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民主改革是西藏历史上最伟大最深刻的社会变革

        本报记者 李如意

        昨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白皮书指出,民主改革是西藏历史上最伟大最深刻的社会变革,西藏从此废除了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建立起全新的社会制度,人民实现了翻身解放,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各项权利得到充分保障。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罗布顿珠表示,民主改革还是西藏社会发展和人权进步的、划时代的、重大的历史性事件,也是人类文明发展史和世界人权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巨大进步。

        ■民主改革让西藏“换了人间”

        白皮书说,历史上西藏长期实行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这一制度一直延续到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前,上百万农奴处于被剥削被压迫的境地。旧西藏法律将人分为三等九级,明确规定人在法律上的不平等地位,农奴的人权被领主阶级所剥夺。地方政府完全被官家、贵族和寺庙上层僧侣(又称“三大领主”)所掌控,各级官员由上层僧侣和世俗贵族担任。三大领主以野蛮、残酷的刑法维护封建农奴制度,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设置司法机构和法庭,除官府所设监狱外,每一个较大寺庙和贵族都设有监狱或私牢。

        1959年3月28日,西藏结束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百万农奴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废除了维护封建农奴阶级利益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打碎了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奴役人的重重枷锁,“会说话的工具”彻底获得了翻身解放,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

        罗布顿珠向记者介绍,民主改革不仅废除了封建人身依附关系,实现了人民当家做主,而且变农奴主土地所有制为农民土地所有制,使农奴拥有了自己的生产资料,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进程,西藏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逐步与全国同步,西藏各族人民不断享有日益丰富的现代文明成果。

        ■生产总值比1959年增长约191倍

        经过60年的奋斗,西藏农牧业彻底走出了靠天吃饭、靠天养畜的困局,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含农林牧渔服务业)由1959年的1.28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34.14亿元。粮食产量由1959年的18.29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104.9万吨;粮食单产由1959年的每公顷1370公斤提高到2018年的每公顷5688公斤。现代工业从无到有,不断发展壮大。经过60年的发展,西藏已建立起一个包括能源、建材、机械、采矿、轻工、食品加工、民族手工业、藏医药等20多个门类的现代工业体系,并告别传统的生产模式,逐步达到现代化水平。

        白皮书指出,60年来,西藏的经济总量实现了巨大飞跃。2018年,西藏全区生产总值1477.6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1959年的1.74亿元增长了约191倍。经济结构持续优化,第一产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从1959年的73.6%下降到8.8%,第二、三产业比重分别上升到42.5%和48.7%。

        旧西藏没有一条正规的公路。和平解放后,西藏现代意义上的公路建设开始起步。民主改革后,迅速建设了新藏、滇藏、中尼等干线公路,青藏、川藏公路也陆续铺起柏油路面,并建成了拉萨至贡嘎机场的高等级公路。1956年,西藏建成首个简易机场,现在已建成通航机场5个。2006年,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建成通车,结束了西藏不通铁路的历史。目前西藏已基本形成了以公路、铁路、航空为主体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

        白皮书介绍,和平解放前,西藏仅有一座125千瓦、仅供少数上层贵族且断续发电的小水电站。1960年,纳金水电站建成发电,拉萨普通市民首次用上了电灯。此后,羊湖、沃卡、查龙、金河、直孔、狮泉河、雪卡、老虎嘴、藏木、多布、果多、觉巴等水电站,羊八井地热电站,大型并网光伏电站等相继建成。以水电为主,油、气和可再生能源互补的综合能源体系基本形成。截至2018年底,区内主电网延伸到62个县(区),供电人口272万人,其他地区通过小水电、光伏局域网、户用光伏系统等方式初步实现用电人口全覆盖。

        ■人均受教育年限达到9.55年

        60年来,西藏各族人民的生活条件全面改善,幸福指数大幅提升。民主改革前,广大农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民主改革后,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797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50元。

        在教育领域,西藏建立起比较完备的双语教学体系。目前,西藏所有农牧区和部分城镇小学实行藏语和国家通用语言同步教学,主要课程用藏语授课。中学阶段也同时用藏语和国家通用语言授课。2012年起,西藏全面落实15年义务教育免费“三包”政策。2018年,西藏小学净入学率和初中、高中、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分别达到99.5%、99.5%、82.3%和39.2%,人均受教育年限达到9.55年。在医疗领域,经过60年的发展,西藏彻底摆脱了医疗卫生落后的局面,基本实现了与全国同步发展,各族人民健康权得到有效保障。

        白皮书指出,西藏文化事业也呈现繁荣局面,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继承和发展。其中,布达拉宫历史建筑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藏戏、格萨尔和藏医药浴法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有国家级代表性项目89项、代表性传承人96名,自治区级代表性项目460项、代表性传承人350名。布达拉宫等4个单位列入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291函古籍列入全国珍贵古籍。

        ■宗教信仰自由 民族平等团结

        经过民主改革,西藏废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实行政教分离,恢复宗教的本来面目。各民族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各种宗教、各个教派都平等地得到尊重和保护,实现了真正的宗教和睦。民主改革完成后,西藏保留了寺庙553座,留寺僧尼7000多人,基本满足了当时信教群众宗教生活需要。

