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清早汽车嗡嗡 半夜工地咣当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随着天气转暖,室外活动增多,一些顽固的城市噪声也肆虐起来。相关数据统计显示,全市噪声与往年相比大致平衡,但区域投诉重点突出。今年2月,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受理投诉1586件,其中噪声占30.3%。噪声投诉中,反映社会生活噪声的较多,占63.1%。记者梳理今年3月市民举报热线发现,交通噪声、夜间施工噪声及餐饮风机噪声等,是市民投诉的热点问题。

        近日,记者赶赴市民反映强烈的噪声源处调查采访。

        399路公交场站

        公交车加气声扰清梦

        在石景山区苹果园街道中园路上,399路公交车总站位于路北,紧邻一栋17层住宅楼,两者相距仅约5米。场站内,每日清晨5时许,多辆公交车发动气压泵加气热车,家住8层的刘先生便从梦中惊醒。“没睡过一个好觉。”他说,10余辆公交车加气的低频噪音持续袭来,公交车一辆接一辆出站、进站,“嗡嗡”声全天不断。

        “那些公交车跑有10余年了,噪声很大,非常扰民!”该栋住宅楼有近百户居民,同刘先生一样难忍噪声袭扰。“我们找过车站,建议他们改用电动车,也找过多家部门、甚至小区开发商,但没什么进展。”“我们住在5层,汽车发动机声‘轰轰隆隆’的,还有人大声说话,凌晨特别吵。”“声音向上飘,高层噪声也挺大,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全家都烦躁。”“我花一万多元新装了两层隔音窗,但还是感觉噪声大。”3月31日晚,多名居民站在公交场站的铁栏外,望着场内停放的公交车议论、叹气。

        记者现场看到,399路公交总站占地约1000平方米,场站北侧建有一排低矮的简易房,其余3面皆由铁栏围隔,仅在南侧留有一门,供公交车进出。场站与其北侧住宅楼的距离仅约5米。

        在该场站大门右侧,竖有一块公交站牌,上面显示399路公交首班时间为5时25分,末车为21时55分,“但司机在发车前会加气热车,‘嗡嗡’的低频噪声让人心烦。”刘先生称。

        不仅居民要求换成没有噪音的电动车,399路公交总站内多名工作人员也表达了同样意愿。“这些公交车都服役10余年了,噪声是发动机带动气泵充气时的声音,车还总坏,说不定啥时候都坏路上了。”该场站内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场站内共有20余辆公交车在运行,一辆车早班跑8圈、晚班跑8圈,一天得跑16趟,还常常坏在路上,“我们都想把这破公交换成新电动车,但换车这事儿我们说了不算啊。”“碰着些素质好的居民还好,素质低的会从楼上朝下砸东西,我们另一个车队的队员,就是因居民嫌噪声大,从高层抛物,被砸伤了好几个。”一名司机称。

        场站内东侧,并列停放着10余辆崭新的电动公交车,一名司机眼巴巴地说,那是石景山区科技园的通勤班车,“我们大家也都盼着能开上电动公交车。”

        站内,就在记者同司机们说话的当儿,一辆399公交车“轰隆轰隆”启动,站在对面司机的说话声,瞬间被吞没。

        翡翠山晓小区

        天天夜里“咣当”施工

        今年50岁的高女士家住石景山区潭峪路西侧,再向西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京西分校。家与学校中间,是正在建设的翡翠山晓小区,工地与家相距只有两三米。

        为挡深夜楼前传来的施工噪声,高女士同其年近80岁的母亲每晚开着电视睡,“天一黑就施工,天一亮就停工,天天夜里‘咣当’。”自2018年12月开始,高女士便向多个部门反映深夜施工噪声扰民等问题,并期待相关部门的有效答复,但最终她们获知,城管部门也确实对施工方进行了约谈,要求对方整改。“可施工噪声仍会在深夜响起,实在忍不住,我们就打市政府热线,接线员每次都记录,但至今也解决不了。没办法,只能忍着,每天开着电视睡。”高女士称。

        珠江骏景北区2号楼A座

        商家泳池加热设备噪声大

        “原来住宅楼装的是塑钢窗,不隔音,我们花钱改成了3层隔音玻璃,但噪声还是很大。”家住丰台区珠江骏景北区2号楼A座的王先生反映,他曾借用监测噪音的专业设备、也用手机测试过,“噪声最大值70多分贝,家里还有老人、孩子,楼内住有近百户居民,普遍不敢开窗。”

        让王先生深受困扰的,是放置于该栋住宅楼下南侧的一个加热设备。该设备为东霆健身木樨园店游泳池加热所用,每天从8时起一直持续运转至22时,“嗡嗡”声还影响着30号及31号住宅楼住户。

