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停车乱环境脏痼疾咋破解

        一段时期以来,本报陆续接到家住东城区和平里七区的部分居民来电反映,由于该小区是开放式的多产权单位老旧小区,加上又有11家物业公司多头分散管理,致使小区内存在占道乱停车、违建房未清零、公共区域卫生状况差、“开墙打洞”等诸多问题,居民们多有怨言。为此,3月中旬,记者来到和平里七区进行调查。

        45栋楼归11家物业管理

        老旧小区共14个出入口

        在和平里七区居委会主任的引导下,记者日前进入小区内了解现状。和平里七区面积0.16平方公里,东起和平里东街,南至和平里北街,西靠和平里西街,北到青年沟路,小区始建于1952年,由12栋单位办公楼和33栋居民楼组成,常住人口4900多人,还有流动人口2300多人。放眼望去,绝大部分居民楼基本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建成的,多为三、四层砖混结构,整体硬件设施设备落后,生活配套功能不全,属于典型的老旧小区。

        七区居委会主任告诉记者,45栋居民楼的产权分属13家中央和地方单位,至今已有11家物业公司进驻管理,不仅管理多头分散,而且大部分物业的服务项目仅限于居民家上下水管线、水暖设备等简单的维修,既不负责楼外公共区域的日常环境卫生保洁,也无法管理辖区内的停车秩序,停车无序现象比较严重。

        记者沿着七区内的一些道路边走边观察,发现经过辖区办事处出面多次整治后,虽然大部分道路已经畅通,没有了乱设地锁占道停车问题,但在几栋楼房拐角的空地上,记者依然看到有的地方被乱竖立起来的地锁抢占。究其原因,一位居民道出了原委,原来该小区的四周共有14个出入口,其中有10个大门居民和社会车辆都可以自由进入,车辆无序停放,随意占道的现象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理。长期以来,多数居民与多家物业公司在停车管理上形成拉锯战,物业公司坚持:“你不缴费,我就不提供服务。”而居民们却坚持:“你不服务,我就不缴费。”在停车管理上,结成了死结。和平里街道办城市管理办公室负责人说,近两年,他们依法连续拆除了该小区内私设的400多个占道地锁,但尚没有找到彻底解决规范停车的办法。

        仍存多处“开墙打洞”

        快递占空地露天分拣

        不仅仍有乱停车问题,至今,七区内几栋居民楼下依然存在私搭违建、“开墙打洞”等情况。据居委会初步统计,七区内现有违法建设约4800多平方米,还有17处“开墙打洞”搞经营的现象。

        记者在34号楼的南侧、15号楼的底层等处,均发现沿街私搭乱建的小平房,依旧在对外出租,搞经营。几位居民说,这些违建房就是拆不动,阻力很大,物业公司拿他们也没办法。在9号楼的北侧空地上、26号楼楼角的便道上,记者发现有4家快递公司租占居民楼一层当库房,还占了楼前空地装卸货物,露天分拣快递件,存在噪音扰民、环境脏乱等诸多问题。“这个小区不是纯住宅区,里面还有小学、办公单位、库房等社会单位。他们纷纷出租场地赚钱,加大了小区环境的治理难度。”居委会主任告诉记者。

        据记者调查了解,由于受时代的局限,和平里七区无论在配套设施的规划设计、建设标准方面,还是物业管理模式方面,都无法满足小区居民的迫切需求。绝大多数居民未交物业费,11家物业公司的服务管理水平也较低,多年来,除了简单维修上下水管线、安装楼房防盗门和门禁对讲机等项目外,其它功能基本没有发挥。特别是对公共区域的环境卫生管理严重缺失,一些居民生活杂物和大件废弃物长期乱放乱扔在楼宇间的绿地上,环境质量不高。对此,七区的住户意见很大,于是纷纷以不交物业费的方式提出抗议,而未收到物业管理费的物业公司便逐渐不再提供物管服务,形成了恶性循环。

        探索引入统一物业管理

        治理老旧小区管理痼疾

        针对和平里七区房屋产权单位多,住宅、商务办公楼、宾馆、底层商铺等业态混杂,物业服务多头管理难以形成有效合力等问题,记者调查得知,和平里街道办和七区居委会已开始探讨通过引进统一的大物业管理公司为切入点,深化老旧开放小区的新管理办法。

        为了解决七区社会人员、车辆进出频繁,居民乱停车和无地方停车的困局,去年以来,街道和社区居委会3次实地勘察了龙潭北里等小区规范停车管理的经验,聘请了专业公司规划七区停车方案,投入约50余万元对小区停车设施进行升级改造。居委会先后12次召集产权单位、500多居民代表协商后,初步达成治理共识,计划封闭11个小区大门,只留下5个大门作为机动车单向出入口,同时,引入专业停车管理公司,居民们同意按月缴纳停车费,最终实现小区内规范停车。

