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灵峰探梅

        北京市第十三中学高二(1)班 包偌冰

        家乡杭州的春季总是来得特别早,冰雪消融,所有屏息了一整个冬季的线条都在阳光中缓缓舒展,让人心生愉悦。岳庙的朱墙威严耸立,云雾缭绕的宝石山残雪莹莹,灵隐寺依旧暮鼓晨钟,西湖边已经有柳树抽出了新芽。不过在我的眼中,杭城最美的景色,还是应属在灵峰山间冬季的腊梅。

        冬日里萧索寂寥的山丘,被造化浸染过的大笔一挥,便如同披上了金缕玉衣,熠熠生辉,腊梅花型不大,但花瓣质感如腊,故名“腊梅”。古人因其在深冬绽放故多赞其“挺秀色于冰涂,历真心于寒道”,我不禁伸手轻轻碰触那鹅黄色半透明的蜡脂花瓣。

        在雨丝的浸润下如上好的美玉,满园的腊梅在雨雾中开得绚烂,像俏皮的孩童在枝头挂着,全无萧瑟之气,使探梅的人几乎忘记现在仍是严冬;远观又仿佛是谁将浓稠的蜂蜜从山头倒下,盛放的腊梅打消了人们心头的阴霾,使凛凛寒冬里没有一处不明亮,没有一处不充斥着优雅的腊梅香。腊梅将整个冬天盛放成一首赞歌,她们唱着呼啸的北风,唱着簌簌落下的冬雪,也唱着冰清玉洁的自己。“凌寒不衰,守正不苟。”在这天地间每年如期伴着冰雪绽放的腊梅,使我感受到看似文弱实则坚忍不拔的气质。

        赏梅的游客兴致盎然,无论是吴侬软语的南音,还是铿锵有力的北调,没有不发出赞美之声的。在这知梅、懂梅、赞梅的天地间,腊梅是能够漫山遍野怒放的。

        北方的梅在我印象中,总是清高孤傲的,在寒风中傲然挺立、摇曳生姿,人们尊其为“寒客”,文人墨客借梅花表达其冰清玉洁的心志。然而杭州的梅则不然,眼前的腊梅就如同豆蔻年华的少女,成群结队地点亮着、感染着周围的一切,生命的热情与张力在她们周身跳跃,寒风都禁不住轻抚她们腮边的凝脂,晶莹透亮的花瓣是她们灵动的眼眸。腊梅是不会用隐忍对抗严冬的——或者说,她们根本是在享受严冬,让世界变成自己喜爱的模样。

        “桃李莫相妒,天姿元不同。”梅花是天地的造化所成,她是绚烂多姿的。此次故乡之行,我从盛放的腊梅之上体悟到的是人生的道理。就像这世间的美好有万千种模样,梅花既可以是遗世独立的傲骨,也可以是寒冷中明亮欢快的代名词。花尚如此,人亦如是。

  • 俯瞰盘龙松

        北大附中朝阳未来学校高一(4)班 梁思维

        踏青时节,去那山间转一圈,斜坡上的杂花野草带着雪化春露的香气,总能感受到独特的惬意。

        延寿寺坐落在昌平,四周皆山,我们去的时候天空中雾气很重,很大一个汉白玉筑成的“佛”字隐隐约约立在山坡上,颇有一点仙气缭绕的感觉。

        延寿寺,对于妈妈来说是一个故人了,她小时候总会和小伙伴们来此一览寺中盘龙松的英姿。还在山脚,妈妈就说:“那棵松好看极了,很大,小时候觉得它像个巨人一样在山上盘踞着。”这不禁让我期待满满。

        山路并不短,有修好的石阶供人攀登,一个接一个,虽然平顺,但好像看不到边一样。

        跋涉了二十多分钟,我们在松树林旁的长椅上休息。一棵棵松树并不是直挺挺的,反而奇形怪状,别有一番风味,松枝的味道伴着空气中的湿气如同雨后的草腥味般好闻,只想贪婪地将其吸入胸腔,灌满全身。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没有令人厌恶的车尾气味,大自然的馈赠就在这一刻蔓延。

        忽地,一个小黑影一掠而过,穿过树枝,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我的注意力转到那棵格外巨大的松树上,哦!是只小巧的松鼠啊。它的行动敏捷,只有在抓下松塔的时候才看到全貌。肉肉的耳朵,茸茸的大尾巴,真可爱!

