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历经4年建设 燕潮大桥今日通车

        本报记者 丰家卫 通讯员 李伟

        历经4年建设,连接北京通州与河北燕郊的燕潮大桥终于要通了。记者昨天从河北三河市水务局了解到,该桥将于今日上午10点通车。届时,北京六环开车到燕郊仅需15分钟。

        燕郊,距离北京最近的河北小城,与通州潞城隔潮白河相望。由于距离北京城区近,房价相对便宜,大量在京工作人员选择在燕郊安家。每天往返于北京、燕郊间的上班族有数十万人。

        此前,燕郊跨省上班族只能走通燕高速和京榆旧路进京,导致公交车、班车、自驾车混合上路,每天早晨从六七点开始就拥挤不堪。燕潮大桥通车后,将有效缓解燕郊进京拥堵。

        中铁大桥局燕潮大桥项目负责人高克介绍,该桥全长1118.6米,双向六车道设计,为斜拉索式大桥,工程位于燕郊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西部,东连燕郊高新区北外环路,对接燕顺路、燕灵路、迎宾路等城市路网;向西跨潮白河与北京市通州区徐尹路对接,经北京城市干路与东六环、东五环、东四环相通,是打通燕郊与北京快速连接的关键控制性工程。

        潮白河三河段,是河北与通州区的一条界河,一河之隔,燕郊数十万跨省上班族的路就成了“囧途”。截至目前,燕郊跨省上班族只能走通燕高速以及京榆旧路(白庙桥)进京。随着燕郊人口迅速增长,这两条路高峰时段交通压力巨大,燕郊城区拥堵路段往往短短四五公里也需要开车40分钟或是更久。

        燕潮大桥建好之后,北京通州的徐尹路连接上了三河燕郊的北外环路,无论在燕郊的任何地方,只要在燕郊北外环路上往西走,就能到达燕潮大桥。尤其是生活在离通燕高速较远的北侧居民,出行也不必再穿过拥堵的燕郊,可以走这条路直接进京。从燕郊到北京六环,整个行程大约15分钟。

        燕潮大桥通车前夕,近几日该桥已经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白天,高耸的桥塔支撑着19对斜拉索钢缆直冲云霄,宛如一架巨大的竖琴,蔚为壮观;晚上,桥两侧路灯点亮,从远处观看,灯光与倒映在潮白河中的斑斓波光构成燕郊亮丽的夜景。

        作为京冀交通一体化的标志性建筑,燕潮大桥通车后,与已通车的京秦高速大桥、通燕高速潮白河大桥、京榆旧线跨河大桥交相呼应,改变了三河市多年来依靠通燕高速、京榆旧路两个通道进京的历史,为三河市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抢抓机遇提供交通保障。

        燕潮大桥紧邻燕郊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去年8月下旬京秦高速公路京冀连接线开通时,开发区很多北京的企业就在盼着燕潮大桥能够赶紧通车。

        “终于要通了!”得知燕潮大桥即将通车,开发区内北京海光仪器公司副总经理李崇江非常高兴,“我们的公司总部在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街道,员工也有很多住在北京不同的地方,去年京秦高速公路通车解决了上下班高峰员工通勤的拥堵问题,但每月高速公路过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燕潮大桥通车后,员工可以多一种选择,改走燕潮大桥,省下一笔钱。”

        三河市燕郊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投资促进局副局长李建生介绍,开发区依托毗邻北京的区位优势,建区初期就形成了“建设京东硅谷”的发展思路,北京一直是该区招商引资的主攻方向和投资来源地,来自北京的项目,约占开发区投资的三分之一。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不断深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加速,北京经济、科技、人才等高端资源要素将加速外溢。燕潮大桥通车后,开发区和北京的交通对接将更加便利,为燕郊‘建设京东硅谷’提供交通支撑。”李建生说。

  • 雄安服装产业转型 北京设计师引领时尚

        本报记者 李如意 实习生 孙阳

        “这里有‘北方男装名城’的称号,所以新区刚刚设立时,我们就想过来看看。”坐在北京的工作室里,服装设计师吉文停下手里的工作,向记者娓娓道来。到今年3月,他已经与雄安新区容城县的服装企业合作了一年半的时间。

