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今年政策房首批开工17万套

        本报讯(记者 曹政)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今年老百姓将有更多机会通过政策房这一渠道来解决。近日,市住建委、市发改委和市规自委联合下发《关于印发2019年度政策性住房首批开工竣工计划的通知》。这份开竣工计划披露,首批项目有147个、房源约17.2万套。

        这17.2万套政策房中,既有今年新开工的项目,也有推进前期手续的。其中计划2019年开工的项目116个、房源13.6万套;推进前期手续的项目31个、房源3.6万套。

        今年新开工的116个项目中,有老百姓可购买的产权性住房,也有可租赁的租赁住房。市住建委介绍,计划年内开工的项目中,政策性租赁房项目45个、房源约4.6万套,政策性产权房项目71个、房源约9万套。

        详细来看,政策性租赁房主要包括公租房、集体土地租赁房和企业自持租赁房等。而政策性产权房,则有共有产权房等。按照此前住建部门的披露,今年计划开工的45个政策性租赁房项目包括0.8万套公共租赁房、3.5万套集体土地租赁房、0.3万套企业自持租赁房。

        此前,老百姓更多熟悉的政策性租赁房是公租房。而集体土地租赁房是在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未来建成后,这些房子将综合考虑项目周边就业人群、城市运行服务人员和保障人员及城市中低收入家庭的实际需求。

        户型方面,集体土地租赁房将主要分为职工集体宿舍、公寓及成套租赁住房。成套租赁住房户型以90平方米中小户型为主,所有项目实施全装修成品交房。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此前也向本报记者披露,住建部门也在筹划编制集体土地租赁住房建设导则,力争今年编制完成标准并择机出台。

        除了一大批新开工的项目外,本市今年也将有一批政策房陆续竣工。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披露,今年列入竣工计划项目72个、房源约8万套。其中,公共租赁住房0.6万套,安置住房4.2万套,经济适用住房0.6万套,限价商品住房2.2万套,共有产权住房0.4万套。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些政策房外,还有一种租赁房源将不断入市——由闲置商业、办公、酒店和厂房改建成的职工集体宿舍。据了解,这类房源将主要面向“城市蓝领”。

        虽然是改建项目,但房源是合法的、经济的、安全适用的。按规定要求,改建项目必须具有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登记证;没有此证件的,应有施工许可证和竣工备案证明材料。在业内看来,更多的蓝领公寓入市,也有利于增加租赁房源供应,稳控房屋租赁市场稳定。

        记者获悉,为了让这些项目尽快建设和供应,这份《通知》还专门要求各区纳入开工计划的项目严格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要求,尽快稳定规划条件,简化手续办理,加快推进开工建设。对于纳入竣工计划的项目,住建部门也要求着重抓好工程质量、验收手续,明确竣工时间安排,确保配套市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同步交用。

  • 京籍无房户“租房入学”须登记备案

        本报讯(记者 刘冕)今年,京籍无房户满足一定条件,适龄子女仍可在租住区入学,其中,在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是必须满足的条件之一。市教委明确,此类家庭需携带相关材料现场审核并注册。

        依据今年入学政策,本市户籍无房家庭,长期在非户籍所在区工作、居住,符合在同一区连续单独承租并实际居住3年以上且在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夫妻一方在该区合法稳定就业3年以上等条件的,其适龄子女可在该区接受义务教育。具体办法由各区政府结合实际情况制定。

        根据有关规定,本市合法租赁的住房在租赁合同订立后3日内,当事人应当在住房租赁监管平台办理登记备案。备案为免费服务,如通过链家、我爱我家、自如成交的住房租赁,由其现有住房租赁服务平台直接申请登记备案;通过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其他会员单位成交的房屋租赁,可通过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住房租赁服务平台直接申请登记备案;通过“手拉手”自行成交的房屋租赁,租赁双方可以到各区房屋租赁服务窗口,或到中介行业协会租赁备案便民服务点申请登记备案。

