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天仨车祸 监管难发力

        通州区马驹桥镇金桥小学东南十字路口, 没装红绿灯,未划标识线,装了一个摄像头但一直未启用,这里还挨挨挤挤停满了私家车。因缺乏交通管控措施,导致交通事故频发。周边居民及师生、家长呼吁,相关部门应尽快设立交通管控设施,以防事故再发。

        一天三起车祸

        外卖员被撞伤

        3月10日晚,天空飘起细雨。在地处金桥小学东南的十字路口,一骑电动车送外卖的男子被一辆机动车撞飞后,又砸落在路边停放的白色机动车上。外卖小哥受伤,白色机动车被撞掉保险杠,肇事车辆被认定“全责”。

        当日21时许,记者现场看到,外卖小哥戴着头盔坐在冰冷、湿漉漉的路口,距被撞瘪的电动车数米远,电动车尾部还钉着一枚“临”字牌照。“我从前面那家米线馆取了外卖,骑着电动车向前走”,外卖小哥比划着自南向北的方向说,突然“嗖”一声从车缝中钻出一辆车,当即就将其撞飞了,“我腰疼、腿疼,脑子乱,说不清。”他说自己常从这个路口过,“我知道这儿停车多,也没红绿灯,每次过时都很小心,骑得也慢,但这次还是没躲过。”

        肇事车主也觉得自己有些“冤枉”,先后两次报警要求重新核查责任。“我也常从这儿过,我自西向东开得很慢,是他从车缝儿里突然钻出来的。”现场,一名交警带着他看那辆电动车,“这个电动车挂着‘临’牌,属于非机动车。”该名交警一边记录,一边耐心向肇事车主解释。

        “这个路口今天发生3起车祸了,早上一起,中午一起,这是第3起。另一起也是外卖小哥被机动车撞上。”现场聚集着不少家住珠江逸景小区的居民,都在议论该路口事故频发。“既然这个路口常发生车祸,为什么不管起来?”记者向一名交警询问,其回答称自己只管现场核查,“你们可以向上级反映。”“向哪个部门反映?”不少市民跟着询问,但该名交警并未回答。家住珠江逸景小区的业主鲁先生告诉记者,“这个路口常发生车祸,经常看见交警来处理事故。”“估计交警都来烦了。”另一位业主称。

        交管措施空白

        乱停车挡视线

        当日晚,记者在该十字路口看到,路口南北两侧这条长约500米的道路上,没有安装路灯,道路及路口没有施划交通标线,没有红绿灯,十字路口西南口倒是矗立有一个摄像头,但却没有工作。

        道路两侧密密匝匝停满了车辆,路中间也停了两排车,被停车挤出的两条车道内,尽管仅容一辆车通行,但路中间随时会闪出行人、电动车及三轮车。特别是该十字路口,停满了无序停放的车辆,行人、非机动车及机动车行至此处,只能找车缝通过。

        “三天两头发生交通事故,就说明这些事故不是开慢点、小心点就能避免的。”十字路口东南角,几名商店工作人员议论。

        记者还了解到,马驹桥镇一当地网站在2017年3月21日、5月28日,2018年1月30日、6月6日等时间曾报道过该路口多起3车连撞、路边停车“躺枪”的事故新闻,并提醒周边居民及小学、幼儿园师生注意交通安全。

        “这个路口是周边小区居民及金桥小学、幼儿园师生必经的“咽喉”要道,特别是早晚高峰,接送孩子的行人及路上的停车、行车,堵成一锅粥。”一名家住附近的业主称,珠江逸景小区已入住10年,该条道路应该是早于小区开通的,但不知为何至今未能移交相关部门管理,“珠江逸景居民两千余户,加上金桥小学、幼儿园,道路西侧的融科钧庭、香雪兰溪等小区,估计有居民数万人。”

        大家认为该处事故频发的原因,一是因道路上未设交通管控措施,二是乱停车遮挡了视线,给行人和司机造成盲区。“三天两头相撞,大小事不断。特别是晚上,车主直接把车停在路口中央,把南北向的道路快封死了。”一居民称。“小区里地下车位一年得五六千元,很多人图省钱就把车停在这儿。”珠江逸景小区一业主边停车边说。

        完善管理需待道路移交

        涉及多单位时间未确定

        获知该条道路修建方为珠江逸景小区开发商等相关单位后,记者多次拨打北京珠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电话,一工作人员表示其并不知该条道路何时移交。而对于该条道路交通标识设置问题,通州区交通局一工作人员回应称,记者应向通州区交通支队反映。通州区交通支队执法站则称其负责处理交通违章与行政执法,记者可打122反映。122交通事故报警电话接线员记录后则说,其不掌握具体道路情况,会将内容转给通州区交通支队。

