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这些路何时不再“星星点灯”

        ■长兴路 上百盏灯不亮致事故多发

        3月21日,记者傍晚途经丰台区长兴路,发现路灯隔三差五地猫冬儿打瞌睡,有的路段连续数盏路灯集体“罢工”,天黑视线不好,十分危险。

        长兴路东接二七厂路可达京港澳高速和西五环,西至西六环北宫桥,全长6.5公里。记者粗略数了数,共有110多盏路灯不亮,还有几盏路灯鬼火一样忽亮忽灭,闪烁不定。上下六车道的长兴路较空旷,因此车速普遍很快。

        这条路自东向西沿途分布着长馨园小区、中体奥林匹克公园(东区、二期、三期)、长兴路10号院、中奥嘉园、长兴路5号院,以及留霞峪和北庄子两个自然村。傍晚在路边散步的居民很多。有的路口光线很差,行人和电动车、电动三轮车、汽车混行险象环生。送外卖和送快递的小哥为了抢时间闪电般逆行、斜插、猛拐。面对突然从夜幕中窜出来的车辆路人常常不知所措。

        一位家住长兴路5号院的居民告诉记者:太子峪环岛附近也有几个路灯不亮,由于光线不佳,已经发生好几起交通事故。

        北庄子村临街的几家饭店门口的人行步道、自行车道和最外侧的机动车道上都停满了汽车。途经此处的自行车和电动车都要借道机动车道通过。有的司机由于对路况不熟,突然见到夜色中闯入机动车道的非机动车辆经常采取紧急制动措施。

        ■白草洼村 43盏太阳能路灯成摆设

        而后记者发现,与长兴路相交的军民友谊路和白草洼村南侧的一条无名道路的太阳能路灯也不亮。

        军民友谊路南起长兴路,北段与一条连接太子峪路的无名道路交叉。这两条路构成了白草洼村的交通主动脉。共长1.6公里。309路公交车从这条路上经过,沿途设有白草洼东、白草洼、白草洼西和庄子四座车站。村民的私家车也都要从这条路上经过。

        记者数了数该路段安装的全部43盏太阳能路灯都不亮。村民告诉记者,太阳能路灯是十几年前修路时安装的,当时给村民夜间出行提供很大帮助。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至今已经有五六年不亮了。

        傍晚,本就不宽的道路两侧停满私家车,狭窄的路段公交车只能错车通过。因为村子附近有几家快递公司,时常见到风驰电掣的电动三轮车呼啸而过。一位大妈说,她晚上吃完饭想遛弯儿都不敢出来。

        记者拦下一位路过的快递员,问他为什么骑这么快?这位快递员说包裹多白天送不完,客人催的紧,晚上还要赶回公司将揽收的包裹发出,万一迟到当天就不能运走了。虽然这里黑乎乎的没路灯,但心里着急不知不觉就跑快了。

        安装太阳能路灯既实用又节能。本来是一个便民惠民的好事,现在却成了一个堵心窝儿的愁疙瘩。一位大爷指着自家院墙外一根儿桔色的太阳能灯杆,埋怨:“立这么个铁家伙既不能挡风又不能遮雨,还不如栽一棵树夏天乘凉。”村民表示,不知道应该向什么部门反映路灯问题。希望有关部门可以早些解决。

        ■羊肉胡同北段 无路灯行人摸黑走夜路

        近日家住羊肉胡同的王女士向本报反映,位于西城区的羊肉胡同北段没有路灯,居民晚间出行很不方便。

        记者于3月21日来到该地,从位于阜成门内大街南侧的羊肉胡同北口进去,发现胡同内70米没有路灯。该胡同口东西两边不远处分别是西四路口和白塔寺公交站,家住羊肉胡同、砖塔胡同、核桃巷、大院胡同附近的居民都要从这段胡同穿行,白天和晚间的人流量都相对较大。送外卖的电动车、快递的电动三轮车在其中穿梭往来,行人需要侧身躲闪。

        胡同最窄处不足2米,两侧立有多根电线杆和煤改电的变电箱,有的墙上还挂着空调室外机,室外机的金属支架探出,高度正位于行人的头部位置。白天两人并行都不容易,夜晚更是困难。

