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噪声顺管道传全楼 忒吵

        近日,有居民给本报打来电话反映,他们所住的小区地下室有一家健身房,每天健身、跳操的器械响声和音乐声影响楼上居民休息,他们向健身房、物业公司及属地部门反映过多次,但至今没有改善。居民们希望相关管理部门能够关注此事,还居民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

        楼下健身房响声大

        居民多年不堪其扰

        3月18日,记者来到位于东城区新中街路的阳光都市小区了解情况。

        一位居民情绪激动地向记者诉说遭遇:“楼下健身房每天巨大的响声,吵得我们不能正常休息,除此之外,每天晚上还有员工住在健身房里面。”居民说,噪音顺着管道传到了家里,吵得人无法睡觉。

        为了更直观地了解情况,居民带着记者来到了3号楼旁边的健身房。紧挨着3号楼东侧有一个一层楼高的圆形房屋,房顶上有“会所”两个字。推开玻璃门进入会所,来到一个敞亮的圆形大厅,迎面墙上挂着几块广告,分别是“欧奕健身”“休泊会所”和“游泳培训招生”。在最左侧“欧奕健身”广告牌下有一段台阶,通往地下一层。

        “健身房就在地下一层,我带您看看。”居民边说边走,“会所的位置在居民楼外边,地下一层的健身房不在居民楼下面,怎么会影响居民呢?”记者不解地问。一位居民解释说,虽然会所一层的大厅在居民楼外边,但是走下台阶就能看到,地下一层的健身房正好处在居民楼下面的地下室。

        在居民的带领下,记者在健身房内走了几圈发现,地下室的健身房被分割成多个不同的空间,有器械室、操房、乒乓球室、单车室等,其中不少房间的顶部和墙上,露出一根根粗细不一的管道。在其中一个摆着各种健身器材的房间内,距离地面不到两米的墙上,几根粗壮的管道从墙里伸出来拐弯后向房顶延伸。在另一间摆着跑步机的房间内,距离地面两米左右的墙上,同样也有几根拐弯的管道。除此之外,健身房每间房屋的顶部都密布着一根根管道。

        一位住在3号楼低层的居民说,他和邻居经常听到楼里面传出闷闷的“咚咚”声,起初他们以为有人在装修,但和小区的保安员楼上楼下跑遍了所有楼层也没发现,最终来到了健身房,才发现声音来自器械室。健身者每次举完杠铃后,将杠铃重重地摔在地板上,就发出那种闷闷的响声,响声的共振通过墙上的数根管道和顶部的管道传到楼上。同样,每天操房里定时播放节奏明快的音乐,音乐响声也通过各种管道传到居民家中,甚至跑步机皮带滚动发出的声音,住在一二层的居民都听得清清楚楚。

        小区居民曾经找到相关专家,咨询健身房噪音为什么会传遍整栋楼,专家给出的答案是,这是金属管道的共振原理,要想阻隔噪音,除非健身房在内部修建一个隔音的“房中房”,但每平方米的造价是好几千元,作为一家经营性机构,这样的投入太大。

        “扰民这事已久,整栋楼的很多居民可以亲口作证。而且健身房是一家营利机构,侵占了本该归居民使用的自行车库、库房和设备间,那些墙上和顶部的管道说明原本那里是库房和设备间,这里有地下室的平面图。”业委会负责人手握一摞图纸向记者做了说明。

        地下设备间改成健身房

        居民反映有人居住做饭

        据了解,2001年年底和2002年年底,小区的4栋楼先后交房,位于3号楼旁的会所只有一个游泳池。从2006年开始,小区的开发商北京华利工体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北京东方浩康体育设备有限公司合作,将3号、4号楼地下一层和地下三层的游泳池提供给后者进行经营使用,后者将地下一层改建成健身房,合作期限为20年。在业主委员会负责人出示的一份合作协议书的文字条款中,记者并没有看到协议金额。据了解,这家已经有1000多名会员的健身房,办一张健身卡需要几千元,而且大部分会员都是小区外的人员,本小区居民办卡人数不到100人。

        开发商在建楼的时候,地下一层和二层供会所使用的建筑面积其实只有828平方米,在居民们搜集的相关资料中,记者看到,一张落款为北京市东城区房屋管理局测绘所的房屋登记表中显示,坐落在新中街18号院3号楼4号楼即阳光都市小区,规划用途为会所的-02、01层即地下一层和地下二层的总建筑面积为828.25平方米。但居民们反映,目前地下健身房的总面积远超这一数字,多出来的面积来自自行车库和库房。

        在另一张盖有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政府信息公开专用章的地下一层平面图纸上,记者看到了被分割成一个个独立房间的区域,分别写有自行车库、库房、机房、送风机房等字样。“地下一层建筑面积1169.4平方米,就是现在的健身房,地下二层建筑面积1185平方米,就是现在的游泳池和更衣室。”一名业主指着写有数字的几张复印件说,健身房内墙上的管道就是设备间的。记者跟着业主在健身房内走了几圈,被分割成多个区域的地下一层的面积,远不止几百平方米,其中仅一个跳操的操房就有一两百平方米。

