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个村的奋斗,一个时代的巨变

        跨入“凤阳县小岗村”门楼,沿着宽敞的友谊大道向里走,一栋栋粉墙黛瓦的徽派小楼排立在道路两侧,南来北往的游客在“大包干纪念馆”“当年农家”等景点间穿梭着,很是热闹。

        出生于1949年的严宏昌是一名与新中国同岁的老人。这个41年前与村民们贴着身家性命干起“大包干”的庄稼汉,如今每天依旧习惯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行走在村里的友谊大道、改革大道……更多来不及命名的道路,他也乐得去逛逛。

        在严宏昌眼中,村里的一条条路似守望者,见证着小岗人的传奇:一群普通农民,通过奋斗改写命运,以实际行动生动讲述爱国故事,向着美好生活不断前进。

        ●泥巴路上的“泥腿子”:有手有脚,不信吃不饱饭

        小岗,新中国成立之初仅有24户人家,1955年时因地处岗地起名为小岗互助组,由此得名。在位于小岗村的“大包干纪念馆”里,一张老照片与如今景象形成鲜明对比:蜿蜒逼仄的羊肠小道泥泞不堪。

        在严宏昌的很长一段记忆里,小岗除了小,就是穷,是远近闻名“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扒火车外出讨饭是大伙儿最大的营生。

        严宏昌也不例外,他21岁时曾随家人一路跑到邻市的县城,却无论如何抹不开面子讨饭,家人要来的几块馍被他置于牛棚的梁上直至发霉。

        “有手有脚有田地的壮劳力,怎么就吃不饱饭?”严宏昌想不明白。于是,当有村民问他愿不愿意一道挖塘时,他欣然接受了这份只管吃饭却没有工钱的工作,“只要不讨饭,干什么都行。”

        这是一个转折,严宏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奋斗路。塘挖完了,他便留下来挖藕,随后修铁路挖土方,进入建筑队,凭借吃苦耐劳顺利做到了五级工,不仅逐步解决全家吃饱饭问题,还积累了许多管理经验,成长为县城里的一个“小包工头”。

        这个江淮大地上再普通不过的小村落,面向坎坷命运的击打时,不愿屈服的不止严宏昌一个。

        同村的严金昌,个子高高、长相清秀,曾因穿得整齐、干净去讨饭,被村民们打趣:“你是去走亲戚,还是‘查门楼’子(挨门要饭)?”

        为了一家人吃饱肚皮,在那个“不许包产到户、不许分田单干”的年代,严金昌琢磨着另寻出路,他先是看中了祖父传下的那一二十棵柿子树,利用空闲时间精心照料,待柿子成熟后挑到镇上去卖。

        尝到收获甜头后,严金昌接着“冒一冒险”,又在房前屋后种了几分地的生姜、大葱、辣椒、养了几头猪,却很快被发现,挨了连续三四天的批斗。他却说,不尝试,就没有活路。

        越来越多小岗人认识到,想吃饱饭,必须分户单干。1978年冬夜,小岗人在一份“秘密协议”上按下鲜红手印。“大包干”极大调动了生产积极性,次年小岗人便迎来丰收,粮食总产13.3万斤,是前十余年产量的总和。

        这如同一股强劲东风,瞬间冲垮“大呼隆”“大锅饭”,唤醒沉睡已久的农村大地。自此,小岗在中国版图上有了独特的历史“海拔”,小岗人也逐渐明白,只要自己想,只要下劲干,“泥腿子”也有无穷的力量。

        ●砂石路上的“淘金客”:千方百计也要迈过富裕坎

        “大包干”惊雷一声,小岗人一夜越过温饱线。上世纪80年代,“闲不住”的严宏昌跑出村庄,坐着火车一路北上到了郑州、新乡,又一路南下去了福建。在一家3块钱一晚的小旅馆里,14吋的黑白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关于浙江快速发展的新闻,这是与小岗不一样的画面。第二天,严宏昌便背起行囊坐上去浙江的火车。

        与小岗“地里刨金”不同,当时的浙江农村已流行办企业。看着那里热火朝天运转着的工厂,严宏昌心里萌生了“无工不富”的新梦想。

        上世纪90年代,有了富余收入的小岗人,以分段承包的方式,将土路改建成砂石路。在这条路上,庄稼汉严宏昌摇身一变成了“严老板”。他办过塑料编织袋加工厂、米面加工厂、工艺被厂,还帮村里谈过冶炼厂、养鸭场等招商引资项目。

        “爱折腾”的严宏昌在1998年当选为小岗村村委会主任,在接受采访时对着电视镜头许诺,在任期间力争让老百姓人均年收入增加400元。

        然而成功路上无坦途。在很长一段时间,小岗难迈富裕坎。2004年,“省城干部”沈浩被选派到小岗任村党委第一书记时,村委会账本上只有3万元的集体欠债。他先是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把全村108户人家跑了两遍,看实情、听真话,再组织村里骨干人员去外地名村参观,大家一起为小岗发展“把脉问诊”。

