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政府绩效考核重在讲实际求实效

        胡宇齐

        “非知之难,行之惟难”。基层情况千差万别、参差多态,一地与一地的条件基础、工作语境大相径庭。对基层的考核只有科学精准、务求实效,才能形成正向的传导机制。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一切从实际出发”这个最朴素,也最管用的方法论。

        近日,媒体报道的一则基层新闻引发广泛关注:在一次贫困县退出专项检查中,第三方评估组“抓”到一个疑似漏评户并反馈给县里。县长迅速到场核查后表示“我们认了”,同时当场落泪。这一场景,让不少基层干部大呼心疼,亦有人抱怨一些第三方评估过于苛刻,挫伤了一线干部的工作热情。

        基层工作不好干,理顺千头万绪势必要付出千辛万苦。为啃下“硬骨头”奋斗三五载,到了评估验收的关键环节却因为一项没做好、一户有问题而所有努力全部归零,基层干部的情绪起伏乃至委屈落泪不难理解。但正如县长本人所言,既然专项评估检查指出了问题,无论大小,都应该有则改之,毕竟发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县长虽落泪,但坦然承认、接纳整改的态度,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

        基层工作干得如何,必然需要一定形式的评估和考核。而引入第三方,也是政府管理方式创新,科学化规范化的重要举措。从规则设计来看,第三方评估处于相对超脱的“旁观者”位置,可以改变被评估方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状况,以更为客观、中立的“第三只眼”看待工作、评估成效、查找不足。近年来,这种评估方式渐成风尚,国家也多次发文鼓励地方引入。当然,无论什么方式方法,无论什么先进“工具”,其效用如何最终取决于如何运用。“县长落泪”的新闻之所以在广大基层干部中触发强烈共鸣,恐怕就在于引入第三方评估的实践中确实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比如机械套用简单指标,或者不分主次轻重,眉毛胡子一把抓,动辄“一票否决”等等。

        对这些问题该怎么看?一味吐槽或者听之任之,显然都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须知,第三方机构是受雇于上级部门来对下级单位进行绩效评估考核的,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简言之,第三方评估体现怎样的导向、针对怎样的问题,精准度又如何,主要是按照上级部门的“指挥棒”行事;而评估过程乃至结果出现任何问题,也大都需要追根溯源到上面找原因。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评估和考核过程中,上级部门应当体现出主导权,绝不能一派了之。如果以为引入“科学体系”就能当甩手掌柜,那无疑是在以购买服务之名放弃自身责任,大有懒政之嫌。

        “非知之难,行之惟难”。基层情况千差万别、参差多态,一地与一地的条件基础、工作语境大相径庭。要科学考核基层工作,必须深入一线、针对实际,不能套用一个模子、一把尺子。短时间内,要求第三方评估机构深入掌握基层情况并不现实,作为负责考核的上级机构就必须积极担当,对检查考核事项进行规范、指导、监督。特别是在选择第三方评估机构和进行指标设置时做到心中有数,以科学负责的态度考虑具体项目、权重占比、主要矛盾、任务目标等内容,而不是为了考核而考核、为了追责而追责。对基层的考核只有科学精准、务求实效,才能形成正向的传导机制。

        第三方评估是个小切口,但在提升治理能力上不无启示。当下,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稳步推进,创新举措接二连三。但在探索中,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情境,再优越的机制也不可能“一招鲜吃遍天”,再先进的理念也必须跟实际紧密结合方能发挥作用。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一切从实际出发”这个最朴素,也最管用的方法论。积极引入创新理念,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是在不断提升精细化治理的水位,也是在为中国积累宝贵的“制度财富”。

        无论是完善第三方评估,还是其他制度创新,目的都是要最大限度调动起基层干部的积极性,发挥好他们身处一线的能动性。及时减少不必要的疑虑与负担,让好制度创造好环境,为千千万万基层工作者培厚土壤,方能激励他们担当作为、让他们暖心安心,全身心扑在干事创业上。

  • “国学”不能代替义务教育

        鲍南

        教育部日前印发通知,要求各地认真排查并严厉查处社会培训机构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行为。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无正当理由未送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或造成辍学,要追究其法律责任。严厉的措辞,传递出这份通知强烈的现实针对性。

