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全场合唱《我们是冠军》,嗨了!

        本报记者 袁云儿

        上周五,好莱坞音乐传记片《波西米亚狂想曲》在国内上映,并推出卡拉OK版,观众可以在欣赏片中皇后乐队金曲时跟唱,这也是这种特殊放映制式的首次引进。多数观众认为,这种可以全场大合唱的形式,让影片更有氛围。

        现场:观众最终“放飞自我”

        上周五晚八点,寰映影城合生汇店杜比影厅内,除了第一二排少量座位空着,全场座位基本坐满。来看这场《波西米亚狂想曲》的观众,很多对影片主角弗莱迪·摩克瑞和皇后乐队并不熟悉,只是听说电影获了奥斯卡奖,口碑很好。由于猫眼、淘票票等购票网站上并未显示这场是卡拉OK版,很多观众完全属于“误入”。

        卡拉OK版和普通版的影片时长、内容完全相同,区别之处仅在于当片中出现歌曲时,卡拉OK版的中文字幕会移至银幕上方,银幕下方会出现比一般字幕大三倍左右的原版英文歌词,而且会随音乐播放呈现出滚动效果,跟KTV里带唱的歌词一样。

        作为一部音乐传记片,《波西米亚狂想曲》中出现了超过20首皇后乐队的经典歌曲。也许是因为观众对这些英文歌曲并不熟悉,在影片的前半部分,观众都比较安静。

        变化出现在影片中段。当皇后乐队在录音棚里开始创作那首经典的《We Will Rock You》(《我们将震撼你》)时,一些观众开始跟着乐队成员的节奏鼓掌打拍子。

        高潮则在最后20分钟时来临,这也是全片最激动人心的华彩——重现1985年“拯救生命”演唱会皇后乐队的表演。观众中“潜伏”着的皇后乐队粉丝,成为最先活跃气氛的那批人——四名大胆的观众分别跑到银幕前的左右侧,举起小横幅,跟着音乐摇晃身体,试图带动全场观众。紧接着,最后一排的三位观众站了起来……

        当银幕上的弗莱迪·摩克瑞率领乐队成员出现在演唱会舞台上时,影厅里的一部分观众开始鼓掌。随后,越来越多的观众加入鼓掌的行列中,还有人发出了欢呼声,仿佛就在演唱会现场一样。电影完整还原了当年皇后乐队演唱的五首歌,每首歌演唱完毕,影厅里的观众都会爆发出一阵掌声,而且一次比一次大。当家喻户晓的《We Are The Champions》(《我们是冠军》)响起时,影厅里终于开始了“放飞自我”的全场大合唱,气氛也在这一刻推向顶峰。

        评价:比普通版本氛围更好

        对于国内的皇后乐队粉丝来说,34年前,他们无缘亲临那次空前绝后的演唱会,这次的卡拉OK版电影,让他们有了重返现场的机会。作为皇后乐队的乐迷,年轻的哈利和同伴早已经在网上看过该片,但觉得“不过瘾”,还是选择了来影院,并勇敢地拉出横幅带动全场气氛,“我觉得这场观众的表现很棒,唱《We Will Rock You》时很多人又跺脚又拍手,还有很多人在小声唱。掌声代表了一切。”

        另一位观众农青艺表示,她也是第一次看这种电影,没想到大家这么配合,很有气氛。“卡拉OK场会有一种代入感,让人觉得我是电影的一部分,大家一起唱的时候很感动。”

        而那些事先不知情的观众,也被影厅热情的气氛所打动。观众赵先生并不是皇后乐队的粉丝,只是听说影片评价不错才来看。“卡拉OK版肯定比普通版要好得多!氛围更好。”他说,要是以后类似的影片有卡拉OK版,他也肯定会看这种。

        为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兴趣,张女士带着11岁的儿子赵振轩来看这部电影。赵振轩说,虽然他不知道皇后乐队,但以前听过《We Will Rock You》,也跟着大家一起唱了,他说,从来没有看到过观众在影厅里鼓掌。张女士则说:“卡拉OK版确实挺好的,气氛特别热烈。”不过,她承认自己年纪比较大,可能比较矜持,不会唱出声来。

