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冬奥会服务保障要“超标准”

        本报记者 吴东

        可以想象一下,当2022年冬奥会到来,你乘坐专线交通来到位于深山的延庆小海坨赛场,身处氛围热烈的比赛现场,看着运动员激情的表现,比赛期间,你或许会喝上一杯热饮,或许吃一些美食,一切都是那么随意、方便……

        那么是谁给你带来了这一切?你是否知道这一切早就着手准备?记者日前来到北京冬奥组委运动会服务部,于德斌部长介绍了关于运动会服务保障的方方面面。

        为观众提供服务,只是运动会服务部的一方面工作。于德斌介绍说:“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中,55个业务领域就有10个在我们这个部门,包括安保、交通、医疗、餐饮、住宿、奥运村、反兴奋剂、赛事服务、观众体验、注册等,服务对象包括运动员、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市场开发合作伙伴、观众等。在北京冬奥会3000多项里程碑任务当中,我们占了568项。”

        如果面面俱到,运动会服务部的工作内容恐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于德斌重点向记者介绍了几方面的工作。

        医疗保障

        七大类28项标准

        “不同于夏奥会,冬奥会医疗保障工作难点更多,要求标准也更高。”于德斌说。

        根据国际奥委会给提供的资料,冬奥雪上项目运动员的受伤概率基本上在10%至14%。这中间60%受伤出现在训练过程中,40%是比赛当中出现的。比赛中受伤还有40%是在摔伤之后不能参加比赛。“这样就给医疗人员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除了要有现场的处置能力,还能够按照国际雪联要求在伤员出现后4分钟之内,赶到伤者的身旁。”

        运动员的伤情可能是骨折或者肌肉拉伤,严重些还可能造成脑震荡、呼吸困难等,这时,医疗人员首先要做的是维持伤者的生命体征,然后按照国际标准和国际惯例实施救治,避免造成运动员的二次伤害。

        “根据国际奥委会医疗委员会的要求,我们制定了七大类28项标准,涉及场馆医疗站设置、定点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救护车、空中救援、公共卫生、病媒生物、饮用水等冬奥医疗卫生保障工作,每个岗位都有具体要求。”

        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首先要求医护人员要具备一定滑雪技能,通过考核、测试组成雪上医疗团队。请国际雪联有关专家,对医护人员滑雪技能进行培训和考核认证。

        同时,对医护人员进行冬奥医疗急救知识培训,包括救护方面的国际惯例和医护人员在赛场上自身安全的保障。另外,还有语言方面的培训。还有一点就是要根据不同医院的专业水平分配到对口的赛场。

        本着这些原则,北京冬奥组委已经同北京、河北41家定点医院签署了协议书,并要求各大医院要定人、定岗、定责,定工作范畴,定工作任务,加强专业培训。

        餐饮

        8600吨净食材供应冬奥村

        面对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饮食习惯的运动员,餐饮工作的完成质量非同小可。

        一方面要让运动员吃得饱,另一方面在热量上要根据运动项目让运动员有不同的营养选择,而且针对运动员餐饮,根据国际奥委会2020新规范的要求,对食品违禁成分限值提出了更严苛的要求。要做好这个工作,首先就是从所有食品的源头开始。在反复征求国家相关部委意见的基础上,北京冬奥组委出台了三大类17项食品基地的筛选标准,包括肉、蛋、禽、蔬菜、水果、干果和调味品。

        “我们制定了一个基础菜单,8天不重样,8天换一次菜单,西餐和中餐的搭配上,基本上是7比3的比例。两地三赛区3个奥运村一个标准每天吃的都一样,各种菜品的营养成分,如热量多少,维生素、蛋白含量都会标注清楚。”于德斌介绍。“把基础菜单上的食品原材料摘出来,预计达到8600吨。”

        还有一个故事,以前就有把“四喜丸子”翻译成英文后,外宾理解成“四个小肉人”,望而生畏。中餐菜名翻译成英文总是闹笑话。现在,已经组建了专门的团队规范菜单翻译工作,让外宾对菜单一目了然。

        与往届冬奥会相比,中餐比例要大些。原因一是在中国本土举办赛会,另外冬奥会举办时正值春节,可以通过餐饮推广中国的传统文化,让来自世界各地朋友领略原汁原味的春节文化。

