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阵容大换血,压垮“综N代”?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大型户外综N代,今年都面临着相似的窘境。近日,东方卫视的王牌综艺《极限挑战》发布第五季嘉宾阵容:黄渤、孙红雷退出“极限男人帮”,由迪丽热巴、岳云鹏、雷佳音接棒加入。在这之前,浙江卫视的热门综艺《奔跑吧》亦宣布,邓超、鹿晗、陈赫和王祖蓝四人退出“跑男团”。而这段时间,湖南卫视慢综艺《向往的生活》固定嘉宾刘宪华也表示,因自身原因将不再参加《向往的生活3》的录制。嘉宾阵容大换血,会否让本就处境尴尬的“综N代”雪上加霜,成了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男人帮”“伐木累”散场

        观众能不能接受?

        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4人集体告别“跑男”,令不少观众感到唏嘘。毕竟,“伐木累”组合已经深入人心,它不仅是一个团体,更是积累了五年的默契。几年下来,“极限男人帮”已经成为《极限挑战》的最大特色,因为6位“男人帮”成员的互补性太强,所谓的综艺剧本在这档节目中形同虚设。正是这种毫不受拘束的真实感和未知的新鲜感,赋予了《极限挑战》不同于其他真人秀的独特魅力。

        《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曾分析过节目中6位嘉宾的特点:黄磊决定了一期节目内容的复杂程度,黄渤决定了每一个能力项目的难度,王迅决定了在出发前到底能给嘉宾带上多少钱,罗志祥与张艺兴因为粉丝太多,决定了能去哪些地方拍摄,孙红雷则决定道具的固定强度。严敏也说,“极限男人帮”6名成员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个人,节目就没必要做下去了。

        对于像《极限挑战》和《奔跑吧》这样的节目来说,嘉宾阵容大换血必然激起不小的水花,但这又是节目要继续走下去不可避免的选择。对节目制作方来说,往往面临两难:维持原班人马是老观众想要的,但当节目已出现疲软之态时,尤其是面对观众口味与审美的日新月异,这种安于现状的做法显然不可取。因此,走出舒适圈才是良药。正如媒体人翟笑千所说,改变还有一丝生机,不变的话连搏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奔跑吧》新的嘉宾阵容,由李晨、杨颖、郑恺、朱亚文4位明星和3位准艺人作为常驻嘉宾,试图从根源上解决“过度明星化”的问题。《奔跑吧》总导演姚译添表示:“全新的阵容更有利于节目组跳出固有的思路,制作出有别于以往的节目。另一方面,阵容与节目是相互成就的,跑男带动新人,新人的发展反过来也增加了节目的价值,这不仅仅是调整,更是一种投资。”

        嘉宾退出理由如出一辙

        “工作原因”有何玄机?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此次黄渤、孙红雷在退出《极限挑战》时给出的理由,和《奔跑吧》“跑男团”换血时的理由如出一辙——由于工作原因,不能正常参与录制。“工作原因”确实是实情,影视圈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优秀的影视作品,录制《奔跑吧》《极限挑战》这样的大型户外综艺节目,需要占用明星大量演戏的时间。这一点,在2015年一年播出两季节目的时候最为明显——由于上半年和下半年录制马不停蹄,“跑男团”中的任何人都无法保证3个月完整进组时间,所以几乎无法出新的作品。

        不过,一句轻描淡写的“工作原因”背后,很大程度也有来自主管部门政策调整的影响。2018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点30分至22点30分播出的综艺节目都要提前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并将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控制在节目总成本的40%以内,其中,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

        这两年席卷影视圈的“天价片酬”,随着主管部门的管控,以及相关制作公司和平台方的落实,已经有了明显回落。去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多家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宣布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超过5000万元。有业内人士透露:“不排除档期冲突的可能性,但更大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片酬,整体降薪的大环境下,‘大明星退出’与‘小明星加入’是比较合理的。”

        赛制、环节升级越来越难

        创新或成纸上谈兵?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国产“综N代”绝大多数的最新一季收视抑或是口碑,都创下节目开播以来的“最低纪录”。已经被观众所熟悉的节目模式和嘉宾,成为关乎节目“生死存亡”最致命的难题。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指出,国际上有个论调叫“超级模式的终结”,就是说随着越来越多频道、在线网站、移动平台的涌现,人们的注意力日渐分散,娱乐内容的选择指数增长,像过去那样出现爆款节目越来越难。在他看来,“综N代”面临的颓势是不可逆转的,而这种困境也已经成业界共识。