        前景:可在影院有一席之地

        “卡拉OK版在国外是一种很常见的放映制式,这次是第一次引进国内。”《波西米亚狂想曲》发行方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推出卡拉OK版,主要是为了满足皇后乐队粉丝可以跟唱甚至在影厅里站起来蹦跳的需求。对影院来说,也是一种新尝试。他透露,在该片的首周排片中,卡拉OK版大概占影片总排片的三分之一。

        影评人沙丹介绍,卡拉OK版在国外又叫Sing Along版,意思是“一起唱”。“这种版本在国外很多,在影史上也很早就出现了,比如国产老电影《马路天使》里,周旋唱歌时的字幕就有光标。这次《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尝试也是希望把这种欢唱版带到中国。”

        活力天宝国际影城工作人员透露,在他们店里,该片普通版目前一天排八九场,卡拉OK版一天五场,看后者的观众并不在少数,他们也会继续排片。

        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于超介绍,这几天一直有观众打电话来询问有没有卡拉OK版,他觉得影院可以多尝试这种新鲜的放映形式。不过,由于技术问题,目前在猫眼等购票平台上,多数影院并未显示影片是否为卡拉OK版,因此很多想看这一版本的观众并不知道如何买到准确的场次。

        电影产业专家蒋勇认为,卡拉OK版未来可以在影院有一席之地。“这种版本非常适合首周之后的放映或者二轮放映,比如早年的迪士尼歌舞动画片,以前找过很多中国歌手配唱中文版,就很适合放映卡拉OK版。一些主打参与感的音乐片,也很适合走这条路线,比如之前王力宏的《火力全开》、五月天的《五月天追梦》等。”他建议,这类版本在宣传上要找准受众。

        作为一部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的影片,《波西米亚狂想曲》上映三天的总票房已达4235万元。

  • 杨坤:我就是个倔强的大叔

        本报记者 韩轩

        《歌手2019》上周五播出了决赛前的最后一期,杨坤再次夺冠,这是他在本季《歌手》上的第四次夺冠。“我自己非常满意。”节目录制结束后,杨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电话那头他语气依旧兴奋。但与此同时,他也坐过好几次第六、第七的危险席位,有人说他“充满张力”,也有人评价他“油腻”。面对过山车一样的名次和两级的评价,杨坤并不掩饰自己的无奈,但他坚定地表示:我不迎合观众,只呈现丰富的自己。这就是杨坤,一个倔强的大叔。

        参加节目

        不想被《无所谓》束缚

        要说这一季《歌手》上最能折腾的一个人,杨坤当之无愧。他每一期的选歌风格都不相同,几乎没有重样。从自我剖白的《我比从前更寂寞》,到深深感动观众们的《长子》,再到视听效果“炸裂”的《拒绝再玩》,唯独没唱的,就是被观众听得烂熟的《无所谓》。

        《无所谓》是他的成名曲,可在节目录制的开始,杨坤就有了决定,“要唱《无所谓》,那多傻啊!”

        原来,这首歌2002年发行后,杨坤沙哑的声线和独特的唱法给大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进而被无数人模仿。“有人是夸张地模仿,有人干脆是丑化。”杨坤甚至感觉有些苦恼,《无所谓》成为贴在他身上揭不下来的标签,“其实,我在后来每张唱片里都有变化,但大家都觉得我只会唱这一种情歌。”

        这次登上《歌手》的舞台,杨坤心里跟自己较着劲儿,“我一定要让大家知道,他们以为的杨坤不是我,我也有其他风格。”

        回应“油腻”

        中国太缺少油腻的歌手

        可是,想改变观众的固有印象并不容易。他四次在节目中夺冠,但也好几次险遭淘汰。在演绎唱跳作品时,网友们还给出犀利的评价——“油腻”,跳舞的动作也被描述成“踩烟头”。

        “如果我的台风是油腻,那中国太缺少我们这种油腻的歌手了!”这个“倔强大叔”有些不忿,语气却透露着坚定。“中国听众喜欢的舞台表现是温文尔雅、娓娓道来的,在台上张扬自我的反而接受不了。”

        在他看来,一个真正优秀的歌手无论唱快歌还是慢歌,在台上都会十分投入,他的“踩烟头”只是唱快歌进入情境后的表现。“我唱歌投入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就有这个动作了。你没发现好多中国歌手唱快歌反而没动作吗?那才奇怪呢!”