        住宿

        满足不同类型客户的需求

        去年,北京冬奥组委选择了北京、河北101家酒店作为保障性住房,并签署了协议。主要是保证技术官员、裁判员、媒体记者、转播商和赞助商的住宿。下一步准备与北京的三家酒店签署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总部酒店协议。

        首先从酒店选择上要保证尽可能小地影响城市正常交通,比如说选择马路同侧的酒店。既方便来宾出行的交通管理,保证赛事及相关活动的顺利进行,也不至于造成交通拥堵,影响市民出行。

        另外,不同的客户群对住宿的要求也不尽相同。比如赞助商考虑到企业形象和宣传的因素,需要住高档酒店。而技术官员和裁判员,则希望酒店与赛场的距离越短越好。

        新建的3个奥运村,既要考虑运动员的特点,安排舒适的起居环境,还要考虑赛后利用,充分考虑可持续性。

        所有接待酒店,无障碍设施也是重点考虑的环节,尤其是延庆、张家口赛区,地处山间,无障碍设施建设既是难点也是重点。

        硬件方面的完善,并不一定让来宾完全满意,服务质量也是决定成败的因素之一。于德斌介绍说,为了让客人满意,就要超标准服务。比如说在奥运村,国际奥委会的标准是两天换毛巾,四天换床单。而冬奥组委提出的标准是根据使用情况随时可换。为了环保,冬奥村原则上不提供一次性卫生用品,但如果客人需要可在就近的24小时服务点领取。

        团队

        责任意识和合作精神

        这么多任务,这么多难点,怎样去完成?“靠的是团队精神,责任意识和敢打硬仗的精神。”于德斌说。

        “我们每个处都有宣传墙,上边有工作计划表,任务负责人,每个人对自己的工作职责都很清楚。”在运动会服务部,为了培养工作人员的责任意识,连办公处的消防栓都有专人负责。

        餐饮医疗反兴奋剂团队,在他们旁边的墙上画了棵苹果树,针对整个的业务领域,里程碑任务的要求程度,把苹果制成了大个的、深颜色的、浅颜色的、个小的,然后把时间节点注明,完成一项任务就从苹果树上摘一个放在筐里。这样既能够把苹果树当成工作计划表,也能够把摘下的果实化作成就感和继续努力的动力。

        运动会服务部46名工作人员中,不乏参与过北京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和北京市乃至国家重大活动的具备丰富经验的人员,也有新上岗的年轻人。老带新、师傅带徒弟、老师带学生,他们用各种纽带关系促进整个部门业务水平的提高。

        同事之间平时彼此也是相互关心,过生日大家祝福,家里有困难大家帮助。严格要求和相互关心是在运动会服务部形成一种风气。

        “到冬奥会举办时,这个部门要一分为五,但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从我们这个部门分出去的都是好样的。”

        “一届奥运会过去若干年,人们不会记得谁得了多少金牌,谁破了几个纪录,但是衣食住行的好坏却是记得很清楚,而这几方面的工作全在运动会服务部,也就是北京冬奥会的口碑好坏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工作水平和完成质量,压力山大啊!”于德斌表示。

  • 女冰球裁判 心怀冬奥梦

        对于33岁的宋美娜来说,今年年初举行的2019国际冰联女子U18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比赛足够难忘——她在这次国际大赛中执法了包括决赛和半决赛在内的4场比赛,成为首位以主裁判身份执法国际冰联决赛的中国裁判。

        宋美娜的冰球裁判成长之路要从25年前说起,作为一名东北姑娘,她在小学三年级时被体育老师选中,开始练习冰球。宋美娜这一练,就是13年,她从区队一路“升级”到省队,并代表黑龙江省参加过全国冬季运动会。谈起自己的冰球生涯,宋美娜直言“痛并快乐着”,“东北冬天很冷,我们那时候只能在室外练,但戴了头盔就没法戴棉帽子,一般练个六七个小时,耳朵都得冻得通红。”

        21岁那年,宋美娜结束了球员生涯,来到北京成为了一名冰球教练。在北京零度阳光滑冰俱乐部执教后,她又对冰球裁判的工作产生了兴趣,“我真的热爱冰球,想尝试冰球场上的不同职业。2015年,中国冰球协会组织了裁判员培训班,我就报名了。”

