识产权窃贼”的标签,限制中国公民赴美高校就读,缩短理工留学生签证有效期并严加监管……“防外”“排外”举措如此离谱,国门越关越紧,着实有负大国之名,当然也绝非美国之福。

        迈入全球化时代,资金流、信息流、技术流、人才流在世界范围内贯通,立足全球谋篇布局,尽可能广招天下英才已然成为各国的核心战略。英国为防止“脑力流失”推出了“毕业生企业家签证”,法国提出了“技能与人才居留许可”以吸引特殊技能人才赴法就业,可谓各显神通。这样的浩荡潮流,显然无法为个别国家阻隔。而尽可能将本国打造成最具活力的热土,培养和吸引未来的“钱学森们”,同样是中国的重要任务。

        “良禽择木而栖”,今天,崛起的中国为人才提供了干事创业的大好机会,本身就具有强大的“磁场效应”。在这样的先天优势上,我们更应该多措并举。比如从情感上讲,“不论树的影子有多长,根永远扎在土里。”当年中国一穷二白时,尚有钱学森等一批精英义无反顾回国发展。今天更好激发留学生的家国情怀,推出政策红包不拘一格招才引智,势必能够事半功倍。比如从政策上讲,应该下更大功夫“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才用才机制”,进一步涵养科研氛围,理顺科研体制,将会让我们真正从过去的“智力出口国”全面转向“智力进口国”。

        曾有组织部门领导坦言,我们国家“尊重人才流动规律,但求所用,不求所有。回来,我们欢迎;再走出去,再回来,我们还欢迎。”显然,这才是一个大国应有的心态。我们相信,不拒众流,海纳百川,引才、育才和推送人才并重,中国一定能够成为留学生乃至全球人才青睐的沃土。

  • 只会照搬套路的文创没前途

        郑宇飞 

        近日,踩着故宫文创的步点,颐和园也授权推出了彩妆系列产品,口红、眼影等一应俱全。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这次“宫里的口红”并未产生轰动效应。

        都是口红,为什么没火起来?究其原因还是大家有些审美疲劳了。看包装,还是一贯的“中国风”;听名字,还是熟悉的“清宫味”。这就好比“第一个形容女人像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形容女人像花的人是庸才”,消费者为“宫廷彩妆”埋单更多是图个新鲜劲儿,一旦产品陷入套路,自然就提不起太大兴趣了。还不乏网友调侃“将套路进行到底”:“天坛口红蓄势待发”“长城眼影摩拳擦掌”“兵马俑粉底何时上架”。

        不过几个月工夫,“宫廷彩妆”风光不再,其实是文创产品同质化的一个缩影。现在,走进全国景区与博物馆,所售文创产品基本逃不过胶带、冰箱贴、茶杯垫、手机壳等几大件,变化的不过是上头的图案。如果说跟过去满景区的扇子、T恤衫、小彩旗相比,今天的文创产品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一度令人惊喜的话,随之而来“一家创新,多家模仿”的做法,又很快让人感觉后劲乏力。文创文创,创意不在,惊喜何来?如果都等着别家的点子,再好的点子也会被迅速透支。

        放眼市面上那些受人追捧的文创产品,一大共性在于立足自身的文化资源,注重标志性元素的提取,契合当代人的生活需求。比如,大英博物馆将英国特色的小黄鸭与馆藏品相结合,设计出逗人一笑的“卖萌小黄鸭”系列;巴黎卢浮宫以蒙娜丽莎“谜之双眼”为主题,设计出别具一格的眼镜盒;荷兰梵高博物馆则在画家的名作上下足功夫,把星空、大海、原野、向日葵等元素扩展出去;故宫文创踏上了网红征程,配上“脑洞大开”的文案,文创产品一年卖出10个亿……凡此种种,无不是立足传统之上的原始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做好文创产品,还是需要一份匠心,在深挖自身资源禀赋的基础上表达时代新意。

        当然,创意不是个轻松的任务,文创也不是光做点卖萌的小玩意。要看到,中国特色元素林林总总,可以吸收利用的历史文化博大精深。各大景区、博物馆其实是坐在富矿之上,真正用心,不断推出“文化+创意”的产品,最终收益会远远大于跟风。

  • “上坡”