        可《歌手》是个竞技的平台,杨坤的个性表现得不到普遍认可,名次就肉眼可见地跌了下来。为了“安全”着想,杨坤无奈地调整策略:在排名比较靠前时,他就“放飞自我”,唱更符合自己个性的歌;当排名“危险”时,他就唱一些平稳的歌曲。可又有一种评价随之而来:杨坤太迎合观众了!

        杨坤又一次无奈了。“我绝不是迎合,无论选什么歌,我都希望能得到观众的共鸣。”他深吸一口气,“只是有时候巧了,观众能从我的表达里找到共鸣,有时候我表达的点没有被感知。”

        走出抑郁

        渴望留下更多好歌

        杨坤一点不否认他在乎排名,他说,上比赛节目对身体和心理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每录一次都像是“剥了一层皮”。但他还是喜欢这种感觉,“太多年没这么认真过了。”

        对杨坤来说,“认真”有另一重意义:帮他走出抑郁症的困扰。在2005年前后,《无所谓》火遍大江南北,杨坤正值事业的上升期,但他却突然觉得“得到越多,折磨也越多”,一检查,才发现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有一段时间,他无法面对公众,甚至无法完成演出。

        “现在还一直在调整,”杨坤坦然相告。好在这么多年来,他发现一个调整自己的办法,就是“专注地做事”,“一旦我特别专注地锻炼或者工作,生理上和心理上不好的感觉就少多了。”

        “和那么多有声望的歌手同台比较,谁都不愿意自己名次靠后,太长时间没这么紧张过了。”杨坤嘴上说着紧张,内心其实是享受的,“我特别希望能在节目上多留几期,留下更多大家喜欢的歌。”

  • 音乐剧《摇滚学校》北京“开学”

        本报记者 关一文

        舞台上灯光闪烁,舞台下千余名观众双手举过头顶拍手叫好,让人仿佛置身一场摇滚音乐会的现场。3月22日晚,音乐剧大师劳埃德·韦伯最新作品《摇滚学校》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火热开演。合家欢式的摇滚乐、关切人生命题的故事、幽默的对白以及本土化字幕处理,都让这部剧成为非常适合中国观众口味的百老汇作品。

        曾创作过《猫》《剧院魅影》等闻名于世的音乐剧作品的劳埃德·韦伯,年过七旬再度施展大师手笔,推出全新力作《摇滚学校》,大胆尝试流行摇滚曲风。该剧改编自2003年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的同名电影。韦伯还找来了《唐顿庄园》的主创朱利安·费列斯撰写剧本,并邀请百老汇复排版音乐剧《悲惨世界》的导演劳伦斯·康纳执导,他本人更是为该剧创作了12首原创曲目。

        音乐剧基本延续了电影的故事,讲述了一位梦想成为摇滚巨星的中年肥宅杜威为生计所迫,假借好友身份进入一所私立中学当起了代课老师,在这所有“常青藤预备军”之称的校园中,他发现孩子们的音乐天赋,带领他们进入自由反叛的摇滚世界,一支个性张扬的摇滚乐队就此诞生。相比较电影,韦伯在音乐剧中更关注孩子在音乐中寻找自我的过程,“电影版《摇滚学校》是以杜威为主角的喜剧,我更希望在音乐剧中探索这些孩子们的故事,尤其是孩子们和家长的关系。” 尽管故事简单甚至俗套,却将成长教育、家庭沟通、自我价值实现等多个关切人生的命题融汇在表演中,让观众很难不被其中哪一点戳中,引发共鸣。

