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30名牺牲扑火英雄申报烈士

        截至4月2日,木里森林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当地正全力扑灭余火。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村委会的前线指挥部办公室,记者采访了部分干部群众,还原火灾救火的三天三夜。

        凌晨4时集结 灾情就是命令

        3月30日17时20分左右,木里县雅砻江镇喇嘛寺沟附近出现雷雨天气,降雨仅仅持续了30秒,但雷声不断。当天正带队在镇上搞森林防火宣传检查的雅砻江镇副镇长兼武装部长王鑫,同时接到当地村民和下乡干部报告,喇嘛寺沟附近出现6处疑似烟点。王鑫立刻召集扑火队和村民、民兵分兵多路赶往现场排查。

        木里山高路陡沟深,排查人员花费5个多小时才到达烟点,其中5处已经排除险情或被直接打灭。30日23时50分,一队人员爬上喇嘛沟山顶时,看到立尔村田火山山顶燃起了明火。王鑫立刻组织首批扑火力量19人往山顶赶去,同时向上级报告。31日凌晨4时,雅砻江全镇的扑火力量已在立尔村集结。

        前线指挥部指挥长、木里县县长伍松告诉记者,该县于30日18时28分向上级报告了火警,确定火情后立即集结了12个乡镇和木里森工企业近600人连夜出发开始扑打,同时森林消防总队木里大队、西昌大队也纷纷向立尔村赶来。

        木里县,县名意为“森林的故里”,这个名字里都带着“木”字的藏族自治县被称为长江上游“生态保护之眼”。全县1.3万多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67.3%,活立木(意为立着的成活树木)资源占四川省6%、全国0.7%,是全国森林蓄积量最大的县。

        参与扑火的中铺子村上铺子组队长龙生说,当地村民靠山吃山,每个人都有保护大山的责任。一有险情,村民就会自觉按指挥参与扑火。

        凉山州森林防火压力也与日俱增,仅刚刚过去的3月份,凉山就发生3起火情,其中就包括此次木里火灾,而每年3月底到5月初的高危期,全州发生的火情都有20起左右。

        凉山州委书记林书成介绍,除森防专业力量外,他们在全州范围内建立了地方半专业“打火队”,由村民和民兵组成,平时务农,闲时训练,像木里这种森林大县,更是每个乡镇都成立了“打火队”,每个村都有打火队员,确保有险情能随时随地出动。

        罕见“爆燃”发生 山脊腾起“蘑菇云”

        此次木里火灾,最让人心痛的是30名扑火人员牺牲。

        “可以肯定的是,罕见的‘爆燃’是此次火灾人员伤亡的最重要原因。”凉山州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专职副指挥长谢世恩说,一是本地区已有半年连续干旱,少雨雪,风干物燥;二是木里大部分都是原始林区,长期枯枝落叶形成的地面腐殖层较厚;三是因为林地有火,会顺着腐殖层形成热传递,加热过程中腐殖层会产生大量甲烷、乙炔、乙烯等可燃气体,加之风的作用,形成热浪,到一定燃点的时候就形成爆炸。“这种情况是所有火灾中最危险的,也是极为罕见的。”

        第一个向指挥部报告发生“爆燃”的是王鑫,他是死里逃生的17名扑火人员中的队长。“我们与森林消防西昌大队在山脊汇合后接到指挥部命令,要求所有扑火人员于31日当天下到山脚集结。接着我带领16名队员选择山脊左边一条陡峭的坡道下山。”王鑫说,“西昌大队由于携带装备较多,选择山脊右边的一条相对缓和的坡道下山,我们目送他们转下山脊,没想到这一眼竟是永别。”

        当时,王鑫和16名队员往山下挪动了半个小时后,突然感到一阵风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山脊轰然炸响,火墙一下子窜得看不到顶,山脊上的树木很快就被烧毁。大家直接往地上一坐,顺着坡道往下溜。数秒之后,刚才所在的地方已被火海吞没。

        “我打火18年,这辈子都没见到过这场面。”队员龙生现在想起来还十分后怕,“石头都烧炸了,当时感觉死定了。”

        直到4月1日凌晨,王鑫和队员们赶回到位于立尔村的前线指挥部,报告了他们看到的一切,为指挥部的决策提供了关键信息。

        伍松介绍,31日下午指挥部发现火从山顶往下烧,当时总体想法是把力量调度下去,31日晚上集结,4月1日凌晨动手扑灭明火。但在调度过程中,扑火队员从山顶往下走时遭遇“爆燃”。

        31日21时,指挥部组织森防队员和村民上山寻找,但当时已无法越过火线。4月1日凌晨,指挥部又组织力量想方设法突破火线封锁,于当天8时发现第一具遗体,17时发现最后一具。