        该泳池加热设备距住宅楼仅约10米远。设备呈灰色,长、宽、高分别有3米、2米、2米,貌似一个大冰箱。

        该加热设备噪声曾遭致周边居民大量投诉。今年1月14日,小区属地大红门街道办事处回应,经现场走访,并向健身房负责人了解,已为该加热设备装隔音降噪设施。但对此仍有不少居民“不满意”,继续举报称“噪声仍然很大”“不敢开窗”。

        4月2日,记者致电该小区物业公司,一负责人称其已记录反映的问题,会将居民投诉反映给东霆健身,要求其采取降声降噪措施,“实在不行,让他们把机器挪到别的地方。”

        永顺南街190号院

        餐馆风机烟囱响至凌晨

        虽经多家部门介入整治,但对噪声治理效果不满的,还有家住通州区永顺南街190号院1号楼的多名居民。2018年8月24日,本报以《餐馆后厨为何开进居民楼》为题,报道了该栋住宅楼下两家餐馆将后厨设在居民楼内,两条大烟囱挂在楼体上,由此给该栋住宅楼内居民带来噪音及油烟污染等问题。

        报道见报后,通州区、永顺镇两级政府曾召集工商、环保、消防等部门赶赴现场整治,要求两家餐馆停业整改。如今,两条大烟囱均已拆除,且其中一家拉面馆已搬离住宅楼,但另一家餐馆在停业一段时间后,又继续开始在客厅内包饺子。“可能是觉得整治风头儿过了。”居民马先生反映,该家餐馆虽然也将烟囱挪了位置,但一启用风机烟囱就“嗡嗡”响,能持续到凌晨两点。

        居民许先生称,前不久他打电话投诉,风机烟囱噪声暂停了,但其担心不久后又会响起,“现在一到晚上全家人都提心吊胆,生怕噪声会不定时响起。”许先生呼吁,相关部门对该家餐馆应彻底治理,还大家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

        新闻链接

        噪声防治法

        修订正启动

        市民对噪声污染的投诉居高不下。今年2月,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受理生态环境投诉举报事项1586件,其中噪声问题处于第二位,占比30.3%。而在噪声污染方面,社会生活噪声占涉噪声举报的63.1%。另外,市民举报热线12345今年3月相关数据显示,餐饮店风机噪声、经营场所噪声、夜间施工工地噪声等,居热点投诉前列。

        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工程师张健介绍,针对工业企业噪声和社会生活噪声,我国已有明确的排放标准,但具体像居民楼内设备如电梯、水泵等产生的噪声,并无明确可执行的排放标准及责任管理部门,市民会对该向哪些部门进行投诉产生困惑。“总之可以打环保热线12369,我们接报后,涉及哪些部门,再转交该部门进行处理。”张健称,一般是政府部门接报后,如认为确实存在噪声污染,就会给监管部门下单子,“经现场监测,发现噪声超过相关标准,有关部门会相应处置。”

        面对噪声袭扰,有市民会用手机及一些设备测试噪声,对此张健认为这些检测的数据可以作为参考,若用于环境管理如污染认定、环境处罚,还需要有资质认定的检测机构出具的监测报告,“噪声检测有具体的检测规范,对检测仪器及监测布点位置,监测时间都是有具体要求的。”

        张健同时认为,政府部门公开的声环境质量数据与市民的直观感受可能不完全契合,“这并不是说我们监测的数据不准,我们开展的声环境质量监测,主要是表征城市整体的声环境平均水平,但是噪声存在局地性和突发性的特征,特定时间地点的噪声不会明显影响整体水平”。随着监测范围扩大和监测技术手段改进,以后能够做到更好的识别重点污染区域。 谈及对噪声的治理,张健认为,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我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还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比如说,在实际工作中,有市民举报噪声污染,说是找环保部门,但环保部门也不便牵头处理。比如对于在住宅楼内开拳击馆,以及居民自发集合跳广场舞等产生的噪声,怎么管理才好,我们也有困扰。”

        4月2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物理室副主任温香彩告诉记者,我国噪声法修订正在进行。2018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把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修订列入一类立法计划,并委托生态环境部起草修改草案。据悉,4月1日下午,生态环境部已召开噪声法修订启动会。

  • 上裂下塌

        丰台区岳各庄桥北公交站左侧有一路边座椅,4块座板已“龇牙咧嘴”,座椅下的地面也出现塌陷。    凤利 3月31日摄

  • 拒不挪窝

        西城区月坛北街8号楼前马路南侧,一破旧电动车停放3个多月了,车内堆满了垃圾。

        王耀奇 3月26日摄

  • 纠缠不休

        朝阳区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北侧,一只风筝缠绕在高压线上已有几天了,下雨可能造成电线短路。