        和平里街道城管办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今年街道计划对七区内的违建进行拆除,对“开墙打洞”进行封堵。今后,街道和社区充分调研,充分征求居民意见,积极协调七区内所有楼房产权单位,争取达成共识,聘请物业管理公司,在共治基础上,整合社区内各种资源,达到治理效益最大化。本报记者 孙小杰  

  • 清河营南街快变停车场

        近日,市民赵女士打来热线电话反映,在朝阳区清河营南街上,长期存在着私家车无序乱停放的现象。如今,该条路原本的双向4条机动车道,被违停车辆挤占得仅剩不足两车道的宽度。每天自行车和机动车混行,乱成一片,交通安全难以保证。

        3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清河营南街,看到由西向东从立通路到清苑路整个路段,两侧非机动车道和部分机动车道上,密密麻麻停满了私家车辆。这些车辆停放无序,有的车辆直接横着停在了道路两侧,有的车还停在了人行便道的斑马线上,更有甚者直接停上了道路中央的机动车道。部分路段的路两侧由于被私家车停满,使原本双向4车道的道路,现在能供车辆行驶的不足两车道,现场的交通秩序十分混乱。

        “您看看,这条路上的车辆停得太不像话了。许多车辆直接横在路边自行车道上,我们骑车人只好借机动车道通行,每天这样骑车上下班,实在是太危险了。”在附近世华泊郡小区居住的张先生告诉记者。

        据了解,清河营南街的北侧是世华泊郡小区和华贸城等居民区,附近还有许多办公大楼,居民和办公人员比较多。因为路侧缺少正规的停车场,大量私家车主就把车随意停在路两边,导致整条清河营南街成了一个巨大的免费停车场。

        张先生在现场对记者说,“这条路往东走的路段中央,连绵不断停放的私家车都形成了一条天然隔离带,路段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下一辆汽车勉强通过去,自行车骑到这里,快无路可走了。”

        住在华贸城小区的李女士抱怨称:“白天路上乱停的车辆大部分是附近上班族的。车主每天早上开车来上班,把车往路上一停,就是一个白天。因为这条路的停车至今无正规管理,路侧停车既不收费,也没有交管部门过来对违法车辆贴罚单,所以乱停车的人越来越多,乱象越来越严重。”

        本报记者 孙小杰 通讯员 葛新文

  • 路面坑洼

        南四环附近的枫竹苑北路机动车道上,连续出现几处坑洼破损,应及时修平。 王满仓 3月25日摄

  • 护栏挡道

        八棵杨中街东口的机动车道上,一组破护栏既挡道,又影响美观。马仲清 3月26日摄

  • 椅面破损

        在公交31路厚俸桥南车站,供乘客休息的数个座椅椅面已损坏,影响了使用。王青 3月24日摄

  • 占道停车不见了 交通秩序好多了

        本报3月18日刊登读者的呼声建议,反映石景山区翠园西街和鲁谷路路口南侧、308路公交车站附近,许多机动车和电动三轮车乱停在自行车道、人行便道和残疾人通道上,影响通行。文章见报后,引起属地的鲁谷社区的重视,相关部门在第一时间来到现场查看、了解基本情况,寻求解决办法。

        据了解,翠园西街和鲁谷路交叉口东南角附近沿街有餐馆、美发店、房产中介和烟酒零售店等多个店铺,附近居民为方便就餐、理发、购物,加上中介公司工作人员也为方便出行,便将一些机动车、电动自行车等停放在店铺门口,加之部分共享单车也经常被随意停放在路边,侵占了非机动车道,还占压了部分盲道,影响了行人的正常通行。

        针对本报反映的情况,鲁谷社区责成有关科室,积极联系石景山区交通支队等部门现场会商,制定了整治方案,并迅速整改。日前,鲁谷社区对翠园西街和鲁谷路交叉口的沿街门店进行了宣传教育,要求责任人做好门前环境秩序的维护,落实“门前三包”责任,特别是规范了房产中介公司电动自行车的有序停放,让他们将车辆统一停至店铺西侧的车辆停放点。同时,对违规停放的机动车主进行了劝离,对拒不配合的车主给予处罚。

