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感谢观众把角色和演员分开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如果演了一个让观众恨得咬牙、天天追骂的角色,演员要如何应对?对于这个问题,最近因为热播剧《都挺好》而屡屡被“骂”上热搜的郭京飞,应该特别有发言权。

        自《都挺好》在江苏卫视开播以来,郭京飞就一直在为剧中自己饰演的苏明成向观众告饶。刚开播,他就心惊胆战地在微博上承认,“我完了”。而在最近播出的剧情里,苏明成由于妻子工作被搅黄从而暴打妹妹苏明玉(姚晨饰)。对于这个片段,无数观众气愤不已,在网络上声讨“苏明成”的所作所为。郭京飞也赶紧发微博“保平安”:“来,我们组团暴打苏明成!”而“郭京飞求生欲”也冲上了微博热搜。

        谈打戏

        “殴打”姚晨其实是在打空气

        《都挺好》中,郭京飞和倪大红、高鑫饰演的苏家三父子被网友称为“废物三人组”,各有各的可恨。而苏明成无疑是《都挺好》中最为鲜活、丰满的形象——在母亲庇护下恃宠而骄,面对父亲折磨时敢怒不敢言,对待妻子百依百顺。除了原著赋予角色的丰富性外,郭京飞出色的诠释,也让苏明成更让观众“恨得牙痒痒”。

        好的角色和优秀的演员一定是互相成就。郭京飞坦言,当初接戏就是看中正午阳光的制作班底,对于“妈宝男”苏明成可能引发的争议,他早有预期,“这部戏是特别踏实认真创作出来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故事里看到自己或者身边的人,所以一定会有话题热度。”现实生活中,姚晨和郭京飞是非常熟悉的朋友。按照姚晨对老友的了解,郭京飞是有点大男子主义,但骨子里却非常怕老婆,也很尊重女性,绝对不是苏明成这样的“妈宝男”。

        因为剧中明成向大哥明哲哭诉遭父亲“虐待”和殴打明玉的两场戏,让郭京飞最近一直名列微博话题榜。对于殴打明玉这场明知会刺痛观众神经的戏,郭京飞拍之前自然很忐忑,“也跟导演商量过,说咱们是不是别这么狠了,导演觉得不行。我又说是不是扇一下、打一拳就完了,导演还说不行。”

        不仅“施暴者”忐忑,“受害者”姚晨同样也很不安。郭京飞透露:“我给姚晨‘吃定心丸’,说你放心吧,我是个话剧演员,受的训练是保护好自己的对手,不会为了追求戏剧效果就真放肆。”事实上,这场观众看了分外揪心的戏份拍得非常简单,就拍了一遍,用郭京飞的话说就是“非常安全,镜头杵在我脸上,我就在打空气。”

        谈角色

        再讨厌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

        郭京飞这几天一直在网上“猫着”,看到了观众各种各样的评论。“大家一定要救救我!保护好郭京飞,我们一起干掉苏明成!”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抖了个机灵。郭京飞展现出的“求生欲”,无疑与观众对《都挺好》强烈的代入感有关。他坦言,关注到了观众对苏明成的愤慨和反感,但他更感谢观众的理性和文明,并称赞这是一种极大的进步,“以前演员演这样一个角色,基本上会被骂得特别惨,但现在大家把演员和角色区分开了,这是我非常欣慰的。”

        就算明知道苏明成会被观众骂惨,但作为演员,郭京飞始终从职业的角度出发,去深度挖掘这个角色,触及人物的灵魂深处,“演一个有缺陷的角色要比演一个完美的角色更痛快!”在他看来,演员是不能批判角色的,“我觉得创造一个角色,再坏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再讨厌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把这个挖掘出来以后,人物可能就显得立体一点。这是我创作的一个观点和习惯。”

        对于苏明成这个角色,郭京飞坦言,剧集里其实也展现了他的不容易,不能一直把他演得非常讨厌,“他一定有他的不容易,比如他要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有他要忍受的东西。他成为一个‘妈宝男’,一个啃老的人,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可能是受到一群人、一个时代的影响。”的确,虽然观众无比讨厌苏明成,但当他委屈地说自己也“被虐待”时,大家会觉得他也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之一,对他的懦弱窝囊,也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谈走红