        白皮书指出,活佛转世制度作为藏传佛教特有的信仰和传承方式,得到国家和西藏自治区各级政府的尊重。2007年,国家颁布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进一步规范了活佛转世。1992年,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批准了第十七世噶玛巴活佛的继任。1995年,中国严格按照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经过金瓶掣签,报国务院批准,完成了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寻访、认定以及第十一世班禅的册立和坐床。2000年,按照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完成了第七世热振活佛的坐床。2010年,报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经金瓶掣签认定,完成了六世德珠活佛的认定和坐床。截至2018年,已有91位新转世活佛按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得到批准认定。

        白皮书指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西藏各族人民共同开发西藏高原,共同缔造西藏历史,是中华民族发展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地走符合国情的解决民族问题道路,确立并实施以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区域自治和各民族共同繁荣为基本内容的民族政策。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西藏人民与全国人民之间的经济、文化联系更加紧密,空间分布上交错杂居,情感上日益亲近。不同民族之间的自由流动、相互通婚成为常态。今天的西藏,不同民族组成的幸福家庭随处可见。

        热点问答

        1 达赖攻击西藏人权别有用心

        记者:西藏民主改革60年来人权的状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有一些国家和达赖集团总是攻击西藏的人权。请问西藏的人权状况如何?西藏是否存在侵犯人权的状况?

        罗布顿珠:西藏民主改革60年来,人权的状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有一些国家和达赖集团总是攻击西藏的人权。1959年之前,西藏有百万农奴,在他们的脑海里几乎没有“人权”这个词和概念,他们没有意识到还有人权。因为他们的人权在那个年代、在达赖统治的旧西藏是被封建农奴制的统治彻底剥夺了,起码的生存权没了,更谈不上发展权了。那个年代确实是非常黑暗、非常残酷的社会。我们百万农奴只是一个“会说话的工具”,封建农奴统治把人分成三等九级,最上面命贵如金子,最下等的命贱如草绳,在法律面前没有什么平等可言,他们可以随意把农奴变卖、交易,甚至随意进行屠杀、随意投入监狱,随意可以剥皮、抽筋、挖眼,这在白皮书里都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会有人权,根本谈不上人权。所以达赖攻击我们现在的人权,完全是别有用心的,他践踏人权,就没有权力、没有资格,不配谈论人权。

        2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效果明显

        记者:能否具体谈谈西藏医疗事业60年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西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任京东:在旧西藏仅有规模极小的官办医疗机构,从业人员不到百人。更重要的是,这些有限的医疗机构也主要为达官、贵族和上层僧侣服务,广大劳动人民有病得不到医治。经过60年的发展,西藏彻底摆脱了医疗卫生落后的局面,基本实现了与全国同步发展,医疗服务、妇幼保健、藏医藏药、疾病防控等服务体系不断健全,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原有的严重危害群众健康的全区性传染疾病基本得到控制,各类传染病、地方病发病率和死亡率大幅下降。自治区级、市地级医院和71个县级医院陆续得到改扩建,覆盖城乡的自治区、市(地)、县、乡四级医疗服务体系初步形成。

        我特别要强调的是,在党中央的特殊关怀下,近几年实施了医疗人才的“组团式”援藏工作,集结了全国知名的三甲医院,比如协和医院、北大人民医院、北大医院包括17个援藏省市来支援自治区的人民医院和7个地市人民医院,助推西藏医疗事业实现了快速发展。一系列事实充分说明,西藏各族人民的健康权得到了有效保障。

        3 西藏仍是世界环境最好地区之一

        记者:近几年来,西藏的交通事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请问新铁路、新公路这类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对西藏生态环境有没有影响?

        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厅长罗杰:目前西藏已基本形成了以公路、铁路、航空为主体的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公路通车里程达到9.78万公里,建成了青藏铁路、拉日铁路,拉林铁路已进入铺轨阶段,建成通航机场5个,目前已经开通国内国际航线92条。

        不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资源开发,西藏自治区按照中央的要求,始终把生态安全作为底线,保护环境是第一要求。我们在建设重大工程项目过程中,始终做到“三同时”,即防治污染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有力确保了工程建设与自然环境的和谐。青藏铁路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个重大工程,是一个重环保、重保护的典型工程范例。

        另外,西藏高原地处地球第三极核心区,保护好西藏高原生态环境,对于保障全球生态平衡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多年来,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始终把保护高原生态环境作为头等大事。在这方面,自治区生态环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生态保护区面积不断扩大,自治区生物多样性持续恢复。目前全区森林覆盖率达到12.14%,全区藏羚羊由20世纪90年代的6万余只恢复到目前的20万余只,藏野驴由5万多头恢复到8万多头。

        目前,西藏高原各类生态系统结构整体稳定,生态质量稳定向好,水、气、声、土壤、辐射及生态环境质量均保持在良好状态,西藏仍是世界上环境质量最好的地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