        火情得到有效控制  民众沉痛悼念英雄

        4月2日上午,木里森林火灾仍在紧张处置中,现场温度10摄氏度左右。记者在现场看到,不时有吊着大水桶的直升机从山巅轰鸣而过。据了解,当天有5架“米26”“K32”等型号直升机参与灭火,其中有2架“K32”是应急管理部紧急从云南调集增援。据悉,3日到4日可能出现降雨天气,气象部门也做好了随时人工降雨准备。

        在前往火场的山脚下,一大早就集结了40多个雅砻江镇里尼村的救火村民,不少人骑着摩托车带着干粮。村民边玛拉西说,从山脚到火场,体力好的、不负重还得走5个多小时,山上缺水,村民主要是上去砍出隔火带。为了解决大家的山上饮水,得用比小拇指还细的管子从很远地方的一条小河引水。

        中午12时左右,现场传出好消息:火场、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目前过火面积15公顷左右,参与扑火600人左右。今天风向偏南,风力4级左右,森林火险等级也是4到5级,扑打条件中等,同时人工增雨作业随时准备着。如果气象条件不出现大的变化,应该说这场火基本上我们心中有数。但是余火方面,由于山型地质条件十分复杂,要进一步处理。”伍松说。

        从1日凌晨开始,前线指挥部就安排将牺牲英雄的遗体运回西昌。伍松说:“我们从1日下午开始组织各个乡镇的打火队,每8个人一组将遗体运下山,1日深夜起遗体陆续运往西昌市。”

        凉山州政府副秘书长吉木子拉介绍,州政府和森林消防相关单位已为30名牺牲的扑火英雄启动烈士申报程序。

        西昌民众从2日凌晨开始,就自发上街悼念牺牲的灭火英雄。在高速公路出口,迎接英雄的市民很多,大家默默地站在道路两旁,沉痛悼念,并高喊“英雄一路走好”。

        木里火灾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应急管理部和四川省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力量赶赴现场,各方力量的汇集,使火情得到有效处置。记者获悉,4日西昌将举行牺牲扑火英雄的悼念活动。

        (综合新华社成都4月2日报道)  

  • “新亚欧大陆桥”引人注目

        白波 王昊

        波兰被称为“欧洲的门户”,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波兰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波兰驻华大使赛熙军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波兰正通过诸多优惠政策鼓励外商向波兰投资,“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在波兰的投资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波兰看来,从中国通往西方的交通走廊“新亚欧大陆桥”是“一带一路”倡议最吸引人的部分。

        中国列车抵达欧盟的首站

        记者:地处中东欧的波兰拥有十分重要的地理位置。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波兰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

        赛熙军:波兰地理位置很特别,如果坐火车从中国到欧洲,几乎都要经过波兰,波兰是重要的铁路连接点。值得一提的是,波兰是中国列车抵达欧盟的首站,一旦穿过波兰边境,就进入了欧洲共同市场,因此波兰是中东欧、欧盟一个特别重要的交通运输中心。

        波兰在经济发展方面也取得了较大成就。没有一个欧洲国家的经济在过去25年里增长了超过100%,也没有一个欧洲国家在过去25年里总是处于经济正增长状态。因此,波兰的位置和交通对中国连通欧洲和共同市场非常重要,加上繁荣的经济,使波兰成为“一带一路”上重要的国家。

        希望带来更多中国投资

        记者:2017年,波兰总理希德沃来北京出席了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两年来,波中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各领域的合作进展如何?

        赛熙军:首先,我们在中国的知名度更高了。人们对波兰、中东欧了解得更多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去波兰求学、旅游,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生意人到波兰去。不过,目前中国对波兰的投资还没有显著增长,中国对波兰的投资只占到外国对波兰投资总额很小的一部分。但我们希望更多中国投资会随着“一带一路”来到波兰。

        我们在交通运输领域取得了进展。“一带一路”倡议和欧盟的欧亚连通战略都关注中欧交通运输领域的发展,波兰也从中受益。波兰即将完成高速公路升级,正在进行铁路基础设施现代化。去年,波兰政府决定在波兰中部围绕一个新机场建设一个巨大的交通运输中心。这个机场的客流量将与北京的大兴国际机场相当。波兰还在改善海港和内陆水运走廊。

        因此,对波兰而言,“一带一路”倡议最重要的是中欧之间的陆路交通基础设施,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一些努力,从中国东部开始建设通往西方的交通走廊,也就是“新亚欧大陆桥”,在欧洲、亚洲和波兰还有很多需要做。在波兰看来,这是“一带一路”倡议最吸引人的部分。

        与中国合作有两个“第一”

        记者:虽然落地项目的规模还有限,但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确实有许多中国企业希望进军波兰市场。您对中国企业投资波兰有什么建议?波兰将提供哪些便利措施?