        服务好观众没觉得生活大变

        在“流量明星”泡沫退去的今天,一票蛰伏多年的中年实力派男演员,获得了观众和市场的认可。2017年拍悬疑剧《和平饭店》时,郭京飞和雷佳音、李光洁搞了个组合叫“老TFboys”,整天在微博上各种互怼。李光洁、雷佳音都嘲笑郭京飞是十九线艺人,郭京飞也很释然,“先忍一忍,等我火了以后再还回来。后来也没有火,也就没气了,哈哈哈……”时间很快给出了答案,如今的“老TFboys”凭借扎实演技,个个片约不断。

        在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的时候,郭京飞和姚晨、沙溢、喻恩泰、王景春一起演过《都市男女》,编剧正好是宁财神。后来宁财神编剧《武林外传》,姚晨、沙溢等都参演了,演完就红了。郭京飞没去,毕业后选择扎根话剧舞台,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男一号。他主演的话剧版的《武林外传》和《21克拉》《罗密欧与祝英台》合成“爱情三部曲”,票房收入累计高达1.6亿元,从此有了“话剧小王子”的称号。

        话剧舞台的锻炼,让郭京飞把举重若轻的演法带进影视剧的创作中。因此《都挺好》小说里那些沉重艰涩不可言说的段落,被他拆解成糅合荒诞滑稽和无可奈何的表演——没那么苦大仇深,反而更接近生活。其实郭京飞一直很擅长演反派与小人物,关键演出来还不讨人厌:从《失恋33天》里道貌岸然的“劈腿男”陆然,到《约会专家》里满嘴瞎贫的花心男丁羽,还有《琅琊榜2》里腹黑的国师濮阳缨,皆是如此。

        这些日子,郭京飞的心情也跟随苏明成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一起,经历着“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尽管因为苏明成一角再次圈粉,但在他眼里,自己的生活没有太大改变,“也没感受到我很红,没觉得有什么变化。”他这样形容自己的状态,一部好剧、一个好人物,让大家感兴趣的,就是跟生活一样的波形图,上上下下、起起伏伏,“而演员能做的,就是好好服务观众,多给观众带来一些快乐。”

  • “音乐网红”太多,原创综艺爆红不易

        本报记者 李夏至

        上周日,由优酷推出的首档互联网原创音乐人竞技成长秀《这!就是原创》正式开播。金曲奖得主马斯卡、超女刘力扬、“南拳妈妈”主唱梁心颐,与一众新人同台亮相。原创音乐综艺这个久未在市场上露面的品类,时隔三年后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国产综艺上一次以原创音乐为关注对象还是三年前的《中国好歌曲》第三季,在推出过霍尊、莫西子诗、苏运莹等原创歌手后,这一类型综艺进入停滞期,并没有继续发展。其实,《这!就是原创》的幕后导演团队正是当年灿星娱乐的《中国好歌曲》团队,三年后再做这一类型,并且要面临全新的网络观众,导演组也有深刻体会。

        总导演吴群达透露,原创音乐综艺天然会被认为带有拯救华语原创乐坛的“不可负荷之重”,“我们不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和目标,我们自动卸下了这个负担。”在他看来,第一季《这!就是原创》不愿意说太多的大话和空话,而是想“实实在在地给大家唱一些好听的歌”。在节目架构和赛制上,《这!就是原创》也与之前的《中国好歌曲》截然不同,没有延续“导师集中海选-分组-竞赛”的“好歌曲”赛制,而是更像之前灿星制作的《这!就是街舞》,由学员自行挑选导师“面试”分组,并且这次还给原创音乐人三次选择导师的机会。

        从舞台、导师到选手、曲风,《这!就是原创》的变化十分明显。吴群达透露,这种变化是基于观众群和音乐圈的改变而做出的调整,“从第一季《中国好歌曲》算起,六七年过去了,创作人本身的创作习惯以及他们的个性发生了变化,互联网端和移动端的观众超过了传统电视机前的观众。我们每一阶段的设置,都是根据现阶段创作人的习惯、逻辑、观点和方法,为他们打造的赛制。”

