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难忘37天

        北京171中学高一(1)班 董佳婧

        第一天上课,怀着好奇的心情,我来到了规定的地点,见到了我们的踢踏舞团队。

        团队集结了高一年级七个班的学生及学校里各个学科各个年级的老师,有近百人。老师是学校外请的专业踢踏舞老师。

        集训37天,是要参加校庆演出。

        我们都是跳踢踏舞的“小白”,老师从基本动作开始教起,为了保证动作整齐划一,我们每学习一个基本动作老师都会反复纠正,直到合规为止。我记得有一个跳起落地的动作,左脚抬起、弹跳,随后落地跺脚,落地同时右脚抬起弹跳,随后反向再做一遍,为了保证跺脚声音一致,我们练了整整一个下午,一个个过关。最终,我们百人团队跺脚、落地的两个声音果然整齐划一,感觉是一个人发出的声音。每天重复某一个动作反复练习的经历在37天里天天上演着,让我们感觉不到舞蹈的优美,有的只是抬脚、踢、跺的枯燥。

        每一次训练前,大家背着书包,说笑着来到练舞地点,在老师的指导下,同学的帮助下,挥洒汗水,挥洒青春。五位老师的陪伴,为我们的进步助力。我记得很清楚,那位女老师曾经鼓励过我,说我做得很好,她一直在注意我,要是能将腰板挺直就更好了。百人的团队,她每一个人都记得那么清楚,这也慢慢温暖了我的心。“跳得不好,老师也不喜欢我”这种抵触心理终于被打破了。不再带着害怕看待跳舞,我也努力去提高自己的短板,这是我学踢踏舞最大的收获。

        37天过去了,我们的辛苦练习就要展示了。在校长陈爱玉的带领下,我们终于登上了人民大会堂的舞台,我们精心练习的《铿锵节拍》在这里上演!镁光灯亮起,一切静悄悄的,呼吸,低头,向旁看,向上看,向前看。似是一条鲸鱼从海底浮上海面,在海上呼吸,喷涌出水流。接下来慢慢起身,走到了第一个队形处。女孩子们个个身轻如燕,脚掌在地板上跺出清脆的响声,跳起时的身段柔美,无一不展现着青春的魅力。男孩子们随着更快节奏的音乐上场,他们个个雄姿英发,气宇轩昂。耳中是他们整齐的“踢踏”声,眼前是他们划一的舞步。随着男女同台部分的开始,男生身着白衣,四列似潮水一般向旁侧退开。女生们穿着黑色的裙子,格外显眼,从后台飞奔而来,在男生中间插空也形成四列。慢慢地,白色开始向黑色移动,男生和女生站成了一排,这一排并合又分开,形成了八字,最后站成了两大横排。这个过程就像夏日里乌云飘过,终究没落下雨来,天空重新放晴。在热烈的掌声中,我们37天所有的付出与汗水终于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在校庆小舞台,坚持做最好的自己。人生大舞台更需要我不断地坚持,不断地进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做足准备,总有一天雷鸣般掌声会再为我响起。  

        指导教师  杨晟婷

  • 最纯粹的真谛

        北京科技大学附属中学高二(5)班 李楠

        宽敞的教室里摆放着成堆的宣纸,一大把各种各样的毛笔需用两只手才能握住,环视一周,数不清的水墨画在向我展现着自己的魅力,我来到一个都是笔墨纸砚的世界。

        我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美术教室的。对于绘画几乎“一窍不通”的我瞪着眼前的这些“文房四宝”犯了难:我究竟要如何努力才能在这空白的宣纸上描绘出自己的精彩?这节课的主题是:山水画。带着艳羡而又惊叹的目光欣赏着老师课件上的一幅幅古人们的作品,每一幅山水画都能让人在刹那间想起一句句诗词:看到一艘小舟便想起了“夜半钟声到客船”还有“孤舟蓑笠翁”;看到山与水相映生辉便想起了“山重水复疑无路”……老师还为我们当场作了一幅画,当最终的轮廓终于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吟出了那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千古名句。中国的山水画,真的是意境深远,变化无穷,我开始真正地从心里喜欢上这种散发着墨香的山水画了。

        到了我们自己动手作画的时刻了。我颤颤颠颠地捏起笔,紧张得左顾右盼,看看其他同学都在画什么景物,然后再凝视着自己的宣纸冥思苦想,直到别人都画了一半,我的纸上还是一片空白。正在抓耳挠腮之际,我无意间瞥到身后的画作,终于艰难地走出了第一步:照葫芦画瓢。我的身后是一幅优美的水墨画,吸引我的是一块逼真的巨石。就画它了!当我终于勾勒出巨石的轮廓后,又照着画作添了两丛小草,然后在宣纸的右侧画出山的大概,便再也想不出该用何种办法去描绘山与石的质地,以及若隐若现的水面。