        上山路程中,遇见了很多刚下山的人,有老人、小孩、青年人,远远的就能感受到他们的神清气爽。好半天我都没有望见寺庙的踪影,叹气道:“什么时候才到啊?”一位小朋友俏皮地说:“姐姐,很快了,再有十几分钟就是了。”听得这话,我又有了希望,紧随妈妈的脚步直达山顶。

        寺庙依山而建,是新建的仿古建筑,有三重的样子,一重比一重高,在第二重瞄到了大松树的影子。妈妈眼里透出了惊喜的样子:“没错了,就是这儿!”我们缓步而上,随着一股佛香见到了天王殿,里面供奉着四大天王,金光闪闪的,也是佛教中的护法天神,俗称“四大金刚”。又见一处巨大的影壁,刻着金色的“南无阿弥陀佛”。

        整个寺院很整洁,有些素净冷清,没见到许多游人,一位小和尚身着黄褐色布衣,拿着扫把慢慢地清扫着地上的尘土,他的双臂力气不小,麻利地操控着扫帚,见到我们,将扫帚揽入怀中,双手合十问好。我们也微笑着,点头致意。

        从寺中观景平台上俯视盘龙松,果然名不虚传!它盘踞了寺中庭院的整个中央,人们只能在两侧的小道上欣赏其壮美。虽然春天还没有完全到来,但是它却那么苍翠,将整个大院映得熠熠生辉,仿佛一切都因此而灵动起来,太让人惊叹了!它远比上山时那些松树显得更美,让人惊讶大自然这个造物主的神奇!它好似一条盘龙在此看家护院,想来这么多年应是只剩枝干了,而妈妈却说它和小时一样奇美无比,像是越活越年轻一样。更叫人拍手称绝的是,层层盘绕的枝干在树冠下形成一个“寿”字,还是比较明显的。那动静相宜的神态,很符合它拥有的“京郊第一松”的美誉。

        观景平台下面有处不很起眼的泉水,从一个汉白玉雕刻的龙嘴中淌下涓涓细流,这是从山上引下来的正宗山泉水。我蹲下来,用手捧起泉水,一股清凉沁人心脾。

  • 漫步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6)班 孙晨旭

        我很喜欢漫步,在随意散淡中感受自然的气息,体会内心的回响。

        如果在夏天,在一个小雨天,从空调房里走出来,撑一把花伞,踱进丝丝的雨幕。没有意想中的闷热,清爽的风卷着水汽拂过我的面颊。深吸一口气,凉凉的空气混着泥土特有的香味,充斥着鼻腔,好像给大脑来了一针提神剂,我一下子清醒起来。

        走到湖边,往日里被晒得蔫头耷脑的鸢尾花,此时也昂起头,却只是半张着花瓣,像是怕雨滴会伤到娇嫩的花蕊;月季已过了最盛的花期,还依然在风雨中努力绽放,毫不在乎花瓣会被吹落多少;丛中不知名的各色小花,娇弱又渺小,却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将雨中的草坪染上多彩的斑点。

        不觉间,敲打在伞面上那滴滴答答的声音悄悄消失了。一道柔和的光芒突然映入我的眼底,我转身,看向天边。金黄色的夕阳将要堕入远处的地平线,散发出好看的浅橙色,旁边的云朵被印上了由深到浅的粉红。是童话吗?我默默地想着,看着那光被一点一点吞噬,头顶的天空染上迷人的深蓝,似乎还有淡淡的花香。雨停之后,这种平日里很容易被忽视的气味浓烈了起来,融着青草味,几乎要把我醉倒,醉倒在这个美丽的夏日梦境里。