        《这!就是原创》不仅选择了集中小型的舞台设置,音乐人的演出也都是原生态,有些不会编曲的音乐人甚至选择清唱,“粗糙感十足”。吴群达透露,这种设置是希望观众能够先了解原创音乐人的独特之处,“也许是不完整的,但是残缺的部分也有让人觉得动心的地方。”“我一直想说‘音乐网红’太多了,但节目中希望每个原创音乐人都能找到自己独特的基调。”在他看来,节目的核心是告诉那些做原创的年轻人,“可以去冒险,可以去创造,在背后付出的代价和犯的错误没有关系,我们用温暖和治愈来为你承担。”

        无独有偶,今年还有多档原创音乐综艺节目已经开始录制或者提上日程,爱奇艺的《我是唱作人》已经开录,米未传媒的《乐队的夏天》也将在四月启动,浙江卫视也宣布要在今年第二季度做一档《音乐合伙人》,江苏卫视的《中国乐队》也开始筹备第二季。

        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彭侃指出,原创音乐综艺在国产综艺节目类型里并不少见,而电视节目的创新也就是循环往复的“微创新”,在历经一段时间的沉淀后再次集中爆发,一方面基于音乐综艺人才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对于现有的国产综艺市场来说,这个类型相对安全,并且可以通过与音乐集团打通合作,具有肉眼可见的商业价值。他介绍,《这!就是原创》节目背后的出品方灿星娱乐和腾讯音乐专门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运营节目的选手和作品。

        但一个节目能不能真正火起来,并不在于赛制如何更新,还是要看有没有好的选手和作品出来。此前通过《明日之子》推红的原创音乐人毛不易,这两年的发展一直不错,也被视作是原创音乐综艺的一个正面典型。在彭侃看来,像毛不易这样的选手可遇不可求,就像杨超越和王菊之于《创造101》,碰上了就是节目组的运气,而制作方灿星多年来基于《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的沉淀,或许对其运营此类节目稍有助益。

  • “指挥台上的拿破仑”霸气有戏

        本报记者 关一文

        一位是2018年皇家爱乐协会的年度最佳指挥,一位是曾当选《留声机》杂志年度最佳的小提琴才女,昨晚,当今乐坛极具人气的指挥家弗拉基米尔·尤洛夫斯基与小提琴演奏家朱莉娅·费舍尔,携手英伦交响名团伦敦爱乐乐团,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舞台,激情碰撞音乐火花,为观众带来一场回味不尽的“梦幻交响”。

        有着近90载辉煌历史的伦敦爱乐乐团早在1973年就来到中国,是第一支造访中国的西方交响乐团,也是一支很有前瞻视角的乐团。乐团还曾为《指环王》《霍比特人:意外之旅》等大片配乐,缔造了电影音乐的经典,既带来了人气和流量,也是古典乐团对新元素的探讨和融合。正是这支乐团,昨晚登台后还未启奏,就收获了现场持续不断的掌声。

        虽然伦敦爱乐乐团已经数度到访国家大剧院,但此次是该团在其首席指挥弗拉基米尔·尤洛夫斯基的率领下,首次为北京观众献上音乐会。这位外形帅气的俄罗斯指挥家,他那锐气十足的性格与大胆的艺术作风,被西方媒体称为“指挥台上的拿破仑”。从2007年上任至今,尤洛夫斯基与伦敦爱乐乐团已相携走过十余年。尤洛夫斯基介绍,“伦敦爱乐乐团有改变自己声音以及配合独奏家发生变化的能力,乐团的歌唱性很强,这与英国的合唱传统有关。”

        在曲目选择上,本场音乐会主打“德奥”牌。首先奏响的是施特劳斯的《蒂尔的恶作剧》,乐团各声部以充满戏剧色彩的表现力,将“捣蛋鬼”蒂尔愉快的“恶作剧”鲜活地呈现在观众耳畔。尤洛夫斯基表情丰富,动作夸张,戏剧性极强,仿佛一位沉浸在音乐故事中的喜剧演员。“我的指挥生涯是从歌剧开始的,我骨子里很有戏。”他说,“对于与不同的乐团合作,我认为重要的是一直要做自己,对待乐团的同事要敞开心扉。”