        老师终于绕到了我的面前。没有琐碎的问题,也没有多余的表情,拿过我手中的毛笔,娴熟地调整了墨的浓淡,开始边画边讲:“勾勒出石的轮廓后要用‘擦’的方法画出它的纹理,这种方法只有咱们才会用,这是老祖宗的智慧。”我看着毛笔在老师的手中上下翻飞,笔尖忽上忽下,寥寥几笔便将我的石与山赋予了灵动的生命,一笔擦过,就连两丛简简单单的小草也生动起来了,与我一开始的生硬与死板形成了鲜明对比。老师继续说:“这作画也是讲求节奏与意境的,就像你演奏二胡一样,没有哪首乐曲是一直快或一直慢的,要快慢结合,投入演奏者的感情,这首乐曲才是动听的。”我的思绪在这一瞬间被蓦地打开,我看着老师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时而大片沁染,时而蜻蜓点水,又在原有的基础上添了一艘小船,船下是一片水,远处点了几只小鸟。整幅画作便一下子丰富优美了起来,在一维的宣纸上我可以看到多维的景物,中国的山水画实在是看似色彩平淡但实则丰富多姿。

        这只是一节普通的美术课。然而,这节课却让我再次景仰与佩服古人们的智慧与聪颖,其实所有的中国传统文化中都蕴含着珍贵的“宝藏”等着我们去发掘。当我们真正做到了“人画合一”“人琴合一”之后,我们便会发现,其实文化真正的意义并不在文化表面的魅力,而是文化所带给我们的做人的哲学。中国传统文化其实都是相通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学习,去热爱,我们就会得到文化背后那最纯粹的真谛。

  • 琴童生涯

        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四(8)班 郭雨涵

        5年前,一架漂亮的黑色大谱架立式钢琴被送到我家,从此我有了自己的钢琴,开始了正式的琴童生涯。

        2015年春节前,黄沙沙老师教了我一首拳头舞曲,这首曲子是用拳头在琴上滚出来的。经过一阵子学习,我就在幼儿园表演了这首曲子。

        学习钢琴每天少不了要练琴的。为了督促我每天练琴,妈妈和老师想了很多办法,练琴时间从短到长,循序渐进。自我开始学琴起,老师就经常组织小音乐会,老师的学生各个年龄段都有,钢琴弹得特别好的哥哥姐姐们自然成了我的榜样。我们的演出还经常有老师的其他学生助阵,有古筝表演,打击乐等,每次表演都是一个形式很完整的综合小型音乐会,这对我也很有帮助。我从小就享受舞台,很接受钢琴就是表演的艺术,为了在舞台上表演成功,我很有动力练琴。在我学琴的头两年,我没有去考级,老师一直强调,学琴是为了生活中有音乐陪伴,享受音乐。

        在老师们和家长的鼓励督促下,我一直坚持下来,并且越来越享受钢琴。我喜欢演奏优美的古典名曲,喜欢站上舞台在聚光灯下为听众演奏,享受在剧院里欣赏钢琴大师们的演奏,期待有一天我也能走上世界舞台。

        小学时,钢琴是学校的必修课。学校的钢琴老师宁玲,为我制定了考级计划,我一开始就考了三级,接着考了五级、七级,目前正在备考八级。我可不能光为了考级而练琴,几年下来,很多好听的考级曲目都成了我的保留曲目,所以我才有足够的曲目能开一场钢琴音乐会。

        我每年都会参加几场比赛,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舞台机会。我喜欢参加比赛和演出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样我就有机会弹雍容华丽的三角钢琴了。有一年妈妈带我去看保利拍卖展,有两架拍卖的三角古典钢琴,我还趁机上去弹了两首曲子。在大家的注目下,我心里小小得意。宁老师总让我参加学校和校外的演出活动。三年级时我还为歌咏比赛伴奏。每个周末,我还会找沙沙老师上课。

        去年12月,在老师的鼓励下,我开了一场名为“雨润初音”的钢琴慈善音乐会,作为我学习钢琴五周年的汇报。我想我的一生都要有钢琴陪伴,有音乐陪伴。

  • 出将入相

        北京中关村中学高一(11)班 郑若思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乡下看民间戏班子排演传统骨子老戏。木质的水牌上俨然刻着“霸王别姬”的字样,在看台上只是一桌二椅的简单陈设,并没有昔日的琳琅繁复。舞台的后面是一张布帘,绣着“出将”和“入相”的字样,老人们管它叫“守旧”。

        我端坐下来,只听锣鼓声响,虞姬身披明黄色略显陈旧的斗篷,穿着鱼鳞甲,头戴如意冠,一双丹凤眼顾盼流转,长长的辫子垂在身后。轻移莲步走到台前缓缓开唱,那声音清澈明亮又流畅自然,好似黄鹂婉转。我渐渐直起身来,全神贯注,细细品味这唱腔背后的精髓。