        附近居民介绍说胡同内老人和小孩多,居民摸黑出行很不安全。一位大爷感叹:“何时不再星星点灯”。居民盼望有关部门早日安装路灯,解决居民晚间出行难题。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丁杰 文并摄  

  • 灯杆井台密布便道 门禁铁梯挡路添乱

        近日,家住丰台区角门附近的陈先生向本报反映,在晨新园小区外的人行道上有路灯杆、电箱,甚至楼梯等各种障碍,严重妨碍居民通行,希望有关部门协调解决。

        3月28日,记者来到晨新园小区北侧道路,一眼就看到一根灯杆戳在这条路西端的人行道上。数米高的路灯杆在人行道中间立着,灯杆附近还砌着污水井台,加之紧挨着人行道停放的机动车,可容行人通过的空间不到半米。每当行人通过这个“关卡”都要小心翼翼,既要躲避脚下的井台和灯杆底座,还要防止衣服“擦洗”路边停放的车辆,如果再领着孩子或拉着行李箱,更是举步维艰。

        由西向东沿着人行道走,记者看到这条路十几根路灯杆都立在人行道上,在晨新园小区正门旁边竟然有一座通讯信号塔矗立在人行道上,塔上挂着一个小黄牌子,上面写着“三电设施 严禁损坏”。信号塔直径将近一米,将人行道完全占据,行人根本无法由此通行。

        该小区正门东侧有一排黄色的二层楼房被用作商铺。商铺二层的最东头伸出一截外挂的铁质楼梯,下端刚好戳在非机动车道上,不仅人行道就此截断了,还挤占了半幅非机动车道。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还发现晨新园小区修建的侧门是电子门禁,但门禁打开的方向却是朝向人行道,记者在路边停留了一会儿,就遇到好几位行人被突然打开的门禁阻挡,居民赶忙向行人道歉。

        从墙上挂着的“丰台区巷长公示牌”上,记者得知这条路的名称是马家堡街道社区服务街。全路不到400米长,双向两车道,非机动车道上还停放着私家车。人行道只有一米多宽,而所有路灯都立在人行道上,粗大的移动信号塔完全阻塞了人行道。

        到底是先有路还是先有杆?设立公共设施是否该避让道路?修路前是否该挪移障碍物?希望有关部门对占用公共空间的服务设施进行优化。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黎海涛 文并摄

  • 广告压草坪

        东四十条桥东南角的绿地上堆放了很多金属广告牌,草地就要返青了,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把广告牌移走。刘先生 3月27日摄

  • 站牌不见了

        在快速公交4号线的西钓鱼台站,站台上一个牌匾的有机玻璃罩和公交线路图都没有了,望尽快补齐。凤利3月26日摄  

  • 断枝戳房顶

        一棵大树树杈折断,将近30厘米粗、三四米长的残枝结结实实地戳在旁边东铁匠胡同10号院的一间平房屋顶上,有关部门应尽快清理。丁先生 3月28日摄  

  • 校车遇阻学生穿行车流间

        日前,市民沙女士向本报反映,自己的孩子正在顺义区君诚国际双语学校就读,日常上下学均由校车接送。但最近学校南侧的火沙路进入封闭施工期,只留出非机动车道供过往车辆通行,致使校车无法正常接驳,已经对孩子的正常上下学造成了影响。

        笔者从微博认证为“顺义区后沙峪镇政府”处了解到,火沙路(京承高速-罗马环岛)提级改造工程于3月下旬复工,该工程预计年底前基本完成施工。

        学校的吴老师告诉笔者,由于受道路施工影响,学校接送学生的校车无法直接开进校园。为确保学生上下学安全,学校临时在学校南侧的优山美地小区附近设立接送点。所有线路的校车与家长接送孩子车辆均在此会合,然后由学校老师带着学生步行约15分钟到达学校。此外,学校还租用摆渡车,在上下学高峰期接送由家长送来的学生。据了解,君诚国际双语学校覆盖从幼儿园到高中所有年级,在校师生近千人。受此影响,学校目前八点十分的早读已经无法正常进行,老师全员出动负责学生上下学安全。

        此外,有家长反映,早上7点半到9点、下午3点半是学校上下学时间,本来道路就比较拥堵。但附近小区施工的工程车辆却频繁地在此时段通行,学生们穿行在车流间十分危险,家长们也希望有关部门能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