        相比电影中的重金属音乐,韦伯这次在创作过程中加入了许多流行因素,在1970年代的摇滚乐风格上,合家欢式的音乐备受大众喜爱,旋律通俗轻快,恨不得听一次就可以跟着哼起来。12个孩子的真唱真弹也震撼十足,小小身体爆发大大能量。整体来说,这部音乐剧并没有任何观看门槛,音乐的魅力和演员们的感染力极强,幽默与温情让观众笑中带泪。

        音乐好听打动人心,台词幽默直戳痛点。《摇滚学校》中有许多“哏”需要熟知西方流行文化才能理解,为此字幕团队特意稍做改动,加入中国观众更容易接受的笑点,调动现场气氛。“稻香村的包装,都比这个流行”“这下凉凉了”“我爸不让我上QQ”等字幕本土化处理让观众爆笑不止。

        当晚的观众席中,亲子团占据半壁江山,音乐剧摇滚乐粉丝汇聚一堂,从七八岁的孩子到不惑之年的中年人,都能在其中收获属于自己的感官体验。王晓溪摄  

  • 安意如新书再现黄仲则悲婉一生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昨天,著名作家安意如来到首都图书馆,为她的新作《聊将锦瑟记流年——黄仲则诗传》做了一场精彩的讲座,分享了她对黄仲则作品的个人体验。

        安意如认为,黄仲则是诗歌奇才,可惜无缘生于唐宋,虽有才华,但与时代格格不入。他英年早逝,却留下两千余首传世诗章。由于清诗的传播远不如唐诗来得广泛,因此自20世纪以来,学术界总体上对黄仲则的关注并不算多,文学研究之中对黄仲则虽有提及,也是寥寥。以至于现代的,特别是年轻的读者知道他的不多。

        在安意如看来,黄仲则的诗俊逸豪放神接李白,绮丽迷离似李商隐;他的诗与纳兰容若的词,堪称清代文坛双璧。作为黄庭坚的后嗣,黄仲则生活困顿、际遇潦倒,但始终不改孤介的性情,与人不合辄离去。但他的诗文成就,绝对无损于先祖的声名。他有很多名句,如“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几乎被传播成俗语,其毕生精力所萃,唯在于诗,他是一个纯粹为诗而生的人。

        据悉,《聊将锦瑟记流年——黄仲则诗传》以人物传记为线,凭借细腻优美的文笔,串联黄仲则诗作,论诗评人,通过对于黄仲则诗歌和人生经历的精辟评析,并将其与秦汉以来优秀的诗人、经典的诗词对比,真实重现了诗歌圣子不世出的才华和悲婉曲折的一生。

        安意如是著名畅销书作家,她出版的古典诗词赏析系列包括《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晓来谁染霜林醉》等,畅销十余年,销量高达上百万册。

  • 大学生魔术师决战“紫禁之巅”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3月22日到24日,“第三届北京大学生魔术交流大会”在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举办。来自全国6个省、市,香港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以及荷兰、日本等国家的近50名演员的19个精彩节目,在“紫禁之巅”奉献了精彩的魔幻盛宴。

        本届交流大会由中国杂技家协会、北京市文联主办。大会期间,举办“开幕式暨精品节目展演”、“致敬经典暨新创节目展演”、“第十届CMUC新星杯魔术比赛”、“闭幕式暨优秀节目展演”等5场紧张刺激的演出,以及5场专业魔术讲座和魔术道具展示。开幕式上,中国杂协主席边发吉致辞说:魔术艺术需要交流,需要多艺术门类之间的相互融合,并且一定要将文化内涵融入魔术、将地域特色融入魔术。北京杂技家协会搭建这个平台,让观众们走进魔术,体悟魔术、爱上魔术,这是全国魔术界的幸事。

        昨天,来自国内外的16位魔术师参加了“第十届CMUC新星杯魔术比赛”舞台组和近景组的比赛。这些选手多为高校在读学生,表演手法虽显稚嫩,但却显示了他们对魔术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