        半晌,到了虞姬舞剑的部分。只见她再度出场时,已然脱去斗篷,手持双剑,英姿飒爽,与之前相比又是新的模样。乐声再起,虞姬欠身入帐,一边唱一边翩然起舞,手中甩出剑花,冷冷的寒光在闪耀不止。双臂的动作干练明快又不乏柔美,下腰等高难度动作更是足见演员的功力。“好!”四周的观众虽不多,却无不投入其中,赞不绝口,连连鼓掌。

        一场视听的盛宴在观众的掌声中渐渐落下帷幕,众人意犹未尽,依旧沉浸在戏曲的声腔中,旁边的老者欣然道:“这才是最本真的京戏。”

        目光再一次落定在台后的帷幕上,这“守旧”,守的不是陈旧,而是那一份纯粹。

  • 看到危机中的希望

        赵登禹学校高一(8)班 余果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然而,霍金却证明了生命虽然是短暂的,但他的影响却能够始终延续下去。在21岁时,霍金被医生宣布只有不到1000天生命,事实上,他却将生命延续了很多个1000天。在霍金的生命历程中,虽然他的身体被疾病所困,但就是这样的生命,却从来没有放弃对于科学真理的孜孜以求。霍金曾这样说过:“21岁时,我人生的期望值变成了零,自那以后,一切成长都成了我的额外收入。”这就是鲜活生命个体中所蕴含的巨大生命能量。

        我曾经养过一盆兰花,可是因为我的失职,兰花孤零零地蹲在阳台上,渴望着水的浇灌——直到有一天,它的叶子开始发黄弯曲,甚至有的早已变脆而融入了干裂的泥土之中,我才意识到它还在硬撑着。于是,我立刻接了点水,让每一片枯黄的叶子沐浴到凉爽、清澈的水。它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水分,吮吸着那对它来说如此珍贵的生命之源。过了几天,它终于起死回生。即使生命日渐枯萎,它仍然无所畏惧,哪怕只有最后一丝希望,它也顽强地矗立着,拼尽全力地活着……

        年轻的我不曾经历这些大起大落,也不曾面临生与死的问题,不会接触到这些残酷的事实。但是,我懂得,经过暴风雨的洗礼之后,万物定会以新的姿态挺立于大地。我也知道,在平静的海面之下,有可怕的暗流在海洋深处涌动,可是却有许多鱼类会巧妙地借助海洋里的暗流进行长途迁徙完成生命历程。你看“危机”二字本身,就诠释了“危险之中也有希望”之义。

        我们每个人虽然生活环境不尽相同,但是我们应不惧危机。如果在生活中感受到了危机来临,不要轻易地下定结论,停下自己的脚步,而是要不断前行。这样才能看到外界的精彩,看到沙漠里的一方绿洲,看到“病树前头万木春”的胜景。

        保尔忍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在病床上写完了自己的小说;海伦被疾病夺去视觉和听觉,凭借自己顽强的意志顺利从哈佛毕业;鲁滨逊在危机四伏的荒岛上与世隔绝,凭借着自己的双手战胜并征服了自然。我会鼓励自己一直前进:无论脚下的路有多么蜿蜒崎岖,我的脚印可能会有深有浅,可能会跌跌撞撞,但它一定会始终向前延伸,带我看到前方更加壮丽的风景!

  • 夫学须静也

        北京66中初一(8)班 贾婧雨

        我最盼望周末的茶艺课。

        我们先在“随手泡”里接好水,再把“随手泡”轻轻地放在插座上,等待水慢慢滚热到100摄氏度,等水充分烧开后,拿到座位上,摆好每样茶具的位置,把紫砂杯放到中间,拿起茶盒,闻闻茶香。今天泡的是乌龙茶, 我轻轻地把茶叶倒进紫砂杯,之后倒水。泡茶要控制好时间,如果时间太短,茶与水不能充分的融合,茶水就没有茶香;但时间要是太长,茶味太重,泡出的茶水也不好喝。我把水倒进紫砂杯,算好时间,把茶水再倒入闻香杯中,闻闻茶的香气。再把茶水倒掉,因为第一泡茶称为洗茶,目的是让茶湿润,可以在第二泡茶中与水充分融合;第二泡茶开始了,我要使用我的绝招了,将水以“凤凰三点头”式倒入杯中,水速要正好,水量也要正好,这就是最难的地方,倒完水我获得了老师与同学们的夸奖,作为茶艺社社长的我,必定得有一些让人称赞的绝招呀!

        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的过程最让人静心了,闻着茶香,总让人想快点喝上一口,但泡茶的时间也要够,茶泡好之后,三口喝上一杯,真是一品奇香,二品其味,三口饮尽呀!

        “夫学须静也”“静以修身”,茶艺陶冶了我的情操,培养了我的性情。每个周末,我都会度过一阵专属于我和茶的快乐时光。