        冬天,在一个大雪天,离开暖气的庇护,裹上羽绒服,戴着耳机,走在结了冰的湖边,走在青色砖瓦的小路上。伸出手去接雪,凉丝丝的触感,落到手上却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水滴。

        白茫茫的草地,偶尔还有几根孤零零的枯草弱弱地从雪里探出头来。厚厚的皮靴踩在白雪上,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有趣响声,我突然玩心大发。不一会儿,白色的背景上就出现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头像;很快,旁边又出现了胖胖的小鸟……我掏出手机,拍摄下了我的“大作”。

        累了,坐在小湖一旁的木质长凳上,我却没来由的一阵落寞。小时候,一到冬天下雪,就会约上三五个要好的伙伴,一起出来打雪仗。即便只能搓起几个不成形的雪团子互相丢来丢去,也能让一帮孩子开开心心耍一下午。临走,还要约着明天再来玩。可随着我们都渐渐长大,繁重的课业让我们没了玩雪的兴致。如今,雪还下着,身边的人却早已各自离开。我抬起头,闭上眼。感受着雪花落在脸上的凉意,心中像是被人丢进一块石子。石子落入水中,激起的波纹却一圈一圈荡开,让我无法平静。也许,冬天本来就带着这样淡淡的悲伤吧。

        我喜欢漫步。我喜欢漫无目的地走,感受着不同的气息,书写着不同的回忆。

  • 敢于“从零开始”

        首师大附中高三(11)班  纪元

        每每跋山涉水,在途中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登顶时赞“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而之所以能够将大自然的“造化钟神秀”尽收眼底,一切还需回到于山麓处迈出的第一级石阶。如是,《中庸》古语早就有云,“譬如登高,必自卑。”不管是征服高峰还是君子“成事”,都要由近及远,自下而上方能稳固与成功。

        其实“登高必自卑”和老子所说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荀子曾讲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前几年萌生了“构建共享经济新平台”的念头。于是他自共享单车做起,从零件到材料再到密码锁,他将目光聚集于一点一滴的“小”,但心中却有着如万千丘壑般的“大”。如此,从每一辆单车到每一条共享链,再到最终用自己的智慧与耐心编织出一张囊括全国的共享大网,由近及远,自下到上,这个年轻人做到了。

        而之所以很多人的事例印证了“登高必自卑,自卑可登高”,是因为这句话本质上代表了一种亘古不变的客观规律——就好像“万丈高楼平地起”一般,做任何事情都应该一步一个脚印,并不存在真正的“一步登天”“平步青云”。尤其是做学问,更不可能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场“登高必自卑”的旅程。实实在在地钻研,反反复复地练习,经历“望尽天涯路”、“消得人憔悴”的前两个境界,才能最终于“灯火阑珊处”蓦然一笑。而反观现今学术界,华而不实、投机取巧的,甚至是学位造假之类的行为时有出现。这些人违背了学术界的客观规律,可能短期内会收获一些利益,但这种行径不仅于社会和自己的事业百害而无一利,而且等待他们的还有道德和法规的谴责与制裁。

        要想纵横捭阖,必须脚踏实地,锲而不舍;要想运筹帷幄,必须循序渐进,水滴石穿。“登高必自卑”,“卑”不是卑微,而是指一个人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其知道自己想要达到高远的目标就要持着谦虚平和的心态,从小事做起,不可好高骛远。这样的“卑”便不只是停留在强调日积月累的数量层面,“登高必自卑”,是一种敢于“从零开始”的可贵勇气,是一种懂得厚积薄发的人生智慧,也是一种谦逊踏实的人生状态。它包含着“忍耐平夷在后头”的蓄势敛藏,包含着“玉经琢磨多成器”的谦虚谨慎,也包含着“摩霄志在潜修羽”的眼界胸襟。若能够自下而上地开始努力,甘愿先亲吻泥土的芬芳,有朝一日便能在登顶后“直下看江河”。

        指导教师  马刚玉  

  • 过一天田园生活

        密云区第三小学四(3)班 苏锦奥

        “竹篱茅屋趁溪斜,春入山村处处花。”苏东坡的这句诗,不就是在奶奶家的田园生活吗?