        成为裁判之初,宋美娜也曾遇到困难,执法中她总是会因为过度关注比赛的进程而“走神儿”,“其实就是从参与者到旁观者的转变,需要更客观,更冷静。”克服了转型期的不适后,凭借着运动员时代的冰球基础,以及刻苦学习冰球规则的劲头儿,宋美娜很快就在国内冰球裁判圈崭露头角,今年年初,在中国冰球协会的推荐下,她获得了执法在西班牙举行的女子U18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比赛的机会。

        在甲级B组比赛中,场上一般有一名主裁判和两名边裁,宋美娜此次在世锦赛上执法了4场比赛,全部担任主裁判。不过与创造中国裁判“里程碑”的决赛相比,她对首场比赛的执法更加印象深刻,“那是开幕式,东道主西班牙队对阵韩国队。比赛前还进行了开幕仪式,很隆重,现场球迷也非常热情,刚开场时我确实有点儿蒙,但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所有判罚都是正确的。”

        此后,宋美娜接连执法了另一场小组赛和半决赛、决赛。从国际冰联比赛裁判监督的赛后评语中可以看出,这位年轻的中国裁判在执法时坚决、冷静、准确,并且随着比赛的深入不断进步。也正因此,宋美娜获得了执法最终决赛的机会,谈起这个过程,她说:“可以说这是对我的工作以及中国冰球的认可吧,刚到西班牙时,外国同行可能都不太相信中国裁判有水平执法,但后来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认可。”

        在宋美娜的最后一份赛后评语中,国际冰联的裁判监督写道:“执法决赛你实至名归,你有能力升入下一级别执法。”其实,争取执法更高级别比赛,从而在北京冬奥会担任冰球裁判,是宋美娜当下的最大目标,“一辈子能赶上一次在家门口的冬奥会不容易!我一定努力争取在北京冬奥会上当裁判,如果不行,我也希望以场外裁判或其他身份参与冬奥会。”

        宋美娜想要实现执法北京冬奥会的目标并不容易,她还需要继续提高专业水平和英语能力,参加国际冰联的学习班,并多执法国际大赛。由于目前国内没有职业冰球裁判,所以宋美娜还需要兼顾冰球教练的本职工作,指导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冰球运动。这样的生活虽然忙碌,但宋美娜仍然乐在其中,“我就是真的喜欢冰球!”本报记者 赵晓松  

  • “嗨爆棚”的冰球比赛

        五六十岁以上的体育迷还记得,改革开放初期,让首都体育馆爆棚的比赛便是有中国冰球队参加的C组世锦赛。冰球一直是京城冬季传统大众体育项目之一,它也记录着北京城市发展轨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冰球运动也从什刹海“老炮儿”的最爱,发展到现在青少年甚至是儿童的追风项目。

        2019年国际冰联女子冰球世界锦标赛甲级B组赛事将于4月6日至12日在北京首钢冰球馆举行,将有中国、韩国、拉脱维亚、哈萨克斯坦、波兰以及荷兰共6支球队参加本次比赛。这给冰球爱好者带来了一次“过把瘾”的机会!

        说到冰球,“暴力美学”是它的最大标签。作为强调身体对抗的冰上集体项目,冰球比赛一直是冬奥会上最具观赏性的比赛项目之一,冰球被称为“冰上曲棍球”,需要队员在具备一定的滑冰技艺之上,熟练掌握曲棍球的相关技术动作,对运动员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有着极高的要求。

        冰球比赛场地近似长方形,四角为圆弧,长61米、宽30米、角圆弧半径为8.5米。冰球场地四周有高1.15米至1.22米牢固界墙,一般以木质或可塑材料制成。球门高1.22米,宽1.83米。球一般用硬橡胶制成,厚2.54厘米,直径7.62厘米,球重为156至170克。比赛时每队上场6人,前锋3人,后卫两人,守门员一人。每场比赛60分钟,分3局进行,每局实际比赛20分钟,局间休息15分钟。