        在沈浩的带领下,小岗村的发展道路愈发清晰,小岗人的奋斗热情愈发高涨:农产品交易难,就建起农贸市场;生产效率低,便探索规模经营;收入结构单一,就建起“大包干纪念馆”发展旅游业……

        为了全心扎根农村,沈浩先将一直生活在一起的老母亲托付给在农村的哥哥照顾,又把在省城的女儿送到农村读书。2008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达到6600元,比当时全省人均水平高出39%,是沈浩初到小岗村的3倍。

        村里来来往往的外地人越来越多,“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关友江敏感地嗅到商机。他发现,这些外地游客到村里来找不到吃饭的地方。2008年正值村庄改建,他和儿子关正景开起全村第一家“大包干菜馆”,想着做生意赚点钱。

        回到家乡创业的老关,铆足劲想闯出一条新路,资金不足便自己既当老板又当厨子,经验不足就四处取经,生意越来越红火,现在菜馆已能容纳150多人,最多时一中午接待280多位客人。

        奋斗路上也必多曲折,“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2009年,沈浩因积劳成疾心脏病突发逝世于小岗村。他在小岗的6年,为小岗人的奋斗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幸福路上的追梦人:为了新小岗,奋力奔跑

        因大包干“走红”的18位小岗庄稼汉,如今只剩下10位,多数已年逾古稀,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新世界,以及面积、人口几倍于过去的新小岗。

        种满香樟树的改革大道,穿村而过的友谊大道……一条条宽阔笔直的新道路正串起小岗人的新生活。

        走入关友江家的“大包干菜馆”,收银台附近摆满小岗土特产礼盒及特色纪念品。墙壁上“老关邮局”四个字格外醒目,游客们正在选购产品,直接邮寄给远方亲友。为了迎接新一波游客潮,老关一家还做起了民宿。“景点多了,人流大了,来了他得住嘛!”老关说。

        从老关家出来,沿着笔直的友谊大道向里走,拐进严宏昌家的电商超市内,即便是晚上八九点,依旧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严立华、严金昌、严俊昌等当年的带头人也都各有“心事”,有的忙碌着招呼熙来攘往的客人,有的盘算着如何让农家乐更“时尚”。谈起电商、民宿这些新鲜事,这群老人一点也不陌生。

        更多时候,与新中国同岁的这群小岗人正成为一面旗帜,吸引着越来越多新小岗人集结再出发。

        2018年1月,“县城干部”李锦柱被选派担任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干在实处,干字当先”,很快,多年难修的路段动工了,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农村“三变改革”、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驶入快车道,集体经济收入渠道越拓越宽。去年小岗人均收入超两万元,今年初小岗村民每人领取“股权分红”520元,比2018年初首次分红多了170元。

        “父亲说过,一人富不算富,带动一帮人富才叫富。”严余山是严宏昌之子,曾自学创出多项专利技术、在上海等地办厂经商。为了带领村民奔小康,他舍弃丰厚收入重回小岗,一次次遭遇不被理解、投资失败等挫折,又一次次从头再来。

        “百折不挠是烙在小岗人骨子里的精神”,如今严余山当选为小岗村党委委员。主抓青年工作的他组建了“小岗青年创业交流”微信群,里面有小岗18位青年创业之星,还有远在上海、北京等地工作的“有想法有思路”的年轻人,希望能为小岗新一轮的发展增砖添瓦,让小岗人加快奔向美好生活。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我与新中国同岁,我的脚步还年轻。”严宏昌老人笃定地说。

        新华社记者 王正忠 张紫赟 陈诺  

        (新华社合肥3月24日电)  

  • 王先臣:身先士卒的抗日英烈

        据新华社南昌3月24日电(记者 范帆)王先臣,原名顺成,1915年11月生于江西省吉安县永阳镇江南里陂村。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担任司号员,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随红六军团长征,任18师53团共青团总支书记。1936年到达陕北后入红军大学学习。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王先臣任八路军第120师营教导员,随军赴山西抗日前线。1938年,第120师组建特务团挺进冀中,王先臣任团政委。后所部与冀中民军合编为民众抗日自卫军,任1纵队政委。同年7月,率1纵队在武强县包围日伪军200余人,歼敌大半。10月,击溃3个县日伪军的再次围攻。同年底,1纵队改编为冀中警备旅1团,王先臣任团政委。

        1940年8月,在著名的百团大战中,王先臣率部参加破袭德(州)石(家庄)铁路的战斗。战斗中,他身先士卒,亲率爆破组、拔钉队行动,并指挥机枪手掩护同志们破坏路桥和炸毁涵洞,共破坏敌人铁路40余公里。在敌“模范区”赵县豆腐庄歼敌300余人,缴枪200余支,得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表扬。