        “有一天晚上,我亲眼看到操房地面上,堆着不少被褥,在乒乓球室北侧的房间里,住着健身房的工作人员,平时还在里面做饭。”一位业主说,地下一层的电梯间外走廊,曾经搭着高低床住过人,当年消防部门来检查后全清退了。不仅如此,4号楼地下一层曾经开过养生馆,后来被相关部门查封以后,至今大门紧锁,没人能进得去,而之前那里也是自行车库和设备间。业委会主任摊开平面图一一指给记者看。

        如今,地下一层的自行车库没有了,业主的自行车只好停到了小区中间的空地上,为了方便,不少业主还将自行车停到了各个楼层的过道里,其中还有不少电动自行车,显然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致电阳光都市所在的社区居委会,询问地下室健身房扩建及扰民问题,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是否存在扩建情况暂不清楚,需要分管该片区的负责人核实后再做答复。至于记者提及的健身房噪音扰民问题,工作人员称将所反映问题先记录备案,之后再去实地回访,如若问题属实,将协调解决。记者随后又拨通了小区德佳物业公司的电话,问及同样问题时,工作人员先表示惊讶,称不可能存在违规扩建情况。在记者提及违规面积等数字时,工作人员称需要向领导反馈核实当初规划与实际建设的文件。对于噪音扰民问题,物业人员告知记者居住在一楼的业主都没有反映过扰民情况,如果确实有这类情况,将去健身房现场了解。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东直门街道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已经有许多业主反映所谓违规扩建及噪音扰民问题,街道特地成立了工作组去现场处理问题。后经东城区环保局出具专业鉴定,噪音符合相关标准,不存在超标问题。另外,违规扩建问题也经过核实,并不存在。本报记者 杨晓斌  

        通讯员 徐雷鹏 文并摄  

  • 路面坑洼

        怀柔区人力社保局东侧有一条通往开放路82号楼的道路,路面坑洼不平,雨天总积水。

        简先生 3月18日摄  

  • 标牌耷拉

        笔者在朱房路西口附近看到,道路上一个交通标志牌耷拉下来了,希望及时维修或是更换。

        董利勋 3月19日摄  

  • 私装地锁密布 停车走路都难

        近日,笔者在海淀玉渊潭南路的翠微南里小区看到,这里私装地锁情况较为严重。小区内几乎所有道路和公共区域都被装上样式繁杂、大小不一的地锁,有的地锁高出地面半米,有的地锁上面还堆放半人高的石头。地锁分布的密度更是惊人,笔者看到有一条过道两边都被私装了地锁,仅留中间一狭小空间供行人和车辆通行,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小区内的幼儿园及花园周边的宽阔地带也布满了各种类型的地锁。有居民说,小区里私装地锁的现象很普遍,估计得有一两百个,不仅造成停车难的问题,还挤占了本就不宽的路面,经常发生老人、孩子被地锁绊倒的情况,影响出行安全。

        笔者了解到,翠微南里小区内有楼房23栋,常住居民1900余户、5000多人,大部分住户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转非”居民和单位福利分房后的房改居民。翠微南里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小区属于未规划停车位的不封闭老旧小区,存在多个产权单位,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缺乏统一的物业管理,所以在停车方面长期处于失管状态,私装地锁的问题也尤为突出。

        有居民告诉笔者,小区目前主要由中交地产北京物业有限公司实施物业管理,物业公司也曾在今年贴出过拆除地锁的通知,但是物业没有执法权,最后也就不了了之。物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要拆除地锁,实行停车位的统一规划管理,需要进行入户调查,在征集居民意愿之后,才能决定是否联合城管进行拆除作业。居民们呼吁,希望新一届居委会能尽快和物业公司沟通对接,启动意愿征集工作,早日解决私装地锁乱象,让居民们共享公平有序的停车环境。通讯员 蒲成 文并摄  

  • 铁网封堵大门 居民钻缝回家

        近日,有居民反映,他所住的朝阳区红庙北里社区内,有一个进出小区的圆形门被铁网给堵上了,只留一个几十厘米的入口,居民每天都得从这个入口侧身挤过去,很不方便,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予以关注。

        笔者来到这个小区了解情况。在红庙北里小区22号楼旁边,笔者看到了这个圆形的大门,大门开在一堵仿古围墙上,只有一个圆形的门洞但没有门板,门外有一个台阶,迈步上台阶就到了小区外边。有人在圆门一侧安装了一个方形的铁网门,将圆门几乎全部挡住,仅留出一个40多厘米的空隙,供居民进出。因为空隙很小,所以很多人经过时都得侧着身子,如果身形较胖的人想从这里经过很费劲。据一位业主说,尤其到了晚上,这个门附近的光线昏暗,老人和小孩从这里经过就更困难了,甚至出现过有人摔倒的情况。