        清晨,“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小狗的“汪汪”吠声,大公鸡的 “喔喔”叫声,把人们从睡梦中叫醒。伴随着太阳的徐徐升起,一簇簇的花散发着阵阵清香。有粉色的桃花,紫色的丁香花,雪白的梨花……露水从一片片嫩绿嫩绿的树叶里涌出来。

        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时而看到农民伯伯辛苦劳作的身影,时而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聊天声。半大的小孩儿也随着干活,有的帮忙撒种,有的帮忙扛锄,真是“也傍桑阴学种瓜”啊。牛羊懒洋洋地吃着嫩青草,小蝴蝶追逐着漫山遍野的花儿,时不时的,还传来一阵布谷鸟的清脆叫声。

        留在家里的老人,或在打扫院子,或在街上三三两两聊着家常。小孩儿则折根草棍,随手编个大蚂蚱,或是折一把丁香花放在手里,或是追着蝴蝶玩……

        中午,离家近的人们回家吃饭,离家远的就只能带饭到地头上吃上几口。

        黄昏,人们陆陆续续地回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袅袅炊烟升起,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味,夹杂着父母呼唤贪玩的孩子回家的声音。

        傍晚,伴随着一轮明月的升起,忙碌一天的人们,有的为第二天的农活做一些准备工作,有的则出来遛弯儿。

        我走在田园乡间的小路上,湖水像被飘向远处的花香陶醉了似的,变得平静起来,池塘里的小青蛙好像对小蜻蜓诉说着“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深夜,我坐在院子里,静静地仰望着满天的星辰,不禁想起了杜牧的“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这就是我在奶奶家一天的田园生活,那么宁静而又美好,令人向往!

  • 善良的种子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17)班 吴佳妮

        小区里有一小片不起眼的荒地,这里垃圾遍地,恶臭弥漫,却偏偏是杂草的天堂:无数寄生藤发疯般地占据了所谓“风水宝地”,肆意滋生,令人嫌弃。

        放学正值黄昏,我本想如平日里飞奔而过,却在荒地里发现了不寻常的身影——一个女孩。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捂住鼻子上前拍拍她的肩膀:“你到这里干什么?”

        “除草和捡垃圾啊。”回应我的是一个清脆的声音。女孩转过头:一头利落的短发,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嘴角自然带笑,“我叫小悠。”

        “为什么这样做?”“为了让它重焕生机呀!”她从身后拿出一袋种子,依然是一张笑脸,“帮个忙吧!”

        鬼使神差地,我点点头,将书包放在旁边陪她干起活来。小悠熟练地用木棍夹起一个瓶子扔进袋子里,左手握着铲子利落地将杂草连根拔起,炫耀似的在我面前晃了两下。她的头发汗涔涔的,脸上也沾上了一点泥土,嘴边的笑容却半分不减,反而更加灿烂了:“其实这片土地也是有生命的吧,你看人们这样糟蹋,它该多伤心啊……”我被她的话逗笑了,也奋力挖起来。脑海中却浮现出她友善的笑容,那微笑就像在我心头播下颗种子,肆意生长。

        清理干净,她又开始种起花来,像是不知道疲倦:蒲公英、二月兰、紫茉莉……都是生命力旺盛的植物。我被她的执着感动了,挥挥发酸的手继续劳动。

        几个礼拜后,这件事渐渐淡忘在我的脑海中。直到那天途经“荒地”才发现了改变:蒲公英舒展着嫩绿的叶片,二月兰花开翩然起舞,紫茉莉攀上枝头笑语嫣然。那股垃圾的臭味早已被淡淡的花香取而代之,小悠站在一旁,笑容灿烂:“我们成功了。”

        是的,再不起眼的种子也会默默传播芬芳,令世界阳光明媚,花团锦簇。而种下的“种子”,叫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