        面对该路口频发交通事故等问题,马驹桥镇交通安委会核实后答复记者说,因尚未接到移交通知,该委无法施划停车线,对乱停车问题也没执法权。

        对此,该条道路所属的国家环保产业园区回应称,因道路修建涉及融科钧庭小区开发商北京融科卓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北京珠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管委会将积极与两家公司进行沟通,以尽快完成道路移交工作,“移交完成后,会在第一时间完善道路间停车位划线、交通指示灯配套等设施,以免交通事故再次发生。”

        专家建议实施临时交管措施

        属地应督促承建方尽快移交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认为,当前很多城市道路在规划建设时,都由政府委托给第三方代建,尤其是小区周边配套道路,由开发商建设的现象十分普遍。在道路建成并投入使用后,若不能及时移交,交管、市政等部门便无法进行监管,诸如车辆违停、道路拥堵、交通事故频发等问题也随之产生。因此,最有效的解决办法还是由属地政府督促道路承建方尽快完成移交,以便交管部门施划交通标线、安装信号灯及监控系统,从而将其纳入执法范围并进行有效管理。

        陈艳艳建议,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完成移交,属地政府部门、居委会及周边学校等部门,可联合开发商,发挥共建共治精神,向交管部门申请实施临时交通管理措施。得到备案和认可后,在未移交路段施划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临时性道路交通标识、安装移动红绿灯、放置临时警示牌。在事故易发时段,还可组织开发商及志愿者等人员进行交通疏导。

        本报记者 张淑玲  

        实习生 徐雷鹏 文并摄  

  • 清逸园光秃 居民盼新绿

        三月孟春,万物复苏。本应绿柳垂青、新苞待放的大兴区旧宫镇清逸园小区,多栋住宅楼间却难觅新绿:水泥地面泛着白光,地上停着排排车辆。居民们反映,去年初,为设停车位,在当地园林部门审批砍伐林木18棵、移栽49棵的情况下,该小区物业公司却大量砍伐绿化树,将一个本来春有新绿夏有浓荫的小区,变成了现在的光秃模样。眼下已至植树时节,居民们呼吁相关部门介入,为小区补植绿化树,恢复小区宜人环境。

        3月14日上午,记者在该小区14、15、16号等10余栋住宅楼下看到,除个别楼下仍长有一两棵树木外,其余大量地面已硬化,水泥地上划着停车位。13号与14号住宅楼间有一条道路,长约百米,路两侧也停满了车,记者粗略统计约有百个车位。其余住宅楼间情形相似,停车位从数十个至百余个不等,大多停车场旁还竖立有《停车场管理使用规定》的蓝色标牌。

        “原来道路两边、住宅楼前后全是绿化树,柳树、槐树、松树、白杨等,每隔三四米远就有一棵。”居民孙先生反映,“现在小区全被砍秃了。”

        听说有记者进小区采访,居民余先生特地从单位赶回来。他称自己在2015年购房搬至小区居住,正是看上了小区的绿化。小区虽然老,但绿化标准高,大树高至4层楼,垂柳层层叠叠飘摇垂下,特别美。“我那时总爱站在窗前,向外看那深深浅浅的绿,非常喜欢。”余先生称,但自从大树被砍后,“在窗前再也看不到树了。”

        在小区东南角一住宅楼前,几位老人站在停车场旁聊天。“这栋住宅楼下原有一行树,现在只剩东北角那3棵松树,其余全被砍了。”今年80岁的李女士说。“咱们小区当时还是绿化先进单位呢,满小区都是树啦、花啦、草啦。那时我家楼下全是槐树,5月槐花香,槐花带着香气钻进窗户,感觉日子特别美。现在砍了树,腾了路,虽然车有地方停了,小区却秃了。”今年30岁的刘女士认为,虽说小区物业公司砍树是为了建停车场,可将整个小区变成了一个大停车场,“树砍得太凶,只考虑停车收费,没考虑小区环境。”

        不少居民告诉记者,当初园林绿化部门批准只能砍树18棵、移栽49棵,而实际上物业公司砍伐的树木,远远超过了审批数量,“保守说也有上百棵。”居民孙先生称。

        有关砍伐树木的审批数量,记者当日上午从该小区北京盛兴物业公司获得证实,但该物业公司负责人则否认树砍多了,且强调小区停车难等问题,“小区里有八九百部车需要停。”他说,物业公司已获知居民呼声,目前已至植树季节,今年4月30日前,该小区将补种百余棵绿化树木,令新绿再现小区,“每栋楼间都会补种。”