        近些年,“国学热”愈发流行,各种辅导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些家长把“学国学”当时尚,甚至“放弃”义务教育,把孩子送入深山“私塾”,拜在“大师”门下,希望其通过诵读经典完成“克己复礼”。可殊不知,接受义务教育既是公民的权利,也是公民的义务,即便为人父母,也无权剥夺孩子法定的受教育权。以上“国学班”来替代义务教育,不仅是糊涂之举,而且更涉嫌违法。从这个意义上说,教育部就此专门印发通知,既是对社会乱象的及时纠偏,也是一次对教育观念的正本清源。

        经过几十年的充分实践,我国的义务教育已经形成了相对完备的科学体系,天文地理、数理化生、政史人文,这一门门学科凝结着人类知识的精华,亦承载着现代文明的价值。就个人成长而言,义务教育是打基础的重要阶段,文史哲学习仿若钙质的积累,数理化训练仿若思维的体操,身体强健、筋骨灵活,今后的人生远足和学海泛舟自然有了支撑。而与之相较,“国学”虽然意蕴丰富,但其所提供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观念,放在当下社会显然不够全面。如果孩子只学“国学”,如同从小“偏食”,结果必然是不健康,难以实现与现代社会的无缝衔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随着“国学”日益成为“刚需”,学什么、怎么学的问题也愈发凸显。应当看到,在我们的义务教育体系中,优秀传统文化的占比已经大大提高,不断增加的古诗文背诵篇目,鲜明传递着对“国学”的重视程度。而就“国学班”来说,我们在坚决取缔那些替代义务教育的全日制培训机构的同时,也要给那些作为课外教育的补充而存在的课堂,以必须的监管和规范。毕竟,目前国学教育的概念非常模糊,从教学方式、师资认定到评价标准等都处于空白状态,若无规范,既容易助长乱象,也会污名化真正的国学教育,在这方面需要有更多的管理探索。

        对正处于义务教育学龄阶段的孩子来说,他们世界观、价值观还未完全成型,辨别是非的能力不强,接受什么样的教育,直接影响着其人生道路的选择。我们看到,近些年除了“国学热”,“奥数热”“英语热”“编程热”亦此起彼伏。这里头,固然有培训机构制造焦虑的因素,但也折射出家长们对教育的要求愈发多元。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警惕,吹得再天花乱坠,倘若脱离开义务教育基础教育这一根本,一切都将是无源之水。

  • 城市管理不必强求整齐划一

        姜忠奇

        近日,某地街道两侧的店铺招牌被整齐划一地换成了黑底白字,看上去十分瘆人。不少网友吐槽,这是“墓地风格”。尽管有关方面迅速回应称“考虑不周,及时整改”,但由此引发的讨论并未平息。

        招牌招牌,为的是招徕顾客、彰显品牌。错落有致、颜色各异的牌匾,不但传递着店家的经营特色,很多时候还凝结着当地的风土人情,塑造着一种独特的市井之美。一旦给招牌换上千篇一律的“统一服装”,市容市貌能不能得到提升不好说,但多多少少会让店铺失掉自己的特点。近年来,这样的“装饰”风格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几乎每一次都伴随着广泛争议,其背后的城市管理思维其实很值得警惕。

        所谓“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城市居民的构成很多元,生活方式也很多样。正是这些千差万别的生活轨迹,共同交织、绘就出丰富多元的城市图景。整齐划一的街道、千篇一律的景观,视觉上看起来是“有序”了,实际上却很可能忽视百姓的客观需求,也失掉了城市本该有的烟火气。从城市生态的角度看,多元多样本身就是生机与活力的体现。要让城市变得生动起来,使生活于斯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温情,就不应拒绝个性、遏制特色。

        今天,简单机械的管理方式早已不能适应多元城市的需要。但面对城市发展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一些管理者在思路上还是习惯追求“短平快”“稳准狠”,体现到执行中就是“齐步走”“一刀切”。这类方法看似简单高效、雷厉风行,实际上却可能“按下葫芦浮起瓢”,引发一连串新的问题。有的为了打击“无证游商”,将流动摊贩悉数取缔,摊贩与城管之间的“猫鼠游戏”屡见不鲜;有的为了维护市容市貌,禁止主干道两侧张贴春联,让城市失去了该有的年味儿和人情味。凡此种种,都只是简单粗暴地剜去局部病灶,而不想着如何对症下药、量体裁衣,结果可能吃力不讨好,甚至得不偿失。