        紧接着,一袭绿色长裙的小提琴家朱莉娅·费舍尔在热烈的掌声中登场,演奏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随着弓弦游走,绚烂多彩的音色、浪漫优美的气息与乐队此消彼长、唱和相宜,展现出朱莉娅对小提琴技巧的惊人把控力与独到的音乐感悟。观众在小提琴与乐团柔美梦幻的配合中如痴如醉,屏息凝神。

        音乐会的下半场,乐团为观众奏响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这部交响曲是勃拉姆斯1877年夏在奥地利一个景色如画的湖边度假时创作的,有着田园牧歌式的诗意氛围。尤洛夫斯基以他精准的把控,率乐团将这部交响曲演绎得既温暖又有力量。

  • 历史传奇就得出“奇”制胜?

        牛春梅

        晋文公重耳是春秋五霸之一,这样一个霸主的诞生想必背后有许多值得挖掘的传奇故事,再加上春秋那样动荡的历史背景,的确是一个讲故事的好题材。但打开正在播出的电视剧《重耳传奇》,你会感觉主人公可能走错了片场。

        不是我们对一部标着“传奇”的电视剧要求过高,而是该剧创作者曾如此说过,“(本剧是)通过收集考证、艺术加工两千多年来广为流传的春秋时期典故,希望能让观众在回顾历史的同时,领略中华文化的深刻内涵和华夏文明的精神之根。”对于这样一部有情怀的作品,我们的期望自然是高的,相信它会带我们“回顾历史”、“领略中国文化的深刻内涵”,然而我们似乎听错了什么。

        从已播出几集的《重耳传奇》来看,只见传奇色彩,毫无历史质感。全剧一开始就是身在狄国草原的重耳偶像剧式的亮相,色彩鲜艳的服装,花哨如杂耍的骑射……只要稍做功课的创作者,就应该明白彼时的织染工艺尚不能做出如此鲜艳的衣物。在人物设定上,也尽是套路。大概是因为历史上对重耳青少年时的记载非常少,编剧们就让他像偶像剧男主角那样,经历各种“奇幻人生”,却锤炼得一身好本事,能文能武,还能当医生。

        历史题材作品最大的依仗就是厚重的历史,而是否能拍出历史的质感则是判断其好坏的重要标准。历史质感是如何体现出来的?它不是创作者说一句什么话就可以完成的,而是一种贯穿全剧始终的面对历史的态度、对历史细节的严谨。但这一点在今天的电视剧里似乎越来越难见到,似乎他们更习惯于出“奇”制胜。

        说到这一点,不得不提到前两年的《思美人》,生生把屈原打造成出口成章的天才少年、爱上女奴的痴心情圣、被逼婚的虐恋公子、屡遭暗害的冤大头……这个主人公的生活中充斥着想当然的“离奇”安排,可惜就是不像屈原。

        如今的历史剧越来越像是网络流行的“爽文”,服饰要鲜艳好看,爱情要惊天动地,主角要无所不能、人见人爱,坏人算计到头总是一场空…… 这样的设定或许是为了迎合爱看爽文的观众,却没人在意是否符合史实逻辑。大概也正因如此,许多真正想“回顾历史”、“领略中国文化的深刻内涵”的观众,就只能翻看以前的历史剧了,以至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本世纪初的一批并不“奇怪”的历史剧又再度火了起来。

        二十多年过去了,电视拍摄技术越来越先进,但拍摄的历史剧却屡有退步之嫌,究其原因还是创作者心态的变化。当年的体制之下,创作者普遍尊重历史,拍摄历史剧讲究大事不虚小节不拘,丰富人们的生活。如今,不管拍什么剧,核心目的就是赚钱,而历史不过只是一件说来好听的外衣,只要让投资人爽就足矣,谁还会在意历史剧到底配不配得上“历史”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