        市教委介绍,将依托北京市住房租赁监管平台核验本市户籍无房家庭住房租赁登记备案信息,租赁信息核验自5月6日与入学信息采集工作同步启动。如发现租赁备案信息有误,租赁合同当事人可到办理原登记备案的服务平台注销原登记备案信息,并重新办理登记备案。住房租赁备案完成后,再登录义务教育入学服务平台采集入学信息。如对无房家庭审核结果有异议,请携带相关证明证件材料到入学所在区教育主管部门提交复议申请,由区教委汇总后统一上报市级部门进行复核,需10个工作日。如在义务教育入学服务平台采集租赁登记备案信息发生错误,申请人可在系统中撤销信息并重新采集。

        需要提醒的是,家长如果想依靠“租房入学”择校,成功率很低。因为“租房入学”顺位并不靠前,而且基本属“多校划片”,或统筹安排入学。去年东城区规定,通过审核的本市非东城区户籍无房家庭承租人的适龄子女通过电脑派位的方式在东城区内多校划片安排入学。朝阳区是按学区服务片所属学校学位情况,以随机派位等方式统筹安排符合条件的适龄儿童入学。海淀区则规定“随法定监护人到居住地所在学区联系就读,由学区协调解决”。

  • 胡同煤厂关张 养老四合院接棒

        本报记者 潘福达

        “这儿以前真是煤厂?”在西城区白纸坊街道南横西街92号院门前,路过的街坊邻居往往都是这样的第一反应。朱红门窗、青砖灰瓦的四合院建筑,看上去和黑乎乎的煤厂怎么也搭不上边儿。

        伴随着城区“无煤化”进程,老北京人记忆中的胡同煤厂陆续关停,在四年前彻底退出京城。西城区最后一个退出的南横西街煤炭经营部,现如今早已褪去了煤厂的痕迹,近日以“金泰颐寿轩白纸坊养老照料中心”的身份重新回归居民视线,成为西城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的最新场所。

        四合院养老更有亲切感

        从外观上看,这里和胡同里的大院儿没有什么明显分别。一进门,院里一派北京四合院的风情:露天的院子,长廊四周环绕,朱红色的花格窗棂古色古香,墙上绘着吉祥如意纹和山水画,院子里绿植遍布,徜徉其中还能听见清脆的鸟鸣声。

        “胡同四合院式养老,让入住的老人更有亲切感!”北京金泰颐寿轩连锁养老机构党支部书记朱立杰见证了这里从煤厂改造为养老院的全过程。在这儿生活,老人们感觉更像是到了老街坊家里串门儿,平房的环境也更接地气,适合老人们在院内活动。

        晌午时分,阳光正好,今年80岁的张爷爷坐着轮椅出来遛弯儿了。“我终于回归胡同了,感觉倍儿亲切!”他笑起来皱纹都舒展开了。打小他就在胡同里长大,几年前搬进了京郊的一家养老院,子女带他到这儿参观后他眼前一亮,成为了这里的第一位住户。“住了一辈子胡同,养老还想在胡同里。”入住的多位老人,都一眼相中了四合院的环境。

        养老需求促煤厂转型

        胡同四合院内京味儿元素随处可见,精心设计的细节又处处提醒着人们,这里的确是一座养老院。

        在院长李元华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老人们入住的房间,这里“藏”着不少贴心的适老化设计:平房没有门槛和阶梯,适合老人出行;桌椅设备都是圆角,以防老人受伤;地板采用吸声防滑地胶,皮鞋踩上去几乎没有声音;卧室里的智能床可以遥控升降;洗手台的水龙头可自由伸缩,适合坐轮椅的老人洗漱……

        从煤厂到现代化养老机构,二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咋就联系到了一起?