        容城县服装产业集聚,但是主要是贴牌生产,附加值低,在雄安新区高起点发展的背景下迫切需要转型。北京原创设计师、北京服装学院智力资源的导入在这里“刮”起了一股时尚旋风,容城本地服装产业迎来了发展机遇。

        原创设计提高两成利润

        吉文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2011年辞职创业,在北京成立独立工作室。他主要为客户提供男装设计,在宁波、海宁、桐乡、广州都有合作伙伴。2017年,他与容城县一家羊绒大衣生产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为企业提供原创设计方案,帮助企业创立品牌。作为业内人士,吉文对容城县的男装产业有所了解,“这里工人实操能力强,产业链较为完整”。但这里的生产还处在相对低端的状态,企业对品牌的理解滞后。在刚开始的合作中,吉文与企业的合作不算顺畅。为此,前期双方反复沟通,有时吉文甚至与企业负责人一同去购物中心观摩竞品。不断磨合下,吉文与企业的合作逐渐步入正轨,吉文已为企业设计了4个品类近百件男装服饰。

        2018年,吉文参与设计的独立品牌“月上服饰”对外发布。在9月举行的雄安时尚文化节上,该品牌的20多件时装还进行了走秀展示。吉文表示,相对于单纯批发生产模式,加入原创设计后,服装的利润至少能提高20%,“设计师要为企业创造效益,所以必须考虑市场的接受能力和流行趋势。有一次,我的设计批量生产后一周就有订单了,那时非常有成就感。”

        现阶段,吉文已经与容城县两家男装服装公司进行合作,还有几家正在接洽前期事宜。一半时间在北京、一半时间在雄安,吉文也过上了“双城生活”。

        产业园成“雄漂”大本营

        在时尚圈,像吉文这样来自北京的“雄漂”设计师不在少数,有的从事时尚展会设计、有的擅长3D服装数字化技术,他们服务的当地服装企业有近百家。2017年5月,北服容城时尚产业园建立,也让吉文与同行有了落脚之地。产业园还吸引了国际知名华裔设计师陈野槐及其同名品牌GRACE CHEN。

        北京服装学院教师陈婧到容城挂职副县长,同时兼任产业园负责人。她向记者介绍,园区占地20亩,建筑面积4460平方米,采用市场化运作的模式,运营团队全部是“原汁原味”的北服团队。产业园为传统企业提供品牌化方案,各个环节齐备。目前,四层的产业园中,一楼是展示大厅,用以展示孵化成熟的产品;二楼是中央板房,在这里设计成果可以很快制成衣服;三楼为原创设计师提供了工作室;四楼是中央秀场,可举行品牌发布会。她说:“专业设计师入驻园区,带来了时尚元素,他们与企业合作能够帮助当地企业转型。”

        联手龙头企业打造样板

        实际上,容城当地企业也开始行动起来。2017年,容城县10家规模较大的服装企业抱团发展,共同出资6亿元成立雄源服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9月,雄源公司成立的雄源定制中心也入驻北服容城时尚产业园。

        陈婧表示,雄源公司与产业园的合作有利于产业规划的实施和落地,也是本地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一步。今年双方的合作将更加深入。在产业园,双方将联手打造智慧门店、智能吊挂系统、柔性智能生产车间和高级定制中心。产业园内部通过数据来协同设计端、样板研发生产端和销售终端,以数据的方式打造产业大脑,形成小型化的产业链条。

        她向记者说,雄安新区非常关注传统产业转型,支持力度很大,“容城服装产业是新区传统产业转型代表,背后涉及就业和产业走向问题,我们摸索出的道路将为传统产业转型提供重要参考。”

  • 京剧村黄家堡:大戏唱百年

        本报记者 白波 通讯员 李德仲

        “黄家堡的小孩,哭起来都是京剧味儿。”71岁的黄家堡村民韩士元说。

        黄家堡是廊坊永清一个外表普普通通的村庄。最近几个月,到黄家堡采访的人越来越多,老韩头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从小习以为常的一项村里人的“消遣”,竟然成了新闻,登上了报纸和电视。