        与此同时,石景山区交通支队支持鲁谷社区在该区域的道路上,安装了机非分离护栏,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自此分道行驶,既确保了行人的安全顺畅通行,也彻底防止了随意停放机动车等问题的再度发生。据了解,鲁谷社区还建立了长效巡查机制,由交通执法人员开展每日巡查,并加派保安人员对该区域进行看守,防止违法占道停车问题反弹。罗巍  

  • 餐饮住宿缺少 患者家属不便

        3月25日,笔者来到位于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19号、北京天坛医院新院就医时,听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和家属说,如今新医院周边餐饮、住宿网点太少,大家感到挺不方便。

        “您看,虽然在医院西门对面的马路边新开了一家便民服务店,供应鲜花、水果,也卖面包、煎饼等简单的熟食,但因为店面太小,没有地方坐,患者和家属只能在露天站着吃。要是遇到刮风下雨,就更不方便了。”一位正在吃煎饼的东北小伙对笔者说。笔者发现,这家小店虽然刚刚开业两天,门前却有不少人排队买食品。

        “想就近找个能吃饭、住宿的饭馆、旅店都很难找到。”一位来自河南郑州的患者家属很无奈,“在天坛医院旧址周边有很多餐馆,也能找到便宜点儿的旅馆。可新医院附近还很冷清,没地方住宿。”一位山西籍的护工告诉笔者。

        笔者从医院南门出发,过了南四环西路的花乡桥往南走,只发现一些即将开建的工地,没找到能吃饭、住宿的饭馆和旅店;顺着花乡桥下的马路一直往南步行近20分钟,或者乘两站公交车的路程,路边的餐馆和旅馆逐渐多了起来。

        从天坛医院新院的东门出来就是康久路,沿路一直往东走上15分钟左右,才找到了一家较大的宾馆。经询问得知,这家宾馆天天客满,而且住的大多数是患者和家属,但宾馆每日仅供应一顿早餐,其他两餐需房客自行解决。许多患者和家属也觉得不方便。

        这家新医院的北门外是康辛路,路两侧除了一片民居和一处在建工地,也没有可供吃饭和住宿的场所。要步行20分钟来到首都经贸大学附近,饭馆和旅店才逐渐多起来。

        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在新医院的西侧,曾经有不少饭馆、小超市和几个集餐饮、洗浴和住宿于一体的饭店,但后来都拆除了。如今,被4条马路环绕的天坛医院新院周边因为正规的餐饮住宿场所太少,反而催生了不少不太正规的平房民宿与家庭旅馆,尤其以医院的南门和西门附近居多。笔者发现,常有一些戴口罩的人在医院门前,向患者及家属发放广告小卡片,招揽生意。一位巡逻的辅警告诉笔者,这些民宿不太可靠,离医院并不算近的平房冬天没有暖气,曾有外地的患者家属住下没两天,就冻得不行,退房走了。

        走进新医院的门诊大厅,已近中午时分,笔者看到一些患者和陪同的家属在长椅上一坐,不是吃简单的泡面和自带的盒饭,就是叫外卖送餐。询问导医的志愿者,也被告知,医院四周缺少吃饭、住宿的地方。

        大家希望有关部门应尽快规划、吸引正规餐饮住宿机构落户天坛医院新院周边,给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和家属提供方便。王满仓  

  • 1.8万平方米违建拆除还绿于民

        近日,家住顺义区龙湾屯镇舞彩浅山区山里辛庄村的村民马先生来信反映,村西侧原本计划要建设一座小学的土地上,在无规划建设手续的情况下,建起了1万多平方米的违建楼房,迟迟没有被拆除。村民们希望尽快依法拆除这片违建楼房,还绿于民,为守护京郊东北部的生态屏障再添新绿。

        本报将马先生的来信转给了龙湾屯镇政府,得到及时处理。据了解,龙湾屯镇山里辛庄村西侧,原为村小学建设用地。2011年,北京麦克哈格国际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与山里辛庄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拟在该地块建设医养结合型养老院。

        3月20日,龙湾屯镇政府答复本报称,去年9月,经顺义区规土部门的核查确认,该公司的养老院建设项目因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属于违法建设。龙湾屯镇政府随即启动了违法建设拆除程序,并下发了限期拆除通知书,要求当事公司自行拆除。

        由于该公司在规定期限内,未能完成自拆,今年2月,龙湾屯镇政府依法对这处面积达1.8万多平方米的违法建设项目进行了强制拆除。截止到3月中旬,山里辛庄村西侧的违建多层楼房已被铲车和推土机全部拆除,实现了场清地平。

        龙湾屯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下一步,镇政府将对山里辛庄村拆违后腾出来的大块空地实施新的绿化美化,进一步提升浅山区的生态绿化水平。

        本报记者 孙小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