        其实,赛制、环节升级越来越难,不是今年才摆在这些老牌综艺面前的问题,从上一季《极限挑战》和《奔跑吧》中可以看出,节目组在内容形式上皆做出了不小的改动。《极限挑战》第四季强化了“星素结合”元素,加入了很多正能量内容和素人镜头;《奔跑吧》第二季也采用了全新的“明星+素人”的模式,并且融入更具有时代感和地区意义的故事主线,增强节目的叙事性。但是从观众反馈看,这些本应体现节目“求生欲”的创新内容,反而成为节目的减分项。

        “综N代”越来越难做很重要的原因是,创新仅仅停留在表层,某种意义上成了纸上谈兵。去年《奔跑吧2》首期在联合国维也纳办事处录制,甚至奥地利总理库尔茨都特别出镜,为节目站台。7位嘉宾站在联合国的舞台进行全英文演讲。不过,这种看似更加“高大上”的节目设置,却被观众评价为“说教意味重,显得不知所云”。事实上,节目走到了国外,嘉宾登上了国际舞台,并不代表节目内容也实现某种国际化的输出。

  • 162期杂志成为新文学的大型“回忆录”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有些破烂的后楼,《新文学史料》杂志编辑部一待40年,那里盛满了一代代人的温暖回忆。3月20日,《新文学史料》创刊四十年纪念会举行。胡风女儿回忆初见这家杂志社的情景时说,编辑部的样子实在不怎么样,楼下是住家,还有煤炉,位于四层的编辑部连让她坐下喝茶的地方都没有。但正是这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已出版了162期杂志,留下一批重要文学史料。

        《新文学史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社办刊物,刊名由茅盾先生题写。1978年创刊至今,已然成为“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的一部大型“回忆录”、一座丰富的史料库。40年前,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名家楼适夷、韦君宜、牛汉等高瞻远瞩,创办了这份以收集和保存“五四”以来文学史料为宗旨的刊物,呼吁老作家撰写回忆录,呼吁文学工作者挖掘、考证史料,希望以一刊之力恢复文学记忆、重新沟通久已湮没的“五四”新文学光荣传统,为特定时期的中国文学走出幽闭、褊狭、僵硬之困局,走向丰饶、开放、鲜活的新境界,作出贡献。纪念会上,《新文学史料》主编郭娟深情地说,“前辈留下的气息、氛围、气场罩着我们。”她说,牛汉先生曾说过,“《史料》要真正站在历史的高度也是很难。但绝不能回避,更不能歪曲。” “《史料》应该反映文学史全貌,应包括各流派的作家作品,以供大家研究……”

        史料大家朱正回忆,他接到创刊号后立即读了一个通宵,判断道:“这份刊物是必将传世的。”其后的几代办刊人始终不放弃文化责任,于滚滚红尘、商业大潮中保持国家级学术期刊的学术品质,受到作家、学者及读者高度赞扬,被海内外学界视作探究历史、省悟历史、回味历史的一份新鲜可读、饶有趣味的名刊。

        据介绍,创刊40年以来,《新文学史料》刊发了众多知名作家的回忆录、自传、日记、书信,如茅盾的《我走过的道路》、丁玲的《魍魉世界》、胡风回忆录、日记、书信及《鲁迅同斯诺谈话整理稿》、“文联旧档案”、“冯雪峰外调材料”等一大批珍贵的第一手史料;也刊登文学研究工作者撰写的作家小传、评传及偏重资料性的专题研究、访问、调查、考证、年谱等,如“路翎专辑”、《文坛师友录》《张爱玲文坛交往录》《口述历史不可尽信》《民国时期文人出国回国日期考》等重要史料,既有亲历者个人回忆,又有研究者多方考证的“史家拍案”。

        《新文学史料》拥有众多忠实读者,很多人从创刊号一直订阅到现在。著名作家孙犁是《新文学史料》的忠实读者,他在世时曾写专文夸赞,称《新文学史料》是他保留的唯一一份刊物,经常用牛皮纸包着放在床头,从不外借。来自安徽的许华斌和许馨父女两代人从创刊号开始订阅、珍藏《新文学史料》。许华斌在双目近乎失明的情况下,靠听力语音帮助女儿完成了史料百期的文献分类,许馨女士的母亲则帮助校对。2003年,许馨女士自编、自费出版了一部《新文学史料百期索引》。