        旧宫镇政府也表示,将要求该小区绿化按高标准进行,“补种的树种、位置,应按较高层次的规划设计进行。”该镇一负责人介绍,清逸园小区建于1993年,至今已有26年历史,属于老旧小区。该小区现有23栋居民楼,住有2000余户居民,其中包括公租房、商品房等,产权关系复杂。目前,该小区由3家物业公司分别管理,其中17栋居民楼归北京盛兴物业公司负责。今年4月,该物业公司将在小区内补植百余棵林木,并铺设草坪4000平方米、种植月季300余棵,使小区再次绿起来。

        针对居民近期投诉热点,旧宫镇政府还表示,将进一步采取整改措施,由社区办工作人员包片包社区,督促物业公司提升服务水平;实行物业联席会制度,由城管、安全、消防、环卫等部门召开联席会,对小区存在的问题进行研讨,并拿出解决方案,由社区办督促落实;建立联合执法机制,对小区内的私搭乱建、楼道堆积杂物、私装地锁等问题进行整治,“我们还将不定期现场办公,联合相邻小区,对清逸园进行检查并现场点评,对该小区存在的问题限期整改。”

        本报记者 张淑玲  

        实习生 徐雷鹏 文并摄  

  • 破损路面开修 专辟步道通行

        怀柔区热心读者简先生致电本报,反映位于怀柔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东侧的道路坑洼不平、雨天总积水等问题。3月22日,本报对该问题进行报道。怀柔区怀柔镇等相关部门获知该问题后,第一时间到现场核查,查明问题,并当即调集施工车辆及人员,对该问题路段开工整修。

        在施工现场,无论是大型机械还是施工人员,都在紧锣密鼓忙碌着。该段道路长百余米,宽约8米,沿线有两家企业和百余户居民。道路预计今日整修完成。届时,市民出行环境将得到极大改善。

        怀柔镇副镇长张虎介绍,该段道路原是大中富乐工业园区路,在该厂区改造后,沿线有两家企业的货车常从这里通行,碾压道路以致破损严重。

        “经常走大车,路就坏得快,特别是下雨,积水挺影响出行的。政府关心我们,这么快就把这条路给修上了。”见到该段道路开修,家住附近的多名居民喜不自禁。

        据了解,该段道路整修工程今年初便已经纳入到怀柔区破损道路及裸露地面的改造范围,接到市民反映,怀柔镇立即响应并着手施工。为减少因施工对周边市民出行带来的影响,施工人员还特地设置了一段步行道。钟勇辉  

  • 铁围挡截断人行道

        “一条不足300米的人行道,却被3个装有建筑垃圾的围挡拦腰截断,行人只能绕道。”最近,家住丰台区西罗园街道洋桥东里的马先生向笔者抱怨,人行道上铁皮围挡堵路,路边是机动车违停,“要想顺利经过,真不容易。”

        3月15日,笔者赶至该条人行道实地查看。只见该条人行道不仅狭窄,且路边还停放着多辆私家车。人行道中间,一溜儿设有3个铁皮围挡,每个容积有10余立方米,围挡上还写着“装修渣土堆放点”。

        该条人行道位于凉水河南滨河路东段,毗邻洋桥东里小区北门,长约300米。洋桥东里是一老旧小区,在2003年由多家单位住宅楼合并而成,小区内有10余栋住宅楼,居民多为退休职工。

        马先生告诉笔者,3处围挡自2018年11月放置至今,严重影响了行人通行。“我和邻居们每天早上去洋桥西里社区的菜市场买菜,这里是必经之地。”马先生称,没走几步就遇到一个铁皮围挡,人就只好下到马路上走一段,可再回到人行道上不久,就会又遇到一个铁皮围挡,不得不又下到马路上,“在车流里穿梭,十分不便。”今年88岁的马先生无奈地说。

        徐雷鹏 文并摄  

  • 字牌成空架

        西城区西便门东街北京八中门前,一机动车停泊牌伫立街边,字牌已失,徒剩空架。

        樊甲山 3月22日摄  

  • 大风断缆线

        3月20日夜,朝阳区王四营乡垡头地区文化中心门口,顺化工路向南,大风吹倒了线杆,杆上电线、网线、电话线等多种线缆被拉断。

        范成玉 3月22日摄 

  • 破被盖菜园

        潞苑中路与朝阳北路十字路口东南角,一片上百平方米的土地被私开成菜园,菜地里还盖着破棉被。

        王青 3月12日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