        1942年9月,王先臣任冀中军区6分区司令员。他根据敌军大“扫荡”后的严酷形势,将部队化整为零,坚持平原游击战。1943年初夏,王先臣亲率31区队,伏击晋县押送民夫的日伪军。经半小时激战,打死日伪军30余人,俘获40余名。同年冬季的一天,100多名日伪军突然包围了赵县小吕村的一个区小队。王先臣此时正在附近,他马上指挥3大队两个排,兵分两路,突然猛扑上去,将敌人反包围,他们和区小队内外夹击,敌人措手不及,被打死20多人,活捉10多人。此后,王先臣率领6分区军民克服重重困难,坚持战斗,打开了在平原坚持抗日斗争的新局面。

        1945年7月1日,王先臣率部攻打赵县前大章敌据点。在战前侦察敌情时,被敌人击中胸部不幸牺牲,时年30岁。

  • 响水爆炸事故已有59名伤员出院

        新华社响水3月24日电(记者朱国亮)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大爆炸事故善后处置指挥部24日召开第三场发布会。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截至24日12时已累计有59名住院救治伤员出院。

        据江苏省卫健委副主任李少冬介绍,截至3月24日12时,盐城市16家医院共有住院治疗伤员604人,危重症19人,重症98人,留院观察142人,累计出院59人。

        李少冬说,这次爆炸事故救援中,直接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达4500多人,救护车116辆。救治过程中,按“集中重症、集中资源、集中专家、分级收治”的原则,将危重症和重症伤员迅速转运至三甲医院集中收治,中轻度伤员安排在响水及周边县级医院治疗。

        与此同时,国家卫健委从协和医院等著名医院抽调韩德明等3名院士在内的16名顶尖专家赶赴盐城指导救治,江苏省卫健委也从省人民医院、中大医院、南京鼓楼医院、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和南通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抽调65名专家赶赴现场参与救治。

        据介绍,截至24日12时,在这次爆炸事故伤员救治过程中,国家、省级专家会诊达1579人次,抢救危重症伤员103人次,开展手术219台。对危重症和重症伤员,均实行“一人一小组”“一人一方案”的救治模式。

        李少冬还介绍,在急救的同时,针对伤员、家属、参与救援人员的心理干预工作也同步开展,以期努力减少伤员和亲属的心灵创伤。

  • 韩国瑜一行参访深圳
    为台湾青年双创基地揭牌

        据新华社深圳3月24日电(记者 陈键兴 王丰 白瑜)台湾高雄市市长韩国瑜率高雄市经贸访问团24日抵达深圳,展开一系列参观访问和经贸洽谈活动。当天下午,韩国瑜一行参访了深圳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与在这里创业的台湾青年交流,并为前海台湾青年创新创业基地揭牌。

        韩国瑜受访时表示,自己非常关心青年,因为青年是未来的栋梁,高雄市一定全力以赴帮助年轻人。他来之前就希望了解深圳市政府如何照顾、栽培年轻人。今天了解到有47位台湾青年在梦工场创业,他很意外也很开心。深圳和高雄都非常关心下一代,希望未来两个城市共同携手照顾年轻朋友,帮助他们展翅高飞。

        台湾青年、学科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执行长苏俊德对记者说,“大陆市场大,政策支持和营商环境很好,深圳的技术团队也非常优秀。我们从事人工智能教育开发,来这里发展是希望和深圳、香港、澳门青年合作,研发出更多更好更创新的产品。粤港澳大湾区机遇对台湾青年很有吸引力,我们希望在这里实现梦想。”

        当天,韩国瑜一行还参访了深圳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该中心是深圳新型智慧城市建设重点工程之一,通过整合利用政府和社会的数据资源,实现对城市交通、经济、民生、政务服务等方面的运行情况监测,为城市管理各部门提供综合性信息服务,以提升业务协同能力,并为实时联动指挥提供保障。韩国瑜表示,看到深圳市的“神经中枢”,了解到深圳如何有序、高效运转,确实大开眼界。

        韩国瑜说,“我们抱着虔诚和炽热的心,勇敢迈出这一步,这次大陆南方之行就是希望为高雄开出一条更生机蓬勃的道路来。我们期盼高雄和深圳多来多往,更紧密地团结合作。”

        韩国瑜说:“只要愿意来往,大家心灵打开,诚恳相对,一定会带来更多更美好的机会。”

        据了解,从1982年第一家台资企业入驻深圳,截至2018年底,深圳已累计引进台资企业6435家。2018年,深台两地进出口总额达2740亿元人民币。目前,在深居住台商、台湾技术管理人员及家属逾5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