        老舍女儿舒济也回忆道,最开始的《新文学史料》是装在大信封里,一封封从收发室寄出去。她更惊喜地发现,杂志第一期就登载了有关她父亲老舍的纪念文章。此后杂志刊登了许多有关她父亲的书信、佚文、回忆文章,“这是我做父亲研究工作必备的参考资料。”

  • 《她们的秘密》既好笑又心酸

        本报记者 关一文

        前晚,由杨立新执导,龚丽君、牛莉等主演的话剧《她们的秘密》在首都剧场首演,滑稽的动作,夸张的表情,幽默的语言,让台下的观众从头笑到尾。该剧以喜剧的方式探讨女性在当今社会和婚姻生活中的艰辛与隐忍,赢得了观众的共鸣。

        这部剧的故事源自国外荒诞喜剧作品《花的秘密》,讲述的是生活在意大利西北部小村庄的四名女性,某天聚会时接到意外电话,她们的男人发生了交通事故,恰逢第二天所有男人要进行上保险体检,在慌乱之余,面对巨额债务和农活的她们,为得到丈夫们的保险金,开始了一场秘而不宣的谋划……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就在这场秘密谋划中开始了。

        喜剧一向是男性的主场,这次由四位女演员当主角,既要逗乐观众,还不能让观众腻烦,其实相当考验演员功力。当晚,四位女演员需同时饰演他们的“丈夫”。“男人应该是这样的!”伴随着牛莉饰演的莫妮卡的指导,四个女人忽而齐刷刷地叉开腿正襟危坐,忽而又起身阔步大摇大摆地走起来。尤其是身着粉红色连衣裙的莫妮卡比划着“挠腿”的动作,反差感十足,让大家哭笑不得。

        随着剧情的展开,她们身上的表演任务越来越复杂,在掩盖女扮男装的过程中埋下了很多可笑的伏笔。比如体检医生到来后,她们不小心露出破绽时就会使出绝招——先是用力咳嗽,“呸”的吐了口痰,而后伸出一只脚踩一踩,表现自己是“男人”。

        更有趣的是,剧中连表达悲伤的言语也能令人捧腹大笑,营造了一种悲喜交加,傻傻分不清楚的荒诞感。四位妇人去事故发生地寻找丈夫,风雪中她们诉诸衷肠。原来,在她们看似平静的生活下面暗潮汹涌,每个人的婚姻关系中都暗藏各自的不幸。“我的爱人!一路顺风啊……要是没找到,我们来生…… 一定不要再见啦!” 舞台上郎玲饰演的加斯敏声嘶力竭,台下爆笑不止,一时间悲伤与隐忍,女性在社会和婚姻里的艰难和辛酸,都在荒诞不经的幽默和嘲讽中表现出来,让观众窥见人生的困苦。

        据导演杨立新介绍,该剧自创排到演出只有不到40天的时间。饰演“领头大姐”索菲亚的龚丽君是北京人艺的头牌大青衣,一向端庄稳重的她第一次在舞台上解放天性饰演一个喜剧人物。活跃在春晚小品舞台上的牛莉,也奉上了舞台喜剧首秀。该剧将持续演出至3月24日。

  • 赵宝刚《青春斗》聚焦问题青年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从2007年的《奋斗》开始,导演赵宝刚在观众心中就成了青春题材电视剧的“代言人”。他再次执导青春剧《青春斗》。年过六旬的赵宝刚这次将故事的焦点对准了当下的年轻人,讲述青年人的成长故事。

        《青春斗》用三年时间打磨剧本,并且继续采用群像的手法描摹一代年轻人的生存状况。该剧讲述了向真、钱贝贝、丁兰、晋小妮、于慧五个性格迥异的女孩,从大学毕业到迈入职场后,在六年的青春跨度中直面自己,于失败中不断探索,于磨砺中不断成长,屡败屡“斗”的“不服”青春故事。

        “我的思想意识就是记录这个时代的东西,我认为青年是未来的希望,我只想记录这一代的年轻人。”赵宝刚直言,新剧将着重展现当代青年人身上的“问题”,剧中郑爽饰演的向真率性自由却过于自我,盖玥希饰演的钱贝贝外冷内热却从不愿主动迈出一步,徐悦饰演的丁兰独立坚强却缺乏社会生存能力,陈小纭饰演的晋小妮向往爱情却任性冲动,王秀竹饰演的于慧渴望成功却常常陷入急功近利的樊笼。