        来到黄家堡,迎面走来的无论是粗犷的庄稼汉还是黝黑的农妇,一张口,可能就是满宫满调的梅派青衣、马派老生。黄家堡有2200多口人,半数以上都能哼两嗓子京剧,有过登台表演经验的更达到上百人,戏迷们隔三差五地就要聚在一起唱上几段。廊坊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文史专家武瑞征告诉记者:“永清最受老百姓欢迎的是河北梆子和评剧,但黄家堡和临近的南大王庄两个村独爱京剧,而且已经爱了上百年。”这是为什么呢?还得从百年前的往事说起。

        清末民国是京剧艺术最繁荣的时期,黄家堡人在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京剧。1922年,在北京谋生的黄家堡人姜有鑫突发奇想,从北京地安门为老家人请了一位“师父”,这就是至今还在黄家堡和附近村镇鼎鼎大名的孟广纯,乡亲们都尊称他为“孟师父”。

        孟师父是旗人,按老规矩,旗人不准“下海”(演戏),只能“玩票”(业余)。但孟师父是个戏痴,从小就跟家里请的师父学戏,看到黄家堡人像自己一样爱戏如痴,干脆带着老婆在村里住下,专门给村民教戏,生活则靠村民供养。后来,临近的南大王庄和霸州的信安镇、王庄子乡听说了,也把孟师父请过去教戏。如鱼得水的孟师父从此再没回过北京,直到上世纪60年代去世,在当地一待就是40年。

        孟师父来到黄家堡后有四位入室弟子,其中就包括韩士元的父亲韩良和黄家堡人姜有年,今天黄家堡的戏迷们都算是孟师父的徒子徒孙。“孟师父是旗人,吃饭非常讲究,每顿饭必须四碟菜,不能重样儿!包括早饭!”黄家堡人对有关孟师父的种种掌故,仍然如数家珍。

        走过百年,当年孟师父教过的四个村镇,就数黄家堡的京剧氛围保持得最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乡亲们为了唱京剧,专门排练样板戏,连村里的大喇叭放的都是样板戏。韩士元说,自己唱老生,刚开始学的是马派,唱样板戏的时候改成了谭派。现在担任黄家堡京剧社社长的姜印铁则专攻马派。打从上世纪80年代,韩士元和姜印铁就时不时背着乐器、骑着自行车去其他村镇“支援”。

        “他们‘文场’不行,结婚、做寿想唱戏,都得把我们叫过去。”姜印铁说,比起其他几个村镇,黄家堡的“文武场”(京剧中的管弦乐和打击乐)是最齐全的。

        黄家堡在历史上曾两次成立自己的京剧团,最近,村民们又重新成立了京剧社,由村委会安排固定的场地,每周五、周六晚各活动一次。每到活动时间,姜印铁在微信群里一吆喝,唱得好的登台献艺,一旁文武场伺候着,台下坐满观众,好不热闹。

        武瑞征告诉记者,黄家堡京剧之所以能传承百年,关键在于乐师的传帮带。“村民爱好京剧,但乡村条件有限,大家都不识谱。乐器演奏能提供音准和节奏的范本,光学唱的话却不行。”

        京剧社重建之后,黄家堡再度掀起了一阵京剧热。韩士元带了八个人学武场,都是五六十岁“有闲”的壮年人。虽然从头学起,兴致却不低。“毕竟从小耳濡目染,确实都喜欢。”韩士元说。

  • 在博物馆中分享文化协同红利

        晁星

        “吴门四家”的仿古山水、“扬州画派”的写意花鸟、“遗民书家”的怪异行草……今年年初,上百件明清名家书画“走出”中国国家博物馆、“走进”河北博物院。近日,这场名为“笔墨文心五百年”的特展落下帷幕,不少人期待着两家博物馆再次合作,有机会在家门口欣赏到更多优秀传统文化。