        一个城市的形象,不仅是单纯的面貌,更是民众感受和市井文化的累积。市容市貌固然需要整治,但不应强求“整齐划一”。只有真正告别形式主义,以更开放、包容的姿态进行治理,城市才会让生活更美好。

  • “作业”

        由于全国很多地区的小学教材里都有关于养蚕的内容,每年三四月成为孩子交“养蚕作业”的高峰期。近日,有家长爆料,在某电商平台一斤新鲜桑叶的价格已经涨到了250元。

        李嘉/漫画

  • “最安全东单”靠的不是运气

        郑宇飞

        这两天,“东单路口”火了一把。一男子在东单体育馆锻炼时心脏骤停倒地,非常幸运地被六名同在打球的协和医院医生救起。事后,协和官微也皮了一下,细数了过往协和医生在东单街头救人的事例后,称“东单是世界上最安全区域”。

        那么,是什么成就了“最安全东单”?首先,这附近三甲医院密集,出门碰上高素质医护人员的概率本就要高一些,这一点从诸多现实案例中就能看得出来。此外,事件背后也少不了运气成分。比如事发地东单体育馆,刚好就配有“急救神器”自动体外除颤仪(AED),还恰好遇上了会用的人。更巧的是,这一仪器还是一位热心市民两个月前刚刚捐赠的。种种因素碰到一起,让人深感幸运,却也抛出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若是当时没有医生在场,“神器”还能否派上用场,如今光明暖人的故事是否会是另一种结局?

        说起AED,在许多国人的概念里这还是个稀罕物,“听上去很专业”,有人甚至闻所未闻。其实早在2006年,国内一些公共场所就开始安装这一设备,靠着它施以急救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可目前来看,全国各地公共场所AED总数也不过2800台左右,实在是少得可怜。此外,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深思:给东单体育馆捐赠AED的热心市民,此前还联系过其他单位和场所,都吃了闭门羹,“因为管理方怕担责任”。普通民众也有同样担忧,很多网友在新闻下评论道,“不会用”“不敢用”“用不好怎么办”……忧虑背后,足见国人急救知识之匮乏。这提醒我们,硬件短板需要补齐,急救意识、救助技能更需提升,不然即便配备了相应设备,也不过是摆设。毕竟,危险来临巧遇“协和天团”的概率实在太低。 公共场所急救不能靠运气。每当发生此类事件,总能听到加强急救教育的呼声,但热度一过,又归于寂寥,急救常识对很多人来说仍旧是“看上去很酷”。眼下,不少地方都开始推进AED安装以及使用培训,这是好事,而如何防止其又成为“一阵风”,我们不妨借鉴其他国家的有益经验。上世纪90年代,美国各州就制定了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公共场所必须安装AED;在日本,AED培训是初高中,甚至驾校的“必修课”;而德国专门设有“全民救护日”,让民众接受基本急救培训……希望这次“东单急救”能成为一堂有益的公开课,让更多人、更多单位行动起来。

  • 美国私授戈兰高地后患无穷

        刘中民

        3月25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并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叙利亚的戈兰高地拥有主权。这是继2018年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后又一严重践踏国际法的任性之举。这种作为第三国随意将独立主权国家领土私自授予他国的霸权行径,在当代国际关系史上实属罕见。

        特朗普的独断专行貌似可以强化美以同盟,并助力内塔尼亚胡在即将到来的以色列大选中获胜。但就其本质而言,这种霸道做法,不仅将彻底葬送举步维艰的中东和平进程,也将使新老热点问题的纠缠难解,严重恶化中东地区的安全困境。美以如此“交易”,既无法实现双方如意算盘中的一己私利,也将使两国因多行不义而陷入满盘皆空、名誉扫地的境地。

        就现实来看,私授戈兰高地并非特朗普一时冲动,它是美国一揽子解决巴以冲突的所谓“世纪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报道,“世纪协议”可能包括以下内容:承认仅占约旦河西岸近一半的巴勒斯坦临时边界,巴以双方就以色列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非法定居点进行谈判;削弱加沙地带与埃及的边界,建立一个工业带,允许更多的巴勒斯坦人去西奈半岛北部工作和生活;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将耶路撒冷以东4公里的阿布迪斯镇作为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为巴勒斯坦人祈祷,建立一条从阿布迪斯到阿克萨清真寺的走廊。由此可见,该协议不仅严重侵害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领土主权,甚至也将对埃及对西奈半岛的主权构成侵蚀。