        近日,小蓝、摩拜接连宣布涨价,业内人士分析,随着互联网领域风投资本退潮,共享单车扭亏压力日增,涨价成为必然。

        琚理/漫画

  • “脸书”求监管折射的网络治理趋势

        周冲

        “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这已是老生常谈,但如果这话放到崇尚“自由”的美国,由“网络自由”的受益者——运营商嘴里说出来,还是有几分新鲜感的。近日,全球最大社交平台脸书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通过媒体呼吁,政府和监管机构需要在互联网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以应对网络空间自由表达所导致的广泛危险。事实上,这已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发出类似言论。早在去年4月份,他在接受美国国会质询时就表示,脸书需要接受一些必要的监管。

        新媒体技术的快速崛起颠覆了传统信息传播模式,互联网“去中心化”的技术结构和隐匿性特点赋予了用户极大的表达空间与便捷体验,但过多的自由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仅以脸书为例,小到泄露个人隐私数据、大到影响政治选举,可谓丑闻迭出;种族歧视、造谣诽谤、煽动仇恨等言论更比比皆是。前不久,新西兰清真寺恐袭案中的17分钟直播直接将脸书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扎克伯格对政府监管的多次呼吁,正是对上述乱象最直接的反应。

        很多人一度以为,虚拟网络可以实现现实世界无法达到的自由,但事实上从来就不存在被放任的互联网。面对快速进步的新媒体技术和日趋严重的网络问题,“加强政府监管”已经成为全球互联网治理的重要共识。从韩国的实名制到意大利对谷歌的视频审查,从欧盟的GDPR到美国加州的《橡皮擦法案》,尽管各国出发点和关注领域不尽相同,但趋于严格的网络监管态势已经形成。

        中国亦如此。我国互联网行业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但网络问题同样突出。网络造谣、网络诈骗、数据泄露、人肉搜索等老问题继续存在,基于网络直播、网络推广、算法推送等产生的网络侵权与犯罪等新问题又层出不穷,系统、科学又高效的一整套网络监管措施显然是不可或缺的。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情形更为特殊:一方面要鼓励和保障新媒体传播,推进社会经济发展;另一方面,要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通过监管来找到“限制”与“保障”之间那个微妙的平衡点。

        仅仅依靠政府监管并不能够解决所有的网络问题,但是扎克伯格的呼吁也告诉我们,离开政府监管的网络世界显然不会清朗又安全。就我们国家的网络问题来说,关键是要在理念上认清互联网发展的本质规律,在坚定监管方向与决心的前提下,将网络监管融入到国家互联网治理的整体战略中去。在治理措施上围绕政府监管核心,打造出技术与法律相结合、自律与他律相结合的科学多元规制体系。

        在笔者看来,这首先有赖于在国家层面加快网络立法节奏,通过推进依法管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实现互联网治理的法治化。技术应用当然必不可少,但单纯依赖技术控制也会对正常的网络信息传播造成误伤,而基于主体的“人”而非客体的“物”的法律手段,无疑能够有效弥补这一缺憾,同时保障监管行为本身的公开与透明。在社会层面,倡导多元协同治理,强化网络空间自律措施。自律与法律之间不是一种矛盾关系,它能够通过对当事人内心的约束,实现外部强制所不能。通过倡导自律形成“多元化”参与治理的方式,是降低治理成本,提高治理效率,实现经济学上“帕累托”效应的最好方式。

        (作者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任编辑,法律顾问)

  • 摘掉“小眼镜”,从户外活动开始

        姜忠奇

        开学一个月来,不少学生发现,身边又一批同学戴上了眼镜,有些同学的眼镜片又变厚了。

        “小眼镜”比比皆是,数据来得更为“扎心”。据统计,我国青少年近视率位居世界第一,中小学生近视患者超过1亿人。十多年前,青少年第一次近视高峰还多出现在初中阶段,而如今,这波高峰已经提早到了小学三四年级。这背后是一系列次生的负面效应。比如,我国在2012年因各类视力缺陷导致的社会经济成本高达6800多亿元,占当年GDP比重的1.3%。数字着实触目惊心,也让我们愈发深刻地意识到:如何守护好“未来之光”,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课题。