        王青 3月31日摄

  • 180棵银杏补种清逸园

        为建停车场,大兴区旧宫镇清逸园小区多株绿化树被砍,多栋住宅楼间难觅新绿,光秃一片。今年3月25日,本报以《清逸园光秃 居民盼新绿》为题,报道了该小区居民对绿色的期盼。记者了解到,在大兴区、旧宫镇两级政府及相关部门推动下,如今,180棵银杏树已全部补种进小区。

        为民享清逸,补植增新绿。在本报推出该篇报道次日,大兴区有关负责领导便赶赴清逸园,询问并指导该小区进行绿化树木补植。仅3天时间,旧宫镇政府便紧急协调树木到位。3月31日,旧宫镇政府关云路、小区办副主任房越红及旧宫镇相关部门负责人来到小区,同该小区居委会、物业公司及百余名居民志愿者一起,在16号、18号、20号等住宅楼前后挖坑、植树、回填、覆土,最后再浇上一遍水。经过一番劳作,清逸园内一株株银杏树开始装点小区。

        为保银杏树有效成活,清逸园社区居委会联合物业公司将展开养护新绿行动,社区工作人员及志愿者将不定期巡查,“一旦发现有破坏绿化的行为,将立即阻止并给予劝导。”

        本报记者 张淑玲

  • 新植花木盼浇返青水

        春季到来,气温升高,苗木开始发根,花枝开始萌芽,一场返青水,对花木生长至关重要。位于大兴区茉莉公馆南门、地铁4号线高米店北站D口西侧的近百株花灌木,急需喝上返青水。“我联系了小区物业公司、居委会及当地园林绿化多家部门,实在找不到该片绿地该谁管,希望贵报能进行报道,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尽快为花木浇水,避免新植苗木死亡。”已在园林绿化行业工作20余年的高女士告诉记者。

        在该片约600平方米的绿地内,错落有致地种植着各类花木,大多已杯口粗细,有的树木枝头已绽放新绿,有的枝杈仍光秃秃的。“这是油松,这棵是白蜡,还有海棠……”富有经验的高女士辨别着说,这些新植的苗木规格,应有10年树龄。

        种于2018年冬季前的这些苗木急需一场返青水。高女士认为,浇返青水的最好时机是3月初至3月中旬,但眼下已进4月,气温逐步升高,去年冬季也没下一场像样的雪,没有水,树根就长不好。现场已有些苗木萌发了新芽,但高女士对此并不乐观,“尽管有的已发芽,但是不浇水,新根难发,这些芽也很快会干掉。”她解释,园林绿化中,除道路两侧的大行道树不用浇返青水,园内绿化苗木均需浇灌返青水,特别是新植苗木,如果不及时浇水,随着气温升高,树根很快会干死。

        两周前,高女士便通过各种途径向茉莉公馆物业公司、当地社区居委会及大兴区园林绿化部门求助,以期寻找相关施工或养护单位,但至今未找到,“现在已经很迟了,请赶紧寻找负责部门,再不浇树木就会被干死。”

        记者电话联系高米店街道办事处,询问相关解决办法,一负责人回应称,其会联系并告知相关部门解决。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田园

  • 碧桂园C区供水管常爆裂

        市民郭先生:房山区碧桂园C区饮用水管线频繁爆裂,小区几乎每周都停水。

        长阳镇政府:已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协调房山区水务局保障应急供水,并要求小区物业公司在供水管线出现问题后第一时间抢修。针对小区频繁出现水管爆裂问题,房山区水务局已牵头对供水管网进行改造,现已进行专家论证,并完成评审工作。长阳镇政府会先期垫付碧桂园C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资金,并委托该小区供水单位进行施工。目前,小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已进入施工期,从而彻底解决居民用水问题。  

  • 杨闸环岛北一公墓内堆杂物

        市民孙先生:眼下到了清明祭扫日,在朝阳区杨闸环岛北侧一公墓内,堆积有很多干枯树枝及旧家具等杂物,清明祭扫时影响心情,同时也存在消防安全隐患。

        管庄乡政府:立即组织环卫工人对该公墓内的树枝树杈、堆物堆料等进行了彻底清理。目前,公墓环境已干净整洁,供亲人祭扫。此外,还安排了专人巡查,确保垃圾随产随清,并及时消除消防安全隐患。   

  • 东小口森林公园河道积污水

        市民谷女士:昌平区东小口森林公园河道内常年存积污水,水体很脏,影响周边环境。进入春季,随着气温升高,污水开始散发恶臭。

        东小口镇政府:已立即组织镇内环保等部门,以及东小口村相关负责人,对河道内的积水进行排除,并出动挖掘机,平整了该段河道内的暗沟,以避免河道内再次积存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