        特朗普中东政策的核心可以概括为“一轴两翼,美国第一”:以遏制伊朗为主轴,以强化美国与以色列、沙特的盟友关系为两翼,进而在减少投入的情况下掌控中东事务主导权,从中捞取军售订单等私利,服务于“美国第一”的原则。而特朗普之所以敢于在耶路撒冷、戈兰高地等阿以冲突历史遗留问题上愈加露骨地偏袒以色列,除了其独断专行、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敏锐洞察到了巴勒斯坦内部矛盾严重、叙利亚国力严重削弱、阿拉伯世界一盘散沙并无力反制等客观事实。

        私授戈兰高地后患无穷。中东和平进程已因美国的“私相授受”而濒临绝境,而美国也必将因信誉危机而丧失其重要调停者的身份。戈兰高地是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非法占领并于1981年宣布吞并的领土,联合国242号和338号决议都曾明确要求以色列必须予以归还。而这也是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以“土地换和平”为原则,开启中东和平进程的基础所在。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事实上就是在颠覆中东和平进程的基础。目前,巴勒斯坦已与美国停止任何往来,叙利亚更不会接受美国强加的这种苦果。

        此外,私授戈兰高地必将导致阿以冲突与叙利亚危机的联动,导致这两大传统问题与新生热点问题纠缠难解。特朗普的算盘很明显,借叙利亚饱受八年战火折磨、国力虚弱之际横插一杠,并调动以色列对抗在叙利亚不断加强存在的伊朗,给俄罗斯制造麻烦。但是,这种做法将促使叙利亚在面临国土沦丧的危机面前更加团结一致,而美国一味偏袒以色列的做法也将使伊朗“反以斗士”的形象更加突出,并助力伊朗在阿拉伯世界尤其是什叶派国家赢得支持。总之,中东局势将因此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安全困境进一步加剧,但从中获利的很可能并非美国。

        从更深层次看,即使散沙一盘的阿拉伯国家难以对美以形成反制,但阿拉伯世界的仇美、反以情绪将进一步被固化和加剧,而这也恰是滋生和刺激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温床。总之,美国在中东做了太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不义之举,私授戈兰高地也不会例外。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所长)

  • 废弃的希望小学是一种提醒

        夏天

        投入200万兴建的“希望小学”,仅仅投用6年就被迫废弃。如此令人心疼的情况,真实出现在了四川某地。有媒体走访发现,随着现实情况的变化,不少希望小学正成为“鸡肋”,如何处置这些闲置的校舍,反倒成了一个难题。

        从1989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启动希望工程算起,这一项目已经走过了30年的岁月。无数个苏明娟的故事为“知识改变命运”写下了生动注脚,也让“希望工程”名副其实。但时移世易,随着农村义务教育学龄儿童减少、城镇化加速、大量农村生源向城镇转移,很多校舍开始被闲置。更重要的是,过去这些年,“集中办学”撤并村级校点成为大趋势,即便是希望小学原本还有少数学生,如今也不得不被归拢到乡镇中心校里。学生没了,校舍荒了,投资与爱心在很大程度上也就被浪费了。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早已是社会共识。因而,帮扶寒门学子往往是一呼百应。但一些遭废弃的希望小学无疑也是一种提醒,好钢能否用到刀刃上,需要前期精准的调查研究。如果说,过去的乡村小学主要差在硬件上,帮扶的首选就是建设希望小学;那么,今天各地的情况千差万别,有的是师资薄弱、有的是教具欠缺、有的是吃住问题……这就意味着,相应的资金投入需要综合考虑人口政策变化、农村流动人口等因素,特别是对辖区适龄儿童规模及变化趋势进行摸底、跟踪评估,将现实需要和长远发展需求相结合,合理配置教育资源。

        哪些地方该建希望小学,哪些地方不该建,倘若不缺校舍,学生真正缺的是什么,回答这些问题显然不能凭着一腔热情拍脑门。而对于那些已经闲置的学校,应从农村实际出发,遵循“让利于民、有利于民”原则,出台空置学校处置办法,明确责任主体,明晰闲置校舍产权,为进一步盘活闲置教育资源扫清障碍。

        沧海桑田30年,国家在发展,农村在发展,“泥房子、泥台子,上面坐个泥孩子”已经不再是农村学校的群像。希望小学的境遇之变就是一个缩影,提醒我们抓好今天的乡村教育,需要从“粗放”转向“精细”,深耕细作、因地制宜,让每个孩子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