        校园里为何“镜光闪闪”?说到底,除了极少数遗传因素外,更多是孩子们的眼睛承受了“不能承受之重”。揆诸现实,“重智育、轻体育”的思维依然普遍,兴趣班、补习班填满了孩子们的课后时间。加之如今的孩子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小小年纪就成了“低头族”的不在少数。数据显示,超过6成的儿童从4岁开始就接触电子产品,每天的时间在2小时左右,这显然是青少年近视普遍化的又一大“帮凶”。

        摘掉“小眼镜”是项系统工程,但正如医生所言,“体育锻炼是目前最经济有效的近视防控途径”。其他暂且不谈,不妨先攻这一点。在为孩子的视力下滑愁眉不展之时,家长与老师能不能先确保他们每天活动1小时?如果总是一提起近视就长吁短叹、双手一摊,一提起户外活动又怕耽误功课、磕着碰着,那防近视问题恐怕永远无解。在不少国家,都出台了保护孩子视力的强制性举措。比如,澳大利亚儿童的日均户外活动时间是3-4个小时,德国学校则定期组织学生登高望远。别看这些举措不起眼,但这两个国家的近视率仅为1.3%和15%。可见,玩耍对于孩子来说意义深远,至少可以帮助他们从繁重学业和电子海洋中探出头“透个气”,保养一下“心灵的窗户”。

        当下,无论航空航天,还是精密制造,或是入伍从军,都对视力有着严格的要求。一味拔苗助长,牺牲了视力健康,到头来,孩子们看似完成了学习上的“抢跑”“领跑”,实际上却失去了未来发展的更多可能。“磨刀不误砍柴工”,不妨就从每天让孩子活动1小时开始,留给他们一双明亮、健康的眼睛,也留给他们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 咪蒙撤了,“毒鸡汤”还在卖

        田闻之

        “咪蒙的公司解散了!”连日来,这一消息广为传播,不少网友纷纷“发来贺电”。

        咪蒙是谁?常刷微信的人,没看过她的文章,估计也听过她的大名。旗下公众号粉丝曾逾千万,推送的文章几乎篇篇轻松收获“百万+”阅读量。与之相应,是一张好不亮眼的账单——广告报价80万元/条、整个集团年收入上亿元,给实习生开过5万元月薪的传闻更是为人津津乐道。

        而要问这一自媒体巨头都有哪些代表作?《致贱人》《摔狗事件:这次我支持人肉,也支持以恶制恶》《寒门状元之死》,篇篇流传一时,同时也差评如潮。若说一开始,不少人被她的文字击中内心而圈粉,那么当明白自己的焦虑被当成了生意,愤怒便可想而知;若说一开始,不少人因其直抒胸臆、嬉笑怒骂的文风而点赞,那么当谩骂人肉、开黄腔成了主要修辞,阅读的不适感自然与日俱增。这也是为什么咪蒙注销账号后,很多网友送上一句“再见,再也不见”。

        “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咪蒙产业帝国在两三年间的起起伏伏,堪称典型的自媒体生命周期表。她的成功曾让一大批写手拜服,但又有多少人能从她的失败中长长记性?现实恐怕不乐观。就像不少网友担忧的,“一个咪蒙没了,千万个咪蒙在蠢蠢欲动。”仍然有许多人在套用“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支持以恶制恶”的论调,毫无底线地炮制热点、收割流量。

        几天前被逼得无处可逃的“流浪大师”,不就是一个明证吗?当一些人敏锐察觉到这位衣衫褴褛但出口成章的流浪汉具有爆红潜质后,便使出浑身解数“蹭热点”。有人跪拜大师,有人宣称要和大师PK,还有人举着牌子要“嫁给大师”,张牙舞爪当起了“师娘”。他们披着似是而非的文艺皮毛,说什么“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但这一场场闹剧让人看到的,无非是“大师在流浪,小丑要流量”。

        今天,中国网民数量已超8亿,是一块潜力巨大的市场。把握商机做文字生意无可厚非,但罔顾是非曲直,操弄社会情绪,为人不齿也必然不是长久之计。不过,指望那些一味“逐臭”的自媒体自我纠偏恐怕也不现实。有媒体报道,因传播包含“污”“丧”文化在内的低俗和虚假夸大内容,2019年以来已有4万余个微信公众号被查封。有关部门当好“把关人”紧抓严打,推动良币驱逐劣币,依然是正本清源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