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盛放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3月27日        版次: 08     作者:

    本报记者 王谌

    春节刚过,胡娜就出差了,一连数周,跋山涉水。

    不过,胡娜不觉得辛苦,她把这看作是赴一场约会,一场与樱花的约会。

    这一场约会要奔赴山东、安徽、浙江、湖南等地,选苗木,运回北京玉渊潭,安排种植区域,种植次序,替换老弱植株,营造新的景观。这是胡娜的工作,她很爱这份工作。

    从小,胡娜就喜欢种花种草,上学特喜欢生物课、做植物标本……大学毕业后,她进入玉渊潭园艺队樱花技术组,一干就是11年。

    起初,她跟着老师傅,顶着日头,冒着寒风,修枝施肥;后来,老师傅退休了,她挑起大梁,让满园花海更盛,每一步,胡娜都兢兢业业,精益求精。

    选苗木,可不是游山赏花。一次,在一家采石场附近的苗圃,空气里弥漫着石头粉末,地上是厚厚的石灰,“就像《流浪地球》里那种荒凉。”胡娜说。南方山地泥泞,进山考察野生种,常常全身是泥。冬天去山里看苗,积雪沾到鞋就化成水,渗进鞋里,脚踩地上,噗噗直冒水。

    种花,更不容易。“在北京地区,樱花属于边缘树种,自然气候条件并不很适宜其生长,前期苗木的选择,后期的水肥管理,病虫害防治等等,每个环节都很重要。”胡娜说。

    今年年初,下沉式“樱落花谷”新景区正式迎客。这里以前是水上乐园,种植樱花前,先要改良土壤——添松枝、草炭、牛粪,保证土壤养分。种花时,树坑大小、栽植深浅,剪枝疏密,都有讲究。“樱花根浅,如果根系周边土壤环境不良,营养供给不够,树会逐渐衰弱。”胡娜说,“这真是技术活儿。”

    提起樱花,很多人都会想到日本。其实,樱花原产于喜马拉雅山地区,据《中国植物志》统计,在我国分布的野生种樱花达29种,而日本,只有9种。“我想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胡娜说,这是她的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胡娜潜心学艺,遍寻花种,引种试验,使早春的北京,就有樱花盛放的美景。近年来,胡娜和同事们已为公园优选出适应本地气候,抗病能力强,且景观效果突出的品种,比如尾叶樱、天之川……今年,公园又引种10株来自山东地区中国樱桃的自然杂交种,“这‘樱桃樱’树形高大,着花量大,花期较早,还有一定香气。”

    早花期的樱花,花单瓣,一朵花上5个瓣,花期大概7到10天;之后是半重瓣品种;再之后,是重瓣晚樱。“目前,玉渊潭比较缺乏半重瓣的樱花,我们会尝试引种,还希望引种花色更红的品种,因为在中国,红色更讨喜。”胡娜说,她很享受这“城市中的农民”的感觉,她期待苗圃中的花儿,能快快长大,装点这座城市,装点每个人的生活。

    又一届樱花节如约而至,胡娜到了一年中最忙的时候。游客高峰时,她身兼三职,不仅养护樱花,还要传播樱花知识,人多的时候甚至还要在门区维持秩序。

    园区内,樱花盛放,满园粉白,如云似霞,游客笑靥如花,人在画中。

    花海,人群中,胡娜开心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