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乌镇引入当代艺术邀请展,能否延续戏剧节的辉煌?

“进村”的当代艺术既近且远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4月02日        版次: 08     作者:

    位于国乐剧场的LED作品《帕德迷妮》。

    本报记者 李洋摄   

    本报记者 李洋

    江南春早。3月30日夜,伴着浓郁的油菜花香,著名古镇旅游目的地——乌镇西栅景区内花灯高悬,长街宴再次上演。不过这个场景并非来自一年一度的乌镇戏剧节,而是来自“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未来三个月,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60位/组艺术家,将在这里呈现90件/组作品。

    在这个艺术展上,你多多少少可以发现戏剧节模式的熟悉感,比如照搬自戏剧节的长街宴,比如许多作品呈现的空间恰恰是戏剧节时密集上演作品的剧场,甚至有些嘉宾也是往年戏剧节上的常客。然而,艺术展能否续写戏剧节的辉煌?走进旅游小村的当代艺术,又是否有了更可亲的面貌?

    作品 三成是专为乌镇而作

    西栅露天剧场里,围观拍照的人络绎不绝。印度裔伦敦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的作品《双眩》,以两面弧面镜重重叠叠反射出西栅和西栅游客们的面貌,醒目而具有张力。就在他的作品跟前,有细心的游客发现,脚下的地砖也有玄机。每平方米地砖方块中,都有几块砖被透明玻璃盒子替代。俯瞰玻璃盒子,会发现里面站立着数量不等的小人。在西栅露天剧场的广场上,一共有60个玻璃盒子,里面藏着约2000个小人。这件几乎隐藏起来的作品来自我国著名当代艺术家王鲁炎,名为《开放的禁锢》,是专门为乌镇创作的。

    “其实第一次来看场地的时候我有很多困惑,因为要在这个旅游场所里实现当代艺术的思考是非常困难的。当代艺术更多是在画廊、美术馆之类的地方呈现。但也正因为如此,我想试试。”王鲁炎说,最终他很享受这次创作。同在西栅露天剧场,卡普尔的作品以巨大的张力占据了广场,折射着周围的空间和存在,是一种可视的视觉。而王鲁炎做了个让人“视而不见”的作品,是一种观念视觉作品,同样控制了这个场域。“在这里做一件只能呈现在这里的作品,和场域发生关系、产生对话,也和其他艺术家交流对话,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遇。”王鲁炎说,这种特殊环境下形成的艺术方法论的对峙别有趣味。

    其实,在此次当代艺术邀请展上,共有30件作品是围绕展览主题或针对乌镇的人文环境而特别创作的。尤其是在主题展的“非常近,非常远”单元,艺术作品散落在西栅景区,古典院落、大小剧场、公共空间在游人的穿梭中层叠、交织在一起:LED屏幕上的英国女孩虚拟慢跑在1300年的中国古镇中、冒着白烟的宫殿废墟立于湖面之上……艺术的表达曲折地隐藏在可人的面貌之下,感觉亲近,却又意味悠远。

    观众 “看不懂,但是很爱看”

    对千年古镇中冒出来的这些当代艺术品,游客们普遍感觉“看不懂,但是很爱看”。“这是什么?”“干什么用的?”是游客随口说出最多的感受。虽然看不懂,但手机一直在拍照和摄像。

    望津里码头跟前的小广场上,不少游客试探着接近日本艺术家妹岛和世带来的数十把矮脚椅。这些座椅镜面的材质是不锈钢,它们犹如水面映照,并融合进水镇的风景中,形成“另一个水面”。“这是凳子吗?可以坐吗?”“这是收集太阳能的吧,会不会烫?”看到陆续有人坐上了椅子,来自上海的一年级小学生熊正嘉也趴了上去,“我真不知道这是艺术品,我以为是飞碟模型呢。”来自浙江传媒学院桐乡校区的数十位大学生,专门拿着展览手册挨个进行作品研究。“如果来到古镇看的都是过去的东西,来一次也就不想来了。总是有新的文化,总是有充满生机的创作,我们才会一来再来。”大三的杨同学说,为了弄懂艺术家表达的观念,她和同学们还特地参加了几场公共艺术教育活动,“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正因为面对的观众很复杂,我们才既要注重作品的公共性,也要注重学术性。”主策展人冯博一介绍,艺术展不仅仅在西栅景区内,还同时占用了乌镇北栅丝厂、粮仓两处空间,它们都是与景区正门相距10分钟左右的步行距离。在这两处老厂房改造而来的空间里看展,其实与在一般的美术馆和画廊里看展并无二致,满足了部分艺术家和观众希望清静、纯粹一点的愿望。“参观北栅丝厂和粮仓两处空间的展览,只需要30元门票,算下来,5毛钱就可以看一位艺术家的作品,良心价啊。”冯博一调侃道。

    策展人 避免“嘉年华”模式

    乌镇并非第一次举办当代艺术展。早在2016年,由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陈向宏发起并担任展览主席的“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就曾经在这里上演,主策展人同样是冯博一。“三年前我们还主要是借助著名艺术家的资源,为首届乌镇艺术展创立品牌效应,引起了国内外艺术界和观众一定的关注,让乌镇艺术展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的一个组成部分。”冯博一说,乌镇的艺展是要探寻一种有效途径——在旅游文化景区内嵌入当代艺术元素,“在地”进行当代艺术生产、呈现、传播,乃至消费。

    “如何在乡镇形成与都市共生的公共艺术资源,如何避免嘉年华式旅游节庆的模式,如何根据中国和世界局势的新变化而策划具有文化针对性的展览……这些都是乌镇艺术展要思考的。”冯博一说,但是这种思考能否延续下去,他自己也回答不了。

    三年后,乌镇还会不会继续举办当代艺术展,陈向宏也没有能给出明确的答案,“不过,当代艺术在其平凡抑或奇幻的外表之下,激发我们的想象、思考和创造力,这也是一个传承过去、体现当下、连接未来的文化小镇的必经之站。”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将持续到6月30日结束。展出期间还将推出更多论坛、讲座、对话、工作坊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