        “我们这个小区是个半开放式小区,没有一个像样的大门,谁都可以自由出入,但给这个圆门安的铁网,非但不能防止外人进入,还给小区居民进出造成麻烦。”居民们说,这个小区建设年代很早,没有物业公司管理,所以很多事情都没人管。他希望属地管理部门能够关注此问题,找到既保障居民安全又方便大家通行的好办法。

        辛先生 文并摄  

  • 商铺拆一半仍营业

        日前,有读者向本报反映,在丰台区万柳桥以南、京开西路以东,南三环西路辅路一侧的临街商铺存在疑似违建的情况,影响了市容市貌及周边环境。

        一位居住在附近小区的市民告诉记者,这片区域从2012年就启动拆迁,但迟迟未能完工。记者发现,沿街的十几处商铺房屋已经十分陈旧,店铺招牌、门面装饰都被拆除殆尽,房顶部只剩下空空的铁架子。外侧墙壁斑驳、门窗上散乱地贴着广告标识。一名市民说,每次从此路过,都怕房顶上摇摇欲坠的架子掉下来,要是遇上大风天气,存在着极大安全隐患。

        但是,这十几处临街商铺却依旧在正常营业,门面房内经营着铝合金加工、门窗、平面广告制作等业务,不时人头攒动。据居民反映,这些店铺还存在乱拉电线、乱扔垃圾的行为,有时生活生产垃圾被直接堆在街道一侧。一到夏天,蚊蝇遍布,臭气熏天,来往行人都得躲着走。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丰台区新村街道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并不掌握情况,需要进行核实。记者随后致电新村街道城管队,但一直无人接听。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收到回复。

        记者 杨晓斌 通讯员 徐雷鹏

  • 地下室旅馆取缔后又出租

        市民史先生:东城区和平里街道所属的安外大街80号院甲楼,地下室旅馆已经被取缔一年多了,但仍然租住着很多快递业务的从业人员。从门外看锁着门,但租住人员都有钥匙,从楼梯间进出,还往外倒污水、污物。这个楼梯间是本楼唯一的逃生通道,却被堆了很多废旧家具和建材,上月本楼还发生了火灾。请有关部门加强管理。

        东城区政府:经调查核实,群众举报的门牌号码曾经是化工旅店,在2017年年底北京市政府明令地下空间不准许住人以后,此地下空间已清理。2019年3月20日上午,和平里派出所民警到此地进行实地调查,发现一男子从化工物业公司将该地下空间承租后,又向他人进行分租。民警检查时发现三十余间非法出租房,共六十余人。同时和平里街道办事处也赴现场共同进行处置工作。目前该地下空间已全部清理完毕。

  • 明春东园进行老旧小区改造吗

        市民刘先生:我是北京市丰台区新村街道明春东园居民,小区属于典型的老旧小区,至今无天然气管道入户,住户做饭依然用煤气罐。外墙为红砖墙,阳台处墙比较薄,冬季窗户冷凝水沿墙体流下皆可冻冰。请问该小区是否有改造的计划?

        丰台区政府:小区隶属新村街道明春苑居委会辖区,小区共23栋住宅楼(含2栋连体别墅),主体为6层住宅建筑,共1399户,建筑面积7.5万平方米,由北京优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目前仍属于集体土地。 经向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咨询了解,本市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范围为市、区地方国有土地产权住宅楼房(不含军产、央产及集体土地产权房),该小区暂时不能纳入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范围。 

  • 红绿灯破损倾斜需修复

        市民林先生:怀柔区青春路与南大街交叉口东北角,行人通行的红绿灯破损较为严重,该红绿灯已经倾斜,固定处的地面砖石开裂翘起,红绿灯随时有可能倒塌砸伤路人。希望更换红绿灯并固定。

        怀柔区政府:接到您反映的问题后,我们非常重视,立即责成区公安分局进行核实办理。现将办理结果答复如下:区公安分局交通支队已经对所提出的问题进行了修复,现在红绿灯已经换新并安装完毕,能够正常使用。

  • 东四北大街119号有人私搭乱建

        市民梁先生:东城区东四北大街119号房屋私搭乱建。2014年7月该处房屋未经规划批准,擅自将原本一层平房翻建为二层,构成违建,被执法部门拆除。时隔一年,2015年10月再次翻建,又被城管部门依法制止施工,停工后一直空置。2019年春节后至今,该处房屋又开始施工,至今已封闭为二层建筑。希望有关部门严肃查办,坚决打击违法行为,维护群众利益。

        东城区政府:经了解,来电人反映的东四北大街119号违章建筑问题,北新桥街道办事处已了解,现将办理情况汇报如下:3月18日,街道综合执法队现场检查东四北大街119号,现场发现施工,为内部装修,未发现有加高加盖施工现象,执法队员现场已暂扣施工工具,责令停工。并约谈房主,要求其提供房产证等相关材料,根据核实结果再跟进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