        笔者就此事先后联系了顺义区后沙峪镇政府、顺义区公路局,工作人员均表示该条道路由区市政重点工程办公室负责,他们没有管理权限。笔者随后致电顺义区市政重点工程办,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了解到相关情况,会转告相关负责人解决。徐雷鹏  

  • 50米站台9个树池“陷阱”

        近日家住中关村南大街的王先生反映,位于中关村南大街国图桥下马路东侧的国家图书馆公交车站站台狭窄,居民出行不便。

        笔者于3月22日来到该公交站,发现长度约50米的站台上分布着9个1.5米见方、深20厘米的树池“陷阱”。站台最窄处只有2米左右,树池占据了一多半,步道和盲道只有50厘米宽,仅容一人通过。笔者看到拉着行李箱的路人一边往前走,一边不停回头看行李箱的轱辘是否会掉到树池内。笔者数了数有十余路公交车途经此站台,常常是几辆公交车同时进站,络绎不绝。有不少乘客一下公交车就直接“掉”进树池中,很不安全。

        国图桥这座过街天桥东端的阶梯紧邻站台,不少行人通过这座过街天桥去往对面的国家图书馆。而且站台南边不到一百米就是国家图书馆地铁站,地铁4号线和9号线在该站换乘,因此该公交站台人流量较大。王先生告诉笔者,这个站台上,行人崴脚、绊倒、摔伤等事故时有发生。上下班高峰时段行人摩肩接踵,狭窄的站台更是捉襟见肘。晚上光线不佳,更容易发生问题。

        笔者发现马路对面树池盖有铁制的镂空盖板,既美观又便于通行。同一条路,一样尺寸的树池,为什么拥挤的站台上树池却没有盖板呢?希望有关单位早日为树池加装盖板,改善站台条件,解决困扰路人多年的小问题。丁杰 文并摄  

  • 红绿灯毛病多 行人过街危险

        近日家住万柳地区的张先生来电向本报反映:万柳西路和万柳中路沿线有多个红绿灯或“罢工”或“带病工作”,行人过马路太危险。

        笔者近日来到万柳西路与万泉庄路十字路口。发现位于斑马线前的四盏交通信号灯“罢工”。途经此处的行人多是一头雾水,只能通过观察高高挂在机动车道上的红绿灯或参考其它方向的信号灯,判断是否可以通行。

        万柳中路与万泉庄路十字路口东南角斑马线前的红绿灯“帽檐”不翼而飞。由于没有了遮光和聚焦设施,在阳光的照射下,站在马路对面的行人无法看清信号灯颜色,只有走到近前才能隐约分辨出朦胧的灯光。

        一位大妈告诉笔者,这两个路口的红绿灯出现故障已经一年多了。附近居民区密集,很多居民一早一晚都要通过这两个路口到位于京密引水渠昆玉河段东岸散步健身。而且中关村第三小学北校区坐落于十字路口西北角,上下学高峰小学生特别多,没有交通信号灯过路口不安全。

        在万柳中路与泉宗南路交叉口往北约100米处设有斑马线和交通信号灯。两侧不远处各有一座公交车站,行人较多。两盏信号灯外檐的遮光板被撞变形,过马路的行人只能看到一半倒计时数字。

        张先生说,他曾几次反映该地区交通信号灯故障,可始终没有修复。 丁先生  

  • 古城西街待拆的旧平房挡了道

        家住石景山区的居民反映,老古城西街路口有一排平房挡住了人行道,行人只能走马路,很不安全。

        于是笔者来到和石景山路交叉路口,远远就看见一排旧房子挡在人行道上。从外面看,这排灰色墙面的平房长约40米、宽约8米,占据了整个人行道,以及2米多宽的机动车道,使原本两条的机动车道收窄成了一条,给来往的行人和车辆带来了不便。从外观看平房有些破旧,似乎道路拓宽改造后,平房才凸显出来的。

        而后,笔者绕到石景山路,看到这排房子围成的院子大都搬空了。院子后面正在进行施工作业,围墙上张贴的公示牌上写着项目名称是石景山区老古城综合改造JA地块、综合型商业金融服务业用地项目。

        附近居民表示,既然这里要重新建设,有关部门能否协调一下施工单位,先把占道的房屋拆掉,铺设好人行道并拓宽机动车道,方便周边居民的出行。           凤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