        面对青年人身上的各种问题,赵宝刚透露,把问题展示出来只是第一步,“我们要一个个‘治理’,慢慢地一点一点去解决、去沟通,一点点相互认知、相互理解。这些人物在六年中,完成了对自我的认知,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之所以要用“斗”来给“青春”做注脚,赵宝刚解释道,所谓“斗”包含了多重含义,既有“跟自己斗,跟自己的负能量斗”的内在博弈,也有“跟人生斗,跟命运斗”的外在较量。不过,该剧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励志剧,在他看来,青春其实正意味着不完美、有缺憾,“现在的人享受成功的心态大于承受苦难的心态,期盼快乐的心态大于忍受苦难的心态,所以我在这里写了很多不勇敢,但其实青春就是要敢于尝试,要允许自个儿犯错误。”

        选中郑爽来出演这次的主角,赵宝刚透露其实非常合适。此次郑爽饰演的向真是一个放飞自我、“一斗到底”的非典型问题青年,而郑爽性格中的随性与跳脱,恰与飒爽恣肆的向真完美契合。赵宝刚称赞郑爽完全符合向真的那股劲儿,“选定她之前我们聊了四小时,我当时就有一种信念,她一定会演得非常好。”开拍之初,郑爽和赵宝刚针对角色进行过多次探讨,一点点剖开人物的“丧”与“燃”,一点点走进角色的“斗”与“兴”。“郑爽本人很有个性,初期也经历过各种磨合,后来她是真正地理解了向真这个人物。加上拍戏的时候我会去带动她,发挥她的潜能,所以后面的表现越来越好。”

  • 首个学龄前亲子文旅实验室挂牌

        本报讯(记者 关一文)昨天,全国首个专注于“学龄前亲子文旅”主题研究的机构“学龄前亲子文旅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

        据介绍,这次成立的实验室最终目标在于让亲子旅游从说教到陪伴,从游玩山水到体验人文,从单向旅游到互动旅游。实验室准备把以“洛宝贝”为代表的学龄前动画IP巧妙融入旅游线路,实现《洛宝贝》IP与旅游深度融合,为全世界的亲子家庭提供一个新的旅游选择。

        由大业传媒集团推出的52集系列动画作品《洛宝贝》刚刚在央视动画频道播出,其有爱有趣的日常生活故事,深受孩子和家长的青睐。“洛宝贝”这个7岁的中国小姑娘,也随着动画片的热播蜚声海内外,先后落地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等国家电视台儿童频道。大业传媒集团董事长苏忠表示,“学龄前亲子文旅实验室”表面上看只是针对小众的学龄前儿童群体,背后其实是整个“家庭群”,且这些家庭之间的互动性非常强。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认为,“学龄前亲子文旅实验室”着眼文旅大市场、从小切口入手,选择洛宝贝这样一个成熟的动漫IP进行科学尝试和实践,力求探索出一批可操作、可复制、可推广的优质亲子文旅产品,让中国文化以旅游为载体走向世界。

  • 四代电影人联袂执导《我和我的祖国》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在歌曲《我和我的祖国》的旋律中,昨天,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宣布定档2019年国庆节,影片由陈凯歌担任总导演,黄建新担任总制片人,陈凯歌、管虎、薛晓路、徐峥、宁浩、文牧野等七位导演共同拍摄。

        昨天的中国电影导演中心发布会现场被设计为一条“时空隧道”,呈现着新中国70年来一个个历史铭记的时刻;而舞台则是由数字“7”、“0”的异形字组成,象征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陈凯歌、黄建新、管虎、薛晓路、宁浩、文牧野等悉数亮相,依次分享了电影的创作初衷。未能到场的徐峥导演,也通过一段VCR,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与记忆。

        总导演陈凯歌在现场忆起一段难忘的往事:“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放学,看到北京街头人山人海,那天恰好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爆炸成功。满街欢呼的人群把我从西四北四条小学挤到了王府井,我看到漫天飞舞的《人民日报》号外,人们喜极而泣,那景象我至今难以忘却。”

        谈起影片《我和我的祖国》的创作,陈凯歌透露,七位导演都为剧本的完善竭尽全力,他们将各自以短片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普通中国人个体和灿烂的历史瞬间相遇,迸发出的能量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我们最大的愿望是每个短片都可以打动观众,同时这些故事里体现出活生生的中国人。”

        总制片人黄建新表示,作为今年国家电影局重点推出的项目,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将聚焦于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重大历史时间下的普通百姓,通过人们共同记忆的视角,回望新中国成立七十年历程。影片的七位导演分别代表着中国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四个不同年代。“这部电影是中国电影人给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一次集体献礼。”陈凯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