        在冰球比赛中,身体冲撞不可避免,运动员可以用肩、胸、臀冲撞对方控球队员,但不得滑行三步以上或跳起来进行冲撞,也不得从背后或距离界墙3米以内向界墙方向猛烈冲撞,否则就是非法冲撞。对于非法冲撞者,裁判员会根据具体情况,做出小罚(2分钟)、大罚(5分钟)及附加10分钟违例的判罚,受罚者必须进入受罚席,严重者将会被判严重违例或直接取消比赛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在冰球比赛中,规则不允许球员之间互相打架,但是在商业化的北美职业冰球联盟中,为了增加比赛的对抗性和激烈程度,球员被允许进行一对一单挑,但前提是必须丢掉手中的球杆,球队中还有专门司职“打架”的场上位置叫“执行者”。

        1924年的夏蒙尼冬奥会,冰球正式被划入冬季奥运会项目。而女子冰球项目直到1998年长野冬奥会才划入冬奥项目中。

        中国男子冰球队在1986年和1990年的两次亚冬会上取得冠军。2018年5月17日,国际冰联在哥本哈根表决并全票通过中国男子及女子冰球队获得北京2022年冬奥会直通资格。中国女子冰球队成立于1991年,曾于1996年哈尔滨和1999年江原道亚冬会上两次获得女子冰球比赛金牌。在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上,中国女冰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女冰两次夺得第七名的成绩。

        实习生 田先进  

  • 冰雪短波

        ●为期3个月的“冬奥有我爱上冰雪”2018/2019冰雪季网络图片征集活动正式落下帷幕,吸引了超过2.2亿网友的关注,并引发超过25.6万网友的互动讨论,为筹办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此次活动由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和北京市委网信办联合主办,活动于2018年12月23日在新浪微博正式启动,至2019年3月18日结束,在三个月的征集时间内共收到近4000幅作品。

        ●在21日的阿里云峰会·北京站上,北京冬奥组委与阿里云联合正式启动“云上转播”行动,将共同打造以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新一代大型综合体育赛事智能转播方案。据了解,“云上转播”兼容云计算、人工智能和互联网高速传输技术,实现了转播设备云端化和人员服务远程化,将大幅度降低赛事转播服务成本,提高转播团队制作效率。

        ●2019年国际冰联女子冰球世界锦标赛甲级B组比赛将于4月6日至12日在首钢冰球馆举行,这是北京继2015年后再次承办该项赛事。届时,中国、韩国、拉脱维亚、哈萨克斯坦、波兰、荷兰共6支队伍将展开单循环赛,参赛选手、教练和官员共约300人。

        ●随着男单自由滑比赛的结束,在日本埼玉市举行的2019年花样滑冰世锦赛于3月23日落下帷幕。中国花样滑冰队在本次世锦赛双人滑项目上获得一枚金牌和一个第4名,男子单人滑第5名,冰舞第15名,女单第19名,成绩可圈可点。中国花样滑冰在双人滑形成团队优势的同时,男女单人滑和冰舞项目也取得了进步。

        ●在北京时间21日中午进行的2019花样滑冰世锦赛双人滑比赛中,中国组合隋文静/韩聪发挥出色,整套节目高质量完成,自由滑得分155.60分,并以总分234.84分夺得该项目的金牌,这也是他们继2017年以来,再度夺得双人滑世锦赛冠军。

        ●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唯一一个位于北京中心城区的雪上项目场地,首钢滑雪大跳台建设备受关注。19日,首钢电网并入公网倒计时100天誓师大会表示,为保障滑雪大跳台项目建设,首钢现有电网6月底前完成退运。预计大跳台项目年内完成主体结构施工和设备安装调试,满足测试赛条件。

        ●19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标志性场馆、有“冰丝带”之称的国家速滑馆有了最新进展。记者从施工总承包方了解到,国家速滑馆屋面的单层双向正交马鞍形屋面索网结构成功完成张拉,填补了国内首个大吨位、大面积的超大跨度单层正交索网同步张拉技术空白。根据进度安排,到今年年底,国家速滑馆项目将基本完成,22条“冰丝带”将在奥林匹克公园飞舞,届时,世界首个“双奥之城”的标志性建筑群将呈现在世界面前。

        ●河北省体育局负责人在14日召开的体育工作会议上透露,河北将围绕北京2022年冬奥会扎实做好冬季项目备战工作,将新组建多个冬季项目队伍,力争冬奥设项全分项参与。据悉,截至目前,河北已组建了15支冬季项目专业队,并确定了单板滑雪、速度滑冰等7个重点项目,同时聘请了两名国际高水平教练、多名国内优秀教练执教,并组织4批次41人次赴国外强化训练。(田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