        今天的博物馆早已不是高冷的殿堂。尤其是随着《国家宝藏》《如果国宝会说话》等节目热播,“活起来了”的文物掀起了新一波文博热潮,吸引着越来越多观众走进博物馆。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博物馆举办了超过2万场展览,客流量近10亿人次。再看北京,“千里江山图”“石渠宝笈”等精品大展多次催生“故宫跑”,海昏侯墓出土文物展又带来“首博热”,在精彩纷呈的展品中探寻历史奥秘、感受文明诗意,已经成为文化中心流行的生活方式。而这次国博和河北博物院联手办展,更以协同之力释放首都文化红利,满足三地更多民众文化需求。

        欣喜同时也要看到,博物馆发展仍然存在显著的地域差距。以京津冀地区为例,故宫、国博等知名博物馆常常人满为患,时不时“一票难求”,但三地还有200余家各类中小博物馆,由于地理位置分散、知名度低、资金短缺、展陈单一等因素,长期门可罗雀,一冷一热反映出文化产品供给依旧不平衡不充分。文化资源如何更好利用,地域差距如何弥补,是热潮背后应有的冷思考。

        问题摆在眼前,破局还在协同。京津冀北依燕山、南眺黄河,从蓟合于燕、燕赵对峙,到幽冀并立、明清直隶,三地自古就是地域一体、文化一脉,历史渊源深厚,具有深度交融的文化基因优势。博物馆作为探寻历史文化的窗口,无疑是文化协同的绝佳载体。目前,三地博物馆已经进行了很多尝试,请进走出、借物办展,汇集精品、联合巡展,互通有无、优势互补,以一脉文化把各种文物串珠成链。除此之外,京津冀还可以多多发掘技术潜力,如举办优质网上展览等,进一步打破文化生活的时空界限。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期待京津冀拾级而上、大开脑洞,探索出博物馆更多不一样的打开方式、协同方式,打造一个更多彩的文化京津冀。

  • 北京援建雄安三所学校启动招标

        本报讯(记者 李如意)记者日前从雄安新区管委会获悉,北京支持雄安三所新建学校日前进行了勘察设计招标工作。根据招标公告,北京市将援助建设北京第四中学雄安校区、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和北海幼儿园雄安园区。

        根据公告显示,三所学校均位于雄安新区启动区西北片。其中,北京第四中学雄安校区建筑面积34649平方米,建筑高度24米,投资额3.25亿元;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建筑面积19737平方米,建筑高度18米,局部塔楼不高于24米,投资额1.88亿元;北海幼儿园雄安园区建筑面积4286平方米,建筑高度12米,投资额3700万元。

        2018年1月,北京提出采取“交钥匙”工程方式,在雄安新区建设高水平幼儿园、小学、完全中学、综合医院各1所。目前,学校规划选址、用地条件和功能需求已经明确,项目管理公司已经成立,2019年将进入建设阶段。

  • 京津为承德提供3.8万个就业岗位

        本报讯(记者 白波)记者从承德市人社局了解到,2018年以来,通过与京津深入开展劳务协作,承德7个被帮扶贫困县分别与对口帮扶的京津7个区签订了劳务协作协议,联合举办专场招聘会48场,提供就业岗位3.8万余个。

        承德引进特色培训项目,推动居家就业。隆化、滦平等县从天津市武清区引进插花、拉花工艺项目,在各县开展插花等手工培训784人,已有554名贫困人口从事插花等居家就业项目,每月每户可增加600余元收入。以加强就业培训、提升就业能力为目标,对接京津急需工种,实行先培训后就业一条龙服务。丰宁满族自治县、滦平县、承德县等加强与北京市对接,以家庭服务业为突破口,聘请北京专业师资,培训以月嫂、养老护理员为主的家庭服务业项目,推行“招工+培训+鉴定”的套餐式服务模式,将过去以乡镇为单位的培训延伸为以村为单位,送教上门、就近办班,开设了育婴员、养老护理员等培训。

  • 京能秦皇岛热电联产项目加快建设

        这是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京能秦皇岛开发区热电联产项目的建设工地(3月26日无人机摄)。该项目的主厂房已经封闭,间冷塔主体工程竣工,1号锅炉受热面安装完成。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