        随着北京能源结构变化和城市建设推进,胡同煤厂逐渐退出京城。腾退后的煤厂如何转型,成了摆在京煤集团面前的难题。“北京养老服务需求日益凸显,我们和街坊都熟,还有着位置优势,为什么不能尝试做养老呢?”健康养老产业,成为京煤集团转型锁定的重头产业。煤厂历经新生,也继续为胡同居民们带来温暖。

        城市服务业成新业务

        告别了蜂窝煤,煤厂员工自此“跨界”投身服务业。几年内京煤集团陆续开设了善果寺分院、孔雀分院、福寿老年公寓、八条分院4家分院,白纸坊街道、前门街道2家养老照料中心以及广内街道老墙根养老驿站,多数都是四合院式风格。

        朱立杰介绍,金泰颐寿轩白纸坊分院目前正处于试运营阶段,将于4月18日正式投入运营,共设置68张床位,辐射周边社区,缓解白纸坊街道养老资源匮乏的现状。展览路街道、大栅栏街道和新街口街道3家养老照料中心正在建设中,它们的前身同样是胡同煤厂,预计将在年底建成投用。

  • 大兴今年竣工8000套保障房

        本报讯(记者 陈强 通讯员 王燕)大兴区近日公布了今年拟为百姓办的28件重要实事。在颇受关注的住房建设方面,大兴今年将竣工各类保障性住房8000套。

        刚刚过去的三月,大兴就分别在西红门镇和瀛海镇接连开工了两个集体租赁房项目。竣工后,总计可提供3000余套集体租赁房。

        大兴区2019年实事清单的完成经过了征集、梳理、立项三个步骤。征集方面,大兴在区内电视台、网站、融媒体平台等发布公告,区属各单位还深入村庄、社区、企业,听取群众意见建议;梳理方面,大兴经过分析12345热线数据、网络上群众关注度和提及度“双高”事项,就停车难等待选项目采取实地走访、座谈交流等方式倾听民意,形成最优方案;立项方面,关注弱势群体的帮扶重点和区级民生领域的发展短板,细致征询人保、民政、工青妇残等部门意见建议,最终形成条件成熟的事实项目。

  • 亦庄居民“游学”南海子

        本报讯(记者 陈强)昨日,大兴区亦庄镇将踏青赏景与读书游园相结合,邀请40多位亦庄读书爱好者参加“乐读悦享·书香亦庄”游学会,在南海子文化专家张友才的带领下,了解家乡历史,品味南海子文化。

        上午9点,读书爱好者们来到了南海子麋鹿苑,极目远眺,几只麋鹿正在悠闲散步。“事实上,因为农耕开垦和人类狩猎,明朝时期在南海子就已经没有野生麋鹿了,朝廷安排18户居民饲养麋鹿,这些人被称为‘鹿户’,麋鹿活动的地方,就被称为鹿圈。” 张友才的介绍,为居民带来了浓浓乡愁,鹿圈,曾是大兴的一个乡镇名,后来因为开发区建设被拆迁,现在亦庄镇不少居民的老家都是那里。

  • 望京排水沟今春水清岸绿

        本报讯(记者 朱松梅)从昨天起,每天有近5000立方米清水汇入望京沟,成为连通北小河、坝河的重要廊道。这也是朝阳区水系连通工程的新尝试。

        望京沟地处朝阳区中北部,它北接北小河,南连坝河,全长超过4公里,承担着望京、崔各庄地区的排水任务。但由于历史原因,该地区存在大量雨污合流现象,水少且脏。

        去年,望京街道办“吹哨”,区水务局、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市排水集团等单位迅速集结,共对28家排污单位开展联合执法。2018年10月,随着新建一体化泵站的运行,望京沟彻底实现截污。清淤工程随之在去年冬天启动。工程共清理出淤泥超过1万立方米。

        朝阳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朝阳区计划合理利用过境水,科学利用再生水,考虑连通全区骨干河道,打通北水南引的通道。