        赛熙军:波兰对国内外企业采取相同标准,并未给予外国伙伴特别的优惠政策。让投资者更加便利是波兰政府优先考虑的事项之一。

        2018年以前,投资者只能在某个特别经济区享受部分关税豁免,现在只要投资符合一定标准,在波兰各地都可以获得这种支持。这项政策面向所有公司,包括波兰、欧洲和中国公司。中国对波兰投资相对较少,在投资波兰的国家中,中国的投资规模排在30位左右。考虑到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这个排名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们希望波兰政府作出的一些姿态能让中国企业更重视波兰提供的机遇。波兰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成员国中唯一的中欧国家,也是欧洲第一个发行人民币债券的国家。我们对与中国政府和企业合作持开放态度。

        对外投资日趋多样化

        记者:中国地域广大,存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您认为波兰企业来华投资有哪些选择?

        赛熙军:为了更好地理解波兰与世界的经济合作,首先要看数据。贸易方面,与欧洲国家的贸易额约占波兰对外贸易总额的80%,中国、美国、日本、韩国等其他国家仅仅占20%。

        波兰投资者倾向于投资欧洲国家,或者说中东欧国家。我认为这在未来将会改变,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波兰现在的对外经贸合作情况有利有弊,好的一面是波兰对法国、德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比较熟悉,合作比较便利;不好的方面是如果过于依赖一个伙伴,当这个伙伴陷入困境时,自己也会陷入困境。因此,波兰政府在几年前开始鼓励本国生意人发展其他方向,向亚洲特别是中国,以及非洲和中东投资。

  • 卢冬生:人民军队的坚强指挥员

        据新华社长沙4月1日电(记者 帅才)卢冬生,1908年生,湖南湘潭人。1925年到湘军第4师当兵,次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8月,卢冬生参加南昌起义,同年12月,卢冬生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3月,卢冬生参加桑植起义。不久担任交通员,负责与中共中央的联络。1929年,卢冬生在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司令部任手枪连连长。1930年起任红2军团营长,红三军第7师20团团长,湘鄂西独立师政治委员、师长,率部参加创建和保卫湘鄂西苏区的斗争。

        1934年10月,卢冬生任红2军团第4师师长,后率部参加开辟黔东、湘鄂川黔苏区和长征。

        长征途中,卢冬生屡担重任,屡建奇功。1939年,卢冬生被派到苏联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42年到驻苏联远东地区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工作。1945年9月回国,卢冬生先后任哈尔滨卫戍司令员、松江军区司令员等职。12月14日晚在哈尔滨市殉职,时年37岁。

        贺龙曾如是评价卢冬生:“在那些长期的艰苦斗争中,我深深地体会到冬生同志对革命的忠诚和对人民的热爱,他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从来不避艰险,不怕困难,坚韧不拔,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每一件光荣任务……”

  • 王麓水:为后辈谋幸福的革命者

        据新华社南昌4月2日电(记者 赖星)“今天只有为国家民族事业去努力,才能享受未来的幸福。”八路军指挥员王麓水生前留下的家书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位革命者的家国情怀。

        王麓水,又名王培岳,1913年生于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长丰乡一个雇农家庭。1926年,王麓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5月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4军排长、连长、连政治指导员,红1军团政治保卫局科长、第2师5团特派员,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长征。到陕北后,任红1军团第2师5团政治委员。

        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王麓水任八路军第115师343旅685团政训处主任,参加了平型关战斗。1938年起任第343旅补充团政治委员、第115师晋西支队政治部主任,率部转战晋西地区。1940年随陈士榘率部挺进山东,参与创建滨海抗日根据地。1942年起任山东纵队第1旅政治委员,中共鲁南区委书记兼鲁南军区政治委员,率部多次粉碎日伪军的大“扫荡”和国民党顽固派的袭击,成功指挥了平邑松林村伏击战和微山湖解围战等战役战斗。

        1945年8月,王麓水任山东军区第8师师长兼政治委员,同年12月率部围攻滕县(今滕州)城,亲临阵地前沿哨所观察地形,指挥作战,不幸身负重伤英勇牺牲,时年32岁。

  • 在京两岸各民族同胞欢庆三月三节

        日前,中国民族贸易促进会在京举办“中华一家亲·2019在京两岸各民族同胞欢度三月三节”活动。在京工作和学习的汉族、壮族、苗族等各民族同胞,以及来自台湾的少数民族同胞近200人欢聚一堂,以多种艺术形式展示了各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中华一家亲”活动由国家民委、国台办自2002年发起,在两岸少数民族的共同努力下,已成为两岸各民族友好交流的重要品牌活动。图为《景颇族姑娘》舞蹈表演。蓝素端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