  • 为自闭症孩子点亮蓝灯

        昨天,在水立方北广场,爱心志愿者与自闭症孩子们共同点亮蓝灯。当天是第十二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随着众多爱心志愿者在水立方渐渐“点亮蓝灯”,温情号召社会公众“尊重不同·点亮希望”。本报记者 方非摄  

  • 德和园重响起戏曲声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德和园是慈禧太后观戏的场所,在清代宫中一年到头演戏,而演戏除了娱乐功能,更是一种重要的礼仪形式。昨天,由青龙桥街道主办,青龙桥学区管理中心、京演文化承办的“三山五园”文创系列活动之“戏返德和园”来到这里,为学生群体带来戏曲大餐。

        过去的宫中演出,不同年节时令编有相应剧本,逢时按节演出。昨天正值寒食节,传统习俗为禁烟火,只吃冷食。寒食节前后绵延两千余年,曾被称为中国民间第一大祭日,同时也是宣扬继承中国传统孝道的日子。

        “好男儿理应天下名扬,历节操秉精忠做人榜样……”为了让生活在“三山五园”核心区域的学生们更深刻了解中国国粹、中国历史,当天的活动以《岳母刺字》《钓金龟》等讲述中国孝文化的曲目开唱,中国戏曲学院老师穿插讲述其中故事,让来自青龙桥地区的60多名学生感受戏曲魅力的同时学习了中国历史故事和传统文化。

  • 排污管通了 住户心里不堵了

        本报记者 王海燕

        昨天,西城区广内街道金井胡同5号院的6户居民,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儿。经过9天的抢险修缮,院里院外新铺设的80米排污管道全部贯通。动不动就得清掏下水井、异味儿冲天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这事儿能解决,真得感谢街道办事处。”30多年的老住户张利群说。他们所在的金井胡同5号院属于央产房,经过复杂的历史沿革,原先的单位早就不存在了,现在还能找到房屋管理机构,但基本上不发挥什么作用。

        5号院里的排污管道,还是几十年前铺设的,自然老化再加上从来没有维修保养过,这几年堵塞现象非常严重。为这事,住户多次找产权单位和其下属的房屋管理部门,都没有得到答复。最后,房管机构给了他们一个塑料桶和一个水舀子,让“勤掏一掏”,住户们哭笑不得。

        今年以来,5号院的排污管道堵塞越来越严重。找产权单位没辙,住户们又找到所在的上斜街社区。社区及时把情况反映到街道。街道请来产权单位、房屋管理机构、北京排水集团等相关部门共同协商。在迟迟得不到产权单位回复的情况下,街道组织街巷平房物业,多次对5号院进行污水应急抽排,暂时缓解不便。

        产权方不回复,居民只能干着急。恰好今年金井胡同有架空线入地项目,街道就与工程方协商,能不能在施工的时候,捎带手把5号院排污管线的问题解决了。施工方答应得很爽快,但因为办理前期手续等问题,最早要到4月中下旬才能进场施工。

        可居民等不了,污水应急抽排已经无法缓解问题。“别再让居民遭罪了。”3月25日,广内街道果断启动对5号院的应急抢险施工,由街道先行出资,对院内外堵塞严重的80米排污管线进行更换。昨天是进场施工的第9天。上午,院子里最后10余米管线已经铺设完成,原先直径10厘米左右的缸瓦管,被直径20厘米的波纹管替代,“这种材质的水管,50年都不会腐蚀。”施工人员介绍。当天,排污管线全部更换完毕。踩着新铺装的地面,住户们个个喜气洋洋的。

        在西城区,像这样缺乏有效物业管理的单位产权房不少。水电气暖这类生活里的要紧事儿,经常得不到及时解决。今年,西城区提出,但凡是辖区内的老旧小区、平房区,不问房屋产权归属,只要百姓有需要,政府先启动应急。对于应急抢险先行垫付的资金,后期可通过协商或者法律诉讼的途径,向相关产权单位追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